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九)



天空看起來就如同靈山總是環繞著的霧氣般,無雨,但呈現一整片的白。

琉璃伸手將垂至眼前的長髮往耳後撥,暫停下了翻找物品的動作,盯著白茫一片的天空開始陷入自己的思緒。

自己居住過的村落也總是這樣的天氣。雲層堆積的白色與靈山的霧氣連成一氣,有時候甚至讓人彷彿有身在雲端之中的錯覺。而能看見藍色天空的日子,只有在「進貢神妻」前後那段時間,才有可能偶爾瞧見。

村裡的長者都說,看得見藍色天空就代表乾旱,是種不祥的象徵。雖然從未離開過村子,但是總是聽說外頭的世界、靈山以外的地方,總是一年四季被炙熱得驚人的烈陽曝曬,天空也僅是一片乾涸的藍。那是就是不夠虔誠,不受山神眷顧的象徵。山神賜予這塊地方豐足的水量,給與大地滋潤,使得靈山週遭的村落都能豐衣足食,尤其是雨露村,出產神妻之地,更是特別受到山神的眷戀與寶愛。

……真是如此嗎?那麼在這「山神」眷顧之外的地方、更為遙遠的地方,不就是個乾涸到什麼都沒有的世界?但是聽老奶奶所訴說,外頭的世界不但一樣有人類,還有著許多其他的妖魔生物……聽著那些有趣的見聞,如果僅是荒蕪乾涸的世界,那麼怎麼可能會產生這麼多奇妙的故事?

還有,難道只有自己認為,其實蔚藍一片的天空是很美的麼?

「琉璃?」

「在?」聽到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琉璃回過了頭,然後眼前的情景讓她忍不住愣了一愣。

是的,銀金色如同流水般飄逸的長髪,澄澈豔紅的雙眼,高挑的身材配上淡雅無花紋的寬袖長袍……如此脫俗美貌的妖族青年,現在手中正大喇喇的拖著一隻──翻白眼的棕熊。

「怎麼了?」似乎被琉璃瞬間停頓住的目光弄的有些疑惑,九離用同樣疑問的目光回應著。

「你手上抓的那個是……?」琉璃感到自己眼角一陣抽搐。九離銳利的爪子直接刺入了棕熊的毛皮,滴流下來的鮮血甚至染紅了他的長袍衣角。

「熊,山裡常見的動物,剛才在河邊抓到的。」九離毫不費力的將比自己體積大個兩三倍棕熊略微抬起,繼續說道:「你不是說要找食物?我以前曾看過人類獵捕這種動物,所以就把牠抓來了。」

「我是說過要找食物,但是你抓這個來似乎有點……」琉璃望著口吐白沫的大熊,瞬間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這是食物,沒錯吧?」九離毫不在乎的語氣彷彿手中拎的只是從市場買來的一斤生肉。

「雖然這要算是種食物沒錯,但是一般來說、呃,我們還是只會取用自己飼養的家畜,還有種植的糧食……」況且靈山根本是所有村民都禁止進入的地方,也根本不會有人跑到山上來打獵啊……

「……是這樣麼?所以你不吃這個?」九離偏頭看了看手中的大熊,再看了看琉璃問道。

「……對。」雖然並不是不吃肉的素食主義者,但是若真得吃這頭大熊,那也實在……有點無法應付。

「了解。」九離鬆開了爪子,大棕熊便「碰」的一聲跌躺在地上。「但這裡是山上,並沒有眷養的牲畜或是莊稼,還是我去下面的那個村子找找看?」

「等一下等一下──」琉璃慌忙出聲阻止:「食物我已經正在找了啦!跟著我一起送上山的供品還多著哪!拜託你可別這樣直接跑去雨露村那裡!」

「為什麼?那些人類並不是我的對手。」九離直接在熊皮上將爪子上殘留的血跡擦乾淨,一面理所當然的問道。

「並不是這個問題好不好──」琉璃單手扶了扶額頭,做出頭疼的姿勢。讓這樣搞不清楚狀況的強大妖族直接闖入村子,不造成大恐慌才怪!「……那隻大熊死了嗎?」

「應該沒有。我剛才只是把牠抓著從上面過來而已,還沒有殺牠。」九離用手指指了指樹梢的方向說道。

「上面……?」琉璃順勢抬頭看了看灰白的天空。突然被拎起來還騰空從樹梢飛過來?難怪這隻大熊會暈倒……

「我摘採了些藥草,本來是想醫治你手腕上的傷的啦……」琉璃瞄了一眼仍包裹在九離手腕上的白手帕,繼續說道:「不過還是先幫那隻熊療個傷好了,還好爪子所造成的傷口並不算大……你的爪子上應該沒有毒吧?」

