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十四)




傳說中,這世界創始之際,是處於漫無邊際的混沌狀態。

已經沒有人能考察從混沌的初始走向條理分明的契機。只知道從某個遙遠到成為神話的時間點開始,世界開始脫離混沌,嘗試著運轉出某種『階級制度』──也就是由一群可以接近世界核心、並享有其力量的特定種族為首,代理世界管理其它生物以及常理的運行。而這特定的種族,即為『龍族』。

於是,以世界的「中心」往外擴張,純種元素龍族劃分出領域,分別擁有自己的地盤、自己的宮殿,並且遴選出「龍王」管理著自己境內的生物。而龍王的職責不但必須負起管理境內生物之責,同時也要維持著整個世界元素的流動與平衡。

世界的中心地帶,也就是龍族的發源地,原本是一個僅有純種元素龍族的地方。而後來由於跟世界上的其他生物相互繁衍,除了最初始的王族之外,亦產生了各種不同的次龍族或是混血兒,於是便逐漸產生了由龍族統治其它異族的體系。

逐漸的,世界上各類「純種」生物越來越少,而位居於頂端的元素龍族群亦有部分對此一現象開始產生意見分歧。到最後甚至開始有了「肅清」的說法──也就是希望剷除所有經過混血的種族,以維持純種生物的力量與血脈……


「……所以說,你是看不慣這種情形,才乾脆離家出走的?」

黑夜的山林裡以兩人併肩而坐的巨木樹洞為中心,燃起的火堆形成了某種結界般的存在,盡忠職守的驅趕著黑暗與寒氣。琉璃將目光從營火移向身旁九離的側臉,微微偏著頭問道。

「倒也不算離家出走……畢竟,我本來就只是個過客。」九離往後挪了挪身子,背靠在身後的巨木樹洞中回應道:「我不過是離開了龍族王城,然後索性越走越遠而已。」

再次將目光望回了正燃燒出點點火星、微微劈啪作響的烈焰,琉璃偏頭說道:「不過得離開已經待了很久的地方,相信還是挺寂寞的吧……話說回來為什麼那些龍族想要剷除非純血統的族群呢?那些混血族群是做了什麼壞事麼?」

「並沒有。其實這也是我無法理解的部分……」九離的臉色沉了下來。「雖然說現今世界上,除了刻意保持血統、或是真的與世隔離的地方才有所謂的『純種』聚落,但是由於混血狀況的普遍,基本上也根本已經沒有一般人會刻意去區分其血統了。況且不論是純種還是混血,通常吃起來味道也不會偏差到哪裡去。」

「等等,你說吃起來是什麼意思……?」琉璃感到腦袋上瞬間落下滿滿的黑線。

「以肉質來論其實是差不多的,除非想要繼承其魔力。但是用吞噬的方法繼承力量不是任何種族都能辦得到的。」

「……算我問錯了你可以不用回答得那麼認真。」琉璃下意識的抹了抹臉,轉移話題問道:「那麼所謂的『純種』與『混血』種族,究竟差異在哪裡呢?」

「基本上外貌與能力都會有所不同。不同之處或許綜合、或許相成,也有可能相互抵消,幾乎是以亂數呈現。」九離思索了一下說道:「基本上只要是擁有足夠的智慧可以溝通,又能變化成類似的形體;只要是一公一母皆能交配生出下一代,只不過生育成功的機率不一定罷了。」

「只要性別不同都能──啊,這火堆好像有些熱……」

望著九離認真回答的神情,琉璃突然莫名滿臉通紅了起來。就在琉璃連忙別過臉去試圖掩飾的同時,九離一面當真的順手降低了火焰的燃燒程度,一面繼續說道:

「仔細思考起來,也有可能是純種的龍族們不願意讓自己的血統與其他種族混雜,降低其能力吧?畢竟能夠真正與世界溝通、並且掌握元素脈動的就只有純元素龍的王族。但是純種元素龍的壽命其實非常的長,且目前在位的王距離壽限也還很久,並不會有即刻的問題產生才是……不過提到龍王,或許也有可能是因為某些王族與混血種族走得太近,才使其他純種元素龍產生這類想法?」

「也就是說,正統的元素龍族,甚至是龍王跟其他種族有所接觸嗎?」琉璃伸出雙手搓揉著臉頰,試圖掩飾臉紅的狀況繼續問道。

「是的。在我離開龍城之前,就有聽說千夜龍王最近時常不聽勸,擅自離開城堡與外族少女見面的傳言……」九離有些尷尬的說道:「雖然評論人家的私事並不是好事,不過其他的闇龍族們確實對這件事情十分的緊張,『肅清』的聲浪也因此而鬧得沸沸揚揚。」

