尼米亞之章(一)

蘇格爾,是位於首都南方,通往南方之都雅拉城的交通要鎮。由於位於宗教之都雅拉城、首都普羅所旺及港都普蘭達三角地帶的中心,而且氣候乾燥適於書本保存,因此藉由方便的交通及地利,自古以來就是所謂的書本集散地,亦是許多學者專家們喜歡聚集的地方,並擁有著「小書庫」之稱。

滿街的書店、舊書攤、書本批發商是著名的當地特色。就連同市集中的地攤,也都擺放著好幾本或新或舊的書刊;然而即使進到普通的店家,裡頭的裝飾品一定都有成套的書籍之類。

「書、書、書、到處都是書……唔嗯……能夠生活在這種被知識環繞的地方,其實也是一種幸福的事呢。」卡蘭米嘉一面以雀躍的步伐走在大街上,一面東張西望著。「不過唯一可惜的就是,這個地方竟然沒有圖書館……唉呀,不過這裡既然是以賣書為主,滿坑滿谷的書店不談,就連走在路上跌倒都能撿到一本書,設立圖書館似乎也是有一點兒多餘?」

一面自言自語,東晃西晃的走到了一間夾雜在書店中的小旅館,卡蘭米嘉深呼吸了一口氣,利用旅館玻璃窗的倒影確認了一會兒自己的微笑是否依舊完美,然後便笑容滿面的推開了旅館大門。

「哈囉!我回來……了。」
開心的語調似乎容不大入現場的低氣壓。卡蘭米嘉放下舉了一半的手,臉上燦爛的笑容明顯得僵硬了起來。

「唉呀……唉呀呀,小迪迪的心情怎麼還沒有好轉啊……」卡蘭米嘉走到了感覺似乎特別陰暗、夥伴們圍坐的小圓桌,挨著頭上幾乎出現鬼火的弓箭手少年坐下,並且親暱的摟住了他的脖子。「小迪迪不要這樣嘛……來,笑一個好嗎?」

「喂,不要趁機動手動腳的!」弓箭手少年依舊反常的低著頭無動於衷,而他身旁,一位吟遊詩人打扮的金髮少年則毫不客氣的跩住了紅髮祭司白色的長袍。

「討厭,人家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嘛……怎麼搞得人家好像是壞人一樣哩……?」卡蘭米嘉嘟著嘴找了張椅子坐下,而金髮少年在確定祭司已經位於伸手無法處碰得到弓箭手少年的位置,才放開了揪住他長袍的手。

「唉呀……不過好難得難到小燿燿這個樣子哩!雖然很有趣,但是又有點無聊?」

此時一個聲音自一旁的書架上傳了過來,而一顆有著滿頭黑色長髮的腦袋也從書架頂端探了出來俯視著眾人。明明已經不算大的旅館空間卻堆滿了巨大的書架,將所有的圓桌都各自行成了一個被書本環繞的獨立空間;因此與其說這裡是旅館,反而不如說像是標榜「可以飲食點餐」的小型圖書館。

「什麼嘛,這還不都是你害的!這個始作庸者還在那裡說風涼話?」金髮少年白了從書架上探出頭的妖鬼鴉一眼。「還不都是你告訴他了那個預言內容……真是多事的傢伙。」

「唔……反正事情都已經過了,預言也就不再是『預言』了,所以公佈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鬼烯從書架上一個翻身輕巧的落到了地面,輕拉了一下被勾在書架上的長髮,然後也找了張椅子坐下。

「不是這個問題好不好……」九玥瞪著仍作悠閒狀的妖鬼鴉,一面皺著眉頭說道。「任何人都不會樂見於自己成為災禍的起因,尤其是這個本來就愛將事情往自己身上攬的笨蛋。雖然不看那個預言內容也知道八九成會發生什麼事,但是你這樣擺明就是告訴他,『哈哈哈,你這顆不定時炸彈已經被列入一級危險人物列管範圍,咱們隨時會對你所到之處發出空襲警報喔!』……」

「……九玥,別再說了,迪亞都快要跟桌子融為一體了!」此時坐在金髮少年對面的一位騎士打扮男子,緩緩的放下手中正在閱讀的書籍,望了一眼沮喪到整個人趴在桌上冒出鬼火的弓箭手少年,一面苦笑著。

「嘖,不過是這點程度的打擊,小燿燿你的修行還不夠啦!」鬼烯發出了嘖嘖聲繼續說道:「唉唉,做事情要有足以擔當的膽量及勇氣!你就大大方方的站出來,大聲的說『怎樣!我就是來毀滅世界的!有意見來咬我啊!哇哈哈哈哈!』……。」

