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十九)



  「怎麼了?是地震嗎?」……夢境裡會有地震嘛?

  『……又有無禮小輩擅擾吾之夢境。』白龍輕輕蹙起了形狀好看的雙眉,露出略微厭惡的神情說道。

  「擅擾夢境?什麼意思?」我望著仍然斷斷續續傳來轟隆聲響、並且微微震動的冰原,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之前在外頭所看到的半圓型光幕,還有那群被召喚來的山精水怪集體自殺的畫面……

  『……先前是無名弱小精怪,現下又是大型攻擊法術……難不成真要讓人不得安眠?』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中浮現出「吵死人」這句形容詞。不對……現在不是想冷笑話的時候了!我搖了搖頭將方才的思緒甩開,趕緊問道:「那麼白夜大人,能不能請問現在外面是什麼狀況呢?」

  『火之焰、風之嵐……』白龍微微抬起了頭眺望著天空,以像在評論天氣般的語調淡淡說道:『結界之圓、力之刃……究竟何人如此大膽,膽敢破壞吾之居所?不過就憑如此程度……哼。』

  破壞……?難不成是……我慌忙壓制住心理漾起的那股不安預感,然後秉住呼吸專心的感覺四周……確實,雖然是在這名為「夢境」的異界之中,但仍能感受到某種紊亂的元素波動……大型的元素魔法?結界之術?還有令人熟悉的、妖族的魔力波動……

  不、會、吧?

  呃!換作是我,如果我看到我的夥伴朋友闖到那種進去了就不見其出來的結界之中,那麼我會不會盡力去破壞那個結界,並且想盡辦法試圖救他們出來?

  答案肯定的程度令我頭皮發麻。

  「……那麼請問白夜大人,這個『夢境』要如何才能夠『醒來』?」

  天啊……我進到這夢境裡面已經過了多久時間了?再不趕快出去阻止,搞不好小鎮已經變成廢墟了也說不一定!

  『闖入吾之夢境者,爾等實為千年來頭一回。』白龍維持著老神在在的姿態,不失優雅的說道:『吾之夢境尚未結束,爾等若能將吾喚醒,理應能從夢境離去。』
  
  ……所以說只要把你叫醒,所有人都能結束這個夢境,然後醒來就是了?不過我看你現在明明就「清醒」得很啊……

  「那麼白夜大人,是否能請您醒來?」睡了幾千年也夠久了吧?如果還活著搞不好已經活生生的變成化石了。

  『為何?』白龍淡淡的瞄了我一眼,又斟了一杯冰露緩緩的啜飲著。

  「啊?」

  什麼為何?難不成你要把我們留在這裡陪你做一輩子的夢?不對,老大你的「一輩子」應該早就用完了吧。

  『吾從未允許爾等擅入吾之領域,入侵者。未將爾等消滅驅逐已是吾之仁慈,又有何理由要求吾實現汝之願望?』

  白龍冷冷的說道,銀藍的雙眸中帶著令人凍結的冰寒。

  『吾輩已非現世之人,離開此處僅有前往幽冥一途。吾尚無離開此世之意願,不知必須清醒之理由為何?』

  ……如果願意離去,又何必在此處留念千年?

  白夜大人的話讓我頓時語塞。唔……這麼說起來的,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我們的問題……人家只是安安靜靜、不打擾任何人的沉睡,而我們卻沒事去胡亂攻擊人家的住所,擾人安眠,現在還要把人家吵醒,然後害人家不得不被妖鬼鴉帶往冥界……

  啊啊……想想一開始發動攻擊、把整個夢境結界引出來的又不是我們,我們充其量也只是被拖累而已啊……但是如果這個夢境不結束,所有人就沒有辦法醒來,九玥那傢伙的個性雖然比我穩重許多,但是就我對他的了解,他那個固執到底的脾氣一定不可能對這種事情善罷甘休!到時候把九夜大哥他們甚至九流大人、九離尊下都給牽扯進來那還得了?

  可惡那個教皇老頭到底為了什麼要去召集一大堆山精水怪魑魅魍魎來自殺啦!弄到結果連自己都睡進去了真是大笨蛋!唉……如果要硬比意志力去打破夢境,那些睡著的人根本不用提,我根本沒辦法去贏過九離尊下那個年代的老怪物吧……還是用談條件的方式,到時候請鬼烯大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沒遇到這位白龍大人然後不帶他去冥界?不過鬼烯大哥在正式「執行任務」這件事上從來沒有退讓過,況且世界上又不只他一隻妖鬼鴉……

