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十六)




地點是伊索納中最大,也是僅此一間的大型酒店。似乎整個伊索納鎮民都將資金全部投資在這間酒館似的,比起小鎮中儉樸的磚造街道建築,這間位於市鎮正中央、名稱「黃金伊索納」的酒館確實如其名,在整座市鎮中呈現鶴立雞群、金光閃閃的存在。

幾乎百分之百過往商旅都會在這間號稱招牌的大型酒館中住宿。雖然住宿餐飲的價格昂貴得驚人,但若想要退而求其次,伊索納中卻也沒有其他任何……堪稱「中等水準」的旅店。若不想和隨從苦力一般在類似貧民窟、不但漏水半夜還會被爬蟲類生物驚醒的破舊小店中吃住,就只好忍痛花錢住這高級旅館。好在有能力在這個地方從事貿易的旅客幾乎都是有錢商人,況且這間「黃金伊索納」的服務品質確實相當不錯,幾乎有首都皇家行館的水準;因對於此伊索納鎮如此明顯的「剝削」手段,大部分的旅客仍都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在伊索納中所有的道路都可以通到這間被奉為「地標」的大型酒館。金碧輝煌雕刻得極為花俏的兩層樓高大門及柱子,紅色鑲金花紋的地毯鋪在刨光磨亮的白色大理石地板上,從正門口一路鋪到馬路。兩邊的花檯及欄杆閃耀著銀色的光芒,並且用金線鑲滿了複雜到令人眼花的圖騰。一樓的餐廳中所有的桌椅都是磨光精緻的紅檜木,天花板上更是大手筆的裝飾著散發著白金色光芒,大塊的照明用魔石。

「我看這間酒店的店長八九成去過首都的情報屋。」多倫如此評斷。

雖然不清楚安里西亞首都的情報屋長什麼樣子,但是這棟建築倒十分符合自己的胃口……月官心裡想著。況且室內純粹照明用的光屬魔石對於身為光明屬性月夜花,其傷害性幾乎可以降至最低;因此唯一真正美中不足的……便是四周過於異樣的隱藏目光。

感覺神經遠比人類纖細的月官不可能不注意到,在這富麗堂皇的空間之中,除了高朋滿座、等著看節目開演的富商們外,還有另外一種為數眾多的視線存在於空間暗處。

「這個地方是老鼠窩嗎?」月官明顯的打了個寒顫。「好像不小心誤闖入魔鼠窟似的,好討厭的感覺!」

「喵喵小姐你不是貓嗎?照理說應該會喜歡老鼠才對?」多倫不識趣的回應道,隨即被兩道似乎帶有電擊的眼神掃射噤聲。

「簡直就像是被一大群老鼠盯著似的令人噁心……」月官怒視了多倫一會兒,又繼續皺著眉頭,厭惡的瞄了一眼躲藏在樓梯夾縫、貨物後頭、甚至藏在天花板樑柱上灰濛濛的人群。

「噗,這就是伊索納的特殊風俗啊,那些都是想要來免費看戲的當地居民吧,反正他們又不會撲過來咬人,你就當作沒看到就好了嗎!」多倫忍著笑小聲說道。

「真是――沒有水準的表現!」月官小姐滿臉厭惡的吸著鼻子說道:「就像一大群偷偷摸摸髒兮兮的老鼠似的,想要看表演為什麼不大大方方的買個位置呢?」

「中間高級座位區是給有錢的觀光客們使用的啊,一般當地居民才沒這個閒錢呢。」多倫淡淡的微笑聳肩說道:「不過月官小姐說得沒錯,在某些地方沒有錢的人,就只能過這種見不得人的老鼠生活。」

沒有錢的人就是鼠輩……?正當月官對多倫略帶諷刺的語句皺起了眉頭,正想反問的同時,整間酒館的燈光突然暗了下來。

「喔喔,開始了開始了!效果做得真是不錯啊,不過那個魔石燈光遙控是怎麼辦到的……」

就在多倫壓低聲音的小聲嘟噥中,一陣清澈的水晶琴聲想起,而整個會場也因為這透明清澈的音色徹底的安靜下來。

清脆的琴音彷彿敲進了每個人的心中,敲擊著每個人的心弦。雖然是單色的音調,但那空靈的感覺卻彷彿訴說著千言萬語,帶著令人舒服的溫柔,使得整個會場充滿著令人愉悅舒爽的氣息。

「這個聲音是……魔石製的……水晶琴?」多倫盯著仍空空如也的舞台,訝異喃喃唸道:「這種音色我只在雅拉城的大神殿聽過一次啊,沒想到這邊境地方竟然也會有水晶琴?」

此時清脆的琴聲彷彿只是開場白似的逐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悠揚的美妙歌聲。而伴隨著歌聲出現的,則是赤著腳踩踏著妖艷舞步,身材曼妙的美貌女子。

女子配戴著紫黑色羽毛裝飾的髮簪,及腰的黑色長髮彷彿綢緞般流暢的披散在身後。豔紅色的薄紗舞衣將女子姣好的身段包裹得若隱若現,白皙的肌膚脂粉未施,卻自然而然的染著一層薄薄的淡紅;而那朱紅色的柔軟雙唇正配合著妖精般艷麗夢幻的舞步,緩緩的唱出了媚惑人心的樂曲。

而在女子歌唱的同時,方才出現的水晶琴音彷彿陪襯似的,時而來著一小段的伴奏,時而寂靜無聲。仔細一瞧,才發現原來水晶琴的敲擊聲竟然是來自於女子綁在手腕以及腳踝上的裝飾串鈴,伴隨著女子曼妙的肢體動作,相擊而演奏出的動人樂章!

