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七)



  「呵──」

  「一大早打什麼呵欠?」

  早餐時間。我伸了個懶腰呵欠才打了一半,立刻感覺到旁邊有人傳給我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大白眼,使得我不得不將呵欠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你昨晚跑去跟誰幽會了?」九玥豔紅色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冷冷的瞄著我說道。

  呃,猜得真是有夠準。不過與其說是幽會,還不如說是神奇的遇上了百鬼夜行的場景……

  「沒有啦,只不過是有點睡不好而已……」我一面打著哈哈,一面將手伸入口袋──那顆豆子般大小、溫潤如玉的血紅色寶石,正穩穩的躺在我口袋之中。

  「睡不好?那你是夢遊披著我的斗蓬走到外頭去閒逛囉?」豔紅色的雙眼瞇得更細了。

  咦?我把九玥的斗蓬掛錯位置了嘛?還是不小心沾的了些什麼東西沒弄乾淨……原來九玥是在不高興這個?好吧,說實話我也不喜歡別人隨意亂穿我的衣服,因此還是先道個歉妥當──

  「好啦好啦,沒經過你的同意隨便使用你的東西是我的不對,不過如果半夜把你吵起來借用,那不是更沒禮貌嗎……」

  「誰跟你計較這個──」

  九玥皺起了眉頭正打算說些什麼,而在一旁捧著牛奶杯的八巧突然湊了過來,瞪著興致勃勃的大眼睛說道:「昨天晚上確實有點吵呢,原來你們也聽到了?」

  咦?原來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見到這百鬼夜行的場景嗎?不過說得也是,既然是針對非人類生物所進行的強制召喚儀式,那麼水舞大姐、鬼烯大哥、八巧、白璐……也沒有理由聽不到才是。

  「我可是什麼都──沒聽到。」九玥冷冷的偏過頭,閉起了嘴巴。

  「咦?昨天晚上有特別吵嗎?我倒覺得睡得還滿好的啊?」卡蘭米嘉眨了眨眼睛說道。

  「昨晚確實有人在吟唱咒歌。」水舞大姐對著在一旁露出關切神情的卡爾德微微一笑,接著說道:「但是那並不是十分強力的『咒』,而且它的目的也只是最基本的『召喚』,充其量大概也只是學徒在學習召喚的程度而已……因此只要不回應它,就不會有事情。」

  「不過討厭的就是那個傢伙一直唸一直唸,好不容易以為他已經吵完了還又突然開始唸……難道他不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詠唱咒文對於真正的妖族來說是十分刺耳的嗎?還故意三更半夜唸個沒完……」八巧嘟起了嘴巴碎碎唸道:「真是的……在這個充滿封印氣息的地方練習召喚術?還真想知道他究竟可以召喚些什麼東西出來。」

  我想人家大概也不知道這裡竟然會有正統的「妖族」在旅館內大喇喇的住宿吧,而且它確實召喚到了一大批沒什麼用、拿來都使令信差都嫌太弱的山精水怪。

  不過等等……在這個充滿封印力量的城鎮使用召喚咒文?還只召集那些低等的小精怪?而且在詠唱期間,九玥還有沒有使用緘音術的我都「聽不到」?

  我腦海裡浮現了昨晚那熱鬧非凡的百鬼夜行情景。「有人類的魔法學徒勤奮的半夜練習召喚術,但是卻因為實力太弱、加上整個城鎮充滿古老的封印力量所以只召到了堆不入流的小精怪,而高等妖族則是充耳不聞,更高等的便是連聽都沒聽到……」這樣解釋似乎還挺合情合理的,但是我心裡卻隱約升起某種不大對勁的感覺……

  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就在我努力的想要釐清到底是哪裡不對勁的時候,突然「轟」的一聲巨響,旅館二樓的房門突然被炸了開來!

  我猛然抬頭一看,正巧看見某隻黑色的身影以不甚優雅的姿勢,從樓中樓設計的二樓欄杆炸飛了出來;並且直接朝一樓──我們早餐桌的位置直直摔落!

