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十三)



「好的,我知道了。」紅髮祭司咬緊了嘴唇。「那麼,數三下我就會解除這個結界空間,大家注意囉!三、二、一――」

卡蘭米嘉尾音一落,隨著「啪」的結界解除聲響,眾人隨即十分有默契的四散開來,而那隻大蜘蛛則「轟隆」一聲,直接滑倒在卡蘭米嘉在一瞬間建構好的半透明的平面結界上。

「大家趕快將那隻大蜘蛛引開卡蘭米嘉身邊!快!」

卡爾德大聲吆喝著,此時那隻大蜘蛛撲倒的身影只離卡蘭米嘉不到一尺的距離,毫無防備、蒼白著一張臉的祭司直視著眼前一整排閃耀著暗紅色光芒的巨大眼珠,雖然已全身爬滿了冷汗但還是努力支撐的這讓眾人立足的平面結界。

「啪滋」一聲,在卡爾德語音剛落的同時,已經有一隻冰箭射穿了巨型蜘蛛最右側的一隻眼睛。濃稠的黑紅色液體自圓型球面中流出,而蜘蛛那淒厲的叫聲也貫穿了眾人的耳膜。

「大怪物,看過來這裡!」

索羅爾夫故意將照明光球空浮在眼前,舞動著雙手使得自己的影子在光球的照明之下成為最為明顯的目標。而就在蜘蛛精憤怒的掉頭轉向,撲向灰髮法師的那一剎那,蜘蛛精左側的眼珠也發出了碎烈的聲音,流出了濃稠的液體。

「射中了!」

太好了,就是這種感覺!整天背著的弓箭終於能夠派上用場了!總覺得在旅途中能夠展現我身為「弓箭手」的機會還真是少之又少哪……。

「呆子,小心啊!不要興奮過頭了!」

在聽到那十分不順耳的稱呼的同時,我突然感到脖子上一緊……九玥毫不客氣的伸出胳膊勾著我的脖子向後退去,正好讓我閃過了蜘蛛精橫掃過來的一條長腿!

「還在玩什麼啊,對付這種東西隨便一個火焰就能結束牠了,你拿那種對牠來說等於牙籤的玩意兒想幫他搔癢嗎?」九玥繼續抱怨的道,隨即伸手想去拉扯自己頭上的封印頭帶──

「喂,不能這樣,這樣你犯規啊!」我立刻阻止了他的動作,對他大聲喊道。

「什麼犯規不犯規啊?剛才不是說了要速戰速決?現在最快的方法當然就是……」

「不行啦!九離尊下說過不論如何都要遵守『遊戲規則』的!不能什麼事情都靠那種方式解決啊!而且在這種密閉狹小空間使用妖狐的火焰的話……」

「那是指你這個不懂得控制自己的白痴傢伙吧?不要老拿我和你相提並論!」

「小心!」

隨著突然而來的警告聲,只聽見「鏗鏘」一聲,卡爾德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我門面前,舉起劍為我們擋下了蜘蛛飛撲而來的巨型鉗齒!

「現在可不是拌嘴的時候了!」卡爾德額角冒著汗,爆起的青筋顯示著他正在和蜘蛛精進行角力比試。

「沒錯,團體戰鬥中最忌諱夥伴之間的爭吵!」索羅爾夫使出了個冰凍術凍住了巨型蜘蛛的一條長腿,牽制住牠的行動讓卡爾德得以喘一口氣。「在這種非比平常的時刻,任何一絲意見不合都有可能招來致命的危險!」

「對、對不起啦!」

「哼……。」

我連忙滿臉通紅的道著歉,順手射出箭矢擊碎了蜘蛛精那條被冰凍住的長腿,而九玥則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缺了一條腿的巨型蜘蛛像是發怒了,夾動著兩只鉗齒拼命掃動著剩下的七條腿,一面滴著帶有劇毒的黃綠色毒液一面迅速向周圍仍在移動的物體進攻。

「大家注意,先攻擊他的眼睛,然後伺機攻擊他的腹部!光只打擊他背上的硬毛作用並不大!」卡爾德又揮劍俐落的斬斷了半節蜘蛛精揮來的前腳,一面對著朝蜘蛛精發出火球攻擊的法師,以及頻頻向蜘蛛精放箭的我喊道。

「知道了,真是令人厭煩的噁心傢伙……」索羅爾夫說著,揮動法仗又凍結住了蜘蛛精正預備掃向卡蘭米嘉的一條長腿,然後順手再丟了個雷電球。

「討厭啦,你們要掩護我也掩護好啊!不要讓這個傢伙靠近人家啦!」卡蘭米嘉看著眼前竄流著藍白色電流的冰塊,一面蒼白著臉大聲抱怨著。

「嘖,這種等級的法術果然效果不大啊……」似乎沒有聽到卡蘭米嘉的抱怨,索羅爾夫看著部份硬毛被電得微微蜷曲起來的巨大蜘蛛,一面閃過了牠急撲而來的囓咬。

「索羅爾夫!迪亞,九玥!你們負責牽制住那隻大蜘蛛的行動!盡量讓牠遠離卡蘭米嘉,並且掩護我!」

卡爾得大聲指揮道,而我與索羅爾夫對望了一眼,便十分有默契的又分別從兩側瞄準蜘蛛的眼睛射出箭矢及冰箭。而就在憤怒的蜘蛛精被我們惹得幾乎瘋狂,朝著我們直追過來的同時,卡爾德已經一個俐落的側身鑽入蜘蛛精的腹底。

