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十九)



「很抱歉,這項任務沒有酬報。」

賞金獵人工會詢問處的櫃檯小姐一面扶著眼鏡,一面劈哩啪啦的翻閱著厚厚的資料。「這項尋找天使的任務確實是某個很有身分地位的大人所提出的要求,不過他並不接受面談,而且未聲明有任何資金上的提供。」

啊?沒有錢拿?那麼這還真是一個純粹「耍人」用的任務而已嗎!除了站在最前方與對方交涉的卡爾德還維持著沉穩的笑容外,其餘人都露出了「真是有夠莫名奇妙」的神情。雖然會願意接受這項任務的我們,可能也算是某種「莫名奇妙」的代表啦……

「請問能否告訴我,這項任務『沒有酬報』的理由呢?」卡爾德有禮貌的微笑詢問道。

「這個……是那位大人向我們公會登記這項任務時的聲明,詳細理由我也不清楚呢。」櫃檯小姐繼續翻動手中的資料說道。「而且,關於這項任務也如你們所見,除了『藍眼』、『白翼』、『少女』這幾項字面上的線索外,委託人根本沒有提供任何相關資料。」

卡爾德身後的眾人開始面面相覷。那麼這種擺明就是整人的招標會在正式的委託單上出現,根本就是利用自己崇高的身份來耍人而已吧?

「就算我向妳詢問那位『大人物』的身分,就於委託人的保密規定,我想你們也是不會提供的吧。」卡爾德笑容不減,繼續以認真的語氣與櫃檯小姐交涉。「那麼能否請貴單位幫忙聯絡一下,我們願意接受這個委託,但是相對的,我們也要求對方務必提供等價金額。」

……總覺得卡爾德交涉的語氣雖然面帶微笑,但是卻帶著十足的「脅迫」意味。

「咦……?」然而面對卡爾德有禮貌的強硬要求,櫃檯小姐稍稍愣了一愣,隨即回過神來說道:「對了……其實這招標還有個附帶服務,如果你們隊伍手上正好掌握著關於這項招標的線索,或是基於某種理由一定要從事這項任務的話……我可以幫你們連絡情報屋,只要是針對這項任務,你們所需要的任何線索情報屋都可以免費提供。」

「請問為什麼會有這種特別服務呢?」卡爾德問道。

「呃,其實這是另一位大人所提出的附帶條件,相關消息是從情報屋那裡發出的。」櫃檯小姐壓低了聲音支吾說道。「詳細情況我們這種公會基層服務部門也不是很清楚啦,不過確實有幾項特殊招標……上級有指示,若是有人知道明明沒有酬報或是條件嚴苛,卻還是一定要完成這項任務的話,可以提供一些附帶的有效情報……」

什麼啊?這算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附帶福利?我一頭霧水的看著露出若有所思神情的卡爾德。

「另一位大人?是情報屋的『高層』所下的指示嗎?我明白了。」卡爾德微笑道。「那麼,我們這就前往情報屋,但還是麻煩您向這項招標的委託人告知一聲,若是不願意提供相對酬報,我們完成委託之後所找到的目標物的處置方式,也沒有任何理由遵照合約辦理了。」

……卡爾德你這是在威脅嗎?這是威脅沒錯吧?

「……明白了,我會代為轉達的。」櫃檯小姐似乎也為卡爾德那與笑臉相違的言論而啞口無言了幾秒鐘。「那麼,請先簽署這份暫定時效契約並留下你們隊伍的公會編號,我這就去連絡情報屋。」




「問個問題,我們是不是不小心被捲入了某個不得了的事件中了?」

從賞金獵人公會前往情報屋的路上,九玥突然開口問道。

「嗯?怎麼說?」我抬頭望著九玥。不就是接了個莫名奇妙而且有點麻煩的任務而已嗎?而九玥則是照例賞給我一個看到笨蛋的眼神。

「關於這件事……放心吧,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卡爾德微笑著回應道。

「咦?不會有什麼大問題?這句話的意思是代表我們真的被捲入了奇怪的事件中了嗎?」卡蘭米嘉驚訝道:「該不會還真的被捲入了什麼皇室鬥爭之類的討厭事當中吧?」

「也不算,就算被捲入奇怪的紛爭之中,我們充其量也只是被僱用來的傭兵,只要沒有正式簽約都可以隨時退出,不會負到相對責任的。況且這確實只是個找東西的任務而已。」卡爾德解釋道。

