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十二)



連續了好些日子的陰雨綿綿。

「雨水」對這片土地來說,一直都是一種上天的恩賜,尤其是在久聞外界乾旱荒瘠、寸草不生的傳言之後。

就以往慣例來看,這靈山區域的雨季分成春秋兩季。在這段時期裡,會不斷的從靈山山頂飄出烏雲,一路將雨水擴散出去。而選送神妻上山的日子,也一直都是秋初,村民們將奉為神妻的女孩兒連同首批富饒的收成一同送上山、供奉給山神,並且祈禱來年也能風調雨順,收成纍纍。

雖然算算日子確實該是雨季時分,但是問題來了──

「神妻」仍好端端的在這兒,連同成堆的供品要不是九離有特殊方法能夠收藏保存,搞不好在這荒郊野外早堆到長蟲發霉去了……俗話說「銀貨兩訖」,這供品既沒人點收,那麼又怎來的雨水提供?

抬頭可見靈山山頂一如往常的,隱埋在繚繞的雲霧之中。本以為只要在原地等待,便可直接等候到「山神」前來「取貨」,但是目前的狀況看來……難不成是自己想錯了?


「怎麼都沒有『山神』來呢?」

九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琉璃身旁,並且蹲坐了下來一同仰望著靈山山頂。

「是啊,還真沒見過這麼不準時山神。」琉璃自洞窟之中望著山頂,語帶不滿的喃喃。

「噗……」九離輕笑了起來。「聽你的語氣似乎巴不得那山神快點出現,好把妳給一口吃了?」

「還說不得他有辦法一口吃了我,難不成我就不會反抗?」琉璃挑起了一邊眉毛,看著九離說道:「別忘了我本來就是來這兒斬妖除魔的!」

「是了,妳本強悍得像隻螯蝦──」

「你說誰是螯蝦──!」

琉璃掄起拳頭就往九離身上招呼過去,而這點攻擊雖然對九離來說根本無關痛癢,但他還是一面笑著一面閃躲:「誰應了,誰就是承認囉?」

「……這裡除了我們兩個之外又還有別人麼?你可別說你同空氣說話!」

笑鬧的聲音迴響在空間不大的石窟之中。經過幾天的相處,琉璃似乎明顯的發覺,身旁這位雖是尊貴強大、且外表神聖得讓人不敢靠近的大妖魔,但實際上卻一點都不難以相處──甚至比起與她同村生活的人們,還要更為毫無隔閡。

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卻不失其純真本性──是該這麼形容麼?或許,也是因為沒有利害關係、也沒有任何競爭關係的原故?由於自己與婆婆是「外來人」,因此從小時候開始,周遭的孩子們就常拿此而來對自己指指點點,而大人們對自己的眼光,也總是多了一份隔閡。

沒關係,我並不在意,沒有朋友也無所謂,我有婆婆了解我就好──從小到大,唯一直得自己信賴、全心全意放在心上,又尊敬又景仰的,也只有養育自己長大的婆婆了。慈祥中不失威信,雖嚴格卻不嚴厲。一直以來,也就是那樣彷彿永遠屹立不搖的精神支柱,讓自己得已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可以學習的更多,也更為堅強……

一直到婆婆失蹤之後。

不知道為什麼的,當時自己一滴眼淚也沒有流。只是默默的接受了這個事實,仍舊默默的過著自己原本的生活,關起門來不理會所有村人的指指點點。只不過對於婆婆曾教導過的,不論是武術或是咒術,都獨自修鍊得更加勤奮了。

讓自己的生活永遠規律、充實……讓自己忙碌到再也無暇去思考其他,這樣就可以阻絕一切外界的閒言閒語,並且讓自己的心永遠不受動搖,自己一個人也能活得很好。

一直到自己被選為神妻之後。

說實在的,上山弒神──這舉動說來大膽且衝動,但是自己可能並不完全僅憑勇氣,而根本是帶著不要命的衝動。

從未思考過,不論成敗與否,自己該何去何從。既然送上了山就是神的所有物,因此也絕不可能再次回到雨露村。若是弒神成功呢?自己大概便是在這山上過一日算一日了,而若是弒神失敗呢?那「山神」是否會因此震怒,進而對雨露村實施懲罰呢……?

若是累得雨露村因此覆滅……不過,那時自己也已經什麼都不知道,也無所謂了吧?這麼想起來,這樣衝動的舉動,究竟是真的想幫助村裡的女孩兒,還是其實只是為了自己?

其實,自己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就這麼默默的死在山林之中?

仔細深思起來,自己確實是不甘心的……不甘心終老在封閉的村子裡,不甘心就這麼被妖魔吞食。外面的世界還很廣闊──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實在太不值了!但是話說回來,自己又有什麼能力,可以改變現況?