「真的……很漂亮……」

先前在月官心中認定為「不正經場所」的想法,此時已經完全改觀。雖然不甘心,但是沒想到人類世界竟然會有如此精采絕倫的演出!若月夜花一族的舞蹈堪稱月夜的精靈,代表著讚頌以及華麗,而眼前的舞蹈則可以說是惡魔的呢喃,充滿著極度的媚惑以及艷麗!

此時除了女子誘惑的歌聲以及水晶相擊的清脆配樂,整個場面完全聽不到任何一絲雜音;彷彿已經身處於另外一個空間似的,所有人都陶醉在眼前的藝術中,整個世界只剩下眼前女子曼妙的舞姿以及音樂。

整個世界只剩下眼前女子曼妙的舞姿以及音樂……?此時月官小姐突然驚醒似的,將目光從眼前誘惑人的表演中移開,警覺的環顧四週。不對,氣氛不對……!剛才那種感覺,除了對於藝術的欣賞外,還有另外一種異樣的魔法波動存在——

「……是媚惑術!」月官小姐訝異的倒抽了一口氣。沒錯,那種會奪取人的意志,使人陷入失神狀態的感覺,確實就是中了媚惑術的基本症狀!月官立刻往身旁望去,發現原本叨叨不休的男人此時也和週遭的觀眾一樣,露出癡迷的呆滯眼神,彷彿靈魂被抽走似的傻傻的直視著前方。

「喂,笨蛋你醒醒啊!這麼一點搔首弄姿的小伎倆就把你給迷倒啦?」月官拉起多倫的衣領,死命搖晃著並且用力的拍打著多倫的臉頰。

「當有人在台上表演時,在台下吵吵鬧鬧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喔!」

此時一個嬌媚的聲音突然自月官身旁響起。此時月官才發現,原本媚惑的音樂不知何時的已經停止了,而方才在舞台上表演的美女,不知何時以走下舞台,正帶著甜美的笑容外加一個爆青筋的忿怒記號站在月官身旁。

「這位小姐,請問妳剛才說誰的舞蹈是搔首弄姿的小伎倆啊?」女子甜膩的嗓音宛若暴風雨前的寧靜。而面對眼前美貌女子的質問,月官則是感到一股無名的怒火燃起,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誰承認那就是誰了。」

「喔?」美貌女子的音調危險的提高了一個音節,然後發出了冷笑。「哼哼,看來人家搔首弄姿的小小伎倆,還真是很、不、好、意、思的將妳的男人迷得暈頭轉向了呢?」

「妳說什麼——」月官手一鬆,可憐的多倫便直挺挺的往下倒去,腦袋還撞著了桌腳。「妳、妳、妳說誰是我的男……男……」

「喲,原來還是隻純情的小貓咪啊?」美貌女子伸手撩了撩秀髮,輕蔑的笑道:「放心,姊姊不會跟妳搶,這種貨色姊姊還看不上眼呢!」

「我跟他半點關係都沒有好不好?歐巴桑!」月官順勢踢了可憐的多倫一腳,雙手插腰的怒道。

「妳說誰是──」黑髮女子深紫色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然後雙手抱胸的揚起了下巴。「發育不良的小猴子,媽媽還等著你回家吃奶去呢!」

「妳說誰發育不良?本小姐可是玲瓏有緻的標準身材,妳頭大乳牛!」

「嗚……好痛,為什麼我頭上腫了一個包,而且臉頰好燙……」此時或許是因為月官先前的獰虐終於起了效用,臉頰腫得像豬頭似的多倫摸著腦袋清醒過來,然後就這麼莫名的遇上了兩個女人潑婦罵街般的戰場。

「咦?為什麼其他人都兩眼無神的在發呆?還有這位不是剛才在舞台上表演的大美人嗎?為什麼喵喵小姐正在跟大美人吵架啊?」搞不清楚狀況的多倫抓著腦袋看著眼前如同暴風雨班雷電交加的戰場,十分不識趣的發問著。

「吵死了!」「閉嘴!」

兩女的怒火立刻牽連到多倫身上,而多倫則是立刻摸著腦袋閃到一邊,嘴裡小聲的嘟噥道:「好好好我閃開,俗話說生氣中的女人就像母老虎一般的惹不得啊……」

「你說什麼?」「誰是母老虎來著的?」

此時黑髮美人與月官突然十分有默契的將砲口對準了多倫,然後同時用力的向前跨出一步,居高臨下的以龍捲風般的氣勢怒視著瑟縮成一團的壯漢……

啊啊,這種情況到底算是魚池之殃還是禍從口出呢?難不成這是我平時沒有好好禱告所受的天罰?下次經過神殿時我一定記得會再多捐獻一些銀幣的啊……多倫望著眼前化身成厲鬼的兩位美女,欲哭無淚的開始拼命禱告。

就在兩位美人兒正打算對眼前的出氣筒處以極刑的同時,黑髮美人突然像是發現什麼似警覺的抬起了頭,而月官及多倫也因為這個停頓,疑惑的抬頭望向她。

「似乎還有其他人……沒有受到媚惑。」黑髮美人皺起了眉頭。

「咦?」

月官及多倫也跟著警覺了起來。而此時,在安靜無聲的大廳角落,幽幽的出現了幾道暗紅色的亮點。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