  啊啊啊……到底該怎麼樣去說服一頭龍……好吧,是說服一頭已經死掉的龍起床啦……!就在我腦袋已經糊成一團,開始暈頭轉向的時候,轟隆的聲響及震動的程度突然增加。

  『……無理的小輩們,就看到爾等能做到什麼程度吧。』白龍再次抬頭撇了一眼灰白的天空,懶洋洋的輕哼道。

  元素分子擾亂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了。看來外頭的攻擊情勢似乎越演越烈……我突然想起之前索羅爾夫用了超乎己身魔力的法術,然後昏睡了好久不醒人事的樣子……不行!事情越拖會越難以收拾!可惡,如果九玥那伶牙俐齒、老是賭得我無法回話的傢伙在這裡,搞不好可以想出方法說服這條龍……但是現在……

  冷靜、冷靜下來!仔細想想一定有辦法可以打破目前的僵局的!如果我是九玥的話,我會怎麼做呢──

  「……白夜大人請問您是否當真不想離開此處,讓這虛擬的夢境一直持續下去?」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注視著眼前的白龍說道。

  『此話怎講?』銀藍色的雙眸掃了過來,似乎頗有興趣的打量著我。

  「如果白夜大人當真嫌我們煩人,早應該在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就直接將我排除,而不會任由我在您的夢境裡亂闖,然後還親自現身與我會面。」

  沒錯,妖族幾乎都是活得越長就越孤僻的傢伙,而且一般來說地域觀念都非常的重,如有外人擅闖自己的領域,把他驅逐出境還是最好的情況;一般多半會引起一陣廝殺,或是把對方當做天上掉下來的晚餐。總之,決不可能會有讓不認識的傢伙在自己領域任意撒野的情況存在。

  『然後?』白龍的嘴角以讓人不易察覺的弧度微微上揚著,問道。

  「然後……」我吞了一口口水,努力的使自己的聲音沉穩下來:「然後如果您真的完全沒有幫助我們的意思,您根本不會對我解釋這麼多關於這個夢境的事情,更不會告訴我離開的方法!」

  『還有些小聰明。』白龍微微的點了點頭,用眼神意示著我繼續說下去。

  唔?還有……還有什麼暗示是我沒有察覺到的呢?妖族們共通的習性、傳統、還有……

  「對了,名字!」我叫了起來:「您都將您的真名告訴我,並允許我呼喚;就輩分上的意義而言,不就是答許關照的意思了嗎?」

  「名字」有著我們妖族最簡單,卻非常重要的契約效力。一般來說我們絕對不會將自己的真名隨意告訴別人,免得被比自己能力還要強的敵人藉以操控,倒楣一點搞不好還會拿來被下咒什麼的。而讓後輩知道自己的真名的情況,一般來說只有對於同族的血親才會如此告知;而授權晚輩呼喚自己真名的權利,那便有著願意於必要時刻予以協助之意。

   「所以說,白夜‧夙霜大人……」唔,光是呼喚名字就令人有種十分吃力的感覺,真不愧是骨灰級的上古妖族──我忍耐住令人冒冷汗的不舒適感,單膝跪下,低垂著腦袋以恭敬的語調說道:「晚輩在此懇求您,是否能結束夢境,讓我的朋友們醒來?」

  『尚念汝誠意之份上,吾允許。』
  (既然你都誠心誠意的懇求了,那麼我就大發慈悲的幫助你吧。)

  ……呃,結果這樣就、答應了嗎?我突然覺得該不會這位白龍大人早有清醒之打算,只是想要我低頭求他而已吧?

  「萬分感謝您的答許。」我仍然低著頭,恭敬的回應道。

  白夜大人優雅的站起了身,輕輕的伸出單手一揮──在人型的修長身影消失的同時,莊嚴巨大的巨龍取而代之出現在眼前;並且優雅的抬起了長頸,發出了彷彿可以震動天地的長嘯。

  龍吟之聲綿延不絕,迴盪在這個「世界」中的每個角落。接著,整個冰原的場景突然開始剝落,變成了一片又一片,圓錐形光滑明亮的巨大板塊往下掉落。

  仔細一瞧,那些流轉著各色微光的白色板塊,正分別投射出各種不同的場景──有蒼翠高聳的高山,有廣闊無際的湛藍大海,有萬丈金光的日出,也有星光燦爛的黑夜。在一大堆令人眼花撩亂的場景中,一座寬廣宏偉宮殿的場景吸引住我的目光。

  很明顯的,這座宮殿的形貌正是外頭那座封印遺跡!不過這要比我所看到過的樣子還要嶄新美麗多了。而在這宮殿之中,我看到了除了白夜大人之外,還有黑色長髮、藍色長髮、紅色長髮、金色長髮的俊美男子,正站在宮殿的大殿中,似乎在談論什麼事情……

  就在我想要再看得更仔細的同時,所有銀白色的板塊已經全數剝落,並且墜入無垠的黑暗之中。眼前呈現伸手不見五指的完全黑暗,連白夜大人的身影都不知何時消失了。

  『夢醒。』

  然後,我聽見了白夜大人的聲音,如此說道。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