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九)




「我說大小姐啊……你到底想要去哪裡啊?」小麥色肌膚的壯漢抓著頭髮,以略帶無奈的語氣問道。

「……。」金色短髮的女孩似乎連回頭答話都懶,只是自顧自的悶頭趕路。

離開了山谷通道入口的小鎮後,也不知是否刻意,月官避開了一般商旅通行的山谷道路,反而挑了建築在山壁上的小逕前進。只容許一人通行的山間小徑彷彿是天然生成在山壁上似的,一邊是高聳的峭壁,另一邊則是直立的懸崖。雖然只要隨意往旁邊望去便可將整座裝飾著銀藍色河流的翠綠山谷收至眼底,不過要有心情欣賞這幅如畫美景,也必須在克服隨時都有可能失足落谷的恐懼之後。

「喵喵小姐你是打算這樣越過落日山脈嗎?那走下面的河谷道路應該比較近又比較好走耶,另外別看下面的河谷綠油油挺漂亮的,在水源供應地以外、落日山脈對面就只剩光禿禿的黑色荒地,其他什麼都沒有喔?難不成你是打算去別的國家?話說現在西南方的那個國家叫什麼來著的……」

「……。」

「如果想要登山健行沒有人會挑落日山脈這種光禿禿的地方運動吧?況且這裡一不小心掉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耶……越往山上可越是光禿禿的連隻兔子都抓不到喔?而且山上的水源也非常難找,這樣什麼都沒有準備一定會遇難的啦!」

「……。」

「這條路一直走下去全部都只是單行道的地形跟光禿禿的堅硬石壁而已喔,這樣可是會連晚上睡覺的地方都找不到的?只要稍微翻個身就會不小心掉下去啦……還是妳的目的地就是刀鋒懸崖的黑森林?這條路的確是通往黑森林的唯一道路,難道妳是賞金獵人?」

……賞金獵人?月官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猛一抬頭,隨即又以厭惡的眼神往回看去。

「……你真的很吵。而且,你到底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

「誰叫喵喵小姐一直不說妳要去哪裡……」多倫雙手一攤,聳了聳肩露出笑容說道:「悶著頭一直趕路多無趣啊,想要去哪裡可以跟在下討論看看嗎,在下對安里西亞王國境內的道路還算熟,或許可以知道一些捷徑也說不一定喔?」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從一路上這傢伙的表現確實可以看出,多倫對這附近環境確實十分熟悉。有這傢伙跟著,確實從晚上找地方露宿、尋找食物水源等等雜事都不必自己傷腦筋,這對於在月夜花族群中生活慣了、從來沒有外出做長途旅行的自己來說,確實有著非常大的幫助。更何況……自己本來就完全不認得路,只是抱持著半想甩掉這傢伙,可是卻又無法離開的矛盾心情一直拼命往前走而已……因此眼前最明智的作法的確就是開口請這個傢伙帶路。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請教這個傢伙……月官看著多倫笑嘻嘻的臉龐,又皺起了眉頭。

「……你剛才說前面是什麼黑森林,去那裡跟賞金獵人有什麼關係?」掙扎好一會兒,月官才開口隨意挑了些無關緊要的句子詢問。

「喔?說到落日山脈的黑森林嘛,那裡又被稱作「媚惑森林」……」多倫眨了眨眼,神秘一笑:「先請問喵喵小姐,妳會唱歌跳舞嗎?」

開什麼玩笑,身為崇尚高雅、又極度附有藝術氣息的月夜花一族,怎麼可能會對音樂舞蹈沒有研究?雖然保持著風度沒有立即開口反駁,但月官的眉頭鎖得更深了。

「啊……對高雅端莊、身為月夜花一族的小姐做出這種詢問,確實是在下失禮了。」多倫突然彬彬有禮的彎腰道歉,然後繼續笑著說道:「原來喵喵小姐的目的是要去找哈維比拉啊?嗯嗯,原來如此,由擅長唱歌舞蹈的月夜花去跟哈維比拉交涉啊……」

哈維比拉?那種群居的人身鳥妖?原來前面是鳥妖的聚集地……月官微微偏著頭思索著。説實在的,自己對這些只會嘎嘎叫的鳥類妖族實在是沒什麼好感更沒什麼研究,況且比起那隻討厭的黑烏鴉,這種擅長出賣美色、濃妝艷抹的俗艷種族似乎又更叫人討厭了……不過就這傢伙剛才的語氣,哈維比拉怎麼又跟月夜花扯上什麼關係了?

