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過往之章‧冬雪



銀白色的世界。

  大地上所有色彩都為這潔白新雪給覆蓋住了。沒有風,空氣中寒冷的氣味透明得彷彿可以敲出聲音似的。

  六角的雪花結晶從天空飛舞降臨,像是無數細小的水晶一樣輕巧地堆積在一切可以承載之處,為世間所有暴露在外的物體都覆上一層又一層白銀的皮毛。
  
屋內燃燒爐火的溫暖乾燥,彷彿將所有的冰寒水氣都往窗子邊堆積似的,使得整面窗戶結了一層不動手擦拭,就無法抹除的白霜。而此時有著一頭華麗金髮和豔紅色寶石瞳孔的孩子正賭氣似地,用細巧白皙的手指無聊的在結了霜的玻璃窗上劃來劃去。

「心,窗邊很冷的,到裡面來吧。」

如同暖風般溫柔的嗓音響起。身著天空藍長袍,有著一頭淺金色長髮的男子緩步走到爐火邊彎下了腰。在評估爐火似乎燃燒得不夠旺,輕打了個響指將爐火重新點燃之後,便將注意力擺在窩在窗戶邊眺望雪景的孩子。

「好無聊喔……」窗邊的孩子嘟噥著,厚實棉襖下的三條金色尾巴也跟著扭動起來。「這雪到底要下到什麼時候啊?人家好想出去玩……」

「放心吧,很快就會停的。」九瑤隨手抽起了一本書,戴起了小巧的圓形眼鏡,優雅的坐在爐火旁的搖椅上微笑著說道。

「唔……平常就沒什麼人會拜訪這裡,九流爸爸也都不回來,這種不能出去玩的天氣真是討厭……」

「雪正在下的時候外出是十分不明智的舉動,因此也不可能會有人在這個時候拜訪;所以還是乖乖的等雪停吧。」

「那麼,瑤哥哥你陪我玩……」九心嘟著嘴,正想爬下窗戶之時,突然又被雪地中的某樣東西吸引住了注意力。「有人……」

「怎麼了?」

「雪地中有人!正往這裡過來了!」小個子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努力的盯著窗外。

「這種時候怎麼可能……」九瑤站起了身,往窗戶邊移動著。「真的有人……咦?那個不是……」

九瑤二話不說的快步走到門邊,正想要將木門拉開的同時,突然「啪」的一聲,憑空燃起了夾帶著一層雪花的黑色火焰,接著一個身著黑袍的身影就這麼出現在屋子裡。

「九夜大哥?」

「咦?是九夜哥哥耶!九夜哥哥來找我們玩了!」

美麗的淡金色長髮未經整理的被散著,黑色的長袍彷彿染上一層白霜,九夜微微移動著腳步,而片片沾在頭髮上、長袍上的雪花就這麼落了下來。

怎麼會這副狼狽樣……?九瑤在心裡暗自納悶著。這是那個總是帶著一付無所畏懼的笑容,高傲優雅又略帶邪氣的九夜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掉到水裡了。」九夜低著頭小聲的吐出了一句話,絲毫沒有以往自信高傲的霸氣。

「啊……?」

雖然這麼說可以解釋九夜身上那沾了過分凍霜而顯得僵硬的長袍,但是他可是「九夜」耶?怎麼可能會犯這種在寒冬中游泳的錯誤?就在九瑤還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同時,他突然注意到九夜懷中抱著某樣東西……

「幫我救他,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九瑤低頭一看,隨即呆愣住了。九夜中有著一隻擁有金黃色毛皮的小狐兒,緊閉雙眼的小狐兒在九夜懷中僵硬得顫抖著,結了層霜的毛皮及凍得發紫的唇角,而急促的呼吸已經顯得短暫而微弱了。

……前一陣子聽九流大人提過,他又撿了一隻小九尾狐往九夜那裡塞,應該就是這一隻了吧?但是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

