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過往之章‧沙漠



這是一片土黃色的砂礫世界。

一陣黃色的風沙刮過。在滾滾黃沙的覆蓋之下,枯黄的硬草叢中驀然竄出一隻棕色的沙漠之兔――然而幾乎就是兔子跳出的同時,另一道灰影便以更驚人的速度迅速撲上,在兔子尚未落地之前便捉住了牠。

鋒利的指甲扎入了沙兔毛茸茸的身子。兔子一陣劇烈的扭動掙扎,使得緊緊箍住牠的利爪猶豫似的微微一鬆;然而此番猶豫只停頓了不到一秒的時間,那雙利爪便迅速準確的尋到了兔子心臟的部位,準準的刺了進去。

沙兔圓溜溜的黒眼珠瞪得老大,一陣痙攣之後,便垂下腦袋一動也不動了。而此時抓住牠的爪子也像鬆了一口氣般的鬆開,使得殷紅的血液立刻流了出來,染紅了大片的兔毛。

看著鮮血直流的兔子,爪子的主人――一位披著灰色斗篷的矮小個子似乎略為慌亂了一下。他收起了利爪,用白皙的手掌將兔子腹部朝上的捧著,但此一動作卻絲毫沒有減緩兔子血液的流失速度,反而使被鮮血所染紅的兔毛擴展得更大片。

小個子微微一呆,嘆了口氣,維持著捧著兔子的姿勢站直了身子閉起眼睛。

此時小個子的動作就像是在為沙兔屍體祈禱似的。然而就在小個子喃喃唸誦了小一陣子之後,他的四週突然捲起了一小股圍繞著些許火焰的風砂――接著,沙地上便只留下一個圓形的旋風痕跡,小個子的身影瞬間消失無蹤。




伴隨著些許火焰的小型風沙憑空出現,然後像是刻意壓制般迅速平息。旋風沙平定之後,一個灰色斗篷的矮小身影出現在沙地上。

有著一頭雜亂黑髮,滿臉鬍渣面容削瘦的邋遢男子將這一幕完全看在眼裡。縱使那位披著灰色斗篷的神秘人物故意挑選了較為偏遠的空地使用傳送之術,但其特異之處還是顯露無疑。

望著灰斗篷向自己所在的岩壁移動過來,男子慌忙倚靠回岩壁上假寐。話說遇上這奇怪的傢伙是一個禮拜前的事了,在荒無人煙的廣大沙漠之中,竟然能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遇難的自己身邊,並且還出手相救。

在這種炙熱的沙粒地獄之中,沒有萬全的準備是絕不可能獨身通過的。一般來往的商人旅客都是編組成駱駝商隊,準備好充足的糧抹飲水,並且備妥經驗豐富的嚮導,還有可以確切知道所有綠洲位置的精確地圖――一個只披了件薄斗篷,手無吋鐵孩子模樣的人物究竟是怎麼獨自走到這沙漠中心的?

一開始見到時的確連那種「地獄使者」的念頭都冒出來了。還記得當時逆著光的臉龐俯視著自己,那雙在陰影下呈現暗紅色的大眼睛透露著名為「天真」的好奇訊息。白皙的小手毫不費力的將半被掩埋在沙粒中的自己一把拉起,並且拖到這個可以稍微躲避風沙烈日的岩壁之後,第一句話竟然是以稀鬆平常的語氣問道:「你躺在那裡做什麼?」

「……。」看也知道是遇難了吧……。雖然弄不清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但看來似乎對自己並無惡意。反正自己現在的狀況也早已是個半死之人,因此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遇上什麼野獸將自己一口吞了也都無所謂了。

「不回答?聽不懂我說的話?不會說話?還是餓得無法說話?」艷紅色眼睛直盯著自己,從斗篷下露出的金黃髮絲與嫩白的膚色在太陽毒辣的照耀之下顯得異常突兀。

「喂,你吃什麼?肉應該會吃吧……」小個子自言自語著,然後轉了個身走到岩壁背面。而當他在度出現時,手上已經捧著一隻深棕色的沙兔。




灰斗篷小個子默默的將染血的沙兔放在男子面前。

「謝謝。」男子睜開眼欣喜的接過,掏出小刀熟練的開始割開兔皮。

話說這傢伙肯定不是普通人類。男子一面將兔皮完整的切割開來,一面在心裡想著。一開始他還直接將血淋淋的兔子屍體丟給自己,然後就袖手在一旁盯著自己將整隻兔子「吃」下去呢。後來在自己的指點之下,那小個子不知從哪裡找回來了可以充當鍋子的鐵盔,還尋找到了兩把可以切割兔肉的小刀,更找到了好幾個還裝滿水的軍用水壺,甚至還弄到了一把裝有彈藥的長管手槍……在這放眼過去全是沙漠的鬼地方,這些東西究竟如何弄到手?

