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十)



  「召喚術?教皇使用召喚術……?」卡蘭米嘉張大了嘴巴,愣愣的瞪著台上仍在喃喃唸著咒文的老人:「他打算召喚什麼?聖龍?靈獸?純人類的術士哪召喚得出這種東西!就算配合魔石的使用可以勉強達成,但是在這個地方、這種充滿古老封印的地方……」

  「就算是最普通的靈獸召喚好了。縱使有魔石的幫助,在這種地方頂多也只能召出些連意識都沒有的魑魅魍魎而已吧。但是召出那些東西究竟有什麼意義?」索羅爾夫也皺起了眉頭,不解的抬頭觀望著。

  彷彿是在回應我們的疑惑,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從四方竄出,以極快的速度撞向遺跡的方向,並且在還沒有完全接近時就被那封印之能量完全消滅殆盡;只剩下那剎那間的微微閃光,以及人類所聽不見的細小哀鳴。

  而就在同時,四周傳出了人們讚嘆的鼓譟聲。

  「怎麼回事?他們究竟在高興些什麼……」我不解的看著四周滿臉歡欣的信徒們,而九玥則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伸出雙手摀住我的耳朵。

  「不要用耳朵去聽,不要去感覺他們的情緒……純憑眼睛所見,你認為你看到了什麼?」

  「看到什麼……?」我再一次望向遺跡的方向,此時不斷做出自殺動作的黑影群中已經混入了不少低等的小精怪。我看到了什麼……如果無視於那些灰飛煙滅的小精怪臨終前的哀號,我只看見那些將無辜生命於剎那間燃燒殆盡,化作一個又一個各色光點……

  「不會吧……」我倒抽了一口涼氣。「竟然用這種方法?這實在是……」

  「就算是沒有意識的影魅,這麼做實在還是太殘忍……」卡蘭米嘉與索羅爾夫此時也明白了過來,忍不住搖了搖頭。

  「一個亮點便代表著一個生命的消失。哼,人類的命就是命,山精水怪們的命就不是命!反正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斬妖除魔之餘還能順便觀賞『煙火』,真是一舉兩得的作法啊。」九玥冷冷的哼了一聲,鬆開了雙手。

  「這……唉,不過說也奇怪,為什麼這座城鎮有這麼多的低等妖精靈體?這數量實在是不合理啊……」卡蘭米嘉皺著眉頭望著越來越耀眼的遺跡說道。此時周遭小精怪們的自殺行為正越演越烈,使得整座遺跡遠觀起來簡直成了一座圓罩型的光芒屏障。

  「哪來這麼多的低等妖精靈體……啊!」我猛然想起了昨晚所看見的「百鬼夜行」之場景……「原來不是巧合!那是有預謀的……」

  「什麼事情有預謀?」九玥立刻回過頭來,艷紅色的雙眼認真的直視著我問道。

  「就是昨天晚上……」

  「住手──!你這個王八蛋死神棍糟老頭──」

  當我正想將事情好好解釋清楚的同時,突然憑空傳來一聲爆喝,接著便是一連串讓人腦筋反應不過來、罵得流暢至極的髒話……

  「是八巧小妹!」在觀賞煙火的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同時,卡蘭米嘉大聲的叫了出來。

  我抬頭一看,只見八巧正毫不客氣的踩著圍觀者的頭,一蹬一蹬的朝著主祭台方向跳去,嘴裡還不忘將各種惡毒的罵人語言全部送上。在公共場所如此囂張的大聲叫罵……我能預見水舞大姐的臉色一定很不好看。

  「罵得好。」索羅爾夫開口讚道:「但是這下子事情鬧大了。」

  索羅爾夫話才剛說完,祭台上的眾神官們也終於回過神來,以憤怒的眼神望向接近中的八巧,並且舉起了手杖開始喃喃唸誦。

  「糟了,在這種地方八巧她可能沒有辦法一次對付這麼多人!我們得去幫她──」

  「啊啊啊──!是哪個沒品缺德的老王八臭烏龜做出這種事情──」

  在我話還沒說完的同時,另一個滔滔不絕、與八巧比起來絕對不惶多讓的怒罵聲從我們的正後方傳了過來。我回頭一看,只見一位紅髮身影正同樣不客氣的將圍觀的人們當成腳踏墊,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祭台接近中。

  「血犽!」我叫了出來。

  「你們認識?」九玥的聲音帶著某種接近冰點的低溫。

  「啊,不是在那個三百年時間認識的啦,是昨天晚上……」

  「你昨晚幽會的對象?」九玥的音調已經完全降至冰點以下。

  「小迪迪小玥玥現在可不是鬥嘴的時候了啦!」卡蘭米嘉伸出兩隻手用力的朝我們腦袋按下:「這下可糟糕了,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啊……鬧成這樣可是很難收拾的耶?」

