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章(三)



接下來的日子,整個村子為了迎娶神妻的典禮熱鬧到近乎瘋狂。

程序女孩是知道的,畢竟已經在這村子裡生活過了十幾個年頭,而這祭典又是村中一年一度的盛大要事。

村中將會不計成本的宰豬宰羊大肆慶賀七天七夜,然後在最後一天的中午時分將「神妻」送上山去。

女孩被畫上了紅紅白白的大濃妝,帶著頗具份量的華麗頭飾,被迫穿上一層又一層五連六色的絲綢緞子。衣服的重量幾乎要讓她感覺不到這昂貴衣服的輕滑柔軟了。她被強迫端坐在祭台上,前方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貢品,而村人們白天時朝著她膜拜,夜晚時就直接在她面前吆喝著大吃大喝起來。

……不知道之前曾經當過「神妻」的女孩們都是怎麼想的?女孩覺得自己根本和前方不遠處攤在那裡的貢品畜生差不多,唯一的差別是那些牲畜是要給人們吃,而自己則是要送上山去給神明吃的。

山上的妖魔神明是怎麼吃人的呢?牠是不是會有尖利的長爪,將人撕開來吃掉?還是會有一張巨大的嘴巴,直接將人整個兒的吞食進去?亦或其實牠跟人類一樣,是拿著殺豬的長刀將人肢解成一塊一塊存著慢慢食用……

不知道村人們對自己的感覺是什麼?是慶幸?亦或是埋怨?畢竟毫無家世背景的自己,就這麼硬生生的佔去了這一年一度可以「光宗耀祖」的機會,不過自己可是代替全村的女孩兒上山給妖魔吃食啊,村裡的女孩兒應該多少會有些心存感激吧。

不過,或許村裡的女孩兒們只會又羨慕又忌妒吧。因為她們壓根兒都不知道,上山其實是去是給妖魔吃的,而不是真正的變成神妻升仙……

連續好幾天刻意保持端莊優雅的姿勢看著村民的荒謬慶祝,腰酸背痛的女孩感到自己的想法越來越偏激了。

終於,到了恭送神妻上山的這一天。

依照古禮,神妻必須花費一上午的時間打扮得如同公主出嫁,在祭台許下升仙後會永遠保護村落的承諾後,再一路吹吹打打熱熱鬧鬧的送上山去。

女孩起了個大早。她抓準時間,在那些預備幫她裝扮的婦女找上門來之前,預先做好了準備。

她取出了婆婆送她的飛針以及小刀,悄悄的藏在貼身衣物中,然後將村人送上華麗髮簪上的寶石換成了魔石,又準備了許多紙符藏縫在襯袖之中。

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小屋外頭已被撲上了艷紅色的地毯,迎娶的音樂及鞭炮聲霹靂啪啦的響起,同時好幾個粗壯的婦女直接推開門進來將她團團圍住。

她知道,時間已經到了。

這次的裝扮比前幾天都還要來得誇張隆重。粗壯的大嬸們像是捉小雞似的押著她拼命的裝扮,她的全身被灑滿了香粉,那過於嗆鼻的味道讓她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忍著不打噴嚏。臉上的白粉厚到讓她感覺只要輕輕一眨眼,就會剝落掉下幾塊;頭上的厚重頭冠壓得她不得不微微低下了頭,而那身至少重疊了十層以上,各種花色的衣服更是讓她寸步難行。

這就是「神妻」麼?她突然感覺出嫁的並不是自己,而是那一堆子華麗的裝飾貢品以及人們的期望。而自己不過是將這些雙手奉上的附屬品而已吧,這個位置哪個女孩兒擔任還不都一樣……

一切都裝扮完畢之後,她坐在由紅色軟墊所鋪成的平台上,任人們將她抬著遊村,「神妻」所到之處眾人紛紛下跪膜拜。她被抬到了祭台,穿著藏青色鑲著白線兒長袍的祭司長老已經站在那裡等待著了。

祭司長開始唸頌著又臭又長的祈禱文。女孩強忍住不打呵欠耐性子聽著,因為她必須在一些問話性的句子做出誓言的回應。

反正都是要被吃掉的人,做這麼多的誓言又有何用……

終於,誓言儀式結束,女孩被送入了迎娶轎子,浩浩蕩蕩人群的往山上走去。

這是靈山一年一度,唯一準許人類進入的日子……女孩悄悄的掀開紅色布簾的一角,向外頭瞧著。外頭的霧氣濃重到只能讓人看見眼前的小徑,而四週的景物都只是一片模模糊糊的白綠。

