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二十二)



沒有邊際的黑暗空間。

沒有邊界,沒有風,沒有聲音,就連光線都沒有,一片死寂。『存在』在這個空間裡的,只剩下兩樣突兀的東西,一個是「我」……另一個,是佇立在眼前的一扇巨大的門。

弄不清楚是什麼材質製作的暗色大門,看堅硬如金屬,卻又有著石材質料般的沉重。深沉的墨黑色質材切面透露出暗淡的光澤,整扇巨大的門似乎正在呼喚的我,似乎正等待著我去觸摸它,去打開它……

我不自覺的伸出了手,輕輕的握住了刻著黑色與金色複雜紋路的門把。然後,我便聽到了一個聲音……

十分熟悉的聲音,但是任憑我搜遍了記憶,卻仍找不出那聲音的來源是什麼?那聲音似乎正在對我說些什麼話,似乎在催促著我做些什麼……

但是,為什麼我卻突然有一種僵立在原地,令人冷汗直流的恐懼感?

似乎如果我打開了這扇門,就會失去某些十分重要的東西……我膽怯的將握著門把的手略為一鬆,而門後的聲音卻催促得更加緊迫了……

開?還是不開?身處在這樣令人不舒服、什麼都沒有的黑暗空間裡,與其僵直在原地,或許選擇打開門才會是另外一種轉機……?

就當我下定決心,深呼吸了一口氣準備用力打開門的同時……

「不可以──!」




「喂,很痛耶,你做什麼啦!」

我本能的摀住腦袋回頭瞪著九玥。可惡,會這樣沒事突然敲我頭的,就只有這個傢伙了……

「我才想問你在做什麼呢!發什麼呆啊,站著也可以做白日夢!」九玥白了我ㄧ眼說道。

我張望著四周,雖然仍是一片漆黑的空間,但這裡已經不是剛才那什麼人都沒有的奇異地方;相反的,現在四周滿滿的都是人群,每個人都戴上了形狀各異的奇特面具,讓整個場面看起來就像一個詭異的化妝舞會。

但是充斥在這空間中,不論是人群的低語,或著是濃烈的欲望情緒,都讓我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小燿,放鬆心情,將自己對外的感覺收起來,不要去理會其他人的想法。」帶著白色面具的水舞大姐,輕輕握住了我的手柔聲說道。

「……緘音術!」九玥又突然用力的在我腦袋上拍了一下。「嘖,雖然你是根本忘記用,但是在這裡果然沒有效果。」

「施展這種法術根本不必打人吧?會痛的耶!」我轉頭瞪了九玥一眼。可惡,這傢伙什麼時候才會學習像水舞大姐這麼溫柔啊?不過沒有效果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難道你只有感覺到這個地方不對勁,卻沒有發現是什麼原因嗎?」九玥不屑的瞪著我說道。

可惡,又是那種眼神……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仔細的開始分析這異常的感覺──沒錯,確實有種無形的壓迫感壟罩在這個空間,空氣彷彿被灌了水泥似的異常膠著,還有只要稍微動用一點魔力就會頭疼欲裂的感覺,簡直就像是──

「封印結界……?」我抬起了頭訝異的說道。

「喔?小燿燿現在才發現啊?」突然一個插滿黑色羽毛的尖嘴面具湊到我眼前:「這個地方的結界可了不起呢,簡直就是所有魔力全部禁止使用的特殊設置喔!感覺好像根本就是拿來關魔法師或是妖族的特製牢房嗎!」

「是啊是啊,這地方連白魔法都不能使用哩,真是超詭異的啦……」此時一個閃閃發亮以金色為底,裝飾著各色亮片,與其說是華麗不如說是詭異的面具又湊到了我面前:「所以等會兒大家要小心千萬不要在這裡受傷囉……或許是魔力被封住的影響,索羅爾夫那傢伙又睡得更死了呢。」

「大家交談請輕聲細語,如果可以的話儘量不要說話。」卡爾德的聲音自我們身後傳來:「還有,迪亞跟九玥你們還是都戴上面具吧,這也是在這個場合保護自己的規定之一喔。」

「好啦,知道了啦……」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將那個醜不拉機還畫著奇怪條紋的咖啡色狗臉面具帶回臉上。

「這種技術……根本不可能是人類做出來的吧。」突然,我聽到了九玥自言自語般的聲音:「還有之前在雅拉城看到的神殿也是,這些完全沒有紀錄可查,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遺留下來的古代遺跡到底……」