「這還真是奇怪……難不成身為龍王就不能夠與其他種族交朋友?為了保持純種血脈龍王難不成還得被專門拿來配種?」琉璃微微皺起了眉頭問道。

「這……」

九離瞪大了眼睛望著琉璃呆愣了半晌。確實,為了保持純種元素龍族的血脈,在其族群內部確實有刻意配種生育的狀況產生。但是倒從來沒聽過有人膽敢如此不尊敬,大喇喇的直接將龍王比作種馬──還好這兒是處於世界邊境的荒郊野外,倘若身在龍城此番發言可不得了。

「其實啊……就我上山後、這幾天的生活感想,既然我們都可以互相溝通理解了,面對同樣生活在這世界上的生物,其實我們也可以嘗試著與他們溝通、保持善意才是?」琉璃撈起了身旁的樹枝,戳弄著眼前的火團說道。

「唔?」九離不解的望向身旁的女孩。「基本上我們身為同樣有智慧、語言亦能通用的種族,能夠相互溝通是很正常的?」

「是沒錯,但是……難不成不能以語言相通的種族,就無法互相理解嗎?」 琉璃繼續戳弄著火團,黑亮的眼睛直視著九離說道:「至少,不要全身圍繞著肅殺之氣,單純的釋出善意我想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這想法也未免太過天真?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女孩……「妳那套說法,當你面對的只是一群無害的福亞蒂加時確實說得通,但如果面對的是一群食人山鬼,沒有強大的實力也只會白白送命。」

「你說的也沒有錯,但是──」琉璃以略帶不服氣的口吻回應道:「就像你之前去抓那頭熊,我相信應該不是單純的因為你想殺他,而是為了食物而已吧?相對的,真正會懷有惡意去傷害別人的種族其實不多,大家不過都是在這世上求個生存而已,刻意去傷害他人又有什麼好處?」

確實,是沒有什麼好處。但是這類事情永遠不會那麼單純,就像龍族城內肅清混血族群的聲浪一般,演變到那種程度根本已無關基本生存。

──雖然很想如此反駁,但是九離卻意外的沉默了下來。確實,自己本來就頗看不慣龍族那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做法。那麼,反思自己呢?

由於身為高等妖族,擁有強大能力的同時,亦擁有著強烈的自尊與驕傲的脾氣……倘若是身在龍城,區區人類、隨處可見的一種平凡種族,雖然不至於當作食物,但自己也根本不可能予以理會。但是現在──

「怎麼了?怎麼又開始瞧著我發呆?」

在火光的照耀之下琉璃的雙頰再次泛紅。九離直直盯著眼前人類女孩深邃的黑眸,又再一次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住。是了,當時自己也是為這女孩質樸純淨、有如濁流中明珠般的魂魄給深深吸引──

明明只是個相貌普通、被埋藏在深山之中的人類少女而已。在龍城裡什麼樣的雌性生物沒有見過?能力強大的、外表妖豔的、血統純正的……但是自己卻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接近自己的女孩產生特殊情感。唯獨這個人類……

不就是不小心誤傷了自己麼?不就是幫自己取了名字麼?就算只是覺得有趣,也該有限度。但是這種希望可以一直陪伴她,甚至開始對她該嫁給的「山神」產生越來越多的不悅,這種情緒究竟是……

「你……到底是……」你到底是誰?真的只是個普通人類而已嗎?

「怎麼了?我是琉璃啊?」琉璃眨了眨雙眼,伸手在九離突然停格住的眼睛前揮了兩下。「好啦,別發呆了,我給你看個有趣的東西好不?」

「……什麼有趣的東西?」似乎還沒有從方才突然陷入的思緒中脫出,九離停格了幾秒才開口問道。

「是我這幾天摘野菜整理東西時發現的喔!」琉璃露出了俏皮的笑容說道:「所以麻煩你先把火給收起來,還有把氣息全部隱藏起來好嗎?」

「但是夜裡山間寒冷,還有許多野獸蚊蟲?」九離不解的問道。其實目前兩人一路平安順遂的旅程,一直都是靠著九離的妖族氣息及火焰在予以支撐警告,不然荒山野地可沒有那麼容易如此任人來去。

「這我知道──所以,只是一下子而已可以嗎?難得我想讓你瞧瞧啊!」琉璃再次用樹枝撥弄了一下火堆說道。

「知道了,拗不過你。」

九離微微牽起了嘴角,一揮手就將所有的火焰與氣息收了個一乾二淨。而他自己可能還沒有意會過來,那樣的微笑與聽話的行動,在一般人眼中其實會被解釋為「寵溺」。

火焰一收起,黑暗與寒冷的濕氣立刻向坐在淺樹洞裡的兩人撲襲而來。而琉璃卻絲毫不在意的站起了身往前走了幾步,甩了甩手中的長樹枝,指向像幽黑的樹林笑道:

「那麼接下來就看我表演囉!」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