  「唉呀好險──」

  同樣在大廳用餐的客人無不被這突如其來誇張的插曲嚇得呆愣在原地,而我們隊伍中的眾人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經驗老到的賞金獵人,立刻極有默契的同時動作──將桌上的食物杯盤連同桌巾全數搶救撤離桌面,然後任由那沒辦法使用翅膀的妖鬼鴉狼狽的打了個滾,半跪在被瞬間清空的桌面上。

  「哇賽……你們這一群沒有良心的,就沒有人想要接住我喔?」

  鬼烯大哥一面拍著身上的灰塵,一面站起身來大聲抱怨著。

  「啊哈哈……」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手上裝盤的火腿三明治,剛才確實完全沒有想要去接住鬼烯大哥的念頭。

  「反正也摔不死。」九玥端著咖啡杯冷冷的說道。

  「笨烏鴉不要站在桌上啦!餐桌是給人吃飯用的耶!」抱著麵包籃的八巧更是毫不留情面的空出一隻手,用力的跩著鬼烯大哥的褲管。

  「啊,別忘了順便把桌子擦乾淨喔。」而賢慧的水舞大姐則是在妖鬼鴉嘟著嘴從桌上跳下來的同時,立刻遞上了一條不知道從哪兒借來的抹布。

  「請問剛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發生爆炸呢?」此時卡爾德已經神奇的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將旅店老闆以及其他旅客安撫完畢;並且回到餐桌旁微笑著對著正滿臉哀怨擦拭桌子的妖鬼鴉問道。

  「不就是我們族裡那些煩人的老不死又寄信來了……」鬼烯大哥吐了吐舌頭說道:「昨天晚上突然送來的急件,本來想說這麼晚了還吵人睡覺真是有夠煩,所以早上再看就好,沒想到剛才就突然爆炸了……」

  對了,這種爆炸信件之前也曾看鬼烯大哥接過一次,不過我記得會需要妖鬼鴉所處理的「急件」,通常都是……

  「嘎?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不會告訴你我接到什麼任務的啦。」鬼烯大哥對我做了個鬼臉說道,然後直接從我手中的盤子上挑了一塊三明治往嘴裡送。

  ……果然又是不吉利的任務。此時水舞大姐已經俐落的將桌巾鋪回擦拭乾淨的木桌上,眾人亦開始將早餐歸回原位。

  「好啦,既然現在大家都到齊了──」卡爾德微笑著看著重新在餐桌周圍坐定眾人說道:「那麼我們可以開始討論一下接下來的行程了。」

  「咦?還需要討論嗎?今天不是就是要去看那個什麼笨蛋驅魔儀式?」八巧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發問道。

  「這儀式應該不會持續太久,約莫一個上午就能夠結束。因此我希望結束後就立即出發返回首都,不知大家是否有其他意見?」卡爾德微笑的目光掃過在座的每一個人臉上。

  「這種傷腦筋的行程安排不是一直都交給你決定就好了嗎?」卡蘭米嘉彎起了嘴角,露出了懶洋洋的笑容:「所以,沒有意見,領隊說了算。」

  看來卡爾德你真的是很趕著把小天使帶回去交差是吧?我望著保持沉默代表沒意見的其他人,又看了看卡爾德跟平常沒兩樣、掛著溫和微笑的神情;這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只有一個早上,就要離開這裡了嗎……」此時仍舊抱著小波奇,從頭到尾都安安靜靜不發一語的白璐突然抬起頭,淡藍色的眼睛有意無意的瞄向鬼烯大哥開口說道:「這樣時間……來得及嗎?」

  「噗、咳咳咳──!」此時在一旁大口灌著咖啡的妖鬼鴉突然嗆咳了起來:「什麼東西來不來得及?小孩子不要亂說話啦!耶,不要看我啦!白羽毛的離我遠一點……」

  咦?究竟是什麼東西來不來得及?我望著用力揮著手、做出像是在驅趕蒼蠅動作的妖鬼鴉,總覺得鬼烯大哥似乎一直都對白璐抱持著反感態度……?

  「唉呀唉呀,做大哥哥的怎麼可以這樣跟小妹妹一般見識呢?」水舞大姐呵呵的笑了起來,以讓人無法抗拒的溫柔笑臉望著鬼烯大哥說道:「況且對淑女做出這種動作實在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喔!」

  「淑女……明明只是個小鬼頭……」鬼烯大哥別過臉回避水舞大姐溫柔的注視,一面小小聲的唸了一句。

  「小鬼頭又怎麼樣?怎麼可以這樣不尊重女孩子?」這次換八巧妹妹插著腰,瞪著鬼烯大哥大聲說道:「你這種行為就叫做大男人主義!要不得的認為女性就比男性差!這種男尊女卑、認為女人只是生孩子工具要不得的觀念就跟人類一樣糟糕!你根本不知道根據統計女性在這世界上──」

  「啊夠了夠了我投降我投降你們這些女人吼──」

  此時只見被八巧莫名轟炸到的鬼烯大哥舉起雙手做出了投降的姿勢,然後十分乾脆的咬著三明治單手在窗棱上一搭,便俐落的跳出窗外溜得不見蹤影。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