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十五)


右手無名指與小指上的細絃突然斷裂,崩斷的絲絃將那如同白玉般毫無血色的細長手指鞭出了細細的血痕。

「嘖……」

雖然看不見男子斗篷底下的表情,但從那顯示出煩厭情緒的聲音卻不難猜出,那斗篷下一定是一張眉頭緊促的面容。

「嘿咦?怎麼了伊瓦?發生什麼事了嗎?」

海藍色頭髮的女孩歪著腦袋不解的問道。而斐伊瓦則是暫時停止了操作絲線的動作,舉起右手仔細觀看著剩下來的細線。

「看來我是低估他們了啊……。」傀儡師喃喃的道:「竟然把我的小寵物們全部都清理掉了,真是的……。」
「寵物?你是說那些噁心的大蜘蛛嗎?」加雅吐著舌頭做出了個「噁心」的表情。「還特地將那些東西帶到這裡讓牠們築巢,伊瓦的興趣還真怪……。」

「只是順便帶來這裡『餵食』而已啊。」斐伊瓦淡淡的說道:「不過放個謠言那些疑心病重的膽小貓族就會自動幫忙引來食物,而且反正那些貓族也活不長了,順便利用一下也不為過吧。」

「喔……那還真是惡趣味啊。」加雅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不過現在你那些『可愛的』小寵物都被清光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那些只是順便帶來餵食而已,不要緊的。」傀儡師蒼白的唇角牽起了笑意。「真正的重頭戲還沒有上場呢。」

蒼白的手指輕輕一揚,連結在傀儡師右手小指上的細線發出了「叮鈴鈴」的細碎鈴聲。




「啊啊,我的眼睛好痛,好痛啊──!」

大喊著一聽就知道是故意的抱怨聲,某隻妖鬼鴉正成大字型仰躺在軟墊上滾來滾去。

「怎麼四處都是那種亮得刺眼,金光閃閃的顏色啊?天啊,這些笨貓們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啊?整天住在這種地方眼睛不瞎掉才怪啦!」

「會嗎?……我倒覺得這樣很棒的說!」

發出滿足感動的聲音,紅髮祭司一面把玩著手中閃亮亮的邀請卡,一面愉悅的欣賞著這以金色為主色,四處都是銀亮細紗及寶石,裝飾得有些過度美輪美奐的大型帳棚。

「唉唉,看來你跟那些笨貓一樣,眼睛與腦袋都需要去好好治療一下了!」鬼烯大哥翻坐起身,嘟著嘴巴說道:「這種超級刺眼的顏色有哪裡好?還不如黑色來得莊嚴及沉穩,你說是吧?小燿?」

「啊?」

雖然我並沒有十分去注意妖鬼鴉與祭司幾乎成例行公事的拌嘴內容,但是突然被鬼烯大哥這種角色問到關於「莊嚴沉穩」的問題,還是讓我稍稍愣了一下。

「呃……嗯,大概吧……。」

隨口回應了一句,我將目光迴避開鬼烯大哥認真盯著我的雙眼。從金色的主帳布幔細縫往外望去,可以瞧見外頭的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想想昨天晚上我們還在那烏漆抹黑的洞穴裡跟地獄鬼蜘蛛戰鬥,而今天卻在這充滿金色軟墊的貴賓級華麗帳棚中等待參加宴會,看來我們這一趟旅程還真的是……

「吼……小燿你這樣漫不經心的態度是不行的哟!這樣對問話者很沒有禮貌喔!」妖鬼鴉大哥不滿的語調打斷了我的思緒。他起身迅速的湊了過來拉起了我的手,刻意用感性的音調朗聲說道:「來,請你跟我這樣做,首先,要以誠摯的眼神看著對方的眼睛,然後緊握住對方的雙手,用微微顫抖的音調,慢慢的朗誦:『是的,您所說的至理名言我可是打從心底認同著呢!』……」

「……他有義務回答你這種蠢問題嗎?」

「啪」的一聲打向鬼烯大哥握住我的雙手,九玥滿臉不悦的說道。

「是不是因為在這裡呆一整天太無聊所以精神病又突然發作了起來?不想待在這裡你可以出去啊!」九玥瞇著眼睛毫不客氣的說道:「你不是被緊急召回去出任務了嗎?又跑回來做什麼?」

