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十八)



  『……原來是隻擁有雙魂的小狐狸。』

  銀藍色的細長雙眼微微瞇了起來,白龍伸出了單手輕輕一揮,原本翠綠色的山崖立刻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廣大冰原,而男子所站立的地方則出現了一座冰雕的小圓桌以及兩張圓凳,小圓桌上還擺放著透明冰晶製成的茶具。

  「什麼?」

  他剛才說,擁有什麼?

  『吾不喜人類,請恢復本相與吾交談。』

  似乎沒有聽到我的疑問句,白龍自顧自的拿起了桌面上的茶壺倒了些許透明且微微冒著寒氣的液體在兩個杯子中,然後優雅的拿起了其中一杯啜了一口。

  呃……有兩張椅子,還倒了兩杯茶,這是要我過去坐下的意思嘛?正當我在猶疑的時候,銀藍色的雙眼突然又望了過來,將我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然後微微皺起了那形狀好看的雙眉。

  『怎麼?聽不懂龍語?』
  (還呆在那裡做什麼?奇怪的小子!)

  不,其實我聽得懂,這確實是九離尊下曾經教過我們,上古妖族所使用的語言……只不過除了語言之外,我好像還隱約聽到一些額外的「雜音」就是了。

  而此時白龍又啜了一口杯中的透明液體,然後伸出美玉般白皙的手指輕輕的朝我的方向一點……只感覺一陣冰涼的寒風突然竄過我的全身,然後我便瞧見了自己披垂下來的淡金色髮絲……

  哇啊……不會吧?我伸手摸了摸腦袋上豎起的毛茸茸妖狐耳朵,然後毫不意外的瞄見了身後的九條尾巴……只不過伸手一指就可以把我打回半妖型態?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不對,他剛才也沒有動手「打」我,那麼現在情況究竟是──

  『九尾妖狐?』銀藍色的雙眸似乎閃過一絲訝異。白龍又將我從頭到腳掃視了兩回,然後繼續說道:『沒想到人間界竟然還存活著九尾妖狐?真是令吾意外。』

  喂……我們九尾妖狐的數量雖然可以用十隻手指頭數完,但請別講得我們好像已經絕種了好嘛?

  「當然還有啊,我們的命夠長,才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呢!」

  雖然我不清楚九尾妖狐可以活得多長,但是連不知道幾歲的九離尊下都活得好好的,我想我應該還不可能到達壽限吧。我走向前去坐上了白龍對面的冰晶圓椅,然後拿起了桌上微微冒著白煙的茶杯喝了一口──

  「唔!」

  ……這液體冰凍的程度讓我花了好大的力氣忍耐,才沒有將它噴出來!才光喝一口嘴巴就被凍到發麻了!白龍先生你還能這樣把它當茶一口接一口喝個沒完啊?

  我不自覺的瞪了眼前的白龍青年一眼,然後正好瞄見了他的嘴角似乎向上揚起了某種「惡作劇成功」的弧度,接著又迅速恢復原本面無表情的樣子。

  『此為萬年冰魄的冰露,一般火系妖族喝下無當場昏厥算是很不錯了。』白龍以談論天氣般的語氣淡淡的說道。

  那你還故意倒給我喝!我又瞪了眼前的白龍一眼,不過這句話卻沒有說出口──因為我彷彿可以預知,如果我這麼說的話,他一定會優雅的回我一句:「我又沒有要你喝?」

  『不過放心,此地無法造成實體傷害,畢竟僅為夢境而已。』

  「夢境?」我疑惑的望著仍在啜飲那凍死人冰露的白龍,一面問道:「對了,能不能麻煩您解釋清楚,這個地方究竟怎麼一回事?我的朋友都到哪裡去了?」

  『如汝所問為爾等實體所在之位置,吾可回答,爾等應當正於吾之宮殿熟睡。如汝預問爾等現在究竟所為何夢,目前吾等皆無強制干擾其他人夢境之行動,所以吾無所知。』

  什麼?什麼睡得很熟?什麼誰在干涉誰的夢?我突然發現我自己根本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有種腦袋打結的感覺。

  『……是汝在干涉吾之夢境。』彷彿能看穿我在想什麼似的,白龍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照理說,汝亦應從身體到靈魂皆完全沉睡才是。若非有另一個人代替汝深眠,「汝」無會出現於此與吾對話,更甭談擅自更動吾之夢境。』
  (然後,擅自胡亂演出些愚蠢的童話故事。)

  「呃……你的意思是說,其實我們現在都在作夢?然後我跟我的朋友都在你的夢境裡做同一個夢?不過因為有人代替我沉睡,所以我才可以在這裡跟你對話?」

  原來夢境是可以這樣相通的啊?那為什麼我會無故跑到你的夢裡面?代替我沉睡的人又是誰啊?還有你可不可以不要老用這種方式講話?翻譯起來很累耶……

  「不過雖然說是夢境,這夢境未免也太真實了吧……」我抬頭環繞四周那幾乎可以感受到其低溫的冰原,還有那一團團乳白色或聚或散的煙霧。對了,剛才白龍它不過一揮手,就可以將整座綠色的懸崖變成冰原,還有之前那村莊出現的奇異情況……確實,如果說這是夢境,那還真的就說得過去。

  唔……就算是夢好了,不過我們是什麼時候闖到你的夢裡來的呢……我皺著眉頭仔細回想著。在我從那片有著巨龍飛翔的美麗山谷醒來之前……我似乎正在觀看某個祭典,然後闖入了被圓形光幕包圍的遺跡之中……