「好了,鬼烯,你也停止。」卡爾德皺眉阻止了某隻妖鬼鴉的發言,將書本塞回書架上,然後輕輕拍了拍已經完全陷入黑暗漩渦的弓箭手少年。

「迪亞,這不過是個預言而已,不用那麼在意的。」

「但是,」我猛然抬起頭望向卡爾德。「雖然說是預言,但它的確成真了啊!」

沒錯。那個預言就是之前鬼烯大哥跑預知差勤時,從妖鬼鴉長老那兒所得來的訊息。

『滅於日之難,活於月之庇。若幸避日劫,將續有洪水及內亂之災。』

短短四句的預言,卻將當時所發生的事情清楚明白的點了出來。

對於月夜花一族的劫難,預言精簡的點出了其毀滅的真正原因。月夜花一族並不會毀滅於人類、盜獵者或魔族,雖然「魔族」的確也在預言中佔有一席之地,但魔族的影響充其量不過是藉由月鈴帶來災難而已。

真正會造成月夜花一族滅亡的原因,是「日之難」。

而可以阻止「日之難」的,是「月之庇」。

看到這個字句時,我腦海中浮現出了某種令人厭惡的感覺……傳遍全身的灼熱感,眼前迅速呈現鮮紅色及黑色的暈炫感、意識呈現空白的朦朧狀態,以及當一切稍微恢復正常時,所會見到的令人心碎著場景……

另外,還有能夠阻止這一切,那溫柔的樂曲……。

……就算我再怎麼遲鈍,也能明白這預言所代表的意思。身為九尾妖狐的我,對於其他種族來說根本不可能會是救世主,而是天大的災星。

原來,我早就被貼上這種標籤了,還沒有自覺的四處遊蕩……或許身為上古妖族又有著過分強大力量的我們果然還是不適合這個世界,因此才會有「越是有力量的妖族個性越為孤僻,不理世事孤獨的過其一生」的傳聞吧……。

唉,真是越想越令人感到沮喪……。

「不過,至少最後還是可喜可賀的完美結局,不是嗎?」卡蘭米嘉歪著腦袋,又換上一付飄散小花的神情說道:「雖然過程中歷練艱苦,不過所見識到的東西也算是值回票價了,這才是出門冒險的精隨所在啊!」

「見識到啥東西?你是說那個搞笑誇張的超華麗舞台秀,還有附帶的那隻刀疤貓女嘛?」鬼烯撇著嘴說道:「真是的,只不過稍微離開一下事情就變成這樣,你們竟然讓那隻討厭的貓女跟來!她到底給了你們什麼好處啊?」

對了,話說當鬼烯大哥知道月官小姐暫時要跟我們一起旅行時,那場面簡直可以用「滴到油裡的水」來形容。之後從鏡明海回到首都,再一路前進到蘇格爾的旅程,就變成只要鬼烯大哥待在隊伍,月官小姐就傲然離去,或是月官小姐待在隊伍,鬼烯大哥就氣憤閃人的場面。當然,雙方見面時亦不免大吵特吵一番。

「好處啊,有啊,我們不是得到了兩顆月之輝嘛?」卡蘭米嘉笑道:「不過還好討論的時候月官小姐不在,要是她知道我們要把那兩顆寶石送去給那個胖商人當什麼神像的眼珠,她應該會很生氣吧?」

「月之輝……?送給誰的啊?原來已經連定情物都拿到了啊?」鬼烯大哥翻了個白眼說道。

「是要拿給那個笨蛋。」九玥白了我一眼。「不過,卻把我誤認為他,所以硬塞給我了。還有你說什麼定情物?」

「是給小玥……?喔,還真有勇氣……不,是真是有眼光。」鬼烯大哥吐著舌頭說道,而九玥則是投以他一個疑惑的白眼。

「……將自己種族的魔力結晶寶石贈送他人,通常都有著『托付、相守、信任』之類的意思啦。」我懶懶的回應著,終於有輪到我吐槽他的一天了……「看來小玥你不但對於人類不了解,對於其他妖族的認知也不合格呢。」

「什麼……?哼,這種普通妖族的魔力結晶我為什要去研究它啊?對我又沒有什麼用處,而且那根本是場誤會嘛!」九玥的臉迅速紅了起來。「倒是你,『旭日之耀的九燿尊下』,請問您到底想要在那裡鬱卒到什麼時候啊?從威爾山脈那裡回來後就一直這付要死不活的德行,看了真是非常討厭耶!」

「啊……反正我就是討人厭嘛……。」我無奈的回應著,徹底感受到什麼叫「自暴自棄」。

「好了好了,不要又吵起來了!」出面打圓場的仍然是騎士卡爾德。「那麼,迪亞只要學會好好控制自己力量的方法,不就解決了嗎?」

「說得容易……要是他有辦法這麼做,那他就不是笨蛋了。」九玥仍舊用一付酸溜溜的口吻翻著白眼說道。

「關於這個笨蛋的控制能力,我這麼舉例說明好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