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八)



  當我們抵達到那上古遺跡前的祭典預定區時,廣場內早已呈現人山人海的熱鬧狀態。

  不同於上次出使任務、參加黑暗市集時所通過的漆黑拱門以及密道,這座號稱無可考察其正確建立年代、又充滿著絕對封印能力的上古遺跡,從正面看起來確實是一座十分巨大且壯觀建築。

  完全沒有石塊與石塊接縫的建築,黑色花崗岩中飽含的金石碎粒在日光照射下顯得熠熠生輝。由同樣材質的花崗岩製做、鑲了厚實銅邊的黑色石門緊閉著,彷彿在守護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以沉默且莊嚴的姿態靜靜的佇立在那裡。

  正對著那古老遺跡大門的是一座臨時搭建起來,約二層樓高的長方型祭台。雖然是在這短短幾天內連夜趕工所搭建出來的台子,但是上頭的裝飾可一點都不馬虎──整座祭台包裹著不起一絲皺摺的純白色絨質布幔,邊緣整齊垂掛著鮮黃色編織細膩的流蘇;台階的部份更是鋪上了豔紅色附有銀色花紋的長條地毯,平台正中央擺著一大兩小、呈長方體的祭桌,金黃色的絲質桌巾亦在陽光底下摺摺生輝。

  而圍繞在主祭台周圍的,則是一圈臨時搭建起來的觀眾席,看來應該是供皇宮貴人所觀賞使用的特等座位。在那約有一層樓高的圓形觀眾席周圍,則是鋪著褐色地毯、特地以紅繩圍繞起來的區域;根據猜測大概是開放給一般觀眾購票入座的觀禮席吧,一圈一圈的階級區分域壁壘分明。

  「這一次伊斯南鎮春之祭典可真是耗費了大手筆呢。」卡爾德微笑著望著眼前萬頭鑽動的場景說道:「不但特地將原本僅有三日的祭典延長了一週,還在這段時間內臨時搭建祭台,請了雅拉成的皇家祭司前來主持祭典……看這陣勢應該是會有大祭司以上等級的神官蒞臨才是。」

  「這一切還真是都拜那『魔獸吼聲』之賜。」索羅爾夫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然後又繼續瞇起眼睛假寐。

  「到底什麼是『魔獸吼聲』啦……」卡蘭米嘉瞄了打瞌睡的法師一眼,然後又繼續東張西望道:「討厭,我們來晚了啦,站在這麼外面大概連到底是哪個老頭跑來主祭都看不到了吧?」

  「啊哈,這點完全不用擔心,人家可早就準備好了呢!」此時八巧妹妹突然洋洋得意的掏出了一小疊紅色的卡片說道:「看,貴賓區域的入場證!有了這個我們大可近距離的去瞧瞧那些老神棍出糗模樣!」

  「入場證?你從哪裡弄來的啊……」我順手接過了一張紅色小卡片仔細瞧了瞧。似乎是薄鐵打造的材質,紅色的鍍漆配上壓印的銀框,卡片的正中央還有著伊斯南鎮的鎮徽以及金色數字編碼。

  「哼哼,進入一個新的區域,蒐集相關情報當然是首要工作啊。任何不起眼的小消息都有可能大有用處,這可是做為情報人員的基本呢!」八巧搖頭晃腦的說道:「既然在這地方待了這麼多天,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那麼當然是四處打探些有用的情報囉!這張卡片可是只有城鎮中的重要人士、富豪還有特別邀請來的貴賓才能擁有呢!」

  我還真不知道八巧妹妹你什麼時候變成情報人員了,我想你跟情報屋的梅雅姐妹們一定十分合得來。不過說實在八巧對這類情報探索還真的十分有一手,明明是一同逛街壓馬路,竟然還有辦法抽空探聽消息,還順手將人家的貴賓證給摸了回來……這麼說起來確確實實當作在放假,玩了好幾天的我是不是應該感到慚愧呢?

