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九)



  當我們穿越擁擠的人群來到所謂的「貴賓區」時,祭台上已經整整齊齊的出現了一排披著白色長袍、站得直挺挺的神官,而周圍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也逐漸安靜了下來。

  「陪祭者已經就定位了……儀式應該差不多快要開始了吧。」卡蘭米嘉瞇起了眼睛,抬頭望著祭台說道。

  「八巧呢?八巧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與其去注意那祭神儀式,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先將八巧給找回來才對吧?我在人群之中東張西望的尋找著,雖然八巧是可以成功的混在人群之中不會出問題的人物,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讓人有點擔心……「卡蘭米嘉你也別光顧著觀光,也要幫忙找找啊!」

  「別再東張西望了。儀式已經要開始了,現在不是適合亂跑亂竄的時候。」此時九玥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壓低著聲音說道。

  「可是八巧她……」

  「八巧她可沒你這種不穩定炸彈的闖禍特性,就算她想要搞什麼鬼也會注意不去驚動到四周的人類。」九玥冷靜的分析道:「現在到處亂跑反而引人注目,真的要找還是等儀式結束吧。」

  雖然九玥你說得很有道理,但是為什麼總覺得有些傷人呢……好吧好吧,那就相信八巧不會突然衝上台去闖禍好了。不過在這個距離封印遺跡這麼近、比較高等的法術一並大打折扣的地點,想要上演火燒祭台的戲碼大概說少也要有九夜大哥那種水平才辦得到吧。

  不過像八巧跟水舞大姐這類水屬性的妖族,真的想要毀掉祭台應該會用水淹才是。但這附近又不靠海,根本召喚不到這麼大量的水……咦,話說回來八巧妹妹根本沒有理由去破壞人類的祭典才是?就在我正莫名開始越想越遠時,卡蘭米嘉刻意壓低的驚呼將我拉回了現實。

  「怎麼了?」

  我迅速的望了卡蘭米嘉一眼,然後順著他瞪大的目光往祭台上望去──此時只見一位留著銀白色長髮長髥、面容和藹有著大大鷹勾鼻的老人,正拄著一根純白鑲著巨大黃寶石的手杖,緩緩的登上祭台。而兩旁站立的白袍神官們則是在老者那陽光般燦爛的長袍拖過他們面前的同時,紛紛整齊的屈膝下跪。

  「那老頭是誰?」九玥隨口問了一句,沒禮貌的發言在這鴉雀無聲的神聖場合中引來周圍好幾道憤怒目光。

  「那一位是中央神殿的三大教皇之一,『如同大地般慈愛、為人間帶來安和與繁榮之神之代言人』基連赫爾‧聖維亞‧博貝爾殿下。」卡蘭米嘉壓低了聲音對我們解說道。

  喔?難得有能讓卡蘭米嘉使用敬語的人物出現啊……「什麼大地安和代言人?這個人的號稱還真是有夠長……」我小聲的說道。

  「不把名字號稱什麼的弄長一點,這些老不死的哪唬得住那些信徒啊。」卡蘭米嘉做了個鬼臉說道。

  ……撤回前言。卡蘭米嘉你不禮貌的程度搞不好超過九玥的無心。

  「這種教皇級的人物竟然會出現在這種小城鎮的祭典……這根本就像是皇室御廚親自到菜市場去買晚餐材料一樣不可思議嘛!」卡蘭米嘉抬起頭,繼續盯著已經走到祭台正中央、彷彿身上正散發著神聖光芒的老人說道。

  「這也難怪會將祭典刻意延長這麼多時日,還費時搭建了這樣的祭壇……。」索羅爾夫也難得清醒的抬起了頭,在陽光下不習慣的瞇起了眼睛。

  「教皇?這個使用光照魔法包裹住自己的老頭,地位依照人類的標準到底有多高?」九玥完全無視於四周投射而來訝異、厭惡、憤怒的目光,繼續以平靜的語調向卡蘭米嘉提問。

  呃,原來是真的有在使用光照法術啊?我就覺得這老頭的衣服怎麼特別亮白,就連逆光的背影都顯得如此神聖不可侵犯……等等,這類似的招數怎麼好像曾經看卡蘭米嘉用過?

