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之章(一)



  在半夢半醒之間,眼前有白色的影像在晃動著。

  淡藍天空配合著輕飄飄的雲朵,然而卻有比雲朵更加潔白巨大的東西,正佇立在這異常美好的晴天之中。

  巨大的,由白色拋光石材所製成的光面平台以及巨門。潔白的質材在細看之下以各種不同的切面,透露出七彩的光澤。四條銀色鎖鏈彷彿怕巨門會飛走似的,一端連結著巨大的空浮平台,另一端則將巨門緊緊捆繞住。巨門的兩側分別有著一對昂頭傲視、長有白色翅膀的獅鷲獸雕刻佇立在其中,栩栩如生的精美工藝幾乎連雙翼上的羽毛都能數得一清二楚。而除了獅鷲獸之外,整座門也裝飾著以月桂樹為主題的華麗的浮雕,細如髮絲的銀線巧妙得順著複雜的紋路鑲出了繁複的質感,整座懸浮在半空中的巨門簡直可以說是一座極具價值的藝術品。

  清脆悅耳的鈴聲響起。那是引導的鈴聲,引導著新生的純潔靈魂,回歸人世間的美妙鈴聲……潔白的雙翅滑翔般的在空中飛舞,溫暖的手掌以及溫柔的笑容無時無刻不是在教導自己事物,給予自己鼓勵,然而……

  霞姊姊,妳要去哪裡?

  帶著溫柔微笑的長髮白翼少女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似的,展開雙翼往前方直直飛去。

  霞姊姊,請等等我……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在晴空中飛翔的少女越飛越遠,逐漸成為藍天中的一個模糊小點。

  白霞姊姊……

  就在清脆悅耳的鈴聲完全消失之際,周圍美好的晴天忽然被黑夜所吞噬,變成了什麼都看不見的一片漆黑……鐵鍊的聲響,冰冷的觸感彷彿蛇一般的朝自己襲來──

  不要──!霞姊姊妳到底在哪裡──

  猛然驚醒,「天使」淡藍色的眼睛對上了一張毛茸茸的獸臉……

  「噢嗚?」尼米亞獅波奇嚇了一跳似的,迅速往旁邊跳開。




  「啊啦,你們怎麼都還在這裡?該不會那個聖白羽族的『天使』小鬼還沒醒來吧?未免也太會睡了吧……」

  晚餐時間,鬼烯大哥的腦袋突然以倒掛的方式,出現在旅館的窗戶外頭。

  由於如果帶著長著白色翅膀的「天使」,不論用什麼方式移動回首都實在都太過招搖,若是強制將昏迷的「天使」變成人類型態又擔心他的體力會撐不住……因此最後只能決定先安靜的呆在原地,等待「天使」醒來再說。

  然後就這麼一連待了五天,待到伊斯南鎮的春之祭典都快要結束了。不過我們的運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好,這段時間真的完全沒有任何人因為「天使」而跑來找我們麻煩,因此除了卡爾德之外,大家的心情也就跟著鬆懈了下來。水舞大姐陪著卡爾德留守在小旅館看護天使,某法師依舊日以繼夜的猛睡,鬼烯大哥說要做定期報告而跑回妖鬼鴉一族的祕境一趟;而我、卡蘭米嘉與八巧則是徹底的將整個伊斯南鎮逛了好幾遍。

  「鬼烯大哥你幹麻又突然從窗戶冒進來?很嚇人耶!」我白了鬼烯大哥一眼說道,而鬼烯則是笑開了嘴,一個靈巧的翻身從窗戶跳了進來。

  「哈哈哈,小燿燿被我嚇到了嘛?既然那隻聖白羽還在睡,那麼我應該還沒錯過什麼精采的吧。」鬼烯毫不客氣的擠到我旁邊坐下,然後直接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麵包就往嘴裡送。

  「你說,那個天使原來就是『聖白羽』?」坐在我對面的水舞大姐眨了眨眼睛說道:「那雙純白的翅膀……怪不得……。」

  「啊?我沒有說過嘛?」鬼烯大哥滿嘴食物的說道:「不會吧,我還以為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咧!」

  「聖白羽?這是什麼樣的妖族?很罕見嗎?」卡爾德望著鬼烯問道。

  「不會啊,其實他們挺常見的呢。或許叫『聖白羽』可能會沒啥印象,他們的原型,也就是『白羽』,人類一般俗稱他們為『送子鳥』。」鬼烯大哥往「天使」所在的房間瞄了一眼,繼續說道:「他與我們鬼鴉及妖鬼鴉算是相對的種族。我們專門將人間界的靈魂帶往冥界,而他們則是將已經淨化過的靈魂,從冥界帶回人間界。噢,順道一提,因為我們翅膀黑,常常出現在死亡場合就被叫成『妖』,他們翅膀白,總是出現在新生命降臨場合就被稱作『聖』,明明都是一樣在工作……老實說還挺不公平的呢。」

