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二十五)



會場陷入一片混亂。

「哇哈哈哈,壯觀,真是壯觀,外面淹洪水了是嗎?」在一片的驚叫聲中,鬼烯大哥反而露出標準幸災樂禍的表情,站在椅子上望著慌亂的人群哈哈大笑。

「唉呀唉呀唉呀……好多的老鼠啊……」水舞大姐處變不驚的微笑道:「這讓我想起北方高原沿海附近,旅鼠繁殖過多集體跳海自殺的行為呢……」

「的確糟糕,不過這確實算是十分難得一見的奇景。」同樣處變不驚的卡爾德點了點頭冷靜的說道:「看來這次的黑暗市集得被迫中止了呢。」

「喂喂喂你們這些傢伙為什麼可以這樣冷靜啊?到底哪來這麼多的大老鼠?真是超噁心的啦──!可惡,這種地方連結界都沒辦法用是怎麼樣……」唯一正常反應的卡蘭米嘉跳到招標桌上尖聲叫道。

「……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九玥皺著眉頭說著,一面冷冷的瞪著腳邊的老鼠群──而那些大老鼠們似乎感受到了某種「危機」,全都乖乖從我們身旁保持距離的繞了過去。

「不知道呢,不過似乎有某種『聲音』正在引導那些老鼠們喔?」水舞大姐微笑著將手掌輕靠在耳朵上說道。

「引導的……聲音?」九玥立刻安靜了下來,而我也努力集中意識側耳傾聽……的確,似乎有某種清脆悅耳的好聽聲音,正叮噹、叮噹迴響在大廳之中……

「看來這場鼠患應該是有人故意在惡作劇吧。」卡爾德望著完全呈現亂七八糟狀態的會場說道。此時已經有許多擺在會場中央的重要商品都慘遭鼠囓,而參與競標的富商貴族們更是被不斷從各個出口湧入的老鼠逼得四處亂竄。「或許是看準這個地方無法使用法術,所以才在這種時候把大批的老鼠引進來?」

「無法大範圍的清除鼠患,也無法使用防禦結界之類的加以隔離,直接徒手打死牠們反而會更為噁心,老鼠們從出口湧入也讓人無法向外逃竄……還真是十分高明的惡作劇啊。」九玥點了點頭說道。

「呃,那麼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我舉手發言問道:「還有,八巧跟波奇都還沒回來耶,這又該怎麼辦?」

「喔?你說巧兒跟小波奇嗎?他們在那裡啊。」水舞大姐微笑著指著下方靠近會場的地方說道:「他們正向我們招手呢……唉呀呀真是糟糕,這種情況我們也沒辦法接他們回來啊,總不能期待那些老鼠群會乖乖聽話的將他們推過來吧?」

我低頭一看,只見八巧及波奇正趴在一個蓋著黑布的圓柱狀箱子上面,在橫衝直撞的老鼠群以及人群之中「隨波逐流」著……天啊,他們到底在玩些什麼啊?

「……看樣子,現在可得認真的來想辦法解決問題囉。」卡爾德望著驚險萬分的波奇以及八巧沉吟道。……呃?不會吧?難不成卡爾德你本來只打算看熱鬧看到底而已嗎?……「既然水舞小姐說有某種『聲音』在引導著這些老鼠,所以我們如果能夠找出那個『聲音』,或許就有辦法能夠解決?」

「所以說,聲音的來源是……」眾人同時沉默了下來,仔細的側耳聆聽著……「──在上面!」

眾人不約而同的抬頭往圓形會場的正上方望去。只見裝飾在大廳正中央的超大型水晶燈上,正有一個女子窈窕的身影在燈架上翩翩起舞,而那悅耳至極的鈴聲則配合著女子曼妙的舞姿十分有節奏的輕響著。鈴聲在喧鬧的會場中雖然不慎明顯,但一旦注意到了卻迴盪在腦海中久久不散……

「……好厲害,竟然可以在那種地方跳舞……而且跳得還真好!」我望著水晶燈上黑髮女子婀娜的舞姿,忍不住讚嘆道。

「喂,不要看到連口水都要掉下來了!」九玥毫不客氣的在我腦袋上敲了一記:「我看有辦法在那種鬼地方跳舞的,根本就不是普通人類吧?」

「的確喔,雖然她沒有使出『媚惑之術』,但那確實是哈維比拉著名的魅惑之舞呢。」水舞大姐微笑著說道。

「哈維比拉……那是哈維比拉?」此時卡爾德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輕輕抓起了停在九玥帽簷上的食銀小妖說道:「有辦法了,既然無法使用法術,那麼我們就使用『音樂』吧!因此水舞小姐還有九玥,這就麻煩你們了,還有鬼烯,有一件事情要請你幫忙……」

「幫忙?幫什麼忙?先說好我可不會唱歌喔。」鬼烯繼續幸災樂禍盯著混亂的會場說道。

「使用『音樂』啊……這倒不失是個好方法。」九玥掏出了短笛點了點頭,而此時卡爾德已經把鬼烯大哥拉到旁邊去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不過,具體上來說,我們該演奏什麼樣的樂曲呢?」

