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六)


  夜闌,人靜。就算刻意豎起耳朵去聆聽,大概也只聽得到整座城市伴隨著些許呢喃般的夢囈,以及人們沉穩的呼吸聲。

  ……「人」是靜了沒錯,但是──

  「──吵死了!」

  我一把掀起棉被,憤怒的朝著灰濛濛的窗外瞪了一眼……可惡,今天晚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附近的山精水怪是在舉辦什麼宴會嗎?吱吱喳喳聲音吵得要死!

  此時身旁的棉被突然扭動了兩下。我看見九玥翻了個身,微微皺起了眉頭似乎夢囈了兩句「笨蛋」之類的話,又繼續沉沉的睡去。

  ……這傢伙就連睡著了也不忘罵我笨蛋是嗎……我望著九玥的睡臉,感到額頭上冒出一滴冷汗。不過這傢伙可真是厲害,外面都吵成這個樣子了竟然能夠充耳不聞的繼續睡……

  咦?充耳不聞?……對了,緘音術!說的也是,這傢伙又不像我,應該會隨時記得給自己用上才是,況且他對這方面法術的研究比我深,所以持續時間應該會長很多……

  好吧,老是忘記使用的我會被吵醒確實是笨蛋,不過醒來都醒來了……

  我無奈的移動到窗戶旁邊想瞧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結果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讓我確實呆愣了好幾秒鐘──

  ……這是在百鬼夜行嘛?

  我愣愣的看著街道上塞得滿滿的、層層疊疊黑鴉鴉的小傢伙們。妖精、魔怪、小型奇獸……甚至連沒有固定形體、連意識都不完全的低等靈體全都集中在這小小的城鎮之中,整兒個吵吵鬧鬧的擠成一團……等等!這數量也未免太離譜了吧?到底是多遠範圍的山精水怪全部被集中過來了啊?

  事情不大對勁……我順手抓起了九玥掛在一旁的連身斗篷披上。記得在水之都時也曾經遇上過類似的狀況,那時候的狀況是有魔族用了某種方式,讓所有進入水都的精怪妖族們全部無法離開──

  那麼這次又會是誰在亂開玩笑?白天出門逛街時明明還完全沒有感到任何異狀,況且這個城鎮又擁有著強力的古代封印遺蹟,照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會喜歡靠近才是……

  若這情況是從入夜後才開始,那麼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抗拒古代遺蹟的封印影響,召集如此數量的山精水怪……

  不對勁,真的很不對勁!

  我一面想著一面匆匆忙忙的下了樓,輕手輕腳的打開了旅館大門──而圍聚在街道上黑壓壓的小傢伙群立刻整齊劃一「刷」的一聲轉過頭來,以各式各樣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我。

  呃……是說自從進入人類世界之後,被這麼多小傢伙圍繞著當做稀有動物觀看還真是頭一遭,畢竟在以前沒將力量封印起來的時候,這些小傢伙看到能力較強的妖族絕大部分都會立刻逃之夭夭,以免被吃掉──好吧,那麼像現在這種情況我該說些什麼呢?

  「……不好意思,請問能不能借過一下,然後順便告訴我你們的領隊是哪一位?」硬是擠過去搞不好會連不小心踩死了些什麼都不知道,然後要找人問話也該要找帶頭的傢伙才是……

  眼前各式各樣的小傢伙們整齊劃一的將頭往右邊偏去,露出了一個再也明顯不過的訊息:「?」

  噢……好吧,聽不懂人類的語言是嗎?照理說一般有跟人類接觸過的山精水怪或是等級比較高的妖族多少都聽懂才是,難不成這是在裝傻?好吧好吧,說實在的三更半夜會有個「人類」突然闖入百鬼夜行的聚會也是很奇怪的事……那麼,我應該用妖族通用的語言嗎?還是直接使用心靈傳訊?

  於是我選擇用妖族共通的語言再述說了一遍。而此時眼前除了靈體之外的小妖們竟整兒個譁然了起來!

  像是激起了漣漪效應似的,喧嘩的聲音以我所站立的地點為中心以極快的速度向外擴散開來──在一陣嘰嘰喳喳的「那個人類會說妖族語言」、「那個可能不是人類」、「難不成那個也是召喚師」、「快點告訴大人這裡有怪人出現了」的低語之後,我看見小傢伙們整齊劃一的讓出了一條通道,接著便看到了一條紅色的人影正迅速的朝我所站立的方向奔馳過來。

  噢,原來這種傳音方式效果也滿不錯的嘛?

