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四)



  約翰‧米特的鼻尖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透過對面夥伴的肩膀,偷偷望向對面過於眼熟的客人──這、那邊的傢伙不正是……雖然多了一個人,但是這麼顯眼、令人印象深刻的組合應該不會再做第二人選才是,那麼他們怎麼、怎麼會在這裡?

  身處於人聲嘈雜,位於伊斯南鎮外偏北、接近西方荒漠的小旅館中,約翰‧米特下意識的縮起了瘦小的身軀,黑溜溜的眼睛不時偷偷望向對桌的人物。那確實是會讓人不得不多注意個兩眼的三人組合──正在狼吞虎嚥、狂掃桌上菜餚,有著健康小麥色肌膚的壯漢,長相清秀脫俗,雖然臉上有著一道淺紅色刀疤,卻也隱藏不住其高貴氣質、舉止優雅的女孩;還有一位身材火辣曼妙、舉手投足都有著令男人酥軟、說不出的妖媚之感的黑髮女子……

  唔,扣掉那個雖然長了個大塊頭,卻讓人好像沒什麼印象的壯漢,還有未曾見過、應該看過一次就不會忘的黑髮美女之外,那個金色短髮的刀疤女孩──對!就是她!雖然長得一附清秀可人的模樣,但實際上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暴力女!脾氣暴躁的惡魔!那天在落日山脈、安里西山谷通道小鎮的旅館中,自己不過是想上前告知一聲用餐時別這麼吵吵鬧鬧(雖然也有點藉故搭訕的意味存在啦),卻被那暴力女二話不說、頭也不回的一棍打飛出去──好大的力氣!好恐怖的女人!不但害自己砸在一群凶神惡煞的桌上,而且後來還莫名的引發了團體戰,讓自己身上除了湯汁淋漓,還多了不少被無視而踩過的腳印……

  美人當前,約翰‧米特的身子卻下意識的發起抖來。

  「約翰?你身體不舒服?」坐在約翰正對面,法師打扮的男子關心的說道。

  雖然是臨時組合成的、三流賞金獵人隊伍,而且成隊也才不過一個禮拜的時間;但是同隊隊友的關心問候還是讓約翰心理漾起一股暖流。只不過,這股暖流在約翰不經意的瞄到……對桌的金髮惡魔露出那似曾相識、正待爆發的不耐煩神情之時,那股暖流立刻轉化成讓人脊背發凍的寒流……

  「呃,我……不……」約翰‧米特支支吾吾的說道:「是……是的,我確實有點……不大舒服,這間旅館,讓我的感覺真的就是不大舒服……所以說,我們還是換個地方住,可以嗎?」

  「啊?」同桌吃飯的夥伴們皺起了眉頭,不約而同的望向約翰。

  「約翰,你在胡言亂語些什麼啊?」穿著略顯破舊簡便鎧甲的男子,皺起眉頭立刻拒絕了眼前不斷冒汗的瘦小男人:「我們可是已經預先付款了喔?況且別忘了在任務期間可是要團體行動,以整體的意見為優先,身為隊長的我可不許你說這種任性的話!」

  「呃,啊,是……」約翰低下了頭,眼睛卻仍舊偷瞄著對桌的男女三人組……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麼,但是那位金髮小姐越來越沉的臉色可確實讓約翰心中的警報器越響越急。

  振作點,約翰‧米特!約翰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這次我可是也有可靠的夥伴在身邊啊!而且,只要不要隨變接近暴風範圍,應該就不會有問題才是……

  偉大的、萬能的聖露安娜聖母啊,您卑微的僕人在此向您禱告,請您保佑卑微的我們今晚能夠平安度過……。




  「結果當時究竟是什麼情況?」月官沉著臉望著眼前吃得暢快淋漓的壯漢。

  「啊?」多倫抬起頭發出了疑惑的語助詞,臉上還帶著些許的飯粒。

  ……真是令人想要一棍敲下去、該死裝傻的呆臉!