  「放手!不要任意對別人動手動腳的!」

  九玥用力的將卡蘭米嘉的手甩開說道。而周圍被這突如其來的插曲給驚嚇到的觀眾們,也開始傳出了低呼以及「那是什麼?」的驚叫聲,看來八巧與血犽過於誇張的演出,已經讓週遭人類對於他們的身分產生強烈懷疑。

  不過雖然人群中鼓譟成一團,但卻沒有任何驚慌逃散的場景出現──畢竟在這個同時有這麼多神官聚集、還有教皇坐鎮的場合,想必大家都認為絕對不可能有任何『意外』發生……搞不好還有人會認為這只是安排好的戲碼之一吧。

  而就在此時,八巧與血犽已經雙雙跳躍到祭台下層,而眾位神官手中的法仗也開始發出微微的光芒……

  「糟糕,那些全部都是魔石製作的法仗!」我叫了起來:「這麼接近那封印遺跡的八巧以及血犽一定使用不出什麼法術!我們得過去幫忙──」

  「慢著,別衝動!」九玥一把拉住了我的領子,瞇起眼睛盯著已經擺出武打姿勢,與大批神官周旋的二人說道:「魔力被封印的不只我們,那些神官的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縱使有魔石加持的他們還佔著數量上的優勢,但是我不相信那群只會整天窩在神殿裡養尊處優的人類,體力上比得過生活在山野間的妖族。」

  彷彿呼應九玥的論點,八巧跟血犽的聯手已經讓好幾個白袍的神官摔下祭台,掉落在圍觀的人群之中引起一陣又一陣的驚呼。但是雖然佔了優勢,我還是瞧見了部份透過魔石所使出的零碎法術擦過二人的身上──與妖族天生相剋的魔石搭配上專門針對妖族所使用的白魔法,即使只是輕輕擦過,也使得兩人身上出現了一道道紅腫的傷痕。那種白魔法所造成的傷疼痛程度、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刀傷割傷所能比擬的──

  「不行!我們還是得去幫他們!」我推開九玥的手叫道。可惡,不但不把小妖精們的命當做一回事,還用白魔法對付我們的同伴……我望著週遭就然開始鼓噪叫好、看熱鬧的人們,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憤怒。

  「沒錯沒錯,就算是教皇老頭兒,使用這種不入流的小花招未免也太過沒品。我們這就上去教育教育他!」卡蘭米嘉挽起了袖子拗了抝拳頭,擺出一付唯恐天下不亂的興奮表情說道。

  「動用不了法術你赤手空拳打得贏那些手持魔石的傢伙?」索羅爾夫不忘吐槽的哼道,一把拉住了卡蘭米嘉:「而且事情似乎不大對勁……」

  「沒錯……都已經鬧成這樣了,上頭的教皇老頭竟然還老神在在繼續他的召喚魔法?」九玥一翻手又抓住我的領巾說道:「而且照這誇張的數量……他的目的絕對不會只有放放煙火娛樂大眾這麼簡單。」

  「就算事情不對勁,但是現在八巧跟血犽他們正在上頭挨打啊!我們沒有理由不去幫他們!」我大聲的抗議道。而此時越來越震耳欲聾的波動鳴聲、妖精魑魅們的哀號與恐懼的情緒、人類歡欣鼓舞的呼喊……我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幅令人暈眩的扭曲畫面──讓我幾乎只剩下想要立刻衝上台去,將那個罪魁禍首給打落下來的念頭……

  「緘音術──!」突然我感覺腦袋上重重的捱了一下,然後週遭的聲音頓時減弱不少,眼前的景色也重新清晰了起來。「不要這麼沉不住氣!八巧以及那個紅毛小子有勇無謀的衝上去已經夠難以收拾了,你不要再去把事情弄得更糟!」

  「可是……」

  「沒有可是!難不成你想學他們踩著人類的頭跳上去打架?你以為這是在打擂台嗎?真的想幫他們只有衝上去亂打亂鬧這條路?難道你忘了九離尊下的交代?動動你的大腦分析一下現況好不好!」

  「我──」

  「沒錯沒錯,主戲都已經快要開演了,已經選定了『位置』就不要隨便亂跑才是正確的喔!」

  就在我被九玥一連串的訓話堵得連抗議詞句都想不出來的同時,一個懶洋洋充滿笑意的聲音自遺跡上空的方向傳了過來。

  「鬼烯大哥?」

  猛然抬起頭,落入我視線的是漂浮在遺跡正上方、正張開著黑色翅膀,以完全旁觀者姿態看戲的妖鬼鴉。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