  「耶,雖然弄到了貴賓證是很好啦,但是光有這個証,可是我們又不是鎮裡什麼有頭有臉的高級人物,他們會讓我們就這樣混到前排去嗎?況且這玩意兒上頭還有數字編碼呢……」卡蘭米嘉把玩手中的小卡片說道。

  「唉呀,那個最裡頭的特等席才不會真的讓你『憑證入場』呢。」八巧妹妹做了個鬼臉,指了指那最接近祭台的特等座位說道:「要進入那個區塊就確實要靠身分地位才能進去了。這張紅色卡片則是伊斯南鎮市政單位發放邀請函所附上的入場證,而且似乎還將剩下的餘位開了價錢讓人競標呢。所以這確確實實是只要手上有卡片,誰都可以進去的意思喔!」

  「這上面的編碼應該是控管數量的編號。」卡爾德微笑著看著手中的紅色卡片說道:「就如八巧妹妹所言,其實這也是城鎮賺取經費的一種方式。」

  「就是說啊,反正拿了都拿了,不用一下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八巧得意的笑著說道:「走啦走啦,咱們快到前面去瞧瞧熱鬧去!」

  「不過話說回來……」卡爾德微笑的目光從手中的卡片移動到興致勃勃的八巧臉上:「這樣任意竊取他人的東西,畢竟還是不妥當的啊。」

  「耶?」巧兒瞪大了眼睛,望著卡爾德呆愣了一會兒,然後立刻紅著臉開始大聲反擊:「什……什麼嘛!之前在那個黑暗市集招標會場,說要我去『借取』經費的不也是你?這次人家好心主動幫了大家爭取到好的觀賞位置,怎麼現在突然又開始說教裝起清高來了?」

  「巧兒!」水舞大姐形狀好看的細眉皺了起來,輕聲喝道。

  「人家又沒有做錯!是那些缺乏防備的人類太沒有用了好嗎?既然是重要的東西就該妥善收好,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讓人家順手摸去,這又怪得了誰啊!」八巧嘟起了嘴巴,似乎很不滿意水舞大姐的斥喝。

  咿,為什麼突然開始吵起架來了……可是你拿身為妖族神出鬼沒的能力去偷取人類的東西……如果是防守森嚴的皇宮就算了,你要這一般市井小民該如何提防啊?我望著張弓拔弩的八巧以及仍然帶的淡淡微笑的卡爾德暗自冒著冷汗,但現在似乎並不是可以插嘴的場合……

  「但是你這次所拿取的,卻是別人以正當管道努力得來的東西。現在並不是賞金獵人的測驗,理應沒有任何理由該做出這種行為。」卡爾德溫柔的眼神似乎在那瞬間閃過了某種複雜的情緒:「雖然你們並不受限於你們所謂『人類世界』的規範……確實,如果你生活在荒無人煙的崇山峻嶺,或是深水海洋之中,這樣的規範萬萬無法束縛住你們。但是你現在既然身處在人類世界、這個以人類為主體的大團體……在人類的都市城鎮之中,就應該遵守人類世界的道德規範。」

  「之前是為了完成任務的『黑吃黑』,反正會跑去參加那種地下活動的也一定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就算手法並非完全純正,不過也還算情有可原吧。」此時九玥聳了聳肩,瞄了八巧一眼說道:「哼,比起那種純粹的假正義,堅持『自己的正義』還讓人看得比較順眼。」

  咦?九玥竟然在幫卡爾德說話?這還真是難得……

  「哼,對啦對啦,人家就是手癢的小偷,看到什麼好東西都會想順手牽羊的小偷啦!」八巧妹妹脹紅著臉用力搖了搖頭,那八條小辮子也隨著八巧的動作激烈的搖晃了起來:「那麼神聖清高、正大光明的聖騎士先生,小毛賊我這下真是冒犯了,請您大人有大量饒過小賊這麼一次,小賊我就自己先走一步了,再、見!」

