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十六)




眼前的景色讓眾人忍不住一陣小小聲的譁然。

伴隨著細碎的鈴聲,素白的裸足在金色地毯上輕巧的移動著。露出肚臍的高叉薄裙輕輕晃動,無數的細碎寶石也發出了細微撞擊聲響,而金色的薄紗則將少女玲瓏有緻的身段若隱若現的呈現了出來。

「喔喔喔……這真是太美了!月使者小姐妳真是太漂亮了啊!」卡蘭米嘉在第一時間冒出了滿頭碎花大聲叫道,差點沒衝上前去抱住月夜花少女。

……這的確是昨天引導我們的月夜花少女沒錯,我在聽到卡蘭米嘉的呼喊聲後才終於意識過來。比起之前戰鬥服裝的輕便瀟灑,這樣的裝扮則是十足的艷麗及華貴。

「嘖……幹麻沒事將自己裝飾成一棵聖誕樹啊?」鬼烯大哥撇了撇嘴,故意挖苦說道。

「聖誕樹?那是什麼?」九玥轉過頭來望著我問道。

「就是冬之祭典時,人類會在樹上掛滿燈泡啊,彩帶啊,各種裝飾品及禮物,而那種裝飾過的樹就叫聖誕樹了。」

「喔,那什麼是冬之祭典啊?」

「冬之祭典是每年冬季時,人類世界對神與精靈的慶生活動。在我們上山之前,你所看到城市裡家家戶戶正忙著準備佈置的那個就是囉!」

「咳……各位貴賓……」月夜花少女反常的沒有動怒,只是輕咳了兩聲提醒我們注意她的存在及自己不禮貌的行為,繼續微笑的說道。

「重新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叫做月官,現年五十二歲的月夜花。」月夜花少女露出的足以使正常男子跪拜在地上的迷人笑容,優雅的鞠躬說道。

「……老太婆。」

與貓族八字不合的鬼烯大哥嘟著嘴巴唸道。不過就實際狀況而言,已經七百多歲的妖鬼鴉似乎沒有資格說這種話吧?

「而這位是我的妹妹,她叫做月鈴,現年三十六歲。小鈴,來向各位貴賓打聲招呼吧?」對鬼烯大哥故意挖苦的話語充耳不聞,月官小姐繼續介紹道。而此時我才注意到原來月官背後還躲著一位害羞的女孩。

女孩的外貌看起來只有人類年齡十歲左右,有著金色的髮絲及如同陶瓷娃娃般的精緻五官,而那琥珀色的清澈雙眸則是不停在我們身上游移著,露出了膽怯的神情。女孩的衣著華麗程度雖然與姊姊不相上下,但是那怯生生的害羞動作卻使得她的存在感顯得薄弱了許多。而就在此時我也不經意的注意到了,女孩的脖子上繫著一條與那華麗服飾不大相稱、裝有鈴鐺的皮製項圈,隨著她害羞的閃躲動作,細碎的鈴聲也跟著響了起來。

「……好……。」

完全聽不清楚小女孩細若蚊鳴的聲音,而月官小姐則是以疼惜的眼神望了妹妹一眼,繼續露出迷人的笑容說道:「今晚將是我們『月之祭典』舉辦時間的第一天晚上,而我們兩個就是今晚專門負責招待各位的人員。」

還真的是貴賓級的待遇啊……我眨著眼睛想著,竟然連專門的招待小姐都有!不久之前才因懷疑我們將我們引入陷阱,而現在不但前來幫助我們脫困,甚至還不再過問我們的來歷直接就讓我們享有貴賓級的待遇……月夜花一族果然還是像兩百年前一樣,令人搞不懂她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那麼,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就請各位貴賓隨同我前往會場吧?」

月官一邊說著,一邊以優美的動作在原地旋轉了幾個圈。當她那薄紗般的金色衣帶劃過半空中時,便神奇的點起了有大有小,如同螢火蟲般的金色光圈。而此時月鈴也連忙拉開了帳棚入口布幔,無數的光點輕飄飄的飄向外頭的黑暗,自道路兩旁整齊的排列出一條指引通道。

「各位請隨我來。」

優雅的行了個禮,月官華麗的一個轉身,帶頭走出了帳棚。而月鈴則像是受驚嚇的小松鼠般,用害怕的眼神看了我們一眼,又看著姊姊離去的背影,慌慌張張的轉身追了上去。

「真是個害羞的孩子哪。」在細碎的鈴聲之中,卡爾德微笑著小聲說道。

「是姊妹啊,個性差的還真多。」好久不曾開口的索羅爾夫隨口說著,打了個呵欠懶洋洋的站起了身。

「除了個性之外……好像還有某些地方有些……」九玥微微皺起了眉頭沉思道。

「……她們快要走遠囉,我們還是趕快追上去吧?喂,卡蘭米嘉你就別發呆了啦!」我邁開步伐踏出帳棚,回頭看了一眼呆立在原地頭頂上繼續冒著小花的祭司喊道。

「喔喔喔……我都沒有想過光元素法術竟然也可以這樣用!沒錯沒錯,其實白魔法有很多只要稍微變通應用一下都可以呈現超美麗的效果,我以前竟然都沒有想到過!只會依照著書上所教學的施法術,真是太浪費魔法的奧妙了……」

卡蘭米嘉雙眼發出狂熱的光芒,望著月官小姐所遺留下來的光點道路中邪似的喃喃說道。而此時與平時立場相反,灰髮法師露出一臉無奈走到祭司面前,舉起魔杖「叩」的一聲就往祭司頭上敲下。