側耳傾聽,除了人們的喧嘩聲,靈山這塊地方真是安靜得讓人感到異常,連隻鳥兒啼鳴的聲音都沒有。而越進入深山裡,她感覺後頭喧嘩的人聲便越少,大概這也是儀式的一部份,所有人們都必須依照身分,在前往靈山的道路之上慢逐漸退場吧。

終於,轎子停了下來。

女孩從紅布簾的角落偷偷望去,驚訝的發現原本那些抬轎的轎夫們,不知何時已經換上了穿著藏青色長袍的祭司們了。而最前方則傳來祭司長朗誦的聲音,看來是在做最後的禱祝之詞。

終於,祭司長的聲音停住了,全世界突然安靜得只剩下女孩自己的呼吸聲。等待了一會兒,女孩悄悄的探出頭去,外頭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女孩想要跳下轎子,看清楚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但她才剛想要挪動身子,便發現自己被層層的衣服給綑綁住了。

真是的……亂七八糟。女孩在心裡暗暗罵著,雖然按照規定,「神妻」必須乖乖的在轎子裡頭直到神明來接她為止,但反正都已經四下無人了,女孩可管不了這麼多。她將那頂頗具份量的紅絲絨金冠摘下隨手往轎子外頭丟去,然後抬起衣袖用力的在臉上抹了兩下。

這下子臉上的妝一定花掉了吧……不管,反正自己真正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真要來做「神妻」。她開始在這狹小的空間之中慢慢的將那一層又一層礙事的華麗衣裳給拖去。

女孩將過多的衣服當作坐墊般的在轎子中堆成一團,整理了一下藏在貼身短襯中的小刀以及符咒,將滿頭烏溜溜的黑髮放下,重新用那根裝有魔石的簪子簡單的紮了個髻,又順手抓了一件紅底鑲有金色刺繡的外衣披上,然後溜出了轎子。

女孩踏在一塊平坦光滑的巨岩之上。她驚訝的發現,周圍的霧氣似乎正以自己所在的位置為中心緩緩的旋繞流動著,而四周仍是一片看不清楚的景象,連來時的小徑都不見蹤影。

女孩又在仔細觀察了一下腳下的巨岩,那是一塊有著粉紅玫瑰色澤,含著點點細碎銀色粒子的美麗石頭。伸手輕輕觸摸,除了光潤之外,還帶有著一種微微的溫熱之感。而石頭上似乎還刻著一些圖案……女孩順著圖案的紋路摸下去,卻愕然發現原來這是一個法陣!沒錯,雖然不清楚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法術,但這圖騰的確是一個大型的法陣沒錯……

為什麼要將神妻的轎子放在法陣上?這塊石頭究竟是什麼?這法陣到底是誰畫的,做什麼用的?……就當女孩正努力思索,想要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突然湧上了心頭。

――有人來了。不對,這不是人類的氣息,這是――

女孩一個轉身迅速的跳回花轎中。她抽出了一柄小刀緊握在右手,抽出一張符咒緊捏在左手,以蹲半跪姿貼在轎子一角,異常緊張的等待著。

……等會兒那妖魔掀開簾子之時,自己便立刻先刺向那妖魔的心臟,然後再迅速送上幾張除魔符咒!一定要將那妖魔殺個措手不及!

女孩感到自己的心臟異常劇烈的跳動著。不過天曉得這妖魔長得是什麼樣子?聽老奶奶說過,妖魔的型態是千奇百怪的,那個妖怪的要害在什麼地方?如果那妖魔一開始就一口將神轎整個兒吞下,那又該怎麼辦?況且自己並沒有實戰經驗,這些紙做的符咒當真有效?自己會的那些基礎法術真的已經足夠對抗妖魔?自己究竟有多少的勝算?會被當作神明看待,應該是非常厲害的妖魔沒錯吧……這已經不是老奶奶的驚險故事,而即將是自己的親身經歷了……女孩一面想著,一面感到冷汗爬滿了全身。

紅色的布簾被外力拉扯得微微晃動著。來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第四段第二行
五"顏"六色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