  「所以,伊斯南鎮那個可以封印住一切魔力的遺跡,其實就是你沉睡的場所?」

  原來是有一頭巨龍在遺跡之中沉睡,所以才會造成這種完全封印的狀況?那種程度的封印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夠辦得到啊?我十分訝異的重新打量著眼前化作人型的白龍。

  「不過,你要睡覺還把大家都拖進來陪你睡,那未免也太過份了吧……」還有,你的夢境未免也太莫名奇妙了。

  『夢由心生,夢境會依照思想而有所改變,不過本人卻時常無所自知。』
  (死小孩搞清楚狀況,是你那奇怪的思想把我的夢境弄成愚蠢的童話故事的!不要搞錯了!)

  白龍確實的賞了我一個大白眼,然後以優雅的語調繼續說著:『吵醒吾者所為何事?能改變吾之夢境,汝實為千年來頭一遭。』

  「咦?其實那算是意外啦……我根本不知道你在這裡睡覺,況且,之前那群人類把遺跡當成競標場所時,我們也沒有看到任何沉睡的巨龍啊……如果知道的話我才不會刻意跑來吵醒您呢。」我抓了抓腦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雖然那個遺跡很大,但是剛才看到您的原型也真的有夠大……您到底睡在哪裡啊?怎麼都沒人發現呢?」

  『吾於現世之形體,應早已化作虛無……』白色巨龍的神色露出一抹悲傷,低垂著眼簾說道:『此地曾為吾之家鄉,曾幾何時吾族皆被世界捨棄,堅持留下者,只有魔力衰退至滅亡一途……』

  沉睡千年的魂魄,既使被世界所遺棄,也仍然眷戀著這塊土地……

  「啊……原來這就是九離尊下曾經說過的,那個被世界所驅逐的龍族的故事啊!」我望著白龍,恍然大悟的說道。

  這世界早已沒有「龍」的存在了。僅存在於古老神話故事中的龍族,久遠到沒有任何生物願意相信、只能當作是「神話」的故事。

  『九……離?』白龍輕輕挑起了一邊眉毛,有些意外的說道:『九尾妖狐,離?他……還活著?』

  「您認識九離尊下?」我瞪大了眼睛望著白龍說道。不會吧……跟九離尊下同時代的老怪物!我突然感到脊背一陣發寒。

  『識得,墮落於人間界,藉此逃過天劫的九尾妖狐。』彷彿回憶起什麼似的,白龍輕輕閉起了眼睛說道:『呵呵……原來是這樣……靠著人間界眷族血脈的庇祐,使得九尾一族仍得以存活嗎……該說是聰明,還是幸運呢……』

  「九離尊下才沒有墮落呢!」用這什麼形容詞?真是令人生氣!……我雙手往冰晶桌子一拍,大聲的說道:「九離尊下確實取了人類女子為妻沒錯,但是他是真的很愛很愛他的妻子,然後獨自忍受著孤獨了好幾百年,好幾千年……我才不許你這種只會窩在夢境裡的傢伙說他墮落!」

  每年九離尊下都會前往他妻子長眠之處,與其說是祭祀,不如說是深深的思念……畢竟時間已經久遠到,他的妻子已經沒有任何仍然存在的痕跡可供憑弔了……而每次見到這樣的九離尊下,我與九玥總是藉故不忍跟去。

  長命的妖族,千萬,不要愛上人類……。

  『勇氣可嘉,但過分衝動並不是好事。』
  (沒禮貌的小子,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

  白龍細長的眼睛向我掃了過來,突然迸發的氣勢讓我有種落入冰窖的凍寒。啊,對喔……眼前這位可是九離尊下那個時代的老妖怪耶!雖然知道沒禮貌,但是聽他這麼說九離尊下,我就是氣不過嘛……

  『哼哼,在此世界仍為吾族時代,就幾乎無人膽敢對吾拍桌說話,無禮的小狐狸,汝很有趣。』

  如果是在那個年代,面對這種無禮的小妖或許二話不說,就先將他逐出宮去或是直接就地斬殺以儆效尤,但是現在呢……

  身分、地位、力量……在逐漸被世界剝奪之後,只剩下思念以及夢境嗎……還是,自己真的已經寂寞到,就算眼前是隻沒有禮貌的後生小輩,也願意坐下來聽他說說話……

  自已又多久,沒有與「其他人」說話了呢……

  「喂,白龍先生不要這樣一直盯著我看啦……剛才確實是我冒犯了,我跟您道歉,對不起啦……。」

  對方確實是長了自己不知道幾輩的超級老前輩啊!就算要反駁也得委婉……如果是九玥在場,就算他跟我一樣生氣,也不會立刻拍桌子大吼吧……弄成現在這樣被一頭龍仔細打量的尷尬狀態,真是莫名有種以前被九離尊下罰跪的感覺,還是會被吃掉的感覺出現……

  『夙霜。』

  「咦?」

  『白夜‧夙霜。』白龍將杯中的飲料一飲而盡,然後說道:『吾之真名。吾允許汝呼喚。汝名為何?』

  「喔,好吧,白夜大人。」反正念起來也跟「白龍」差一個字而已嘛……「我嗎?我的名字叫做──」

  就在我想報出自己名字的同時,整個冰原突然如同地震般的晃動了起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