「喂,醒醒吧?要做白日夢等任務結束了再說!」索羅爾夫不客氣的跩起卡蘭米嘉的衣袖,使得恍神中的祭司差點一個倒栽蔥摔下。「光看到兩隻月夜花就被迷到連魂都快沒有了,等一下到了祭典會場該怎麼辦哪?」




事實證明,索羅爾夫的顧慮是對的。

卡蘭米嘉頭上冒小花的程度幾乎可以將自己淹沒,直直盯著眼前的景色似乎感動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所以索羅爾夫只好繼續跩著花痴症發作祭司的衣袖,拖著他前進。

「能夠來這裡真是太好了啊……這才是我四處旅行的目的嘛……。」滿臉籠罩光輝的祭司幸福的喃喃道。

「……有那麼誇張嘛?不過是那些笨貓做的東西……」鬼烯大哥不以為意的說道:「哪天你掛掉時我帶你去咱們妖鬼鴉的聖地――冥界大門瞧瞧,再讓你好好見識見識什麼叫做『雄偉壯麗』!」

……我說鬼烯大哥你也不要因為討厭貓族,就一直在那裡酸葡萄般的跟月夜花過意不去嘛……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是我還是繼續將眼神專注於前方的景色沒有說出口。

祭典的位置就位於威爾山脈山頂的鏡明海旁。月夜花們在這最大的內陸海邊築起了平鋪在水面上的半圓形平台,整個碗狀的圓形會場因設計者的巧思包含了陸地及海面。露天的會場邊緣豎立著高矮不一的照明燈罩,而周圍設計通往會場的小路則全部裝飾著如同星光般的閃耀效果。

「還真是每一項東西都華麗的像是雕工精細的藝術品,精美的讓人捨不得碰呢。」卡爾德微笑著說道。踩踏在這如同琉璃材質的星光道路上,所有人都不覺得刻意放輕了腳步。

「是啊……我還以為妖族的聚會只是圍著營火唱唱歌跳跳舞而已呢。這種建築雖然與任何城市裡都不同,但這神奇的技術卻早已超越了人類所能發揮的範圍了。」索羅爾夫一面拖著幸福到幾乎全身癱軟的祭司,一面研究般的看著那平舖在海面上的平台。平台的周圍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精緻的小船以及漂浮的金色踏板,將鏡眀海裝飾得一片金光粼動。

「月之祭典是妖族中十分著名活動之一,要是連這點程度都沒有的話,怎麼能夠被稱作『著名』呢。」九玥聳了聳肩說道:「其實也不只月夜花,數量夠多的妖族通常也都會擁有自己的節日或是祭典。而以祭月、祭天為由的活動還算是普遍的了。」

「然後我們妖族的建築與人類不一樣,人類建築用的是石材磚瓦,而妖族則是會加入己身的魔力。」我看了九玥一眼,繼續補充道。其實在較為低等或是壽命不長的妖族之間,其聚會幾乎都如索羅爾夫所說的「圍著營火唱歌跳舞」而已,月夜花一族能夠做到如此程度,已經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

「我們用魔力所做的空間及建築在完成的速度上與精緻程度、裝飾效果上都會比人類建築完美上許多,但是缺點就是當製作這空間的主人離開過久或是去世,那麼空間也就會跟著瓦解。」我繼續解釋道:「像是你們之前所參觀過的,九玥所住的銀月密穴及九夜大哥的書房就是很好的例子。銀月密穴就是因為九玥他離開太久,因此整個住所幾乎只剩下石製的基本雛形,而九夜大哥的書房則是因為有他本身魔力不斷的供給,因此才能維持這種效果。」

「對了,九夜閣下的書房確實也是超級美麗的啊……」眼睛已成朦朧效果祭司的記憶似乎又飄到那充滿蠟燭的幽暗空間去了。「真的好想,再去看看呢……。」

「喂……給我等一下,你說你們什麼時候跑到銀月密穴去了?」

兩道令人不寒而慄的目光對我直射而來,在我心裡才剛冒出「糟糕,說溜嘴了!」字樣的同時,已經被某隻傢伙揪住了衣領……

「就是……呃,大概在半年前吧……」我將目光飄向遠方,尷尬的說道。「那個時候我們因為任務需求,所以……」

「而且還是趁我離開的時候!幾百年沒來找我,偏偏在我離開的時候才跑來做什麼?」九玥似乎完全沒有聽進我所說的話,自顧自的發飆道。

「哪有幾百年……不過才兩三百年而已啊……」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因為心虛而越來越小聲。「而且我怎麼知道你在不在那裡……」

「渾蛋,你不知道我在那裡等了多久!後來還在外面吃了多少苦才找到你這個笨蛋啊?」雖然只有一瞬間,我發現九玥的目光瞪了鬼烯大哥一眼,又繼續回到我臉上。「你卻只是因為好玩所以才跑到我那裡逛逛?你這個──」

到底是誰找到誰這件事情還得打上一個大問號。不過說實在的,我之前的確一直故意地開銀月森林,喔,應該是說安西里亞的東南方我都儘量少接近(當然這種話根本不能說出口)……因此我也只能抿著嘴唇,無言的接受九玥砲轟。

「好了好了,別吵架了好嗎?」卡爾德拉開九玥揪住我的雙手,一面微笑著解圍道:「參加祭典大家還是開開心心的好啊,昨天晚上才經歷過那場戰鬥,現在大家就放鬆心情好好休息一下嗎。」

「哼……。」

九玥哼了一聲沉默了下來,而我則是對卡爾德投以感激的神情。

「各位貴賓,我們已經抵達會場了,請讓我帶各位到貴賓席去吧。」前方不遠處引路的月夜花姊妹停下了腳步,回頭對我們露出甜美的微笑道。而方才在地面上還看不清楚的建築內部,現在則一攬無疑的收入眼底。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