「沒有毒。不過為什麼要幫熊療傷?」九離望著尋找地上平整的石頭,然後就地開始研磨起藥草的人類女孩問道。

「……你無故害別人受傷、不需要幫人家治療嗎?」琉璃白了一眼身旁的妖族青年說道:「像我不小心……害你受傷,我當然也會想負責任啊!」

「會受傷代表自己實力不足。不需要同情。況且如果有能力,就會自己想辦法醫治好。」九離不解的看著將倒碎藥草敷在大熊傷口上的琉璃說道。

「……這不是同不同情的問題好不好!啊,請幫我把那件、下擺很長的衣服拿過來。」琉璃將藥草按在棕熊身上,一面指著一旁散亂的衣物對九離說道。

「不然是什麼問題?」九離不改優雅動作的撿起散亂在紅色轎子旁、看起來頗為華麗的衣裳,並且遞給了琉璃。

「……道德問題。」琉璃說著,一面將衣服直接綑綁在棕熊的傷口上。

「不懂。」九離看著琉璃的動作,搖了搖頭。

「……你們妖怪的生活方式到底是怎麼樣的啊?」琉璃將綑在棕熊身上的衣服穩穩的打了個結,然後大功告成的抹了抹汗。

「自然是以實力取勝。如果不夠強悍、能力不足,會被比自己強大的角色吞吃或奪取性命也是很正常的。」九離用理所當然的語調說道。

「什麼啊?難不成你們的世界裡就只有這樣吃與被吃、殺與被殺的關係嗎?」琉璃搖了搖頭。「啊,先麻煩你幫個忙,把這隻熊放回原來的地方,我等等再跟你談這件事……拜託不要讓牠再受傷了喔!」

「……但是不用抓的徒手搬運這種大型動物,很困難。」九離望著棕熊巨大的身體說道。

「這是你的問題!誰叫你要這樣把人家突然抓過來啊!」而琉璃則是雙手抱胸,擺出了完全不讓步的姿態說道。

「……明白了。」

面對著琉璃強硬的態度,九離只好頗為無奈的嘗試雙手環抱的將棕熊搬起。而就在九離正在思考要怎麼搬運才不會觸及大熊傷口的時候,翻白眼的棕熊突然甦醒了過來──

「……。」

棕熊黑亮的眼睛與九離艷紅的雙眼近距離的對看了數秒鐘,便發出驚天動地的哀嚎聲,連滾帶爬的往森林的方向逃走了。

「看吧,弄成這樣連熊都怕你了!」望著棕熊倉皇逃竄的身影,琉璃忍不住搖頭說道。不過那隻熊既然還這麼有精神,看來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一般來說這是正常的。」能夠察覺對手的強弱,並且判斷是否該投降逃跑,這應該是一般動物與妖族都具備的本能。

「什麼啊?弄得連熊都怕你,這很得意是麼?」琉璃搖了搖頭,然後彎下身子收拾著多餘的藥草。「從村裡運送上的供品,其實也足夠使用很長一段時間了,所以沒事別去做那種讓動物看到你都害怕的事情好嗎?」

讓動物看到我都害怕?但是,這不應該是所有生物該有的本能嗎?

「那麼,你會害怕我嗎?」直視著眼前人類女孩的背影,九離問道。

「啊?」蠻不在乎的疑問句,琉璃將藥草收拾好後,便繼續翻找著一旁的供品堆。「怕你?為什麼?」

為什麼?這答案不是很明顯嗎……九離愣了一愣,思考了一會兒好不容易才繼續說道:「因為我是連熊都會害怕的……」

「但是我又不是熊?」琉璃聳了聳肩,頭也不回的說道:「我們不是都已經好好溝通過了?連名字都知道了,那麼,就算是『朋友』了吧?是朋友的話我為什麼需要怕你呢?」

「因為是朋友……?」

所以說,人類啊……明明不久前才曾經對我流露出懼怕、堅強、尷尬等等的情緒,而現在就可以這樣跟我自然對談,甚至還要求我幫忙做事情……

取了「名字」之後是「朋友」嗎?還真是讓人越來越感興趣了哪,這個叫「琉璃」的人類女孩……望著認真在翻找那堆人類搬上山的物品的女孩,九離的嘴角不自覺微微牽起了笑。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我覺得你寫得很有趣耶!

那隻熊也太可憐了XDDD

我也有在寫文章,不過才貼一點點而已,
如果你能來批評指教就好了~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