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十三)



  他看見了時之光流。

  從荒蕪到翠綠,從成長到擁有。滄海桑田,彷彿是個跑馬燈般的夢境,將漫長的時空濃縮成極短的一瞬間。

  他總是站在高處,冷眼俯視著這一切。

  世界一直在變。但「自己」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不願意變……不願意改變……這裡曾是自己的故鄉、有著自己的同族……曾幾何時,整個「世界」捨棄了我們,同族們大舉遷移到新世界去。但是為什麼?為了什麼……?憑什麼讓自己捨棄故鄉?憑什麼讓我族流離失所?這裡是故鄉!是故土!一層深深的依戀如同看不見的紅絲,不論距離有多麼遙遠,都會緊緊的、纏繞住在此地出生的眾生……

  為何是我?這世界所不能接納的、標準,究竟是……

  或著該詢問的,是決定這個「世界」的,究竟是「誰」……?

  強烈的無力感湧上心頭。自以為所擁有的力量,在面對「世界」時竟是如此的渺小……

  天將滅我族。離開,或許有活路;留下,僅有絕路。然而仍是有不願意離開的,少數幾個同類分別盤踞在自己留念的地方,即使等待的僅有毀滅……

  於是在毀滅之前,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夢境。那段令人懷念的、美好記憶,保存在不存在的虛無之中,縱使是消極的手法,但也無所謂了……

  無所謂,只存在於夢境中的美好,一直到……




  「……是夢?」

  我掙扎的做起了身,搖了搖仍舊呈現一片白霧濛濛的混沌腦袋。就當我伸手想要揉揉眼睛時,突然感到某種濕漉漉的冰涼觸感……

  「露水……?」不對,是眼淚……怎麼一回事?我究竟夢到了些什麼?為什麼會……

  我立刻反射動作的在臉上大大的抹了兩下……嘖,作夢作到哭出來,而且還不記得究竟夢到了些什麼……被那傢伙看到一定會被狠狠得嘲笑一番的!

  不過似乎還沒聽到嘲笑的聲音,還有也沒聽到任何人喊我的聲音……天是亮的,平常就算是在野外露宿,每天早上睜眼也一定會看到最早起的騎士一面做早餐,一面微笑著說早安的畫面。我站起身來東張西望了一會兒,沒有人……我的周圍沒有半個人。

  環顧四週,是一片繚繞著白色霧氣的高山平原。沒有任何野外露宿的痕跡,也完全不像有人煙的地方。大家都到哪裡去了?為什麼我會獨自一人躺在這裡?對了,為什麼我會在「這個地方」?我皺起了眉頭努力思索……記得我們好像是正在進行著什麼找稀奇東西的任務,然後一起旅行到了某個地方……奇怪,那為什麼會只剩我一個人躺在這裡睡大覺,然後什麼都想不起來呢?

  算了,還是先把大家都找出來再說好了。話說回來,這裡究竟是哪裡呢?我隨意走了幾步,仔細觀察著四周──這裡應該是某座高山上的平原地帶,高山地區的特有強風正在我身旁呼呼作響。舉目望去可以看到裸露的山岩地形,蒼鬱鬱的蒼松頑強的附著在山岩上,而眺望的山谷間則是蒼鬱鬱的大片森林,還有銀帶般蜿蜒美麗的河流。

  是威爾山脈地帶嗎?威爾山脈我也來來回回的走過了好幾趟,雖然還沒有把握完完全全熟悉那裡的每一寸土地,但是這片景象我卻當真完全的沒有半點印象。就連那蒼綠的樹木植物看起來都這麼的陌生……。

  不對?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我低著頭望著腳邊的野草發著呆,但是究竟是哪裡不對勁,卻又想不出來。而就在此時,我察覺到風聲之中似乎夾雜了某種呼嘯的聲音,正悠遠的回響在這片山谷之中。

  鷹嘯?還是山間的野獸?不,這聲音並沒有猛禽的高亢銳利,也沒有猿啼的尖銳刺耳。這聲音低沉而幽遠,彷彿正在引起天地間的共鳴,與自然的風合而唯一,沒有距離的充斥於山谷的任何一個角落……