後來,在看到小個子隨意抓了些枯草石頭點起了火,而那火焰就一直在沙地上不滅的自行燃燒的現象,更讓自己深深的肯定這傢伙絕對不可能是普通人類。

將兔皮平整的攤開、曝曬在烈日下之後,男子開始將兔子的內臟仔細的清除乾淨,並且將血紅色的兔肉切割成小塊。

灰斗篷的小個子只是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雖然男子需要的東西他都有辦法以極快的速度弄到手,但是對於解剖烹煮這一段卻完全不做任何參與。

男子將軍用水壺中的清水小心的倒在充當鍋子的鐵製頭盔之中,然後將兔肉放入開始烹煮了起來。

「要一起吃嗎?」男子照慣例禮貌性的邀請,而小個子的反應也和之前一樣,緩緩的搖了搖頭。

從未看過這傢伙進食……男子看了小個子一眼,繼續將目光擺回正在烹煮的湯鍋之中。這麼多天不吃不喝,那異常白皙的肌膚在太陽底下這樣曝曬著也絲毫沒有染黑的跡象,再加上那顏色過於鮮豔的紅眼睛及金髮……這傢伙若不是妖怪,那鐵定是精靈或神靈一類。不過是妖怪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每次他帶回來的兔子身上都會有著鮮明的,像是被大型肉食動物撕裂獵捕的爪痕。

傳說中的妖怪都是會吃人的。如果這傢伙真的是妖怪,那麼為何還要大費周章的救自己?莫非是想要將自己養胖再吃掉?想到這裡男子不盡失笑,有這個閒功夫去救助一個被困在沙漠中的人,那還不如直接去找最近的一個人類據集點搶奪較快。

雖然語言可以溝通,但小個子的話很少。「你叫什麼名字?」「你從哪裡來?」「為什麼要救我?」「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之類的問題小個子都只是默默的搖著頭。而兩人獨處時的尷尬卻促使男子自言自語的話變多了起來。

「你這些鐵盔、小刀、水壺與手槍應當是在東邊的沙漠中發現的吧?」男子一面吃著煮熟的兔肉,一面指了個方向說道。「那裡前些時候發生了場戰爭,是地方軍隊對沙漠強盜集團的討伐行動。」

小個子看著男人的臉,默默的聽著。

「雖然說算是順利討伐成功,但是軍隊自己也是損失慘重,你所撿到的這些東西應該就是那時候所留下的吧。而盜賊集團幾乎全滅,大部分的人都被軍隊俘虜,當然也有一些殘餘剩黨逃了出來。」男子乾笑了兩聲,繼續說道:「不過,在這荒涼酷熱的沙漠之中誰能活命?什麼都沒有的逃進這地獄,倒不如被軍隊捉回城鎮會好一些啊。」

「在沙漠之中沒有羅盤及地圖,甚至比沒有水跟食物來得令人恐懼。」燃燒在沙粒上的火焰嗶剝輕響,男人像是想要打破沉默般的繼續自言自語。「水及食物只要有方向還能夠前往找尋,但是如果連方向都沒有了,那就等於是連一絲希望都看不見了。」

「所以說,如果能找到綠洲就好了……。」男子將鐵盔中的湯汁飲得一點兒都不剩,然後滿足的長呼了一口氣。當他再度將目光望向小個子時,那小個子已經拉著斗篷蜷縮成一團,維持著環抱雙膝的姿勢打起盹兒來。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搖曳的火光將兩人的影子拉得老長,將小個子白皙的臉龐及金髮鍍上一曾金紅色的光芒。




