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十一)




撥開如絲綢般細軟的金色絲質紗帳,眼前明明是早已熟識了的華麗景物佈置,卻還是讓少女感到一陣目眩。

「瑩婆婆,晚輩向您請安。」

雖然是臨時搭設的住宿帳棚,但在裝飾與舒適性上仍不愧是長老級人物才能擁有的待遇……將注意力從那顯然有些裝飾過度的擺設上轉移過來,少女恭敬的向眼前的長者單膝下跪。而被稱作「瑩婆婆」的華衣長者則是露出了關愛的微笑。

「官兒,無需那麼拘僅,起來答話吧。」

「謝謝瑩婆婆。」

穿著無袖緊身衣與短裙的月夜花少女雖站起了身,但仍然微微低垂著眼簾,禮貌性的不將目光直視長輩。

「官兒,抬起頭吧,發生什麼事了麼?」

月夜花長者微笑著緩緩說道。月夜花少女抬起了頭,琥珀色的大眼睛對上了長者那微微瞇起的細長雙眼。長者左眼瞳孔呈現沒有光彩的銀白,而從那長滿皺紋的臉龐可以看出那是已經超過壽限的月夜花。

「剛才,有一群冒充是九燿尊下的傢伙們,試圖闖入我們神聖的聚會。」月夜花少女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而且……他們是真的持有九燿尊下的貴賓級邀請卡。」

「是麼……?」瑩婆婆微微一皺眉。「官兒,你將詳細的情形說給我聽吧。」

「是的。」月夜花少女微微行了個禮,便將事情完完整整的報告了出來。

「……你說,那個隊伍中有個看起來以人類標準算約十五六歲,有著滿頭金髮與紅寶石眼睛的少年?」瑩婆婆微微沉吟的道。

「是的,那是隊伍裡面唯一可以算得上是氣質高貴的一位。」月夜花少女莫名的臉紅了起來,隨即低下了頭。

「雖然說這種多種妖族的組合的確實分令人懷疑,但是……那張邀請卡既然能夠具體化的出現,那的確曾到過九燿尊下手上,這一點應該是錯不了的……。」月夜花婆婆又瞇起了眼睛。

「是的……那是由目前族裡唯一真正見識過九燿尊下聖面的瑩婆婆親自加以印記的邀請卡,一定不會有錯才是。」月夜花少女恭敬的回應著。

「那麼,依照九燿尊下的實力,應該是不可能有人能夠成功的從他手中搶奪卡片,而我想九燿尊下也不至於將那張邀請卡隨議丟棄才是,所以,可能發生的就只有兩種狀況。」瑩婆婆頓了一頓,又繼續說道:「一種是那敵人當真厲害到能夠從九燿尊下手中奪得卡片,但這種狀況實在不可能發生……再來就是第二種情況,帶來那張卡片的眾人真的是九燿尊下的使者,甚至,真的是他本人。」

「可是……」月夜花少女猛然抬起頭,「若是九燿尊下真的在那群人之中,那麼,為什麼他不肯直接以原本的面目見人?又或許,如果那些人真是九燿尊下的使者,那為什麼他們似乎對九燿尊下完全不了解?而且要是真的如同他們所說,是第一次參加月之祭典,那麼他們應該根本看不見那張卡片的內容才是……?」

「若九燿尊下真有在其中,那麼他的偽裝應該是有他的理由吧。」瑩婆婆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微微一笑,繼續說道:「而且倘若那些人真的有什麼不良企圖,又熟知我們族裡的事情的話,那根本不必大費周章的做什麼偽裝,大可直接在祭典當下突破結界闖入。會如此費功夫尋求『正常管道』進入,我想他們的目標應該不是要對我族不利才是。」

「可是……」月夜花少女似乎還想要再解釋些什麼,但又隨即在長者的注視之下噤了聲。

「說到這個,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不該信任的是那個披著黑斗篷,自稱是『傀儡師』的傢伙吧。」瑩婆婆又皺起了眉頭,繼續說道:「雖然印長老與華長老都表示認同那傢伙的做法,但是……唉,我也說不上來,總覺得那個傢伙有種說不出的邪門,就連他提供的那個……叫做『審判之地』的玩意兒,也很讓人感覺到不對勁兒……希望他可不要在我們的山裡養了什麼樣的怪物才好啊……。」

「審判之地……」月夜花少女突然瞪大了眼睛,喃喃的說道:「那個……我剛剛才……將那群人誘導到那個地方去了呢……。」

「妳說什麼!」

長者一向平靜的神色中,第一次露出了驚慌的神情。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