  「咦?聖白羽真的很常見嗎?為什麼我也沒有什麼印象看過呢?」我努力回想著問道。

  「不論是鬼鴉或妖鬼鴉,白羽還是聖白羽,只要有生物死掉或出生就會有我們的存在,所以我們算是非常常見的妖族噢。」鬼烯大哥笑了笑盯著我說道:「至於你們會沒有印象的理由嗎……這麼說好了,你有見過除了我之外的『妖鬼鴉』嗎?」

  「這麼說起來……」我仔細回想著說道:「鬼鴉倒是看過很多次,但是妖鬼鴉確實沒有看過……」

  「知道了吧?我們妖鬼鴉以及聖白羽是維持世界平衡的特殊種族,所以我們的數量一直維持著固定的數目,而且天生有著某些讓我們工作方便的能力。像是穿越結界啦,隱跡啦,或是讓看過我們的人遺忘等等。」鬼烯大哥輕輕的哼了一聲說道:「就算工作再怎麼重要,但到頭來還是不會被其他人所記憶,每一位妖鬼鴉或聖白羽從出生到死亡的命運都是規劃好的,只有工作、工作、工作,無趣至極。」

  「原來如此……這麼說,或許我們曾經在某些地方見過妖鬼鴉及聖白羽,但是後來相關記憶全部都被消除了?」水舞大姐微微偏著頭問道。

  「基本上我們妖鬼鴉或聖白羽在工作時,一般都被規定要處於『隱跡』狀態,不刻意去感應或尋找是看不到我們的。如果有某些能力較強,或是故意來找碴的傢伙出現,我們也會在事後對他們使用『忘卻之術』。」鬼烯大哥乾笑了兩聲說道:「就算我們故意給人看到,不使用這些能力好了……到最後大家還是會對這類事件的印象逐漸模糊,然後忘得一乾二淨的,因為這就是世界的定律。」

  「世界的定律?那是什麼?」我望著鬼烯大哥問道。

  「噢,關於世界的定律嘛……」鬼烯大哥稍微思考了一會兒說道:「不曉得你們相不相信,不過在我們妖鬼鴉的觀念之中,這個『世界』其實是有意識的。世界的意識決定在這世上所發生的任何一切,只要是居住在這世界上的生物,任何人都無法違背其意志。就大方向而言,當它不需要哪個種族,那個種族就會逐步邁向滅亡;就小方向的現象,它所『不承認』的人事物……例如說那種死而復生的不合理現象,或是足以對世界造成威脅的人物,『世界』就會加以排除,而初步的排除手段,就是讓所有人會對這些人事物產生『遺忘』。」

  「足以對世界造成威脅的人物?這麼說的話……」九玥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望著我說道。

  「不對啊,既然你們妖鬼鴉跟聖白羽明明是維持這世界平衡的重要人物,那麼世界幹啥要刻意讓你們被『遺忘』呢?」此時八巧睜的圓溜溜的黑眼珠,望著鬼烯大哥開口發問道。

  「沒辦法,誰叫我們是必要存在這世界上,卻又不應該存在這世界上的種族。」鬼烯大哥的笑容似乎抹上了某種沒落情緒。「世界需要我們賣命的工作,但是我們的存在若是大喇喇的公諸於世,一定會被有心人士拿來利用,進而影響到世界平衡的破壞……畢竟每個人──應該說,每一種生物都不願意接受死亡,更不願意接受自己親人的死亡;若是每個人都想到要利用我們,要求妖鬼鴉不要帶走靈魂,或是要求聖白羽將某人的靈魂回歸……那麼不就天下大亂了嘛?」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呢……。」我點了點頭,總覺得心裡像是染上什麼沉重情緒似的開心不起來。

  「所以我才會這樣一直纏著你們啊,要是我不小心離開太久,被你們忘掉了該怎麼辦呢?」鬼烯大哥無奈的笑了笑:「會一直記得我們妖鬼鴉或聖白羽的,也就只有同樣『不被世界認同的存在』了。因此,對於我們來說,同族,還有自己的『伴』是非常重要的。聖白羽的具體情況雖然我不大清楚啦,不過推測應該與我們妖鬼鴉差不多。我們妖鬼鴉在修業訓練期間都是以兩人一組的方式進行任務,一直到獨當一面之後雖然可以獨立執行任務,但很多人還是會選擇與自己最珍惜的夥伴同進退。而那隻被黑暗市集抓去拍賣的聖白羽……就他的外貌來看應該還不到足以獨當一面的年紀,因此他現在會獨自出現在這個地方,可以推測應該是因為某種原因而失去同伴了。」

  「失去同伴啊……」九玥望著「天使」所在的房間喃喃說道:「那麼,他的同伴究竟在哪裡呢?」

  「喔?小玥你是在替『天使』擔心嗎?」我望著九玥的側臉說道:「還真是難得看到你多愁善感,主動關心別人的樣子呢。」

  「……不管怎麼說,失去自己的同伴都十分值得同情啊。」九玥將臉別了過去,背對著我說道。而就在此時,「天使」的房間內突然傳來了某種東西碰撞的聲響……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