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十二)



「千萬不要。」

一個聲音突然自我左方響起。我轉頭一看,只見原本趴在桌上昏睡的索羅爾夫突然抬起頭來說道:「如果不想要三天三夜睡不著覺、並且被店老闆掃地出門的話,千萬不要輕易嘗試。」

「什麼意思?」我望著突然清醒過來發出警告的法師問道,並且越來越懷疑索羅爾夫可以在睡夢中選擇聽話的超能力。雖然從來沒聽過卡蘭米嘉開口唱歌,但是卡蘭米嘉的詠唱咒文的聲音還滿好聽的,對於美好的事物也有著狂熱的研究,再怎麼說應該不會……

「……卡蘭米嘉那傢伙是個音癡。而且,是超越頂級的大音癡。」索羅爾夫直接了當的說道:「我曾聽過一次他唱的聖歌。相信我,他的歌聲簡直就是無差別的蓄意謀殺。」

「唉唉,好過份喔,人家唱得哪有這麼糟糕……」卡蘭米嘉故作生氣的嘟起了嘴。「之前驅退邪靈那一次人家天籟般的歌喉可是讓那些惡靈們感動涕零,全數滿足的昇天去了呢!」

「那根本是惡魔的呻吟,從地獄來的詛咒!」索羅爾夫繼續毫不留情面的與卡蘭米嘉針鋒相對:「我第一次看到不動用神聖魔法就能讓惡靈們驚恐得扭曲變形,然後慌張逃往另一個世界去的。」

「那麼……唱首歌來聽聽看就知道了啊?」八巧興致昂然的看著祭司與法師的爭執,一面說道:「可以驅散邪靈的聖歌?聽說那種神聖魔法雖然會讓妖族們感到不舒服,但還不至於造成什麼大威脅……說真的我還滿想見識看看的呢!」

「你有自虐狂啊?那種玩意兒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啦。」鬼烯大哥擺出頭痛的神情說道:「人類老是愛在我們努力工作的時候對我們進行這種精神轟炸,影響我們的工作效率,那種令人頭昏眼花的東西真是一想到就令我頭疼……」

「我也不建議在這裡嘗試,畢竟這是公眾場合,我們有義務不讓無辜的路人受害。」索羅爾夫冷言道。

「什麼嗎!要不是人家怕太出名會被粉絲送來的玫瑰花淹沒,所以才不輕易展現歌喉的!是索羅爾夫這個傢伙自己耳朵長繭,完全不懂得欣賞藝術,唱歌給他聽根本是對牛彈琴啦!」卡蘭米嘉自信滿滿的揚起了下巴。

「唉呀唉呀,其實我對祭司先生的聖歌還滿有興趣的呢。」水舞大姐微笑道:「據說教廷流傳的聖歌擁有著洗滌心靈、驅散邪惡的特殊效果,尤其由擁有光明魔法的祭司詠唱出來,更是能夠擴大神聖力量,甚至可以借此施展大型淨化、治癒魔法等等……我很久之前就想見識看看了呢。」

「那麼我們就先聽聽看再做評斷吧?」我望著仍就猛搖頭的法師說道:「既然這裡有水舞大姐跟九玥兩位對音樂有深入研究的人物在,剛好可以來評論看看卡蘭米嘉究竟唱得好不好啊?」

「相信我,你們會後悔的。」索羅爾夫嘆了口氣,然後站起身來移動到不遠處的空桌位置說道:「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啊……如果堅持要嘗試,那麼我會在這裡設置一個隔音結界,到時候受不了的就請到這裡來避難吧。」

「哼,到時候你跪著求我在唱給你聽,我還不見得願意唱呢!」卡蘭米嘉站起了身說道:「那麼,今天在這個小咖啡廳的人有耳福了!這可是神聖的祈福,精靈界才能聽到的天籟之音哪!」

卡蘭米嘉順手收起了那幾張白紙,然後跳到了桌面上,施展了一個大型光明魔法。頓時,似乎整間咖啡廳的光源都集中到了卡蘭米嘉身上,卡蘭米嘉的身影散發著柔和的白光,配合著他堪稱美貌的面容以及慈祥的微笑,讓所有人都莫名的產生一股天使降臨的錯覺。