  紅色的人影伴隨著某種金玉碰撞的輕微聲響迅速竄到我的面前,站定。而周圍的小妖們則保持距離,恭恭敬敬的圍成了個圈,安靜的觀望著。

  「喂,你是誰?」

  站在我面前跟我差不多身高的少年對我發出了疑問句。赤紅色的長髮簡單的紮成了束垂散在身後,而與髮色相同的兩隻尖耳朵則說明了少年非人類的身分。在暗夜的陪襯下略顯白皙的皮膚上浮現著些許淡紅色的斑紋,而這些花紋以張牙舞爪的姿態樣上延伸,在少年的左臉頰上形成了類似獸爪的圖騰。

  很明顯的,那是妖族印記。從外貌及印記的圖樣判斷,應該是妖狐族中的一支。我的目光掃過少年左臉頰上的血紅印記,以及他那尖長的獸耳及火紅蓬鬆的狐狸尾巴,然後定在掛在他胸前那串艷紅色澤的寶石項鍊上。

  好眼熟的紅寶石……?深紅光滑的渾圓寶石透露著某種黑色妖紋般的魔力波動,看樣子應該是經過某種妖族修練形成的結晶魔石。只不過這究竟是在哪裡看過……一時之間又突然想不起來。

  「你在看什麼?」帶著流轉橘紅色澤的赤紅眼睛瞇了起來,然後伸出了一隻帶著尖銳暗紅色指甲的手,警戒的抓住了胸前的紅寶石串鍊。

  呃,我只不過是一時思考得入迷了,可完全沒有跟你要東西的意思喔……

  「沒什麼,只不過覺得你的項鍊很漂亮……啊哈哈。」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傻笑了起來。啊啊……糟糕,這下子對方一定把我當成怪人看待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

  果然,紅髮少年皺起了眉頭,以一付看到神經病的怪表情對著我說:「你會說妖族語言,但你身上的妖族氣味卻又非常微弱,甚至比那些未成型的低等靈還要淡,可是你的狀態又像是完全的妖化人型……你到底是什麼?」

  噢,我想我大概可以明白眼前這位的疑慮是什麼。一般來說「化人」是妖族最難達成的變化之一,外型變化是其次,但是在解除半妖狀態之後、能力僅剩下全妖狀態四分之一的狀態之下,還要能確實隱藏自己的「氣息」那就十分困難了。所幸一般人類通常無法辨認高等妖族的人型狀態,只有妖族同族能夠對彼此產生心照不宣的辨識。

  然而化作人型時所擁有的妖族氣息越低,自然而然的也就代表著等級越高,能力越強。身為九尾妖狐的我們在一般妖族之中能力自然不在話下,再加上有九離尊下封印的加持──因此在我還未加入賞金獵人公會、以人類型態四處遊歷的那段時間,根本沒有妖族曾認出我過。

  「哈哈,我只不過是稍微帶有一點妖族血統的人類,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啦……」我有些心虛的打著哈哈胡亂說道。總不能跟他表明說我就是「傳說中根本不存在足以毀天滅地的上古妖族」吧?我還不想被九離尊下勒令禁足呢!

  「原來是……半妖嗎?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紅髮少年微微點了點頭說道:「竟然連血統這麼微弱的半妖都引來了……做得也未免太過份了一些。」

  還好你是第一次遇到「半妖」,所以還沒看出我跟真正的半妖不同之處……不過「血統微弱」這句形容究竟是褒還是扁啊?算了,現在應該不是思考這類問題的時候。

  「引來什麼?請問大家現在到底是在聚集些什麼?」我立刻抓緊眼前少年的語尾問道。

  「你沒聽到嗎?召喚者黑暗沉悶、卻又如蜜般致命吸引般的低語……」紅髮少年皺起了眉頭:「而且是間斷式、大範圍的召喚之術。雖然將所有擁有微薄力量的妖異集中,但卻又不確實告知召喚目的;雖然暫時沒有奪其神志,但是意圖卻令人起疑……」

  呃,沒聽到。大概是等級太高,所以這種程度的召喚術對我無效吧──「所以你也是被召喚過來的?那麼你知道到底是誰做出這種事情,又有何目的嗎?」

  「我哪知道?我也正在查啊。」紅髮少年白了我一眼說道:「這種程度的召喚術我是還可以抵禦不去理會,但是這些小傢伙們就不行了……而且更麻煩的,是那個召喚者所使用的是契約形式召喚,若是這些已經給予回應的小傢伙沒有達成召喚者的目的,就會被困在這塊區域內無法離開。而我現在能做到的,也僅只有暫時安撫他們的情緒並且趕緊追查,畢竟這是身為高等妖族所應該做的責任嘛。」

  身為高等妖族的責任……?我怎麼記得妖族一般來說都是獨善其身的孤僻族群,力量越強大反而越加冷漠的種族……真是好一個難得的熱血少年啊!

  「原來如此,難怪都聚集成這樣了還沒有造成失控,原來都是你的功勞啊。」我望著眼前正擺出滿臉不耐煩的紅髮少年,心裡突然漾起一股親切之感。

  「啊,還好啦……」紅髮少年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抓了抓腦袋笑道:「其實我也不過是旅行路過這裡順道插手而已,等這裡事情處理完還要忙著去辦正事呢。你這傢伙看起來還挺有意思的,叫什麼名字啊?」

  「我?我叫……迪亞,迪亞‧艾克。」我微微停頓了一下回答道。說實在的我還真不知道真正的「半妖」會不會取正統的妖族名字?因此還是用人類的名字告知比較妥當。

  「我叫血犽,人類名字是薩拉‧伊帆。」紅髮少年咧嘴笑道:「那,你是哪種類型的半妖啊?」

  呃,半妖還有分種類……?不過想想也對,半妖通常都是不小心混到人類血緣、卻還能誕生並且生存來的稀有品種,既然算是混血而生,自然也有妖族血統可循……

  「我算是……妖狐族。」

  正當我正在努力思考,到底要說自己是哪種妖狐比較妥當的同時,只見血犽的雙眼亮了起來,很高興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喔喔!我也是喔!我是血妖狐,真是高興遇上同宗的好友啊──」

  血妖狐?嗜血且擅長變化之術,然後又因為血液會凝結成美麗珍貴的「紅玉血」,而遭受濫殺凌遲致死、在人間界幾乎已經滅絕的一支妖族……?