「我把他撈起來,弄乾,可是他身上馬上就又結了霜,然後身體就越來越冰冷……」

「先不要說話。」

情況不妙。九瑤立刻接過九夜懷中的小狐兒趕到溫暖的爐火旁。

「九心,快點到裡面去拿些毛毯過來!」

九心答應了一聲,便立刻小跑步的往房間內跑去。九瑤將小狐兒輕輕的放在爐火旁,並且專心的施展起了神聖的恢復白魔法。只見九瑤慢慢的將雙手放在小狐兒身上,嘴裡喃喃的咒文透露出一種沉穩安心的氣息,四周圍的光元素便圍繞了過來,如同雪花般的白色螢光盤旋飛舞、集中著。

九瑤左手輕輕一抬,從燃燒中的爐火中喚出了些許火之元素。在些許紅色與大量白色的光點逐漸凝結到某種程度的時候,突然爆出了一陣令人睜不開眼的強光――在炫目的白色光芒退去過後,小狐兒的身體便不再僵硬得抽續,呼吸也逐漸平順了下來。

「他……沒事吧?」九夜站在九瑤身後看著白魔法的進行,神情揣揣。

「心,謝謝你。」故意忽略九夜的問話,九瑤對著拿著毛毯跑步過來的九心露出了微笑,然後仔細的將小狐兒包裹了起來。

「九瑤……?」九夜皺著眉頭,仍然不安的望著九瑤懷中的小狐兒。

「九夜大哥。」九瑤將小狐兒交到九心懷中,然後站起了身面對著九夜。而九瑤那反射著爐火的鏡片則因為角度關係泛出了一片白光,使得九夜無法看清楚九瑤臉上的神情。

「啪!」

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站在一旁抱著小狐兒的九心驚呆了,他雙眼直視著仍保持著揮掌姿勢的九瑤哥哥,還有正面挨了一巴掌的九夜大哥,呆立在原地不敢移動。

「……。」

挨了一巴掌的九夜雖然震驚,但是仍默默的望著眼前以下犯上的弟弟。

「他差一點就死掉了,你知道嗎?」彷彿突然爆發出來,九瑤以九心從未見過的憤怒神情以及音量大聲說道。

「你到底有沒有任何一丁點兒養育小孩的知識?冬天!這種天氣!竟然讓這麼小的孩子跑到外頭去,甚至還讓他掉到水裡!他現在可是連人型都沒有的最初狀態哪!脆弱得隨時都有可能失去生命!而且既然掉到水裡去為什麼不立刻把他擦乾生火取暖?你以為用火焰將那些霜塊溶解就沒事了嗎?都凍成這個樣子你再慢一點將他送來他就死定了你知道嗎?而且我看他瘦成這樣,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的餵養他?你到底有沒有一個作為『父親』的自覺?」

「……。」

注視著眼前突然像老媽子般對自己瘋狂說教的弟弟,九夜只是注視著九瑤,默默的聽著。

「……請告訴我,他到底能不能活下來?」

過了好一陣子,趁著九瑤終於冷靜下來喘口氣的當兒,九夜以認真的語氣問道。

九瑤一愣。這是那個對任何事情都冷眼旁觀,我行我素,從來不顧他人死活的「九夜」嗎……?難不成他方才的問話,是真的出自於內心的「關心」……?

「……當然可以。」九瑤嘆了口氣,恢復了原本溫柔的神情及恭敬。「九夜大哥,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希望你能暫時留在這裡一段時間……一方面我可以幫你照顧他,另一方面我認為九夜大哥也該好好學習如何養育小孩子了。」

「那就有勞你了。」

十分乾脆的回答著,九夜此時才像放下一顆心似的,脫下了早已溼透的外袍,走到爐火旁邊觀看著抱在九心懷中的小狐兒。

小狐兒甜甜的沉睡著,不再寒冷得打顫,金黃色的毛皮顯得蓬鬆而乾燥溫暖,在火光的照耀之下照應出金紅色的光芒。

九夜微微握緊了拳頭,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似的,那雙專心注視的紅寶石眼睛亦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反射出炫目的攝人光芒。

九瑤注視了九夜一會兒,又再度將目光望向再度結滿白霜的窗子,嘴角微微牽起了笑意。看來那個總是以自己為優先,高傲且孤僻冷漠的九夜大哥,似乎也開始有所改變了呢。

冬天……應該還很長吧。

所以,還有很多時間……所以,一定沒有問題的。

留言

No title

是九密嗎>3<ˇˇˇ

No title

>豆豆

對啊,是他們以前的故事XDD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