『各位神的子民們,今日吾等神的代言人,將要在此展現眾神的音樂,傳遞眾神的福祉……』

神聖擴音魔法的加持使得卡蘭米嘉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柔和且有磁性。華麗的光系魔法讓他的身後展示出了半透明的天使翅膀,並且在半空中降下了片片純白色的羽毛。而意外看到這一幕的其他客人們,無不被震驚感動得目瞪口呆,甚至已經有人淚流滿面的跪下來做禱告。

「唉呀呀,舞台效果滿分呢。」水舞大姐微笑著道,隨著眾人移動到稍遠的座位,將原本的桌面讓給卡蘭米嘉當作私人舞台。

「雖然過度花俏了一點,但是娛樂性質不錯啊!」八巧也點著頭環顧周圍說道:「跑進店裡看熱鬧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呢。」

「……標準的神棍作法。」索羅爾夫搖著頭,伸手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圓,輕聲念著咒語做出了一個圓型的隔音結界。「這樣濫用白魔法,有朝一日一定會遭天譴的……」

「啊,我可是一點兒都不想聽什麼聖歌,那些誇張的白魔法照得我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先借我躲一下。」身為闇屬性妖族的鬼烯大哥微微發著抖,率先鑽進了索羅爾夫的結界。

『那麼,現在就為各位帶來諸神的樂章……』

卡蘭米嘉優雅的彎腰鞠躬,四周立刻響起了如雷的掌聲。只見他微笑著環顧四周,在整間咖啡廳完全安靜下來的同時深呼吸了一口氣,輕輕的啟動朱唇……

……接著,整座咖啡廳便遭受到了毀滅性的大轟炸。




「我說貓咪大小姐啊……你到底想要去哪裡啦!這樣沒個目的亂闖也不是辦法啊?」混合著無奈與抱怨的聲音響起,臉上還留著清晰紅印的壯漢同樣的台詞已經重複了不下十次以上。

「……。」金色短髮的女孩悶著頭繼續趕路,對於身後壯漢的抱怨完全不聞不問。

「大小姐您又沒有要去黑森林,目的地也不是西南方的那個叫什麼名字的小國家,那你到底要去哪裡啦……咦?不過想到如果要離開安里西亞王國境內到其他國家,那可是需要那個國家的入境許可證呢!喵喵小姐身上應該沒有這種東西吼?所以就算想要過去也沒辦法啊……」多倫抓著頭髮,東扯西扯的碎唸道:「唉唉,這條路我們已經走過第三次了耶……」

已經走過第三次了?走在前頭的月官一愣,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瞪向身後的壯漢:「那你為什麼不早說?」

「什麼?什麼我不早說?」這種突然而來的質問方式根本已經到達蠻橫的程度了啊……多倫連忙停下了腳步小心翼翼的發問:「呃,難不成……貓兒小姐你完全沒發現這條路我們已經走過第三次了啊?」

……確實完全沒有發現。月官開始打量著四周一直重複著的山路風景,這附近的道路怎麼看都是一個模樣,一模一樣的山壁,一模一樣的灌木叢,連小路的寬度都差不了多少……難不成是……迷路了?不對,老實說自己連要到哪裡去都搞不清楚,所以似乎是處於比迷路更糟糕的狀態……

「……反正我要去的地方,你也不會知道要怎麼走的。」月官低著頭小聲的說道,絲毫沒有注意自己的語氣已經又轉變成「撒嬌耍賴」的程度了。

「啊?告訴我有什麼關係呢?搞不好我會知道啊?」多倫又抓了抓頭髮說道:「就算我不知道,我也可以去找應該知道的人問嗎。再怎麼說兩人一起想辦法,總比一個人漫無目的亂闖強啊!」

「我要去魔界,你知道路要怎麼走嗎?」月官突然抬起了頭,直視著多倫的眼睛。

「魔界?」多倫明顯吃了一驚,然後開始誇張的比手畫腳說道:「你是說,異世界、不是這個世界、充滿邪惡力量的……那個魔界?你要去那種鬼地方做什麼啊?」

「你管我去那裡做什麼。」月官低下了頭,腦海裡浮現出妹妹鈴兒的面容,心裡又感到一陣酸楚。

「好好好,我不管你去那裡做什麼,貓兒小姐你不要突然一付快哭出來的樣子嗎……」多倫望著沉默下來的月官,連忙出聲安慰著:「魔界啊,要去魔界啊……我們可以來討論一下,好好想想辦法啊?」

「你真的知道路怎麼走?」月官抬起頭,訝異的問道。

「我是知道一些傳說啦。」多倫點了點頭說道。「貓兒小姐應該知道『第三個月亮』的傳說吧?」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