  我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仔細傾聽。這聲音不是單純的呼嘯,而是一種古老且深沉的奏音。那是一種響徹天地間的古老魔力,帶動著整個大地精靈們一起產生共鳴……

  「……龍鳴……?」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心底浮現了這麼一個答案。猛一睜眼,我看見天空中有著數道黑影正朝著旭日的方向呼嘯而去。

  包裹著半透明薄膜的雙翼刮起了一陣陣驚人的旋風,金屬質感的堅硬鱗甲在逆光的情形下仍然散發出優雅的柔光。巨大而優雅,高傲且充滿了魔力的生物,其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力量,一種凌駕於所有種族之上的絕對力量。在妖族們口耳相傳的神話故事中,絕對神秘又備受崇敬的種族……

  等等,「神話」故事……?

  對了,曾經有人說過這樣的故事,因為持有過於龐大的力量,觸犯了禁忌,而遭受「世界」所驅逐,因此完全消失的、「龍族」……

  沒錯,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還有「龍」的存在!這可是誰告訴我的故事……等等,是誰告訴我的故事?是誰?不對,不只是告訴我,而是告訴「我們」……

  奇怪?我究竟要去尋找誰?「大家」又都是些什麼人……我終於明白那種不對勁的隔閡感是什麼了,為什麼我想不起來「大家」的名字?我究竟還遺忘了些什麼,為什麼會忘──

  想起來啊,快想起來!我努力著思索著,我是一個賞金獵人團的弓箭手,但是我真實身分又不是人類……沒錯,我是進入人類世界的妖族,而我原本應該是……還有跟著我一起來的同伴,他是……

  「九玥!」金髮紅眼的身影突然躍進我心中。我幾乎是用喊的說出了這個名字,然後記憶突然整個鮮明了起來──對了,我們的賞金獵人團一起旅行到了一個有著古老遺跡的城鎮,然後就在觀看祭典的時候,為了去救八巧跟血犽,我闖進了一陣光幕之中……

  沒錯,就是這樣!為什麼我會把這些事情忘得一乾二淨?我連忙瞇起眼睛望向朝陽的方向,只見方才那幾道優美的剪影已經消失無蹤,而風中那如同古老咒文吟唱般的龍鳴也悄悄的回歸於寧靜。

  我再度注視著腳邊的野草,然後突然明白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了。這裡的一草一木,包括遠方的蒼松翠林,全部都不是我所熟悉的物種……感覺就像是從其他世界硬是移植到人間界土地上的荒謬,雖然仍舊有強風吹襲、有流水潺潺,但整座綠意盎然的山林卻沒有任何「活著」的氣味。

  還有明明四周吹襲著強勁的山風,為什麼那些白茫茫的霧氣卻仍舊繚繞、趨之不散?我伸手往霧氣的方向探去,只見一陣昏沉沉的感覺立刻襲來……不行!保持清醒!我猛然後退,瞪著那些飄飄盪盪的白色煙霧。該不會就是因為在這些霧裡沉睡,才會害得我差點把大家都忘記了吧?

  這個地方究竟是……我伸手拔了撮地上的野草,然後鬆手,讓草屑隨風飛去。並不像是幻境……因為實在是太過真實。如果真的是幻境,那絕對要有接近九離尊下的實力才能夠辦得到。或著,這裡真的是異世界?我之前闖入的光幕原來是通往異界的入口?我無奈的抓了抓頭,如果是這樣那可真的就麻煩了呢……與人間界最接近的世界應該就只有魔界跟龍界,再來就是對於任何世界都四通八達的冥界。沒有瞧見半隻妖鬼鴉或是幽靈,所以應該不會是冥界;而魔界及龍界也只有九夜大哥那一輩的人去過而已,因此我也無法辨識。

  唉,不過管它究竟是什麼世界呢……現在問題的重點,是我要怎麼回去才是。我刻意繞過那些白茫茫的煙霧,站立在懸崖邊眺望著。是說如果我沒記錯,八巧血犽還有不少的祭司似乎也都跟著被吞進光陣,所以他們應該也都被帶到這個「世界」了才是。好,與其待在原地不動,不如四處去找找大家都被帶到了哪裡。

  我稍稍衡量了一下山崖的高度,然後挑選了一處沒有白色煙霧繚繞的地方一躍而下。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