  「巧兒妳──」水舞大姐皺著眉頭喊道。

  就在水舞大姐來出聲呼喊的同時,八巧已經對著卡爾德做了個大大的鬼臉,然後一個轉身往人群中鑽了進去,立刻不見蹤影。

  「……你剛所說的話,簡直就是在以人類世界的身分向全體妖族所做的宣言。」九玥的目光從八巧消失的方向移動到了卡爾德的臉上:「你的目光以及想法不同於一般人類,十分的獨特。」

  「卡爾德……巧兒那孩子只不是臉皮薄,嘴巴壞了一些,其實她心是好的,等她想通了她一定能明白……」水舞大姐擔心的望著卡爾德說道。

  「人類世界並不如同你們所想像的一般單純有趣。」雖然嘴角仍舊維持著上揚,但卡爾德的笑容卻明顯的染上了一層名曰「疲憊」的陰影,彷彿在自言自語的繼續說道:「人類世界熱鬧、好吃、好玩,引得眾多妖族隱身於此,嘗試過著『人類』的生活……妖族認為自己的力量卓越,可以在人類世界擔任完全的『消費者』腳色,但曾想過事情真的如此簡單?真的完全不會有任何凶險,完全無須付出任何代價嗎……」

  「卡爾德……」水舞大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卻突然被某種濃厚的情緒給震驚住了。

  身為可以探知他人內心想法的人魚明顯的感覺到,彷彿有某種總是被深藏在心底、深深的上鎖,並且以平靜微笑做為掩飾的回憶突然鮮明的呈現了出來。被保護得如此堅固的脆弱情緒突然變得伸手可及,那是怎麼樣的一個秘密,怎麼樣一個被刻意深藏的回憶……

  不行,不能去看、不要去看……明明承諾過、對自己承諾過,會等到他願意自己開口告知的時刻……

  縱使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能力,不去觸及眼前男人心中刻意隱藏的回憶,但是還是有一些回憶碎片惡作劇似的流入了水舞的心裡。

  澄澈如血般的紅寶石。有著一頭艷紅色長髮的女人。還有一個刻意被抹煞,卻又更顯的鮮明異常的名字……

  莉妮雅‧伊帆。

  水舞的心揪痛了起來。

  完全不知道突然而來的沉默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此時打破沉默的竟是從頭到尾都保持著沉默,抱著小波奇站在一旁的白璐。

  「事情,就要開始了,你們想要站在什麼位置?」

  淡藍色的眼睛直直望著高聳的主祭台,沒有感情的語調彷彿剛才的爭吵從來沒發生過。

  「咦,儀式已經快要開始了嗎?八巧妹妹已經把貴賓證都發給我們了耶,這下子是用還是不用啊?」我望著人手一張的紅色卡片問道。

  「嗯……既然拿了都拿了,那麼就到前面去看看?反正也不知道該還給誰,不用也是浪費?」卡蘭米嘉歪著腦袋說道。

  「那個地方我不適合過去。」卡爾德以極快的速度恢復原本完美的溫柔笑臉,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我在這裡陪你。不過巧兒她……」水舞大姐擔心的又皺起了眉頭。

  「那不如這樣吧,我跟小玥、卡蘭米嘉跟索羅爾夫到前面去看看,順便把八巧找回來;水舞大姐你就陪著卡爾德在這裡等好了。那麼白璐你呢?你想要跟我們去還是留在原地?」我望著白璐問道。

  「已經沒有,聲音了。」淡藍色的雙眸仍直視著前方的祭台。「那裡,不是我的舞台。旁觀者毋需介入。」

  總之就是不想到前面去就是了嘛,為什麼要說得這麼複雜啊。

  「那就這麼決定囉,我們得趕快到前面去了,前面台子上的貴賓都快到齊了,再不加快腳步就要開始了呢!」

  我拉著九玥的手,卡蘭米嘉也拎起了索羅爾夫的衣領,四人匆匆忙忙向著祭台的方向朝人群擠去。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