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十一)




『龍族』,唯一被允許接近『世界』核心、並能直接分享其力量的種族。相傳龍族以這世界上的主要元素做為種族分類,並且對所掌管的元素擁有絕對的操控能力。因此龍族的主要任務,便是代理世界管理其他生物以及各類自然元素的運行。

一開始龍族僅為單脈相傳、分別掌管各類元素的一支特殊種族,而後來由於與世界上的其他生物相互繁衍,除了最初始的純種王族之外,亦產生了各種不同的次龍、亞龍或是混血兒,於是便逐漸演變成了由龍族統治其它異族的體系。

「……聽起來好像是神話故事。」琉璃瞪大了眼睛說道。

「……妳所生長的環境對外界來說才真的是神話故事。」九離回望著琉璃,有些無言的說道:「雖
然我以前就曾聽說過,在這世界的邊境地帶尚有『純種』的生物存在著,但還是開始旅行之後,才真正的見識到。」

「見識到?」

「從離開龍王的領地一路反方向旅行我才發現,越是遠離中央領地,種族血緣混雜的狀況越少,血統也越為單純。一直到了這邊境地帶之後……」稍稍停頓了一會兒,九離繼續說道:「……撇除一般動植物不談,至少有智慧、能夠運用世界元素的高等生物,沒有與外族結合的已經是非常難得一見的了。」

「啊?」琉璃訝異得幾乎要合不攏嘴了:「你是說,在這世界以外的,全部都是妖怪?」

「這種說詞頗有失公道。族群融合亦天地常理,大家都是共同在這世上生存的生命,血統並不代表一切。」九離忍不住伸出手指,輕彈了一下琉璃的額頭說道:「不過畢竟童言無忌,原諒你。」

「我才不是孩子呢,我都已經是可以出嫁上山的年齡了……」琉璃揉了揉額頭,抗議著說道。

「還說嫁上山呢,不是連到底嫁給誰都沒有頭緒麼?」九離優雅的輕輕彈指,突然竄出的火焰立刻將兩人使用過的大片樹葉還有食物殘渣全數燃燒殆盡。

「這……」琉璃頓時語塞,然後倔強的咬了咬唇,瞪向九離:「我可沒你那種飛天遁地的強大能力啊!對,我就是連那小小的村子都沒有踏出去過的井底之蛙,我們村子自古以來就是這樣封閉不與外人接觸,所以我才不明白你,不明白『山神』……」

「那麼從現在開始明白,也不遲?」九離微微偏頭,望向眼前的人類女孩。

「說實在的,我對妳們這兒的『山神』也頗好奇。這裡既然是現世中難得一見的純人類血統村落,而我在這附近也停留了好幾天,都沒見著什麼力量強大的妖族……所以說,你所謂的『山神』,究竟是什麼呢?」

「連你都沒見過『山神』?」琉璃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垂下了腦袋思考著:「但是這兒一定有『山神』……不然每年村裡大張旗鼓送上山的女孩兒們,究竟都到哪裡去了?再怎麼樣我一定要把祂找出來,阻止祂繼續吃人!」

「所以你打算繼續留在這兒,直到尋找到『山神』為止麼?」

「我上山的目的本就是為此。」琉璃點了點頭認真道。

「那我陪妳找吧。」九離伸了個懶腰,站起身說道。

「咦?」

琉璃猛然抬起了頭,深邃的黑眼珠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黑金的色澤。看著一臉詫異的人類女孩,九離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說過了我沒有特別的事情,而且對這事兒也很好奇。」

「是了,你是說過你對那個吃人的山神很有興趣。」琉璃點了點頭。

「不只。」九離凝視著人類女孩的雙眼說道:「我對『妳』……也很有興趣。」

「什麼?」

琉璃瞪大雙眼的詫異神情更上了層樓,而九離則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我見過這世上許多種族,不論是龍族、妖族,還是人族……但是,妳卻擁有一種讓我想回頭看第二眼、甚至一直注視下去的特質。」

「什麼啊?就因為我是你所說的那個什麼……純種人類麼?」琉璃的臉頰瞬間泛紅了起來,雙眼直直瞪視著九離說道。

「要說純種人類,妳們那兒整村子都是。」九離欣賞似的看著琉璃的表情說道:「雖然稀有,不過也僅是稀有罷了。但是妳──雖然沒有龍族的氣勢,也沒有妖族的艷媚,只是個貌不驚人的普通人類。但是總覺得妳身上有某種,異於其他種族、也不同於人類的氣息……」

「……不懂你在說什麼氣息。然後真是抱歉,我相貌平庸,甚至還沒有你這大男人來得氣質出眾、秀麗不可方物!」琉璃不滿的做了個鬼臉吐舌說道。

「呵……」九離笑了起來:「所以說妳很有趣。一般來說人族、或是低等的妖族,見到我總是繞著路走的。妳啊,不但一見面就兇狠得像隻螯蝦,而且還幫我取名字,當我是朋友對我說教,找我幫忙做事情……」

更有趣的是,光注視著妳的眼睛,就讓我一點不愉快的感覺都沒有,甚至覺得為妳做些什麼是理所當然……?

「你說誰像螯蝦?所以我說我真的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些什麼!」琉璃雙手插腰大聲說道:「就說了是朋友!我何必怕你、躲你?而且既然是朋友,自然會勸你,請你幫忙啦!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麼?」

「嗯,就當作是如此吧。」九離笑道:「那麼,既然是『朋友』了,我就陪妳找到那山神,然後等妳把山神的事情解決了,就同我一起到外面去,好麼?」

「外面……麼?」

離開封閉村落,離開雲霧繚繞的靈山,外界──僅在故事之中聽過,擁有廣大藍天的世界?

琉璃眨了眨眼,立刻嶄露笑容答應道:「當然沒問題囉!我老早就想到外面去瞧瞧了!到時候就算你不願意,我可也是會硬跟你到天涯海角去的!我們約定好了喔!」




天涯海角。

一直到,很久以後。記憶不清的時間流逝之後。

那樣的笑語,那樣的承諾……雖然未曾如願,但不論多少歲月流逝,仍舊深深的刻劃在我的心頭。

終我一生透骨的相思。但,未曾悔過。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