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二十三)



「喂,你在看哪裡?」

「什麼?」

此時藍髮女孩不知何時已經站立在九玥身後,並且彎下身來對準九玥腹部就是一個肘擊――「我說,我討厭你,盯上你了!你竟然還不把我放在眼裡?」

「……!」

在我的眼中世界好像突然放慢了動作,我訝異的看到九玥的身體彎成了「ㄑ」字,並且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向後飛撞在大樹上!

「哼,什麼上古妖族,還不是草包一個!」加雅雙手抱胸,露出了一副不屑的神情。

「小玥!」

怎麼會這樣……?雖然我們現在是處於人類型態,並且是妖力被封印住的狀態,但是我們各方面的能力還是要比普通人類要來的強得多,而這小女孩竟然還能這樣輕輕鬆鬆的打飛九玥,那不就表示──

「嗚?」

就在我驚慌的朝九玥的方向奔去之時,只見銀色的光芒一閃,一柄利刃從我眼前直削而過……月玲不知道何時已經將目標對準我,正發狂似的以驚人的速度朝著我進攻!

「啊,喂、喂!等一下啦……」我舉起短弓擋下了月鈴勢如瘋虎的攻擊,一面朝著九玥的方向大聲喊道:「喂!你沒事吧?」

「嘖,真是丟臉……。」九玥坐起了身,怒視著前方擺出好整以暇之姿的魔族女孩。「算是我小看魔族的力量了,以我們維持人類型態的模式,要對付高等魔族果然還是有些吃力……。」

「那就有禮貌一點,使出全力來對付我如何?」加雅笑嘻嘻的朝我們的方向走來。「剛才算是我一時大意才會被你抓住,你們就算不現出原形,也可以用半妖型態來戰鬥啊?你們到底在撐些什麼呢?」

「……對付你這樣就足夠了。」九玥站起了身,右手一揮召喚出了火焰。

「哟,好大的口氣啊……」輕鬆的閃過火球攻擊,魔族女孩繼續指揮著泥水所構成的怪物。「真無聊,現在的你們弱到連我都懶著動手了……如果你們不願意陪我玩,那麼我就只好找你們的人類朋友們玩囉?」

「什麼……?」

魔族女孩像是個優雅的音樂指揮者一般揮動著雙臂,而在不遠處的鏡明海也跟著翻攪了起來……在眾人訝異的注視之下,水流像是長蛇一般的盤旋舞動著,並且迅速的將正與泥巴水怪奮戰的卡爾德他們團團圍住……

「快住手……!」

我突然意識過來那魔族女孩到底想做些什麼,只見那水流所交織的水網正迅速的縮小著包圍圈子,眼見就要將所有人吞噬進去……

「快住手啊!嗚……」

一個分神,月玲的劍尖「咻」的一聲劃破了我的衣服前襟……快住手啊,卡爾德他們只是普通人類,根本耐不住水淹──況且經過剛才的奮戰大家的體力已經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再這樣下去的話……可惡,都這種情況了竟然還被這隻小月夜花纏鬥不休,九玥剛才不知道有沒有受傷,鬼烯大哥狀況不明月官小姐也還在失神中……一股極度煩躁的感覺霎時擁上心頭,我感到額頭印記的部分又莫名的開始發疼……

『光防護壁!』

就在幾乎已經看見大水要將所有人都吞噬的同時,我聽見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接著強光一閃,一個六角形的立體空間突然憑空出現,將差點被大水包圍住的人們隔離開來!

「月瑩……!」

我回頭一看,只見月夜花們不知何時已經在我們身後整理成一支整齊的隊伍,並且由月夜花長老指揮,合力築起防禦陣勢!

