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七)



白晰且溫潤的膚色讓人直接聯想到完美無暇的玉石。銀金色如同流水般的直髪甚至帶著些許半透明,飄逸得連最上等的蠶絲都相形遜色。豔紅的雙眼流轉著如同火焰燃燒般的金橘,比起琉璃寶珠還要澄澈透明;細長的深色瞳仁如同焦融水晶絲般的鑲至其中,並且帶著令人震攝的魔力,如果直視過久,會讓人產生一種彷彿已不在人間的異樣飄忽感。

高挑的身材配上淡雅無花紋的寬袖長袍,素雅的裝扮反而更映襯出了其脫俗的氣質。與髪色相同的、像是狐狸般的尖細耳朵還有從長跑底下露出的九條尾巴也完全不顯得突兀,只讓人感到其力量之強大,還有難以形容的協調美感。而完全符合其完美外表的優雅舉止,更添加了其幾乎不屬於凡間的特質。

真的非常的,完美。

陷入尷尬沉默的女孩仍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眼前的妖族青年。雖然聽說過不少老奶奶所述說的故事,但這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所謂的「妖魔」。傳說中,妖魔如果能夠修練到能擁有人型狀態,那麼其力量之強大,基本上已經完全不能與魔獸型態的妖怪相比;並非一般妖魔獵人可以單獨應付。因此,如果當真遇上這種人型妖魔,獸化特徵越少,長相越不恐怖猙獰,反而必須越對他敬而遠之。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人型的妖魔竟然是如此的美麗。不可置否的,若不是尚擁有局部獸化特徵,當真完完全全、擁有被稱為「神祇」的資格。


「請問有什麼事情,人類?」

……就連聲音也宛若自然的風,溫和且有磁性,彷彿帶著不知名的清爽氣息般令人沉醉。

「在看你。」女孩眨了眨眼睛,反射性的回答道。

「所以請問有什麼事情?」艷紅色的雙眸垂下了眼簾,反射出女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因為你也一直盯著我看……所以……」

漆黑水汪的大眼睛亦反射著豔紅的色彩。總不好意思老實說,自己其實已經在那方才那尷尬的沉默中、不知不覺看傻了眼……眼前這越看越感覺美到不可思議的人型魔物,在卸下一開始敵對時、強大的壓迫感後,那樣趨近完美的外表簡直讓人感到不將目光放在他身上,真的會對不起自己生了這雙可以看見世界的眼睛。

「原來如此。那麼是我失禮了。」輕輕點了點頭,妖族青年收回了直視女孩雙眸的目光。

「其實真正失禮的,是我……」女孩以細若蚊鳴的音調低語了一句,隨即將游移開來的目光重新回到妖族青年的身上:「……我可以請問,你剛才一直注視著我,是有什麼事嗎?」

如果不開口說話,如果不做點什麼事情,光是坐在這樣完美生物的身旁,就足以讓人感覺臉紅到窒息。況且自己又不小心對對方做出了非常失禮的舉動……

「因為你的眼睛,很美。」

透過雙眸所窺見的靈魂本質,非常的美麗。

「呃……」

女孩的臉瞬間脹得緋紅,不好意思的將目光往下移開,然後,注視著妖族青年手腕上包裹著白手帕的部份。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並不是……『山神』,所以不但對你非常不禮貌,還傷了你,甚至還對你下咒,真的非常抱歉……請問,會很疼嗎?我大概有學過一些基本的療傷法術,還有學過一些藥草的使用方式……」

望著妖族青年包裹著白手帕的手腕,女孩的語調隨著越思考越感到感到羞愧的想法,顯得越來越急促。

「不會疼。不過我想知道,你知道這種咒術的意義麼?」

順著女孩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妖族青年以平淡的語氣問道。皮外傷口就妖族卓越的恢復能力,早就已經完好如初;不過由於尚未來得及解咒,因此上頭確實還殘留著乾涸血跡般暗紅色、符文般的施咒痕跡。

「……我聽婆婆說過,這叫做『同心同命咒』。」女孩低著頭,老老實實的回答:「呃……就是說,中了這種咒術的人,如果施術者死去,受術者也會跟著死去,算是種惡毒的咒……」

「我知道這種咒。」妖族青年注視著低垂著腦袋的女孩說道:「原來這種咒術在你們人類的口中是這麼解釋的?」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弄錯人……我會再想想看,這有沒有辦法可以解……」女孩的語氣慌亂了起來。方才與妖族青年敵對的氣勢早已不在,眼睛裡滿是愧疚及驚慌的神色。

這個人類女孩真的很有意思……就連情緒的表現都如此直接了當。其實這種咒術如果不是雙方都願意承認,除非施術者的一方力量遠遠凌駕於受術者,否則根本難以成立。

「我想你咒術學習得頗為差勁,連最基本的敵我實力判斷都不懂。」妖族青年以不帶惡意的語氣,緩緩的說道:「會做出這種行為證實了,你並不懂咒。」

「唔……」緊咬了一下唇,粉脂的味道在嘴裡擴散開來。女孩雖然瞬間十分想要回嘴反駁,但確實是由於自己理虧,因此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低著頭以沉默代替回答。

「我可否請問,你原本是打算將這咒術,施展在何人身上?」

原來在人類的觀點中,這種咒術屬於以自己的性命結束他人性命玉石俱焚的惡毒用法?但是對於妖族來說,卻並非如此。

「……『山神』。」女孩小聲的回答道。

「誰?」

「不知道。」

「……你對素不相識的神明施展這種咒術?」

妖族青年沉默了一陣,開口問道。這種咒術在妖族中其實並不罕見,是屬於高等契約的一種,通常都適用在互許終身的兩人,所許下的同命誓言。

「也是了,你一開始就說過,你是『神妻』……但是你方才的表現怎麼潑辣得像是想要殺了你的神明丈夫?」

「這……」妖族青年正經詢問的語調讓女孩頓時語塞。「因為、我認為……那種每年要求村落送上祭品女孩的,根本不可能是神,一定只是個吃人的妖魔……」

「這樣啊……」所以特地扮演神妻前來斬妖除魔?這人類女子的做法也真是大膽。「不過就我的認知,我反而覺得你所說的那位『神明』,或許真的是你們的神,而不是我們妖族。」

「……咦?」女孩抬起了頭,再次瞪大了眼睛注視著妖族青年。

「如果你現在沒其他事情,告訴我在你們人類眼中,我們妖族的模樣吧。」

我喜歡看著你的眼睛。隱藏的靈魂光芒如同黑夜中的星光,令人感到溫柔且舒坦。妖族青年稍微調整了一下坐姿,以可以直視女孩雙眸的位置輕輕倚靠在岩石上說道。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