「喔喔喔!演奏的曲目就交給我吧!」此時卡蘭米嘉似乎暫時忘記了周圍波濤洶湧的老鼠群,雙眼發亮興奮的說道:「我這幾張精靈樂譜中正好有名為『沉靜之章』的樂曲,剛好可以試著演奏看看啊!」

「精靈的樂曲嗎?那就麻煩你代為傳達囉。」水舞大姐微笑著說道。

「沒問題,雖然說這裡不能使用法術,但是『器具』應該還是可以使用的……」

卡蘭米嘉掏出了空白樂譜以及那裝飾得十分花俏的小鏡子,然後用雙手輕輕的捧住了鏡子,低聲念了幾句音調十分悅耳的咒文……而小鏡子立刻像是呼應一般散發出了柔和的白光。白光凝結成翩翩飛舞的蝴蝶形狀輕柔的落在樂譜上,樂譜立刻變得薄如蟬翼的半透明,在眾人面前投影出了由淡藍色光芒形成的五線譜……

「好漂亮啊……不過這裡不是不能使用任何的魔法嗎?」我讚嘆的看著眼前神奇的美景問道。

「這不是魔法喔,是『工藝』。」卡蘭米嘉微笑著說道:「這可是真正精靈的工藝技術呢!」

「所以剛才那幾句『咒文』,就是道地的精靈語囉。」水舞大姐微笑著看著眼前浮動的樂譜說道:「難怪精靈的工藝有著『奇蹟』之稱,果然名不虛傳呢!那麼,我們立刻來試試看吧。」

水舞大姐微笑著望著浮動的樂譜像是正在抓拍子般微微頜首,然後便輕輕的哼唱起來。而九玥也將翠綠色的短笛放置唇邊,和著水舞大姐溫柔的聲音開始吹奏。

剎那間,彷彿整個空間都跟著沉靜了下來,只剩下溫柔至極的音色正給予所有人安慰一般,柔和的氣息在半空中慢慢昇華開來──雖然僅是單音節的緩慢音調,但卻讓人有著身處夢境的奇妙之感,彷彿正倘佯在藍色大海中悠遊舒暢……

此時四周的老鼠群,甚至包含正四處竄逃的人群也都感應到這股柔和氣氛似的安靜了下來。我一抬頭,發現在水晶燈上跳舞的哈維比拉彷彿也被震撼住了似的停下了舞步,側耳傾聽著水舞大姐以及九玥的演奏。

時間彷彿靜止了,沒有人願意在此時此刻發出任何喧鬧的聲響。彷彿任何的雜音,都是對這神聖的一刻是種褻瀆……

「好的,接下來,下一個章節──『安眠』。」卡蘭米嘉微笑著伸出手指在小圓鏡上輕撫了一圈,而投影在半空中的樂章則微微的晃動了一下,轉換成了粉紅色的柔和線條。

而此時樂曲的風格轉換得更為沉穩安詳,恍若剎那之間湧入了大量柔軟的粉紅色夢境,輕飄飄的宛若蒲公英花絮飛舞,讓人不禁想忘記所有正在思考的事情,只想閉起眼睛沉醉在其中,然後,意識便開始模糊了起來……

「喂喂,這樣做雖然可以讓那些大老鼠睡著,但是連我們自己人也都跟著睡的了怎麼辦啊?」朦朧中,我似乎聽到了九玥的抗議聲。

「唉呀呀,真是好厲害的樂章呢,完全不用注入魔力也可以達到如此效果啊……但是還是換個曲調吧?」水舞大姐充滿笑意的溫柔嗓音跟著響起。

「好吧,那麼就……『愉悅』。」

原本令人昏昏入睡的音調突然變成輕快的進行曲。我睜開了眼睛,只感到一股愉悅的情緒湧上心頭,彷彿在灑滿陽光的綠色大草原上肆意奔跑似的,讓人忍不住想手舞足蹈一番。而就在此時,我發現除了水舞大姐溫柔的歌聲以及九玥清亮的笛音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清脆的聲音跟著加了近來──

抬頭一看,水晶燈上的哈維比拉已經開始和著音樂翩翩起舞著。不同於一開始妖艷的舞步,現在所呈現的舞步彷彿像月光下妖精的聚會一般,輕快且帶著純粹的歡樂及喜悅,心曠神怡的感覺讓人忍不住想一起加入。

低頭一看,我發現了一個奇異的壯觀景象──滿坑滿谷的大老鼠,連同那些帶著面具的人們也都跟的愉快的音樂手舞足蹈的跳起舞來!整個大廳內未受到音樂魔力影響的就只剩下寥寥可數的幾個人類及我們小隊伍中的眾人,還有正努力的將包了黑布的大箱子搬回來的八巧跟波奇。

「真是令人愉快的音樂啊,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起歌唱呢……」

就在這異常美好的時刻,我突然聽到了卡蘭米嘉的驚悚宣言。

「喂喂,不要在這種時候開玩笑啊!大家快摀起耳朵──!」

彷彿感應到危機似的清醒過來,索羅爾夫大聲的警告道。隊伍的眾人立刻反射性用力摀住了雙耳,而不明所以的可憐路人包括那老鼠群則立刻成了魔音穿腦的犧牲品──

……在災難發生的同時,我看到了一個壯碩的身影以與體型不合的靈巧動作,迅速的跳到水晶燈上,一把抱走了昏倒在上頭的哈維比拉。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