或許是知道了有獵食者的訊息,亦或是這沙漠中的兔子就只有這麼多……小個子在心中默默計算著。如果這沙漠中一平方公里的面積只有一隻沙兔的話,那麼依照每天捕捉兩隻兔子的速度,大概一個星期內,一次傳送之術可以移動區域範圍的兔子就會被捕捉完畢,況且,兔子還很會逃。

雖然除了兔子之外,沙漠中還有其他許多像是沙鼠、黄蛇等生物存在,但是自己也不明白那個人類到底可以吃些什麼東西?自從有一次他嘗試捉了隻沙漠狼蜘回去,結果把那人類嚇得半死之後他就放棄了。

如果能夠一次移動得遠一些就好了,果然自己的修為還是不夠啊……小個子默默的想著。不過,不論自己如何努力再努力,與那個傢伙比較起來自己還是差了幾千年的修練時間,就算不眠不休的僅是琢磨傳送的法術,只要那傢伙有心,自己還是躲不了多遠的。

這就是,實力上壓倒性的差距……小個子皺起了眉頭,然後突然嗅到了空氣中似乎有一股水流的氣息……

有泉水?就在小個子歪著頭,想要找尋氣味來源之時,不遠處的沙丘上冷不妨竄出了一隻兔子。

小個子立刻撲了過去。




回到那片岩壁的時候,那個邋遢男子照常正在打著盹兒。

將沙兔放在男子面前之後,男子便毫無意外的立刻睜眼道謝。

小個子的眼睛瞄向了岩壁角落的一個小沙堆,他知道那是男子埋藏吃剩兔子骨頭的地方,而岩壁較低矮的部分則掛滿了男子切割下來的整張兔皮。對於每天同樣的生活模式,小個子已經感到有些厭煩了。

在火堆的一方緩緩抱膝坐下,小個子默默的想著。會幫助這個人類的原因不過是因為想找點事情做而已吧,為了填補不知道要做什麼的空虛感。因為接下來自己要去哪裡?要做些什麼?可以去做些什麼……仍舊沒有半點頭緒。

只知道,自己當時只想要「離開」而已。但是到哪裡去,之後該怎麼辦,自己想要做什麼……這些問題想了又想,心中還是一團混亂般的無解。

所以只好暫時……一直維持著現狀吧。

「那個……是從哪裡來的?」

男子的驚呼聲將自己從思緒中拉起。轉過頭去,發現男子手中的沙兔掉到了地上,正以驚訝的目光直盯著自己的肩膀看。

眼角餘光撇到自己肩上有一隻橘色物體的同時,右手已以極快的速度將那玩意兒逮個正著。那是一個大小像乒乓球,全身長滿橘色細毛,還有一雙像蝙蝠般狹長黑色翅膀的小妖精。

「是橘蒂絲――!」小個子看那男人似乎對這小妖精十分的有興趣,便一把丟了過去。而接住小妖精的男子則是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橘蒂絲……天啊!竟然有橘蒂絲!你從哪裡找到的?快告訴我!」

小個子感到莫名其妙。他指了指剛才獵補到沙兔的方向,然後用疑惑的眼神望向男子。

「哈哈,運氣真是太好、太好啦!」男子開心的笑了起來。「橘蒂絲在沙漠的意義同等於綠洲啊!有橘蒂絲的地方,那附近就一定會有綠洲!這種大沙漠的綠洲一定會是駱駝商隊們的落腳之處,這樣一切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啊!哈哈哈!」

原來剛才嗅到的泉水味道就是綠洲啊……小個子明白似的點了點頭。

「拜託你,拜託請帶我到那個地方去好嗎?求求你!」男子黑色的雙眼露出熾熱的光芒。

小個子微微點了點頭,站起身抬手輕輕一揮滅了地上燃燒的營火,轉身向後走去。




翠綠的顏色在這片黃色的大地之中有種異常的突兀及不真實感。

但這份突兀的翠綠卻又帶著無比的親切。

男人驚喜得瘋狂了。一下子抱著椰棗樹放聲大哭,一下子將腦袋埋進泉水裡縱聲長嘯。

這是一個面積不算大的小型綠洲。小個子仍舊以不急不緩的步伐靜靜的觀察著四週。沙漠中的綠洲的確是一種奇蹟,在這幾乎像是被詛咒的荒地之中,它是一股希望,給所有存在沙漠中生命的一股泉源。在這綠色淨土,風兒吹過時不再只捲起陣陣風砂,取而代之的是樹葉摩擦的悅耳聲音。