  所以說,血犽脖子上的紅寶石串鏈,原來就是──

  「耶?你想要這個嘛?這不能給你,因為這可是我老姊的遺物。」血犽發現我又開始注視著他脖子上的紅寶石串鏈,立刻撇了撇嘴說道:「我四處旅行就是要找出那個拐跑我老姊的渾蛋人類,害死我老姊之後就離開皇家騎士團不知道躲哪去逍遙的沒種男人……」

  喔,原來是幫親人復仇所以四處流浪的妖族……不過這是人家的家務事,我倒也無權過問。

  「好啦,現在不是閒聊的好時機……」血犽雙手插腰,轉頭望了望正安安靜靜聽我們說話的小妖們說道:「搞了大半夜也追查不出到底是誰這麼無聊聚集這些小傢伙,況且那個召喚聲音也已經停止了,這下子不但找不出人,而且看來也沒辦法解散這群小傢伙們了……」

  「那麼,需要我幫忙嗎?」我望著竊竊私語中的小妖們問道。若是無法在天亮前解決這個問題,這樣的場景明天早上八九成會引起大恐慌吧?況且現場還有很多僅有殘缺微薄意識、能力低微,遇見陽光就會被蒸發殆盡的黑暗屬性靈體……

  「你?有勇氣!不過我看還是算了吧。」血犽揮了揮手說道:「你那微薄的妖力我看連那邊的小傢伙都比你要來得強,連我都找不到的隱藏者你哪有可能感受得到?」

  啊……我相信如果我認真起來找的話,應該還是比你有辦法找得到──想歸這麼想,不過我還是聳了聳肩,這種時候還是不要開口亂作解釋的好。

  「不過你還是可以幫我個忙──」血犽露出了帶著兩顆白燦燦虎牙的笑容望著我說道:「天亮之後,我會設法將這群小傢伙帶到小鎮近郊之處暫時隱藏起來,你就趁這時間幫忙探聽到底是誰在作怪吧。」

  要我在白天幫忙調查是沒問題,只不過這麼大一群……有辦法藏得住嘛?

  「若是我沒打聽錯,這個地方明天一早將會舉辦什麼祈福儀式,到時候所有人類應該都會往那個封印遺蹟的方向移動……」血犽輕輕撥弄著脖子上的血紅珠串,自顧自的繼續說了下去:「比較低等的靈體我可以直接把他們收進紅玉血中沒問題,其他有形體的小妖我儘量找地方讓他們躲,反正慶典時間這整個鎮上也都是一大堆打扮得奇形怪狀的人類,只要不要太招搖應該不會有事的。不過在我看顧這群小傢伙時,你就負責去調查出到底是哪個無聊的笨蛋做出這種事情吧。」

  這麼說起來好像也有道理。既然人類都往封印遺蹟的所在地集中了,那麼對這強烈封印感到過敏的小傢伙們自然是樂著離得越遠越好。我望著血犽開口問道:「不過我記得明天是祭典的最後一天,那麼這個方法大概也僅適用於明天一天而已吧?」

  「所以要麻煩你一定要在明天找出那個傢伙啦。對了,你可以不用跟那傢伙直接起衝突,只要找到他時通知我一聲就可以了,我會把那傢伙扁到再也做不出這種無聊事情。」血犽繼續露出兩顆虎牙,咧嘴笑望著我說道:「事情做得成功的話,我就收你當我的小弟吧!」

  小弟……?呃,我已經認識一隻老愛要我叫他大哥的妖鬼鴉了,這類天上掉下來的結拜兄弟可不可以不要再增加了啊?

  「好啦,就這麼說定了。」血犽拍了拍我的肩膀,自行做了決定說道:「那麼如果有遇上狀況,就用這個叫我好了──」

  血犽俐落的用尖銳的指甲在食指上劃了一下,滲出的鮮紅血液在接觸到空氣的瞬間,立刻凝結成艷紅色的寶石結晶。

  「喏,拿去,遇到狀況時就捏碎它來通知我。」血犽將豆子般大小的紅色結晶往我手裡一塞,瀟灑的揮了揮手說道:「我要準備開始安頓這群小傢伙了。明天等你的好消息啊!」

  ……我是不是又不小心插手到奇怪的事件了?望著將輕輕揮舞著紅寶石串鏈,以清脆的「喀啦」聲響引導著大批小妖們在街上漫步的血妖狐,我在心裡無言的想道。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