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十六)


  東繞西繞了半天,眼前除了樹林還是樹林。

  而且更糟糕的是,為什麼總感覺眼前的景物一直都是「差不多」的景色……左手邊是潺潺的清澈溪流,右手邊是灌木叢以及綠茵的森林,眼前佈滿石子的小徑直直延伸,每隔一段距離還會遇上約兩人高的巨大岩石佇立在路邊。

  銀白色略呈半透明的圓錐狀切面,光滑的切面在陽光底下流轉著七彩色澤;輕輕拍打下去清脆穩重的聲響顯示著其堅硬程度,而讓我以五成力量去推動仍不動如山的狀態則顯示著其穩固程度。

  或許數量過多的樹叢我很可能會記不住是否確實是相同的景色,不過那個每逢岔路就會出現的特殊大石頭就總不會讓人看錯了吧?那色澤、那形狀、那切面大小──別告訴我有人沒事會在路邊放這種高級石材來測量道路的長度!

  該不會是,迷路了吧……
  應該不會吧?我又不是九玥那個大路痴!我十分確定自己的確是「直線前進」沒有走偏!可是那些怎麼看都一模一樣的大岩石究竟是……

  我隨手撿了一塊小石子,試著在大岩石上做記號。

  小石子撞擊上去發出了鈍器敲打的聲響,而大岩石光滑異常的表面卻連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看來這石頭還真不是普通的堅硬。我稍微加重了力道,小石子十分乾脆的碎裂開來,而大岩石光華潔淨的切面仍舊炫耀得反射著刺眼的陽光。

  ……唔,就不相信拿你沒辦法!我盯著仍舊光亮到可以映出自己倒影的巨岩,拍了拍手抖落石子粉末。很好很好,好久沒有使用到自己的爪跟牙,在人類世界待太久爪子都快鈍掉了啊……

  反正這裡也不是人間界,用一下無妨……稍微活動了一下腳踝,拗了拗手腕,我輕輕的跳到與大石頭同等的高度,並伸出指甲用力的朝岩石劃下──

  呼──果然還是妖族銳利的指甲略勝一籌!我望著佔滿整塊岩石面積的「九燿」兩個字點了點頭。不過簽得不是很好看……這種字被九離尊下看到,鐵定會被處罰寫自己的名字一千遍之類的。

  不過九離尊下大概也沒辦法看到吧……畢竟這裡究竟是什麼樣的異世界我都不知道了。不知道這個地方能不能夠使用瞬間移動?但是連地形都搞不大清楚了,這樣任意移動不知道會跑到什麼地方是其次,如果不小心卡在什麼物體裡面那就很糟糕了。

  或著乾脆使用最原始的方法,拼自己的體力,找個方向一直線狂奔看看?畢竟有路應該就是有人開發出來的,那麼乾脆順著這條小徑直直的往前奔跑,希望能夠找到個什麼小村落也好……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突然感到四周景色一陣晃動──接著,前方不遠處便出現了一個小村落。

  咦?是我眼花了嗎?剛才明明還是樹林樹林樹林……我眨了眨眼睛,望著入口處亦佇立了一塊白色大岩石的村落呆愣了好一會兒。為什麼之前完全沒有看到前方就有這種小村子?

  算了,反正有村落就代表有人住,有人住就代表有人可以問話,總比老是面對走不完的路還有莫名奇妙的大石頭要強;至少也得問出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才能做接下來的打算吧?於是我加快腳步直直前往村落的方向移動。

  在經過入口處的白色巨岩之後,小村落裡有的淨是乾淨異常的灰磚小路,以及木造的矮房建築。啊……總覺得建造這個地方的人還真是偷懶,房子怎麼看都蓋得沒差多少,地板倒是掃得非常乾淨,連根雜草石塊都看不到。

  但總覺得這村子給人感覺挺不對勁的……?我東張西望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半個人,亦沒有看到任何動物的影子。還有這村落的模式……仔細看感覺還真像某種還沒完成的模型玩具,一般村落該有的像是集會場所啦,村長的住處啦,禮拜用的小教堂啦,廣場水井啦等等的似乎都還沒有被做出來。

  咦?「還沒有被做出來」?

