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二十一)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突然爆出一陣令人真不開眼的強光,接著席捲而來的竟然是異常強烈的風元素風暴──

  什麼什麼──?為什麼所謂的「夢醒」竟然會是如此轟轟烈烈的元素爆炸狀況?我被什麼東西攻擊了嗎?我立刻反射動作的放出一道火焰做緩衝,但還是被炸得直接撞上了遺跡的牆面。

  嗚……好痛……如果是普通人類被突然來這麼一下,一定不死也只剩半條命!我掙扎的將自己從黏在牆壁上的狀態下解脫,可惡……這種叫人起床的方式未免也太狠了吧?不過話說回來這牆面還真不是普通的堅固,居然能夠承受如此猛烈的魔法攻擊,還能不掉落半塊磚瓦……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佩服牆壁的時候……咦?上古封印遺跡?所以說,我們出來了嗎……我立刻伸手往自己頭上一摸──恢復成人類的樣子了,所以說──

  這時候,被轟炸過後的煙霧中突然有個人影如旋風般的席捲到我的面前,並且毫不客氣揪起了我的領子。

  「你這傢伙睡得很舒服嗎!到現在才肯出來?」

  「哇啊,對不起啦……」

  寶石般艷紅的眼睛透露著明顯的怒意,九玥彷彿具現化出惡鬼影子的氣勢讓我忍不住先行道歉。

  「不過,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睡到喔……」而且還費盡了心力精神力去叫一條龍起床欸……

  「小玥玥──小迪迪他們出來了嘛──?」

  此時卡蘭米嘉的聲音自九玥身後傳來。我偏頭一看,立刻看見了熟悉的拖著睡死法師的祭司身影。

  「卡蘭米嘉?你們在做什麼怎麼搞的這麼狼狽啊?索羅爾夫他怎麼了?」我立刻抓住機會躲過九玥惡鬼般興師問罪的氣勢,然後大聲的問道。

  「噢,這傢伙一聽到你的聲音就放心的睡死掉了啦……」卡蘭米嘉嘖了兩聲說道:「討厭,人家也不想這麼狼狽啊,在這種地方放結界轟魔法可是超級累人的說……」

  「啊?你們剛才在這裡做了什麼?」我環顧著四週問道:「這裡不是有著強力古代封印的遺跡嗎?」

  「對啊,所以連續施放法術更加累人嘛,雖然自從你們跑進去之後,那個封印的效果就不知道為什麼的開始減弱了啦,但還是只能做出比平常弱不只兩倍的效果……」卡蘭米嘉沒形象的扯過索羅爾夫的灰色長袍當墊布一屁股坐下,應該是怕把自己的祭司白袍弄髒。

  ……所以之前那個風元素分子爆炸真的是你們弄的囉?那我該感謝你們只能轟出比平常差不多弱兩倍的效果,所以才沒有讓我受傷得太嚴重嗎?

  「不過小迪迪你還真厲害欸,竟然還真的有辦法破除那種強到恐怖的封印出來……那八巧小妹他們咧?有跟著一起出來了嗎?」紅髮祭司不客氣的抓起法師長袍的一角擦拭著身上的汗水說道。

  啊,對喔!八巧血犽還有那一大堆一起被捲進去的笨蛋祭司呢?照白夜大人的說法,應該是他清醒了後,所有人就會跟著醒來才是──

  對了,白夜大人──

  猛一抬頭,我看見了彷彿時間靜止的奇異景象。

  週遭的溫度似乎瞬間下降了好幾度,原本籠罩著整座遺跡的半圓型光幕已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白色冰冷霧氣成漩渦狀緩慢的向半空中盤旋攀升,而霧氣所碰觸到的建築物部分,竟然默默的開始結冰霜……