「所有人盡全力協助九燿尊下!官兒,不要再發愣了,快點阻止鈴兒!」

月瑩長老用威嚴的聲音大聲說道。而與我纏鬥中的月夜花女孩則是在聽到「九燿尊下」這四個字的同時,全身顫抖的愣了一下。

「九燿……尊下?」女孩失神的琥珀色雙眸在那一剎那間似乎回過神來:「你是……神之使者?」

「……是的,我就是九燿。」

月鈴的動作明顯得慢了下來。如果我的名字有辦法在不傷害人的狀況下讓她恢復正常的話,那麼……我以僅有雙方聽得見的聲音小聲說道。

「……騙人。」

女孩突然笑的起來。笑容在女孩的臉上不斷的擴大、擴大,配合著失神的雙眼讓人感到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如果你真的是九燿尊下……神之使者……」女孩的攻擊動作突然又加快了速度,讓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我衣服上又多了兩道刀痕:「那麼,那個時候你為什麼不來救我?」

「什麼……?」

我訝異的看著眼前的月夜花女孩雙眼流下了兩行清淚,笑咧開的嘴則是不斷的喃喃:

「為什麼……為什麼不來救我?」

「鈴兒……」

月官小姐從我身後發出令人心碎的呼喊。我看見月官小姐以雙膝下跪的姿勢張開了雙臂,而原本華麗的服飾現在則沾滿了污泥及淚水。

「鈴兒……快回來,快回來好嗎?回覆成原本乖巧的鈴兒,姊姊會好好的照顧你,再也不讓你受委屈……」

「對了,還有妳……」月鈴臉上僵硬的笑容不減,琥珀色的大眼睛越過我直直盯著月官小姐。「就是因為妳……因為妳的過度保護讓我從小就失去了自衛的能力,就是因為妳,我那個時候才會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逃離,就是因為妳,因為妳自以為是的關懷,妳總是將妳的自以為是加諸在我身上,是妳拔去了我的爪牙,是妳,是妳……」

「鈴兒……?」

「不要叫我的名字!妳這自以為是的傢伙有什麼資格叫我的名字?我恨妳,我恨妳,我恨妳――!」

隨著月鈴歇斯底里的喊叫,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月夜花女孩以利落至極的動作從我身旁竄過,然後舉起小刀往月官小姐的方向直刺過去!

在一聲清脆的硬物撞擊聲後,我看見鮮血噴濺了出來。

定眼一看,九玥再度舉起短笛將月鈴手中的銀劍彈開,但是那銀劍早已在發愣中的月官小姐左臉頰上劃出了一道深刻的傷痕!大量的鮮血噴灑而出,汩汩的順著月官小姐白皙的脖子流下,將她衣服迅速的染紅了一大片……

「官兒!」

月瑩長老關切的呼喊聲傳來,而就在此時,半空中傳來了一個低沉的嗓音:

「契約……完成。」

抬頭一看,原本漂浮在半空中,一直沒有動作的斗篷男子突然舉起了雙手,而數條銀亮的細絲在半空中劃出了優美的弧形,接著月鈴的僵硬住的身子便整個被騰空拉起!

「鈴兒……鈴兒!」

「遊戲結束。加雅,回去了!」

斗篷男子無視於月官小姐的呼喊,繼續拉扯著手中的細線。

「啊,討厭,這麼快就玩完了,人家還沒有過癮呢……。」

「回去了,加雅。」

斗篷男子再度重複著命令。而魔族女孩則是聳了聳肩,輕輕一揮手便將所有的水流回歸大地,然後跳躍到半空中騰空飛起。

「鈴兒……!把鈴兒還給我!」

月官小姐發出絕望的叫喊,一面朝著懸掛在半空中的月鈴用力抓去,而我則是立刻彎弓搭起了箭,朝著斗篷男子的方向射去!

「……!」

「鏘」的一聲箭矢準準的射中了斗篷男子臉部,而隨著怪異的中箭聲響,一塊碎裂銀白色物體就這麼掉了下來。

「是面具……那傢伙果然只是個傀儡人型!」九玥望著斗篷男子喊道。而被箭的風壓所掀起的斗篷底下,男子機械製的上半張臉就這麼顯露在眾人面前!

「沒禮貌的小朋友們,後會有期。」男子蒼白的薄嘴唇往上揚起,快速的收回了絲線,然後便帶著月鈴及加雅迅速的隱沒在黑暗的夜空之中。

「鈴兒……」

月官小姐失魂般的望著夜空喃喃,而她手中此時正握著一條斷裂的、繫有鈴鐺的雕花皮製項圈。

那是月鈴一直繫在脖子上,人類給寵物繫上的那種項圈……。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