「……怎麼了嗎?」這傢伙什麼時候對考古有興趣了?我轉頭看著九玥,而九玥的眉頭一下子又皺了起來。

「算了,跟你講你也不會懂的。笨蛋。」九玥轉過頭去,然後沉默。

「……。」算了,反正我就是不懂。於是我也沉默了下來,默默的跟著黑壓壓的隊伍緩緩走到了會場大廳。

會場大廳是一個呈平底碗狀,用黑色花崗石所堆砌起來的階梯式建築。每一層往上延伸的圓型高台都有著一個個正方立體平台以及巨大的號碼,底部平台的東西南北方向則各有一拱門型的出入口,而帶著各色面具、披著斗篷的人們則是安靜的往自己預定好的座位移動而去。

「好像……審判聽……。」鬼烯大哥突然吐了吐舌頭說道。

「什麼審判聽?」我望著鬼烯大哥問道,而此時眾人則跟著卡爾德走到了我們從情報屋免費要來的號碼位置上。

「沒有啦,這地方的設計跟我們族裡的審判廳感覺好像,令人起雞皮疙瘩。」鬼烯大哥又吐了吐舌頭開始東張西望。

「好的,接下來跟各位說明一下,這種招標會場的競標方式。」卡爾德微笑著拿起了桌上放著的各色手牌說道:「在這個地方,所有的東西都是以金幣與白金幣來計算。這張綠色的手牌是最少使用的,指的是金幣加一。而這藍色這張是白金幣加一,紅色這張是白金幣加十,銀色這張是白金幣加百,金色這張是白金幣加千,總共有這五種牌子。在競標時舉起什麼顏色的牌子,就代表你要在前價錢追加上這個數字。」

「白……白金幣加千……」八巧瞪著桌上的金銀牌子愣愣的說道。

「喂,白金幣算是什麼幣值?我怎麼從來沒看過?」突然九玥在我耳朵旁邊小聲的說道。

「果然是窮光蛋,連白金幣都沒看過!」耳朵尖的八巧突然哼了一聲湊過來說道:「這是古索菲亞大陸通用的幣值之一啊。在這塊大陸上的幣值總共分為五種,白金幣、金幣、銀幣、銅幣、錫幣。換算方式也十分簡單,一枚銀幣等於十枚銅幣等於一百枚錫幣……以此類推。」

「所以說,一枚白金幣就等於一千枚銅幣,買一杯不參水的柳橙原汁差不多是四枚銅幣,也就是說一千枚白金幣等於……」我默默的計算著。

「二十五萬杯柳橙汁。」九玥接口道。

「哇,那得喝多久啊……」我愣愣的想像被柳橙汁淹沒的情景。

「就算你每天照三餐喝,也要兩百多年吧。」九玥回答道。

「……我突然覺得這裡好像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我突然感到額頭上爬滿冷汗。

「我有同感。」鬼烯、卡蘭米嘉甚至連昏睡中的索羅爾夫都醒過來異口同聲的說道。

「……沒見過白金幣就算了,竟然還用柳橙汁去衡量白金幣的價值……」八巧做出了個昏厥的姿勢說道:「天啊,你們到底是在什麼樣令人同情的環境下長大的啊……」

「巧兒,禮貌。」水舞大姐開口提醒道。

「所以說等等除了目標物──也就是白翼天使之外,其他無論看到什麼東西都不可以舉起牌子喔。」卡爾德微笑道。

「呃,我認為,前面這張方桌交給卡爾德你一個人就行了,我們都在後面看就好。」我舉手發言道,而除了水舞大姐仍站在卡爾德身旁之外,其餘人都不約而同的點著頭,退了一步在後頭的直排倚上坐下。

就在此時,大廳的燈光突然暗了下來,只留下平底圓台上站立著的一個梳著油頭的矮小男人,拿著擴音器以高八度宏亮的聲音朗聲說道:

「在場的各位貴賓們,萬分感謝您的大駕光臨,本人為這次黑暗市集的主持人──卡拉‧托佩。相信能夠來到這個地方的都是有著崇高地位及豐厚財力的大人物,因此,本人就不再浪費各位貴賓的時間做競標解說……」略為停頓了一下,矮小男人又繼續以高亢的聲音說道:

「本人在此宣布,本次黑暗市集──現在正式開始。」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