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官之章(十)



黑暗中,一個看似半圓形的透明不明物體正以重力加速度的模式垂直往下墜落。

「……能不能請問一下,我們現在還在繼續往下掉嗎?」卡蘭米嘉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看起來是的呢。」卡爾德以似乎正在評論天氣般的輕鬆語氣回應著。

「我們跌到這個奇怪的大洞應該已經過了快十分鐘了吧?這個洞到底有多深啊?」不滿意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說,一般遇到這種事情應該多少會緊張一下吧……為什麼大家的語氣聽起來都這麼輕鬆啊?」黑暗中傳來某種剛睡醒的聲音,似乎不滿意被吵醒的索羅爾夫嘟噥著說道。

「啊,這種事情我想大家也早已見怪不怪了吧……不過放心啦,人家的防護結界還算蠻堅固的,就算直接摔到地面上也是沒問題的!」卡蘭米嘉以得意的語調回應著:「頂多會被震得有點暈而已,不過還不至於死人啦。」

「既然如此,」騎士與平時沒什麼兩樣的輕鬆語調再度響起。「那麼,利用這個空檔時間,我們來點個人數好了?那麼現在有念到名字的麻煩回應一聲,迪亞、九玥?」

「……。」

「才幾隻小貓而已點什麼人數?直接用照明的比較快啦!」隨著索羅爾夫不耐煩的音調以及「啪」的一聲輕微聲響,一團光芒照亮了法師帶有睡意皺著眉頭的面容。

「呃……那為什麼不早點用這招啊……?」在光線照明中只見紅髮祭司正高舉著雙手支撐結界,白了法師一眼道。

「……迪亞?九玥?」

卡爾德帶著關心的語調再度響起,而此時只見半圓形結界空間的角落正有兩個小小的身影正安靜的窩在一起。

月牙色微捲髮絲反射出微微光芒,寬大的帽延與斗篷在黑暗與微光的映襯之下似乎將少年的身軀顯得格外瘦小。低垂眼簾的少年正安靜且專注的注視著懷中所環抱著的另一位夥伴。

弓箭手打扮的少年此時正緊閉著雙眼,眉頭深鎖,彷彿正在忍受惡夢般的將身軀緊緊縮成一團。

「迪亞他……怎麼了嗎?」帶著關懷且小心翼翼的語調響起。卡爾德移動著身軀靠近九玥,關心的問道。

「小迪迪――!小迪迪他怎麼了?」卡蘭米嘉以某種熱烈異常的眼神望向九燿宇九玥的方向。「咿呀呀……為什麼……為什麼每次小迪迪昏倒的時候人家都正好空不出雙手來給他溫柔的擁抱啦――!」

「現在好像不是關心這種事情的時候吧?」高舉照明魔法的法師白了花痴症發作的祭司一眼說道:「對了,以前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迪亞他有黑暗恐懼症哪……。」

「以前發生過……?」金髮少年抬起了頭,紅寶石般美麗色澤的雙眼掃過了在場所有人的臉龐。「……你們曾經看過他這個樣子?」

「是的。記得那一次我們是被吞近了一隻沙鯨的肚子裡,也是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呢!」卡爾德說道。

「是嗎……。」九玥又低下了頭,注視著懷中的夥伴開始喃喃。「這傢伙那三百年到底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啊……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遇到他的?」

「嗯……大概是兩年前吧?」卡爾德認真的回憶道:「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首都的賞金獵人酒吧。」

「兩年……看來這傢伙倒是過著十分多采多姿的生活嘛。」九玥伸手擰了一下九燿的臉頰說道:「不過就算獨自過了三百年,這傢伙還是一點都沒有變……。」

「請問迪亞從以前開始就常有這種狀況嗎?」卡爾德將目光轉回弓箭手少年身上問道。

「這傢伙的心太脆弱了。」九玥搖了搖頭道:「他其實根本不適合做一個不知道自己能夠活多久,又擁有難以控制力量的上古妖族。說實話,其實他的個性反而與你們人類比較接近呢。」