「這麼說搞不好我們得跟整個軍隊打架囉?還是將會發生什麼戰爭啊?這樣的話對我的業績倒是挺有幫助的呢!」不知道想到哪裡去的鬼烯突然語出驚人的發出驚悚言論。

「戰爭?會發生戰爭嗎?就像十年前的那場內戰一樣?」卡蘭米嘉突然瞪大了眼睛說道,而原本夢遊般的法師也睜開了眼睛,認真的聆聽著。

「不要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這件任務應該完全牽扯不上任何皇室黨派間的紛爭。」卡爾德委婉的解釋道:「雖然我並不清楚發出這項招標的委託人是誰,但是情報屋方面……他們的頂頭上司確實是有些奇怪的傢伙,所以偶爾會做出驚人的舉動倒也屬正常,照現在這種情況看來,我覺得他們應該只是『想看熱鬧』的心態居多吧。」

「因為想看熱鬧,所以對於那些奇怪的招標提出情報免費的福利?」九玥搖了搖頭。「但是就實際情況而言,要是任務真的太奇怪,而且還不知道確實金額,應該也不會有人想要去從事那項任務的吧。」

「凡事都有例外啊,像我們現在不就是要去做那個『可能沒有錢拿的奇怪任務』嗎?」水舞大姐微笑道:「不過,騎士先生您是不是還對大家隱瞞了些什麼事呢?可不可以將能說的部份提供出來,讓大家心底有個參考也好?」

「這個……」面對水舞大姐的要求,卡爾德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在雅拉城的情報屋各位應該有聽梅雅娜小姐提過,情報屋其實是某個貴族的家族企業吧?而那個『貴族』,其實就是維瑟斐斯家族。」

「咦──?」

發出驚呼的是八巧以及卡蘭米嘉,連索羅爾夫也瞪大了眼睛表示無聲的震驚。維瑟斐斯家族?這個名詞是不是曾在哪裡聽過?為什麼大家的反應要這麼激烈啊?

「維瑟斐斯家族自貝德里國王建國以來,歷代以來都是支撐王國、十分具有影響力的宰相家族。」九玥白了我一眼解說道。「前一陣子在雅拉城的情報屋,卡爾德才解說過的。」

「是這樣啊,原來卡爾德有跟大家說過喔……」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道:「那麼,這個丞相家族是情報屋的頂頭上司,這又有什麼問題呢?」

「如果說丞相家族是情報屋的頂頭上司,那麼不就等於整個安里西亞的情報網,都在這僅在國王之下的第二大世族控制之下?」九玥沉思道:「這麼說的話,這個國家的任何實況情報不就掌握在丞相的手上?要是這家族對於國王懷有二心,他隨時可以利用有相關情報推翻國王,甚至自己稱王?」

「不會有這種事的啦,而且,維瑟斐斯家族並不是安里西亞的第二世族,他本來就是『第一』世族囉。」八巧一面玩弄著九玥的食銀小妖,一面說道:「你們該不會連安里西亞王國王位繼承的機制都完全不清楚吧?」

我、九玥、鬼烯都十分有默契的點頭承認。基本上我們好像也沒有理由特地去研究人類帝國的政治吧?

「哇啊,虧你們都活了這麼長的歲數,這相關事情真的連聽都沒聽過啊?」八巧照例毫不留情的吐槽道,而此時她手中的食銀小妖則是突然掙脫,然後啪噠啪噠的飛到九玥的帽簷上,使得八巧顧不得繼續解說,連忙在九玥身邊跳啊跳的想抓回那隻食銀小妖。

「簡單來說,安里西王國的國王並不是一般國家最常見的『世襲』制,而是『選王』制。維瑟斐斯家族每個人都擁有絕對的選王權力,他們會在所有貴族中挑選出自己心目中最佳的國王人選,然後各憑本事的將自己的『王』推上頂峰,而最後站在頂端的就是國王與丞相。」卡爾德解說道。

「那麼這種制度不是多少都會產生像是家族鬥爭,或有希望當王的貴族去賄賂丞相家族的情況發生?」九玥一面閃躲著八巧的撲抓一面說道。而此時波奇也跟的撲上前去湊熱鬧,搞得九玥煩到乾脆直接抓起食銀小妖像投球一般的隨便找個方向丟去,而八巧及波奇則是非常有默契的一同轉身去追捕「獵物」。

「這種事情難免吧。」卡爾德微笑著聳了聳肩。「不過維瑟斐斯家族是自恃甚高到個性扭曲的一個家族,所以那種以賄賂方式希望被選作『王』的傢伙,是根本不可能會成功的。」

「原來如此啊……不過卡爾德你為什麼連丞相家族就是情報屋的大老闆這種事情都知道咧?」卡蘭米嘉眨著眼睛問道。

「因為我曾經跟維瑟斐斯家族的人有點小過節。」卡爾德微笑著一語帶過。「好了,情報屋已經到了,我們這就去詢問黑暗市集的招開時間吧。能夠免費獲得這項情報真是太好了,因為這說少也算是得花上百枚金幣,而且還要有身分地位限定的機密極情報呢。」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