  當時來到伊斯南鎮,聽從了這個傢伙的建議,由那騷包女人將老鼠群引進這傢伙所說的、舉辦著黑暗市集的古代遺蹟之後……結果過了沒多久,就聽到裡頭隱約傳來人類驚慌的呼喊聲,然後又過了一會兒,便聽到了某種令人毛骨悚然、足以讓人後悔擁有聽覺的恐怖嘶吼聲──

  簡直就像世界末日來臨似的,令人感到絕望與恐懼的致命音波……身為妖族所擁有過於人類的靈敏聽力,此時卻成為殺傷力最強的致命弱點。就當自己正痛苦的摀住耳朵、幾乎無法動彈的同時,只見多倫就像是絲毫不受影響似的迅速起身,毫不猶豫衝進了遺蹟之內……

  接著,在那場災難終於平息之後,經過一番尋找終於在遺蹟的另一側看到了以曖昧姿勢將大美人兒打橫抱著,正一手攬著美人纖細的腰枝,另一隻鹹豬手放在美人雄偉的雙峰前的景象──

  ……無名怒火燃起。

  「唉呀,唉呀呀,不都過了一個禮拜了,怎麼美麗喵小姐還在在意那件事情啊……」多倫眨了眨眼睛,一面啃咬著油滋滋的雞腿說道:「就說在下也不知道那個殺人音波是打哪兒來的嘛,在下還在猜想,這該不會是皇家鍊石術部門新研發出來的什麼生化武器咧……不過托它的福,老鼠跟壞人都一口氣被消滅完畢,這也是挺好的啊。」

  「誰在問你那件事!還有,不准邊吃東西邊開口說話!」月官雙手抱胸,柳眉直豎的怒道。

  「噢……還是喵喵小姐是在說我們又錯過尋找『印普貝拉』好時機的事情?確實啦,那種見不得人的集會場合,的確是印普貝拉最喜歡出沒的地點沒錯啦。不過這次應該算是天災……」

  「就說吃飯時不准在那裡嘮嘮叨叨的!」月官「啪」的一聲拍響了桌子。而在不遠處的圓桌旁則有個瘦小的身影隨著這聲響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噢,好吧,就算是『人禍』好了──但是這也只能算我們倒楣,不是在下的疏失吧?還有,是喵兒小姐先對在下問話的耶……」多倫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誰在問你這個?就當月官正被眼前的壯漢氣到快要爆發的同時,一隻白晰纖細的手腕伸了過來捉住了月官的手臂。

  「好了好了,別在公共場合吵架,大家都在看了呢。」

  美人慵懶嬌媚的聲音響起。只見魅菈玫招牌動作單手撩了撩烏黑秀麗的長髮,一面優雅的說道:「話說回來當時要不是有多倫先生的搭救,小女子可能會當場因為遭受恐怖音波攻擊而死呢……」

  那妳為什麼不直接去死一死算了?還有,那句「先生」是怎麼回事?「小女子」又是哪門子的自稱?

  「那麼,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呢?」彷彿挑釁似的,魅菈玫突然抱住了多倫粗壯結實的臂膀,擺出了小鳥依人的姿態,笑瞇了眼睛望著月官說道。而此時小旅館中突然傳來了好幾聲跌破碗盤的聲響,而月官的臉色也跟著越來越黑。

  「這個嘛……」多倫似乎絲毫不在意魅菈玫親密的動作,也沒有注意到月官發黑的臉色,繼續低頭扒著碗裡的食物說道:「接下來,不如繼續往北走吧,要找印普貝拉越大的城市、人口越多的地方就越容易遇到,這個地點到首都普羅索旺或是西都賽諾爾的距離其實是差不多的……看看喵喵小姐跟魅菈小姐打算去哪裡囉。」

  「喔呵呵,多倫先生願意往哪兒走,奴家自然跟隨……」魅菈玫拋了個足以讓任何男人暈眩的媚眼,繼續斜眼瞄著月官說道。

  故意的,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旅館中用餐眾人的目光此時全部集中在三人組身上了。是說那個長相普通的壯小子到底是何徳何能,竟然能引發兩位美女在此為他爭風吃醋?

  「魅菈小姐沒意見嗎?那麼喵喵小姐呢……呃?」

  多倫抬起了頭,手中的碗筷像是凍結般的停止在半空中──

  這是……殺氣?只見月官的背後彷彿具現化的出現了凝結成厲鬼模樣、青面獠牙的超級低氣壓,強烈的壓迫感使得旅館中的眾人紛紛開始準備撤桌迴避……

  「喵喵小姐,妳肚子餓了嘛?怎麼看起來心情不大好的樣子……對噢,妳從剛才開始就沒怎麼吃東西嘛。來來來,多吃點魚,可以補充鈣質,這樣就比較不容易生氣喔──」

  壯漢令眾人絕倒的無心話語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只見金髮少女終於忍無可忍的用力將眼前的圓桌用力翻起,而湯汁橫飛的碗盤,則毫不意外的造成了一場類似流氓打架的混亂場景──

  約翰‧米特,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現在正二度遭魚池之殃的在混亂群架場合中被當作腳踏墊使用。看來,今晚偉大的、萬能的聖露安娜聖母就寢時間,似乎有些提早了啊……。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