但是現在眼前出現了轉機。

從「外界」來的,「妖族」。

而且對方還答應,願意帶自己去「天涯海角」。

一念及此,就感覺到心裡一陣暖意,若是真的有吃人的山神阻擋在眼前,也能毫不畏懼面對的感覺。

因為,已經不再是一個人單獨面對一切了。

「──喂?怎麼突然發起呆作起白日夢了?」

回過神來艷紅色的雙眸就這麼出現在眼前,而且是接近的幾乎能感受到對方呼吸的距離。距離接近到琉璃還可清楚觀察到,那與人類明顯不同,倒豎成杏仁狀的深琥珀色瞳仁,就像是五色琉璃般伴隨著細細的金絲燒融其中。

「突然靠得那麼近做什麼啊你──!」

琉璃用力將自己的思緒從那彷彿有魔力的雙眼中拔出,然後紅著臉反射動作般的推向九離。

「誰叫你恍神了?」故意站立在原地不動讓琉璃硬推著自己,九離聳了聳肩說道:「講兩句話就發起呆?我看妳的年齡可沒這麼老成哪?所以剛才跟妳說的事情,妳到底是聽進去了沒啊?」

「咦?」莫非除了沒營養的螯蝦話題之外,還另外說了些什麼嗎?

「……果然是恍神了?別人在講話時不好好專心的聽是很沒禮貌的喔?」九離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剛才是問你,既然在這兒等不到山神,要不要直接出發去找祂?」

「直接出發去找?」琉璃瞪大了眼睛。

「是啊,搞不好人家正在哪個洞穴裡睡到忘了時間?與其在這兒原地乾等,不覺得乾脆到處走走,還比較有意思麼?」九離笑著說道。

……你當山神是冬眠的熊嗎?但是,確實再這樣繼續乾等下去也實在讓人心焦,不如直接出發去尋找,可能還更來得有效率些。

「那麼我們該從何找起呢?」琉璃問道。

「我想想……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是在這山的東面。」九離伸出手指,直接在岩石地上輕鬆得畫出了火烤過般的焦痕。

「我之前是一路自山的東面經過你們村莊到這兒來的。你還記得當初那些村人們放置花轎還有那些供品的那塊大石頭麼?應該大約是在山腰的地方……」

地上代表山的大三角型上頭給繪製出了一個「X」記號。

「不知道妳有沒有發覺,那塊大石頭其實是塊罕見的聚靈岩,有它在的地方通常都會成為特定範圍的靈氣核心,而這種天地自然生成的靈氣,則非常有助於山精水怪的修行。」

「原來那塊石頭是這麼了不起的東西?」琉璃眨了眨眼問道:「難不成,那是此地『山神』的所有物?」

「……這就是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方。」九離望著地上標示位置用的符號,微微偏著頭思考著:「雖然是塊難得一見的聚靈岩,但上頭卻刻了專對妖族們使用的封印魔陣。而其陣法之犀利,普通的小精怪根本無法靠近。」

「簡單來說,就有些像是在好吃的食物中下毒的那種感覺?」琉璃回復道。

「……這種說法也沒說不對。」只是把聚靈岩比喻成食物感覺頗為微妙?九離略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這種陣法既然廣泛的針對所有妖族,換句話說,那麼應該就是人類所設下的禁制了。雖然並不明白其用意何在。」

「咦?是雨露村人做的麼?……我記得村裡明定禁止所有人上山,況且也沒有聽說有誰學過降魔咒術?」……除了婆婆以外?

「不清楚,不過就那刻痕的痕跡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些年代了。」九離認真的思考道:「即使在那石頭上刻上禁制,但是仍然不會阻止靈氣自然產生,僅是限制住了所有生靈們修鍊進化的機會。這種做法……反而像是在刻意保存此地靈氣似的?」

「……所以你才會說,這靈山裡根本沒什麼力量強大的妖族麼?因為根本沒有這環境修練?」琉璃也跟著一起偏頭思考道。

「但是連任何『外來』的妖族都沒有見到,這也說不過去?」九離望著地上繪製的簡易圖騰思考著。

雖說邊境地帶,但是再怎麼說,偶爾也該會有像自己一般,不論基於什麼理由經過這裡的妖族才是?這裡雖然有著討厭的禁制,但整體環境還算不錯,而且似乎尚未被歸類成任何妖族龍族的領地……

千百年來能夠維持這樣純種人類的村落……真的僅是「偏遠」這樣的原因而已麼?

「……所以我想弄清楚一件事情。」九離在代表山的三角圖案旁周圍畫上了個圓,並且在對角線位置又多畫上了三個「X」記號。

「如果我推測得沒錯,這聚靈岩很可能不止一處。然後除了聚靈岩之外,山頂到底有些什麼……或許也值得探索?」

抬頭再次望向雲霧繚繞的靈山山頂,這被稱作天地支柱的靈山究竟隱藏著什麼祕密,或許該去向那「山神」好好詢問仔細?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