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十四)


「鬼……鬼烯?」

「嘿,你忘了加『大哥』兩個字哟!」

就在黑色如利刃般的風壓直接以驚人的破壞力,將眼前的巨型蜘蛛整齊的剖成三份的同時,某隻妖鬼鴉已經輕鬆的拍動著翅膀,降落在我們身旁。

「嘿嘿,剛剛那一招很帥吧!這可是咱們有翅膀的妖族才能使用的『落翼斬』哟!」鬼烯大哥對著我比出了個「勝利」手勢,開心的說道。
「……你剛剛差點就劈到我們了。」

「唉呀,這種小事情就別在意了嘛!」

但這並不是可以不去在意的小事吧!還有這傢伙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啊?

「沒大腦的呆鳥!事情都還沒解決就急著耍帥!」

在我還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之時,又一個女孩子清脆的吆喝聲自上方傳出。

抬頭一看,黑暗中的一點亮黃色光芒,正呈現完美的弧形迅速飛舞著,接著在重擊聲中,黑暗中顯得異常白皙,線條優美的雙臂及雙腿就這麼呈現在我們面前。

「……死烏鴉,不要隨便往上看!」伴隨著怒罵聲,月夜花少女漂亮的揮舞著手中鑲有琥珀色寶石的長棍,一面輕巧的以被打暈的巨型蜘蛛為腳踏墊,從半空中落了下來。咦,這不就是之前為我們帶路的那一位……?

「……我對裙子過短的笨貓才沒興趣咧!」鬼烯大哥做了個鬼臉,擺出了「一點也不稀罕」的神情。

「……妖鬼鴉與月夜貓?能不能麻煩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望著眼前突然出現,大刀闊斧痛宰掉兩隻蜘蛛的烏鴉與貓二人組,九玥帶著滿臉黑線說道。

「啊,九玥閣下,讓您見笑了!」月夜花少女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恭敬了起來,甚至有些靦腆的對著九玥低下了頭。

「哇喔,還『閣下』咧!明明是個暴力女還在那裡裝什麼害羞……」鬼烯大哥毫不客氣的吐槽著,而月夜花少女雖然還是一付低著頭羞怯的樣子,但我卻瞧見了她正悄悄挪動著步伐,狠狠的往鬼烯大哥腳背上踩去。

「是……方才小女子對諸位貴賓有所誤會,因此冒犯了各位……」月夜花少女踩住了鬼烯大哥的腳,並且狠狠的轉了好幾下。「……研判各位貴客很可能正遭遇危險,因此特地趕來相助,然而在路上遇到了這位烏鴉……妖鬼鴉先生,正不得其門而入的在結界裡亂闖,而且據這位烏鴉……先生所言,似乎正好與諸位熟識,因此就順便帶他過來了……。」

「……還小女子咧,明明是你把他們引到這裡來還在那裡裝無辜,這個暴力貓女……」鬼烯大哥急忙抽出了腳,非常不滿的碎唸道:「反正,我本來就是要回來找你們,然後剛好又遇到這隻說是知道你們在哪兒的臭貓,所以只好勉為其難讓她帶一下路啦,否則我才不想跟貓族扯上關係咧!」

「我不是問你們這個……」九玥白了眼前的相聲二人組一眼。「我想問的是……你們從上面拖下來的那一大群,是怎麼一回事?」

抬頭一望,上頭高不見頂的黑暗空間不知何時已經佈滿了發出暗紅色光芒的眼睛。

「哇喔……看來我們剛剛下來的時候似乎真的太吵了一點兒啊?」鬼烯大哥將右手放在眉梢做出了個瞭望的姿勢,吐著舌頭說道。

「真……真是抱歉,是我沒有好好克制自己與這位烏鴉……妖鬼鴉先生的口角爭執……」月夜花少女紅著臉低下了頭。

「你們到底是怎麼吵的,可以把整窩大蜘蛛都吵出來啊……」九玥伸手揉著太陽穴,露出了滿臉無奈的表情。

「看來情況頗糟糕的啊,原本預估的兩個小時之內解決絕對沒問題,現在看來或許有些勉強了。」卡爾德一面在蜘蛛屍體上擦拭著沾滿黏液的長劍,一面苦笑道。

「……若是使用頂級的元素魔法,應該是有辦法一口氣解決掉牠們的。」索羅爾夫看了卡蘭米嘉一眼,抬頭說道。

「頂級元素魔法?在這裡?」卡蘭米嘉皺起了眉頭,露出驚慌的表情。「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這樣的話……」

「對啊,索羅爾夫你不是每次用那種冗長咒文的法術都會不小心睡著嗎?」我看了一眼因支撐著結界不能移動,又拼命以表情暗示索羅爾夫不要輕舉妄動的祭司問道。

「沒問題的,相信我吧。」索羅爾夫微微一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

「可是──」卡蘭米嘉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而卡爾德已經做出了指示。

「好吧,那就交給你了,我們相信你!」卡爾德擺出了戰鬥姿勢說道。「那麼,在索羅爾夫施展咒術的這一段期間,其他人一定要設法擋住蜘蛛的攻擊,保護住他們兩人!」

「沒問題!」

「知道了!」

在卡爾德當機立斷的吆喝聲中,除了開始唸誦咒文的法師與支撐結界的祭司之外的四人,立刻以兩人為中心,擺出了陣型進行防守動作。在光源照不到、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不斷伸出著長滿硬毛的黑腿與巨大鉗齒,而閃耀暗紅色光芒的眼珠也若隱若現的晃動著。