「這裡的確是來往商隊必經的補給點啊!」男子大笑了起來。「看,那些橫排的樁子就是商隊們栓牲口的地方,這裡附近也有營火燒灼過的痕跡!只要有商隊經過,我就有救了,有救了啊!」

小個子仍默默的看著正歡喜得蹦來蹦去的男子。

「水源充足,食物亦不缺乏,如果這裡是大型商道的話,那麼應該只需再等待個一兩天就成了……」男子抓下一串熟透的椰棗,開心的大啃起來。連續吃了好幾天帶有腥味的兔肉,嘴裡化開的酸甜竟成了一種極度的幸福。「那麼接下來,就只剩下與商隊們談判的籌碼了。」

男人將目光瞄向了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小個子。

「喂,我們來談談好嗎?」男人捧著一大串椰棗坐在泉水旁邊,堆滿笑容向小個子招手。

倒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人類笑得這麼燦爛……不過,總覺得這笑容有種異樣的不舒服感。雖然如此,小個子還是走到男人的對面,席地而坐。

「咳……你知道的,在沙漠中是沒有所謂的『慈善事業』這種玩意兒,雖然找到了綠洲,但若是沒有任何搭夥費用,就算有商隊經過也不可能願意帶著我這個陌生人走。就算真的有商隊願意好了,我還是需要一些基本錢財,才有辦法在城鎮中生活下去……」

小個子微微偏著頭,專心的聽著。

「因此,我需要一點能夠與他們談判的手段籌碼。」男人的眼角充滿了笑意。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已經知道眼前這非人類的小傢伙厲害歸厲害,但卻不知世事到了極點。「其實,你並不是人類,對吧?」

小個子微微一驚。雖然自己的能力還無法完全化身人型,但是好歹也聽長輩說過外出旅行時要披件斗篷裹住自己以免招搖,並且把自己妖族的特徵掩飾起來。然而自己到底還有哪些方面沒有掩飾妥當……?

「你應該是個妖怪吧?」男人繼續笑咪咪的說道:「唉,別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瞧嗎,老實說我之前可是專門在沙漠中做買賣的,跟我們做生意的人中也有些魔物獵人,當然也見識過人型妖怪這種東西囉。」

這種東西……好沒禮貌的形容詞。小個子微微皺起眉頭,自己好歹也會稱呼這男人「這個人類」而不是「這個東西」。

「你還沒去過人類的城市吧?那可是跟這光禿禿的沙漠完全不同,是個好吃好玩又有聲有色的美妙世界喔!」男人擺出陶醉的表情繼續說道:「不過身為妖怪的你在人類世界可是人人喊打的角色喔,所以你是根本不可能到人類世界去的。但是有我在可就不同了,我知道要怎麼讓你進入人類世界,而唯一方法――就是讓人們馴養。」

馴養……?小個子對這從來沒聽過的名詞露出滿臉疑惑。

「是的,你跟著我,到大城市去,我幫你找個願意收留你的人家。在那裡你可以無憂無慮,不愁吃喝受盡寵愛的過一輩子,這就當作我對你的回報如何?」當然能夠買下這種珍奇異獸當作寵物的絕對都是非常有錢的大富翁,如此一來自己也就能夠藉此狠賺一筆了!男子繼續滔滔不絕的說道:「況且依你的外貌是那種十分討人喜愛的美麗類型,我有把握只要稍微將你裝扮一下,一定能讓那些貴婦人或大豪們為你瘋狂!有了解你的人類願意當你的仲介人,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喔?」

雖然從長輩的口中聽說過許多關於人類世界的趣事,但卻從來沒有實地探訪的經驗……小個子認真的思考著。雖然的確對人類世界感到好奇,但是對於眼前邋遢男子態度的轉變總有種異常不安的感覺,而且自己對「被馴養」似乎也沒有多大的興趣……於是小個子緩緩搖了搖頭。