  半透明銀白巨龍以優雅的姿態漂浮在半空中,雲霧繚繞的氣勢宛若神降。而所有抬頭見到此番景象的眾人,無不訝異的張大了嘴,如同被冰凍般動彈不得。

  此時我突然感應到某種求救般的為弱訊號……一轉頭,便瞧見了總是沉默的小天使,此時正瑟縮著白色的羽翼,把小波奇緊抱得都快要窒息了。

  原來還真的有妖族魔物的魂魄可以如此壯觀啊……跟之前看見鬼烯大哥回收普通魂魄時,那種直接附在妖鬼鴉翅膀上的光點根本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等級嘛!我回頭對波奇回覆以抱歉的眼神,沒辦法,如果現在直接去從小天使手中搶寵物,搞不好會有女孩子直接哭出來給我看哪……

  「──尊貴的龍王大人。」

  第一個鼓起勇氣解除「冰封」狀態的,竟然是一改嘻皮笑臉神態的妖鬼鴉。黑色的羽翼微微顫抖著,似乎正強忍住心中的恐懼以及強烈的壓迫感;鬼烯大哥飛到了巨龍面前,並且恭敬低下了頭。

  「請問能否勞您尊駕,隨在下前往幽冥之所?」

  哇喔,第一次聽到鬼烯大哥用這種文謅謅的敬語耶,這隻妖鬼鴉真的是那少根筋總是嘻嘻哈哈的鬼烯嗎?

  『……僅汝一名幽冥使者?』
  (就你一隻小烏鴉?憑你這點微末的能力能夠請得動我嗎?)

  低沉的男音以某種震撼的方式在眾人心裡直接響起。只見白色巨龍噴吐著寒氣,優雅的抬起了頭顱,而被他那半透明身軀所掃過的建築物則立刻結上一層雪白的冰霜。

  『皇……』似乎正想說出某人的名字,白夜大人明顯的語氣一頓,然後改口說道:『……預言者,未曾告知爾等任何訊息?』

  「……在下妄為。」妖鬼鴉仍低垂著頭顱,以十分恭敬的姿態說道:「在下自知僅吾一人能力末微,但仍任性懇求尊貴的王者體諒後輩職責,隨同在下前去。吾之膽大行動,事後必定自行請罪。」

  ──太有禮貌了!這隻絕對不是鬼烯大哥!真正的鬼烯大哥跑哪去了?啥時又來了隻長得一模一樣的妖鬼鴉掉包啊?

  『罷了。吾隨汝去。』
  (算了,欺負你這隻小烏鴉也沒半點意思,反正我本來就是要出來的,先去瞧瞧老朋友也好。)

  ……然後又這麼簡單就答應了。白夜大人你是不是其實很好說話,只不過為了面子尊嚴還是什麼,總是習慣刁難一下小輩而已?就在此時,我看見巨龍鑲著深藍色細線瞳孔的銀藍雙眸,朝著我所站立的地方望來。

  (呵呵,有趣的小子,我們後會有期。)

  雖然沒有直接在心裡響起的聲音,但是我卻感受到了白夜大人所傳來這麼樣一個訊息。

  漂浮在半空中的巨龍身影隨著突然刮起的寒風越來越顯透明,而原本被冰凍的建築物,以及冷冽到令人喘不過氣來的驚人氣勢,也隨著巨龍的消逝而恢復正常。乳白色的冰霧在鬼烯大哥仍維持單膝跪地恭敬姿勢的前方凝聚成了修長的人影──方才在夢境中,我所瞧見的白夜大人擁有冰雕玉琢般美貌的人型形象再次出現在眼前。

  『幽冥使者,引路。』

  「遵命。」

  「啪」的一聲張開了漆黑的羽翼,鬼烯大哥深深的一鞠躬,便展翅飛了起來。而龍王的幽靈則也沒有任何化作光點依附在妖鬼鴉翅膀上的舉動,而是直接以御風飛行的姿態,優雅的跟隨在妖鬼鴉的身後,夾雜著白色風雪,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漸行漸遠。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第一行那裡,應該不是真,是"掙"開眼睛?還是"睜"?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