  「雖然那傢伙的確是糟老頭啦,不過為了避免等一下被趕出去,小玥玥你還是講小聲點好了。」卡蘭米嘉「噗嗤」了一聲,強忍著笑意小聲的說道:「簡單來說,在這安里西亞王國之中,絕大部分的人所信奉的都是『聖露安娜聖母』,也就是光明、希望、和平之女神。」

  「傳說中聖露安娜聖母有三個孩子,分別掌管代表活力與希望的陽光、溫柔包容的大地、安寧智慧的海洋,而這三位聖子秉持著母親的信念,創造了我們現在所存在的『世界』。」索羅爾夫以敘述故事的口吻接著說道。

  「而在聖露安娜聖母的信仰之中,站在整個神殿頂點的就是聖子的三位代理人。一般來說他們一位會留在首都普羅索旺,擔任總神官一職,一位則是鎮守在聖地雅拉城,還有一位則是悠遊於世間,四處傳播神的教義。」卡蘭米嘉伸手指了指站在祭台正中央,開始以拉長的尾音讚頌神之恩典的教皇說道:「若我沒記錯,眼前這一位象徵大地之神代理人的,應該就是鎮守在雅拉城的那一位了。至於他們的地位嘛……神殿系統在整個王國的政治體系下倒是自成一派,這三位教皇就連安里西亞的國王都要對他們禮讓三分呢。」

  「總之就是人類裝神弄鬼的頂點就是了。」九玥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純粹說是裝神弄鬼也未免有點失禮啦……」卡蘭米嘉笑了笑說道:「人家好歹是光明魔法集大成的中樞,沒半點本事也無法成就這麼大的信仰啊。」

  「我記得所謂的光明魔法就是信奉神明、以虔誠的心所換取的力量……」我望著卡蘭米嘉說道:「所以說所有的祭司都是信奉聖露安娜聖母的囉?」

  「耶?雖然說安里西亞大部分的神職人員都是信奉聖露安娜聖母沒錯,但也沒說不信她就無法使用光明的力量啊,畢竟光明魔法的基礎還是以操控光明元素為主嗎。」卡蘭米嘉眨了眨眼睛,聳了聳肩說道:「世界上的神是很多的……像是精靈、半精靈信奉的就是自然神、森林女神。只不過那些神學院出身的傢伙老是以正統自居,認為其他的神祇都是雜牌小神,對於不同信仰的神職人員根本不屑一顧罷了。」

  就在我們壓低聲音竊竊私語的同時,祭台上攏長的禱祝文似乎也終於暫告一段落。此時只見大地之教皇高舉起那支鑲著黃色寶石的手杖,面對著遺跡開始喃喃。

  「喔喔,精采的就要開始了!」卡蘭米嘉望著祭台上老者的動作,用充滿幸災樂禍的語氣說道:「就算是表演性質,一般這種場合還是會施展一兩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光明魔法以娛樂觀眾。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麼在這種地方做出所謂的『神蹟』呢?」

  在這種地方啊……這個遺跡的封印能力之強大我們可是進去親身體驗過的,即使是站在遺跡外面,光是維持照射在自己身上的小範圍光照魔法,應該就得用上比平常多五倍的魔力了吧……那個人類教皇真的有辦法做出什麼令人嘆為觀止的「神蹟」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輕微的「嗡嗡」鳴聲傳入我的耳朵之中。

  「這是什麼?魔力抗衡的波動?」九玥皺起了眉頭,瞪著祭台上的老者說道。我迅速的環顧著四周,只見周圍圍觀的民眾們仍舊維持著滿臉虔誠、熱情的表情,絲毫沒有發覺任何異狀。

  「魔力抗衡?怎麼會……」卡蘭米嘉似乎也感受到了此番異常現象,皺起了眉頭說道:「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自量力,想要對抗這上古遺跡的封印力量?教皇根本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才對……」

  「但是目前在這塊區域使用法力的,應該就只有他……難不成附近有其他人……?」索羅爾夫望著祭台上微微發出光芒的黃色寶石,喃喃的說道。

  就在此時,我感到自己口袋裡有某樣東西突然灼熱了起來……我伸手往口袋探去,是昨晚那位叫做血犽的少年所給我的紅玉血……「不對!與遺跡的封印力量相互衝突的並不是白魔法,那手杖上的寶石是『魔石』!而那位教皇所現在使用的法術是……」

  「是召喚術。」九玥接口說道。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