「……不再考慮看看嗎?這可是對你我都好的大好機會喔?人類世界有吃有玩,只要有我幫你做介紹,一定可以讓你不用工作舒舒服服過一輩子的!」男人繼續試圖勸說著,而且小個子還是緩緩搖著頭。

「是這樣的嗎……那就沒辦法了。」男人苦笑的搖了搖頭,從懷中掏出了那把長管手槍。「……雖然這樣錢會賺得少一點兒,但是高級妖怪美麗的毛皮還是能賣到不少金幣的。」

「砰」的一聲,男人扣下了板機。




雖然在子彈發射的那一瞬間,小個子驚覺的以本能反映向一旁閃避,但子彈還是劃破了他右肩的斗篷,使他的臂膀感到一陣疼痛。

那是什麼東西……?小個子瞪大了眼睛。這個從沙漠中隨意撿來,看起來製作滿精細的金屬物品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唉,別躲啊,我這也是為了生存嗎。」男人柔聲說道,將槍口對準驚魂未定的小個子,又射擊了一發子彈。「我不論如何都需要一些珍貴的『貨物』,好在城鎮中作為資本生存下來啊。若是你願意接受我第一個意見,那麼不論對我或你而言,都是最好的決定了。」

小個子仍一聲不吭,以靈巧的動作閃躲著。

「對我而言,不論是活著的寵物或是美麗的毛皮、可以製成昂貴魔法材料的眼珠指甲血液,都是我目前能掌握最好的資本。」男子臉上掛著笑容,一邊連連發射子彈,一面以與他的動作毫不相符,平穩的音調訴說著。「雖然這麼做對不起你,但是這是以利益作為基礎的世界,不這麼做我就無法回歸人類世界生活。所以請原諒我吧,如果你願意接受我第一個意見,我一定會幫你找一個最有錢的富有人家的。」

小個子的驚慌此時已化成滿腔的憤怒。他緩緩的深呼吸,一面閃避著子彈一面使自己沉靜下來。看的見……雖然子彈的速度快到只能剛好閃過,但是自己還是看得清楚那男人使槍的動作。

憑著天生過人的速度及運動能力,小個子專心默默計算著男人的動作。沒錯,子彈是追隨自己而來,瞄準的目標是心臟所在的要害部位。也就是說,與其無目的的閃躲,還不如讓自己作為主導――

小個子故意朝斜方遠距離的偏角度躍去。「碰碰」兩聲槍響在身後的椰子樹幹上炸開,就在男人的槍口順著小個子大幅度的移動方向瞄準的那一剎那,小個子用力一蹬――飛身貼近了男人持槍的右腕,然後一個側踢將男人手中的槍枝踢落!

然而就在同時,小個子卻撇到了男人的嘴角明顯上揚了起來。

「刷」的一聲,只見男人雙手不知何時各握著一把短刀,向小個子突刺而來!

糟糕,這樣的距離――

「風召!」小個子大聲吼道,一陣小型旋風立刻憑空刮起,趁著男人被突然刮起的旋風驚愕得微微停頓的同時,小個子立刻向後空翻。然而或許是跳躍的立到過猛,小個子的身體向上跳躍了至少十呎的高度,然後以狼狽的姿勢向下落去――

就在這個時候,時間突然停格了。

似乎有陣陰寒刺骨的冷風突然刮起,但卻沒有任何的風沙與樹葉搖動的聲音。

明亮的天空突然黯淡下來,一種無形的壓力突然充斥在周圍。這是什麼樣的氣勢……?男人愕然發現,自己握住刀柄的雙手已在瞬間沾滿濕黏的冷汗,而那種無形的壓力則帶給了自己深深的恐懼……

沒錯,這感覺的確是冰冷,且絕望的恐懼……

無形的肅殺之氣使男人恐慌的瞪大了眼睛。到底是什麼……?曾經置身戰場,在各種戰鬥中求生存的男人明白這樣的絕望之感。就像是在對手的尖刀棲近自己咽喉的那一瞬間,是子彈擦過自己太陽穴的那一瞬間……不,是遠比那更加深刻的,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恐懼之感……