「人家就是因為要執行任務才會忍耐著待在這裡嗎……」鬼烯大哥小聲嘟噥著。「要不然才沒有妖鬼鴉會特地想跑到貓族的領地來呢!」

「任務?對了,你那個什麼『預知差勤』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啊?還有你這傢伙又沒有邀請卡,你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卡蘭米嘉停下了玩弄手中卡片的動作,疑惑的問道。

「這個嘛……我們的任務內容可是天、機、不、可、洩、漏、喔!」鬼烯大哥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至於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嗎,這可是咱們妖鬼鴉一族特有的能力喔!」

鬼烯大哥故意停頓下來,露出了「想知道為什麼嗎?想知道就來求我啊!」的神情望著所有人,而九玥則是賞了他一個白眼,開口說道:

「是自由進出空間結界的能力啦。妖鬼鴉一族為了能夠順利收集各地亡者的靈魂,因此有著能夠自由來往任何結界空間的能力。」

「唉呀,你怎麼這麼快就將答案說出來了,真無趣……。」鬼烯大哥露出了不滿的表情,又成大字型往後躺去。

「這還真是很方便的能力啊。那麼這是說鬼烯能夠自由的穿牆或潛入水裡的意思嗎?」卡爾德微笑的問道。

「那不一樣啦!」

鬼烯大哥才剛躺下,一聽到卡爾德誤解頗深的問題,馬上又坐起了身。「我們能夠自由穿梭的只是空間,但並不代表有著可以穿透物質的能力喔!靈魂本身才有這種穿透物質的能力,所以有時候才會有這種漏洞,像是『被封印在什麼破罈子裡幾千年的鬼魂』啊,那就是因為那個魂魄自己出不來,而我們又不知道他就在那裡的結果。至於水中生物的靈魂……一般來說我們是等他們自己浮上水面再收集啦!一定要下水的話也會先製作個小型結界再下去,相信沒有妖鬼鴉會喜歡將自己的羽毛弄濕的!」

「另外說到收集靈魂啊,這其實也是門十分高深的學問呢!」鬼烯大哥越說越起勁兒,雙手抱胸的微微點著頭說道:「其實也不是任何結界空間我們都進得去,有些變態沒事若是做出那種物質化的結界空間,或是對方能力太強、直接阻擾我們靠近,對我們來說都是十分麻煩的阻礙!再加上有時也會有不願意到冥界去的靈魂,自己到處東躲西躲,看到我們就閃,這也會增加我們作業上的困難;更甭談那種妄想召喚亡者的神經病巫師,咱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送回冥界的靈魂又被他們給硬召回來,害我們做白工……」

「那可真是辛苦的工作啊。」卡爾德微笑著禮貌回應著。

「是啊是啊,咱們冥界使者可是很辛苦的!」鬼烯大哥繼續吐著苦水。「為了守護兩個世界的平衡,常常不分時間地區的四處工作,跟那些見鬼的靈魂周旋,又老是被當作不吉利的象徵,而且還沒有加班費!」

「靈魂不是本來就是鬼嗎……」我聽見卡蘭米嘉不以為意的小小聲吐槽。「而且雖然你這麼說,我看你還是頗清閒的嗎,不然怎麼會有時間整天跟著我們跑來跑去?」

「哪有……人家還是有在努力工作,以達到業績的哟!」鬼烯大哥笑著說道:「我還是有定期送回一定數量的靈魂,或是去找那種特殊案例……就是找到一個可以抵過收集一個城鎮靈魂的傢伙,以達到那些老頭子所要求的標準底線,然後剩下的當然就是我的休息時間囉!不信你可以問問小玥!」

「啊?問小玥作什麼?」我疑惑著轉頭望向九玥,而九玥的臉則是突然脹紅了起來。

「……不許說!否則我燒光你的羽毛!」平時總是一付漠不關心表情的傢伙突然落下了狠話,一面作勢在手掌中燃起了火焰。

「好啦,不說就不說,人家還是很愛惜自己的羽毛的!」鬼烯大哥故意朝著我眨了眨眼,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呃……這兩個傢伙到底是發生過什麼事情啊……雖然很想再問,但九玥那毛髮直豎的憤怒神情則讓我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就在這個時候,帳棚出入口的布幔被輕輕的掀了開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鬼烯說的話那裡
ㄧ"般"來說...
應該是漏字?

[回復]

沒錯是漏字XDD
豆豆謝謝了^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