  這個地方到底……正當我皺起了眉頭,開始仔細觀察這地方不對勁之處時,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自前方不遠處響起──

  「那麼媽媽,我出門了喔!」

  小女孩的聲音以愉悅的語調大聲說道。我猛然一回頭,剛好看到一個紮著八條黑色辮子、披著紅頭巾穿著圍裙的小女孩,正站在其中一棟小屋門口,愉快的朝屋內揮了揮手,然後完全無視於我的注視,一蹦一跳的踏著輕快的步伐順著小路往前方走去。

  ……等等!

  忽略那小女孩的說話方式以及那身怪異的打扮,那聲音相貌分明就是──

  不會吧──?我連忙衝到那棟小屋前,由窗戶往裡頭望去。而所看到的人影更是讓我腦袋暫時停格了幾秒……

  水舞大姊?

  不會吧?這怎麼可能?不可能──八巧就算了,她確實有跟著一起被捲了進來,但是水舞大姊怎麼也會出現在這裡?

  小屋內的水舞大姊一動也不動的,只是保持著微笑,像尊木偶似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

  這是怎麼回事……有某種怪異的感覺突然從我的脊背直竄了上來。我快步移動到門口,伸手推開了大門,直接走到了「水舞大姊」的面前──

  「請問有什麼事嗎?」

  如同水流般清澈溫柔的聲音響起,「水舞大姊」站起了身,對我露出了熟悉的溫柔笑容──竟然連聲音都這麼的相似?我沉默的走上前去,伸手輕輕觸碰了一下水舞大姊的手。

  這不是真的人。

  雖然會走動,會說話有表情,身體也有體溫……但是卻沒有一般生物該有的「氣」。

  對了,我怎麼忘了可以使用以前九離尊下曾經教導過我們,來偵查判別週遭敵人的那個方法呢?

  簡單來說,就是擴張自己的知感領域,以週遭生物的「氣」來感受其數量以及力量的依據。不過如果對方使用隱匿或是將自己的「氣」縮小,那就沒有辦法感受到了。

  但是這方法用在現在這種情況,應該還是有些用處的……我深呼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將自己的知感領域擴大──

  整個村莊呈現半透明立體狀在我心中浮現,小小的光點一個一個的亮了起來──有了!我首先找到了個深藍色的光點,這種帶著水元素味道的「氣息」我很確定那的確就是八巧。看來剛才的那個八巧妹妹雖然行為舉止怪異,但確實是她本人。然後我再繼續將感應能力探知到其他的光點……唔?竟然都是純白色、代表的光元素的光點?所以那些應該是……神職人員?

  那來這麼多的神職人員?我睜開了眼睛。真是奇怪,是我的知感能力出問題了嘛?不過話說回來我對於法術的控制本來就很常出問題……

  ……不過現在不是自我吐槽的時候了吧!我搖了搖頭,無視那個又保持著微笑、端坐回椅子上的「水舞大姊」,走出了小屋。

  而眼前出現的光景又讓我停格了五秒鐘。

  我記得我進到那小木屋應該才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而已吧?

  原本單調一致的街景,竟然在瞬間變成了一個完全正常、熱熱鬧鬧的小村莊型態。高高低低的屋瓦建築別具特色,道路上來往行人悠閒的漫步,前方不遠處的廣場上還傳來了小販的吆喝聲……

  然後廣場中央又豎了一塊剛才在路上一直看到的,白得發亮的大岩石。

  怎麼一下子就從「還沒做好」的模型玩具,躍升成了「已完成」狀態?奇怪,這地方實在太奇怪了──我慢慢的走到了大路上,仔細觀察了一下來往的村民──發現如果我過分接近他們,他們就會對我微笑的打個招呼,或是問我要做什麼;但如果沒有接近他們的「感應範圍」,他們就會對我視而不見。

  簡直就像一群會走動的人偶似的,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不過這些扮演成「村民」的人之中,確實有不少「活的」人在裡頭。那些身上帶有活人氣息,還真的帶有著光明元素的傢伙便是……怪了,還真的是有一大堆神職人員參雜在假村民裡頭啊?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真是完全理不出半點頭緒──

  對了,那麼八巧跑哪去了呢?我猛然抬頭,理所當然的,剛才蹦蹦跳跳還提了個大籃子的八巧早就溜得連影兒都不見了──

  總之還是先把八巧找回來再弄清楚現在的狀況,才是正事!我立刻再度展開了知感領域,朝著那抹深藍色的水元素氣息奔了過去。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