「小密,這樣的姿勢實在不夠優雅喔。」

略微低沉的嗓音想起。溫柔的音調雖帶著笑意,但是聽在男人的耳中卻成了一陣刺骨的凍寒。

憑空冒出的黑袍男子穩穩接住了原本即將倒栽蔥落地的小個子。銀金色的過腰長髮鬆散的紮成了束,純黑色的裝束將男子的肌膚襯托得白晰耀眼。而那雙微微垂下眼簾的鮮紅色雙眼及上揚的唇角,則帶有一股說不出的邪氣。

「……。」被喚做「小密」的小個子似乎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便放棄掙扎的咬緊嘴唇不做任何聲響。

「我來瞧瞧……是哪隻不知天高地厚的髒猴子在欺負我家的小密啊?」黑袍男子溫柔的微笑著,將目光移向了停格在原地無法動彈的邋遢男人。

冷若冰霜的眼神讓男人感覺彷彿被投入了黑暗冰窟之中。深刻的恐懼使他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噢,原來隻無聊低俗的小蟲。小密你竟然還有閒功夫去跟這種東西鬼混而不回家,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黑袍男子打著眼前劇烈顫抖的人類,以平淡的語氣說道:「好吧,我來看看要怎麼處理這隻小蟲……」

「不要理他。」小個子突然開口說道:「我們回去,不要理他。」

「哦?是指放過他的意思嗎?小密你也未免太好心了點吧。」黑袍男子邪邪的笑道:「我也沒有說要讓那傢伙愉快的死掉啊,竟敢欺負我的小密,我所知道的方法還有很多,很多呢……」

「我們回去,不要理他。」小個子皺起了眉頭,再次強調。

「好好好,聽你的,看你那句『我們』的份上,這次我就不計較了。」黑袍男子輕笑了起來,溫柔的在小個子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那麼,我們就回去吧。」

暗紅色的火焰憑空燃起,像是舞蹈般的盤旋著將兩人的身影包裹住。

『不過欺負我家小密的傢伙,還是要讓你受一點兒教訓的……』

在那兩人的身影隨著火焰消失之際,邋遢男人的耳中明顯傳進了這樣帶著笑意的,令人不寒而慄聲音。

接著,一陣令人伸手不見五指的狂風沙,包覆了整片綠洲。














「奇怪,照地圖看來,這個地方應該有座綠洲的?怎麼不見蹤影?」

清脆的駝鈴聲由遠至近,成縱列行進的駱駝隊伍停在一座沙丘前面。

「該不會是,迷路了吧?還有前面這個沙丘是打哪而來的啊?」商人打扮的男人緊張的問道。

「不,不可能的,這條路我走了幾百次了,不可能出錯的!」走在最前頭,帶著白色頭巾的老嚮導說道。

「快看,山丘上倒著一個人耶!」一個眼尖的小夥子叫了起來。

於是商隊暫停在原地休息。老嚮導以及幾個帶頭的商人走到了落難者的身邊。

「……看起來應該是乾死的吧。」商人領隊打量著眼前僵硬的乾屍。「不過怎麼會有人這樣橫躺在沙漠中?」

「看起來他似乎在挖掘些什麼……」老嚮導仔細觀察著。「看來這傢伙是持續在烈日之下不停的挖掘著什麼東西,所以才會乾死在這裡。」

「在挖掘什麼呢?該不會……寶藏吧?」另一位年輕商人興奮的說。「前一陣子這裡的確有皇家騎士團討伐盜賊團的事情發生,該不會這裡埋藏著盜賊們寶物吧?」

「傻小子……」老嚮導敲了一記年輕商人的腦門,嘆了一口氣。「在這沙漠之中,唯一的寶藏就只有綠洲及水源而已。好啦,既然此處沒有綠洲,我們必須要儘快趕往下一個綠洲休息地了。在繼續磨蹭下去大家的飲水及食物都會有問題的。」

「不過,到底為什麼這裡的綠洲會憑空消失呢……」商人領隊疑惑的說道。

「或許,是老天爺開的玩笑吧……沙漠地形天天在變,隨便多一兩個沙丘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老嚮導搖了搖頭,在地圖上標示了一個『X』記號。「與其研究綠洲消失的原因,不如趕緊前往下一個水源地要緊。我們還是儘快啟程吧。」

駝鈴聲響起,駱駝商隊越過了突起的小沙丘,繼續前進。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