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十六)




能與神靈溝通的人,稱為巫者。

「巫者?是像村裡長老那些人嗎?」琉璃微微偏頭回憶道:「依照村裡的傳統,像是每年一度的神妻挑選,就是長老們與山神溝通後所選定的呢。」

「不,『巫』的意義並沒有那麼狹隘。若僅能與特定的神靈溝通,充其量不過是『神僕』。」九離解釋道:「巫者,為所有種族中,唯一天生的『代言人』……也就是說,他天生就擁有能與各種族溝通並且獲得認可的能力,因此也多半成為與他族溝通的橋樑。」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我並不會說人類以外的語言。」

「但是人類以外的生物聽得懂你的歌。」

是了,原來如此……傳說中「巫者」,即為「大地之母」的靈魂碎片。


相傳孕育一切的大地之母在繁衍出目前現世所有的物種之後,便因為任務結束而崩解消散。但是即使型消魂散,大地之母仍舊寶愛著自己所孕育出的所有生物,因此其碎裂成千萬片的魂魄,就此深埋在各個種族的血脈之中,以沉靜的方式,公平的給予自己所鍾愛的孩子們默默的守護。

而各種族在同一世代,儘可能出現一位擁有大地之母的靈魂碎片,天生能與萬物溝通,並能吸引他族的「巫者」,因此巫者一直被各族被視為重要且隱密的存在。因為雖然巫者天生擁有的力量,可以成為任何族群中的「窗口」,可以在和平的狀態之下消弭各族間的爭戰,但卻也成為有心人士覬覦貪圖的對象。

因為雖然各種種族都有產生唯一一個「巫者」的可能,但是畢竟在天生的智慧與能力上還是有高下之分──因此,利用「巫者」的能力來操控其他族群,或是奪取他族「巫者」的力量……類似的事情一再在歷史的記載中發生。

扭曲了大地之母的好意,「巫者」反而成為爭奪與殺戮的起因。

原來如此……人類的「巫者」。而且還是個不清楚自己所擁有的力量以及影響力,長年隱藏在邊境的深山之中,沒有見過世面的少女。

危險,這真是太危險了。

「怎麼了呢?你怎麼老是愛盯著我發呆?」琉璃似乎已經越來越習慣九離的注視,眨了眨眼睛問道。

「……你之前所說的話,我都已經明白了。所以剛才的歌,請不要再唱。」九離微微皺起了眉頭,語調生硬的說道。

「咦?……你能明白當然是最好的,但是跟我唱不唱歌有什麼關係?」琉璃眨著眼睛疑惑道:「不覺得,只不過唱個歌就能夠讓大家和睦相處,是很好的事情不是?」

所以,才說危險啊……。

「總之,」也不知如何向琉璃解說,九離僅是皺著眉頭說道:「你別再唱了。」

人類的巫者、山神的神妻……而神妻又是由「山神」所指定的。琉璃本身並不知道自己身為巫者的身份,甚至連「巫者」的存在是什麼意義都不清楚……那麼這樣的神妻指派,真的僅是巧合?還是──

「那你倒是給個清楚的解釋,為什麼不准我唱歌?」

不清楚是不是將所有的氣勢與火焰全數收起的關係,琉璃注視著九離的眼神中,明顯的少了那份敬畏,反而添增了所謂的「怒氣」與「不滿」──就在九離分神默默解釋自己所讀取到的訊息的同時,琉璃又繼續語帶不滿的繼續說道:「我還在想說或許你有辦法理解,才做給你看的呢!」

就是因為理解,才知道你現在這樣的行為,究竟有多麼危險。

巫者的力量,大地之母純粹而潔淨的靈魂碎片──這是多少妖族神魔所覬覦的力量?倘若自己不是在不知情的狀態下接觸了琉璃,也難保自己不會在那瞬間就直接出手貫穿琉璃的心臟,奪取魂魄……不,這種事情是極有可能發生的,畢竟在接觸到琉璃之前,人類對於自己來說其實與山林間的動物並沒什麼兩樣,若僅是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類「巫者」,自己確實會……

「……不過是聚集小蟲子的把戲,就別玩了。」

但不願意讓眼前擁有如此澄澈雙眸的少女陷入恐慌,更不願意讓對方知道,自己其實也是會奪取巫者靈魂碎片的妖魔──於是根本沒什麼與他人好言相勸經驗的九離,也只能以自己所能想得到的方式來勸阻琉璃。

「……所以說,我剛才的努力在你眼中,僅是『聚集蟲子的把戲』?」琉璃的臉色明顯沉了下來。

「是,所以你就不要再──」

「所以在你的眼中,我──」琉璃咬緊了嘴唇,將目光從九離的臉上別開。「是了。你是高高在上、能力強大的妖魔,而我,充其量不過是個普通人類罷了。」

不,不是這樣的……九離愣愣的注視著琉璃,但卻完全不知道可以回應些什麼。

「對不起,這種只能聚集蟲蠅的小把戲,還妄想在您面前展示,是我獻醜了。」

宛若敲打在岩上的冰,冷漠的語調彷彿聽得出某種東西碎裂的聲音──九離彷彿見到了那個初次見面、眼神冷漠的少女。不過才不久前的事情不是?但少女這樣如同凝結了層寒霜的隔閡,卻讓九離感到一陣從未感受過的不知所措,連手腕尚包裹著白巾的部分都隱隱作痛了起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

似乎想解釋些什麼,但腦袋又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就連週圍的動物群們都感受到了氣氛的尷尬,黑暗中無數對視線屏住了氣息,關切的注視著眼前爭執的兩人。

「……不管你是什麼意思,很抱歉,我累了想先行告退休息,『九離尊下』。」

混合著失望與怒意的語氣,異常尊敬的稱謂彷彿重擊般,讓九離感受到從未有過的難受……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不過、是個人類?不過是個當自己是朋友的人類,不過是個幫自己取名字的人類,不過是個會毫無隔閡、大喇喇的指使自己、與自己對話、對自己展開笑顏的、人類……

此時九離已經完全忘記任何與「巫者」相關的傳說。一想到很有可能自此見不到眼前女孩的笑容,就感覺彷彿周身的火焰再也無法點燃似的沮喪……這到是怎麼回事?想要開口詢問,但是此時琉璃已經刻意與他保持著距離,選擇了一塊柔軟的草地側身躺下。

「……我將火焰點起,夜晚容易著涼。」

呆愣的注視著琉璃側過身的背影良久,九離好不容易才擠出了這麼一句話。而眼前的少女則是彷彿已經熟睡似的,毫無反應。

九離默默的嘆了口氣,再次將火焰點燃。明明只要自己願意,要讓火焰立刻燃燒成足以將周遭瞬間化為灰燼的溫度都沒有問題,但現在的自己卻莫名異常懷念,琉璃輕靠在自己身旁的那種溫暖……

再次嘆了口氣,九離艷紅的雙眸透過燃燒著的營火注視著女孩側身的背影,愣愣的一夜無眠。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管理員許可後即可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