「卡爾德小心──」雖然在狂怒之中,但蜘蛛精還是意識到有東西闖入他的攻擊範圍之內,只見他伸長了腿將身子迅速後移,就在那雙巨大的鉗齒正想向卡爾德露出的腦袋招呼的同時――突然聽見蜘蛛精一陣淒厲的哀鳴,接著便蜷曲起剩下的長腿翻滾在地上開始抽搐。

蜘蛛精翻覆過來的腹部出現了一個十字型的漂亮切口,暗紅色與褐黃色混合的液體就這麼流了出來。

「好厲害……」我看著不知何時已經從蜘蛛腹部底下竄出的卡爾德,一面讚嘆著。

「終於算是告一段落了……」

「咿呀呀呀呀呀――」

就在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突然聽到了後方的卡蘭米嘉又驚叫出聲!

我猛然一回頭,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或許這是大家都忽略掉的盲點……誰說蜘蛛精只有一隻?另外兩隻張牙舞爪的巨型蜘蛛已經不知何時出現在我們身後,其中一隻還正朝著卡蘭米嘉身上吐出銀白色的黏液絲線!

「……據說蜘蛛在吃東西之前會先吐絲將獵物捆住,原來是真的啊……。」索羅爾夫帶著滿臉黒線一面碎碎唸著,一面朝卡蘭米嘉的方向跑去。

「這算什麼啊!還買一送二?又不是那種廉價市集……」我急忙抄起弓箭朝著那隻正在向快暈倒的卡蘭米嘉吐絲的蜘蛛射去。

「你還真有心情說冷笑話啊……炸彈陣!」

九玥一面吐嘈,一面伸手一揮,而吐絲蜘蛛的正前方便出現了一陣小型爆裂效果,硬是將那堅韌的銀色絲線炸裂開來。

「要用『人類的方法』學習『合作打倒敵人』是嗎?好啊,既然要玩就來吧!」九玥一面說道,一面使出了空浮術迅速朝著蜘蛛精的方向飛去。

我看了九玥一眼,在這種封印狀態下完全不能使用自己身為妖族的魔力,而且還要在不斷付出精神力、抵抗那封印所帶來的負面影響的狀況之下,使出通用魔法……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傢伙果然很厲害。

「喂,卡蘭米嘉你撐著點可別暈倒啊!結界如果解除大家就玩完了!」索羅爾夫一手揮動法杖招出火球逼退蜘蛛精的再次進攻,一面拉起了幾乎暈厥,但仍然努力支撐著結界的祭司。

「快點……快點解決那些傢伙……再不讓我洗澡我會掛掉啦……!」卡蘭米嘉哭喪著臉叫道,全身沾滿蜘蛛精的「分泌物」但雙手又支撐著結界無法移動,這對有潔癖的某祭司而言無疑是一種殘忍的酷刑。

「還真是很麻煩啊……。」卡爾德的眉頭皺了起來。「若是能悉知敵人的確實數量,那還能夠對我們現有的戰力做有效的分配,但目前也只能見招拆招了……大家先以保護卡蘭米嘉為要務!迪亞與九玥負責解決旁邊那一隻,索羅爾夫與我配合!」

「知道了……喂,九玥你不要自己一個人在那裡玩得很開心啊!你剛才不是才說要學習『相互配合』的嗎?」

我看著已經默契十足,利劍斬擊與冰凍術完全配合起來抵抗蜘蛛精的卡爾德與索羅爾夫,又看了一眼某個一面閃避著巨大蜘蛛攻擊,一面燃燒著那似乎沒什麼用處普通火焰的傢伙,大聲的喊道。

「吼……煩死了,這種東西為什麼需要花時間跟他玩啦!」九玥看著僅被稍微燒黑硬毛的蜘蛛生氣的吼道。

「人界普通的火焰本來效果就不彰嗎,你要攻擊他的弱點啊!」我對準大蜘蛛的眼睛補了兩箭,對著九玥大聲說道。

「而且為什麼我一定要跟這種噁心的東西打架啦!可惡,真是令人超級不愉快!」閃過眼前巨型蜘蛛的橫掃腿,某隻傢伙仍舊自顧自持續著快要抓狂的吶喊。

「不要抱怨了啦!小心受傷──」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聽進去我說的話啊?光是對著蜘蛛發脾氣又有什麼用?

「唉呀呀,對付這種大東西就要大刀闊斧的處理,那種小鼻子小眼睛的技倆是沒有用的哟!」

熟悉的輕鬆語調自上方響起,就在我們不自覺抬頭張望的同時,兩道夾雜強勁風壓的暗黑色利刃,正直直的從我們正上方劈落下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