「不過……喵喵小姐要找哈維比拉是想要做什麼呢?是受人委託嗎?該不會是想要自己拿來用吧……」多倫突然露出了某種似笑非笑的古怪神情,讓月官打從心底感到一陣莫名的雞皮疙瘩。什麼叫自己拿來用?哈維比拉可以拿來做什麼?

「……不過要贏得過哈維比拉,除了藝術涵養要夠,還得要有另一個必要條件才行呢。」多倫自言自語著,臉色突然又轉為嚴肅,並且以極認真的眼神將月官從頭打量到腳。

「……請饒恕在下冒昧請問小姐一個問題。」多倫以異常認真的神情盯著月官,並且以沉穩的聲音緩緩說道。

「……什麼問題?」多倫認真的視線使得月官莫名的感到臉上一陣紅熱。而多倫又緊盯著月官看了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心般的開口問道:

「請問,妳是處女嗎?」

「啪」的一聲脆響,多倫的臉頰上多了個清晰的五指紅印。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嘖嘖,這個錢包裡竟然只有八個銀幣跟十幾個銅幣,真是有夠寒酸……」紮著八條辮子的黑髮小女孩以不甚雅觀的姿勢叉開雙腿坐在小巷子的牆角,一面檢視著地上所放著的一些雜七雜八的小物件。

「這幾張空白的紙是什麼?寶貝似的塞在懷裡,我還以為一定是什麼藏寶圖之類的咧。這個鑲了寶石的小鏡子倒是不錯,上頭的寶石都是真貨,應該可以當不少錢。不過真沒想到一個大男人竟然會帶這種小姑娘的東西,雖然那傢伙還長得滿像女人就是了。唔?這個小徽章是……賞金獵人的証明?沒想到那群呆頭呆腦的傢伙裡面有賞金獵人啊?暗殺者的証明……不錯的職業嗎,拿去黑市喊價應該可以賣不少錢……」

「巧兒,那些東西不可以賣,要還給人家的。」此時一個如同水流般溫柔的聲音響起,有著一頭水藍色長髮的纖細身影靜悄悄的出現在女孩身旁。

「人家知道啦,因為這是考試、考試嗎!」被喚作「巧兒」的女孩吐了吐舌頭,抬頭看著身旁的少女,然後伸手朝著小巷子上方像是在招呼什麼似的揮了兩下。

「小黑黑,過來吧。」隨著女孩招手的動作,一隻食銀小妖啪噠啪噠的拍著翅膀,發出吱吱的聲音從上方的某個窗台飛出,輕輕落在女孩的肩膀上。「唉呀,本來想從那群傢伙身上都摸一些東西過來湊人數的,沒想到那個大帽子吟遊詩人還挺精明的……還好我溜得快,要不然這一把可要做白工了。不過那群傢伙真的好窮,原本看那個笑瞇瞇騎士劍穗上花俏的裝飾著珍珠跟紅寶石,還以為他們應該是有錢人,沒想到只是一群裝闊的窮光蛋而已。」

「騎士?珍珠跟紅寶石的劍穗?」水藍色長髮少女明顯的一愣。

「是啊,本來摸著他懷裡的錢包還挺沉的,沒想到裡頭竟然只是一堆銅板。」黑髮女孩打開了放在地上的一個小布包,將裡頭的銅幣嘩啦啦的倒了出來。而此時卻意外的發現,銅褐色的硬幣中竟然還混著一抹白色……

「咦?為什麼裡面會有一張紙條?」女孩瞪大了眼睛,用手指夾起了那張混在一堆銅幣中的白色紙條。

「……『您好,相信您這麼鋌而走險一定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但偷竊仍是不好的行為。這些零錢雖然不多,但應當夠您應急飽餐一頓。衷心的希望您能腳踏實地的找個好工作重新做人……』什麼?這是什麼?難不成是傳說中防扒手專用的錢包?」黑髮女孩盯著紙條大聲叫了起來:「不會吧?我被耍了?」

「唉呀呀,不過人家的確很有禮貌呢。」藍髮少女啞然失笑:「呵呵,我想我幾乎已經可以確定巧兒你遇上誰了。」

「誰?難道那群人是水舞姊姊的熟人?」黑髮女孩意外的抬頭問道。而就在此時,小巷子的另外一頭也傳來了奔跑中的腳步聲以及「找到了」的呼喊聲。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