「對了,其實我一直想問……」索羅爾夫突然開口道:「之前就一直聽到你們在爭吵什麼『三百年』的話題,你們的實際年齡難不成──」

「啊?這傢伙沒跟你們說過?我還以為他什麼都跟你們說了呢?」九玥抬起了頭認真的說道:「一千兩百歲。零頭不算就差不多這個數字。」

「咦咦咦咦咦――不會吧――!」卡蘭米嘉驚呼道:「看不出來啊!我一直以為你們只有十五歲哩!」

「一千兩百歲……是我的四十幾倍哪。」卡爾德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不能以人類的標準來衡量妖族或魔族啊……光看外表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到底活多久了。」索羅爾夫微微搖頭道:「外表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實際上已經一千多歲的老頭子啊……」

「十五歲?這個數字我們連半妖型態都無法修練到呢!」九玥微微皺起了眉頭道:「說什麼老頭子……真是無禮!依照我們所能生存的歲數而論,我們兩個還算是很年輕的呢!不過照這傢伙表現,大概說他只有人類年齡的十歲別人也會相信吧。」

「這麼算起來的話,九玥跟迪亞是已經在一起生活了九百年,然後迪亞後來獨自離開了三百年,直到最近你們才又見面,是嗎?」卡爾德問道。

「唉,你們怎麼老是愛叫他亂取的人類名字……」九玥嘟噥著說道:「就是這樣沒錯。我們從九尾狐狀態修練到完全成長為九條尾巴的九尾妖狐,總共需要九百年的時間,而我們兩個從小是被九離尊下同時撫養長大的。而就在我們終於達到可以完全脫離監護人,自由闖蕩天下的年齡時,這傢伙突然藉故自己偷偷溜走,還完全不肯跟我連絡,直到最近才又遇到他。明明九離尊下曾經交代過,我們兩個最好一直待在一起的。」

「為什麼啊?為什麼你們一定要待在一起呢?」紅髮祭司眨著眼睛問道。

「你們之前在旅行的時候,都沒有遇到過什麼例如……整座森林突然燒掉之類的事情嗎?」

「……。」眾人沉默了下來。

「看來是有,對吧?」九玥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那麼你們的運氣真的十分不錯,帶著這個不定時炸彈四處旅行竟然還能活得好好的……其實這個就是九離尊下要我跟著他的原因,小燿他……總是太容易感染上他人的情緒,身為上古妖族的我們天生就注定要永遠孤獨,就算全世界你所認識的生物都消失了,可是你就是還活著的那種孤獨。可是這個笨蛋啊,卻總是不甘寂寞的四處結交朋友,為了其他人的事情而憤怒,而感傷,而他那種不穩定的情緒往往就會成為引爆他身為九尾妖狐與生據來強大力量的導火線。」

「由於本身太過光明,導致所投射的影子會更加黑暗。」九離尊下曾經這麼說過。極端冷漠的個性對妖族來說不論是對自己,或是對這世界都是一種保護作用……對任何事都不關心因此將己身的力量隱藏起來,選擇不打擾別人的生活方式孤獨的度過一生,這是力量越強大,壽命越長的妖族越應擁有的宿命。

然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這傢伙的「光明」已經容許不了任何一絲「黑暗」的介入……原本就是偏向於夜之種族的特性,在他身上硬是極端的被區分開來了。原本應該是幾乎處於「無心」境界的冷漠妖族特性,在他身上卻明顯的區分成兩種個性……黑暗深沉的影子無聲無息的躲在陽光照射不到的最深處,在陽光般的笑臉之後蠢蠢欲動著。

「……九離尊下要我跟著他,並且在任何萬一的情況之下……在他失控之前做出阻止的動作。」九玥喃喃的低聲說道。

或許,與其說是阻止,還不如說是守護吧。在面對失控之後,大火肆虐的焦黒與周圍哀傷憤怒的悲痛情緒,然而這一切卻又是自己所造成的……以這傢伙的個性他又如何能承受得住呢……。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九玥又輕輕的搖了搖頭。然而就在此時,整個結界空間突然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