『……焦灼之端,紅焰之際,存在於烈焰中的八位使者啊,請聽我招喚……』

在眾人防守性的攻擊之下,只聽見與蜘蛛鉗齒相撞、類似金屬撞擊的悶響不斷持續著,而被利劍斬落的前肢與硬毛伴隨著發出腥味的黃綠色液體亦紛紛散落;眾人的守備圈子明顯著隨著巨大蜘蛛沒完沒了的攻擊而逐漸縮小了。

『……末日火山永不熄滅的烈焰化作吾的長矛,焦炎之地永不冷卻的熱氣化作吾的盾牌,以火神赫拉法斯特之名……』

咒文似乎顯得異樣冗長。一面擔心著咒文突然停止的狀況再度發生,我一面拼命的瞄準著黑暗中那暗紅色的光點。「啪滋」的破裂聲伴隨著怪物尖銳的尖叫聲,四周越來越濃重的腥味與散落在地上的殘骸更是讓人感到極度的不舒服。雖然拼命集中精神在對付眼前的狀況,但某種頭疼欲裂的感覺卻在不知不覺中蔓延了開來……瀰漫在這空間之中的負面情緒……黑暗中似乎無止境的敵人,還有……

『渺日烈炎――!』

就在四周的火元素分子凝聚到達頂點,隨著索羅爾夫的咒文唸誦完畢的吶喊,整個空間被突然竄出的火焰照出一片令人睜不開眼睛的光明――橘紅色烈焰如同火山爆發般伴隨著絕對的高溫直直向上衝去,而卡蘭米嘉的結界也在那一瞬間將所有人給包覆住。強烈的火光中所有被這陣岩漿般的洪流所波及到的蜘蛛全部僅僅來得及發出「吱――」的短暫慘叫,便消失無蹤。

在這強烈的火焰終於退去之後,四周異常安靜的恢復了黑暗……但並不是那種伸手不見五指,令人恐懼的黑暗,因為原本看似深不見頂的洞穴,現在卻佈滿了滿天點點繁星。

「咦……我們、我們出來了嗎?」用力眨著眼睛向四周觀望,原本佈滿巨型蜘蛛網與大型生物殘骸的景象也換成了極為普通的山林小徑。

「是的,因為剛才那只是地獄鬼蜘蛛所築構的結界空間,當然將牠們都消滅掉後自然一切也恢復正常了……」索羅爾夫輕聲說道。

「嘿?這傢伙竟然沒有睡著啊……」鬼烯大哥話還沒說完,某法師已經「咕咚」一聲倒了下去。

「哈……總算結束了,真是辛苦大家了。」卡爾德以長劍支撐著地面,迅速的騰出一隻手接住了向後仰倒的索羅爾夫。「還真是多虧了索羅爾夫這次竟然沒有在施法途中進入休眠狀態……」

「他剛剛沒有睡著是因為剛才是在『那裡』的關係。」幾乎也是累到快要爬不起來的紅髮祭司,這時也顧不得形象的躺在地上嘟噥道:「唉……雖然說在那種狀況之下可以輕鬆得到魔法增幅的效果,但是像這樣動到『契約』的結果,反而會……唉唉,所以我才叫他不要用啊,但是剛才那種情況若是不這麼做鐵定會全軍覆沒的……。」

「卡蘭米嘉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疑惑著望著自言自語的某祭司,而此時站在我身旁的九玥則是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微微點了點頭。

「剛才那種地方……原來如此啊。現在大家都累了,我們還是先找的地方休息要緊吧。」

「那個……」月夜花少女望著九玥,又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若是……若是各位不嫌棄的話,麻煩請到我們族裡休息一下吧?我們的據點就在這附近不遠處,而且明天就是月之祭典正式開始的第一天,各位也正好可以養足精神一同參加……。」

「嘎?要跟貓族住在同一個地方啊……」鬼烯大哥皺著眉頭說道。

「太好了,終於可以洗澡了啊!」相較於鬼烯一臉厭惡的神情,卡蘭米嘉則是高興的歡呼了起來。

「那麼,就有勞小姐帶路了!」看了一眼全身因為戰鬥而顯得狼狽不堪的夥伴,卡爾德扶起了索羅爾夫微笑道:「現在大家都需要一個能夠好好休息的地方,鬼烯就請你稍微委屈一下吧?」

「喔,那真是好委屈的說……」鬼烯大哥做了個鬼臉,在卡爾德眼神的意示之下扶起了卡蘭米嘉。

「其實你可以不用那麼委屈的啊,是鳥兒的話隨便找棵樹去蹲著不就好了……?」月夜花少女憤憤的從牙縫中擠出了這麼一句,又立刻堆滿了滿臉的笑容禮貌說道:「那麼,各位就請隨我來吧!」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研判"各位賓客
應該是這樣ˊ3ˋ?

[回復]

喔喔~ 謝謝豆豆~
其實這兩個字我也有點疑惑,
上網查竟然兩種用法都有??(真奇怪)
不過"研判"應該是比較正規的用法沒錯吧?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