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七)



眾人不約而同的回頭一看,一個簡易的占卜攤位出現在我們眼前。

摺疊式的方桌上鋪著米白色的桌布,桌面的右上角放著一顆透明的水晶球,左上角擺著一隻紫色的、看起來圓滾滾的鳥布偶,而桌面得正中央則散落著些許各色紙牌。

占卜師身上的深灰色連帽斗篷讓人看不清楚他的相貌,帽簷底下只露出了微微上揚、形狀好看的唇角以及幾撮酒紅色的髮絲。

為什麼這個地方會有占卜攤……?不對,這麼明顯的目標物為什麼卻完全沒有人發覺?整個占卜攤位以突兀卻又異常協調的姿態存在這花園廣場之中,深灰色斗篷的占卜師靜靜微笑著,卻又有某種異樣的感覺凝結在空氣之中──

我回頭看了看九玥,九玥似乎也感覺到眼前的人物的不簡單而提高警覺凝視著。

「對不起,請問您剛才說了什麼?」卡爾德首先打破沉默,露出微笑詢問著。

『嗶吉嗶吉,聽取預言,一句一金!』

占卜師仍毫無動作的保持微笑,反而是桌上那隻紫色鳥布偶突然說起話來!只見布偶鳥移動著圓滾滾的身軀,一面嗶嗶叫著一面刁起了桌上的小名片遞向我們。

「耶?這是價目表嗎?」卡蘭米嘉接過了名片,仔細端詳著:「水晶球占卜一次五十金幣,塔羅牌占卜一次三十金幣,聽取及時預言一句金幣一枚……哇塞,有夠貴!這是哪門子的黑店啊?」

「水藍色長髮的人魚在南門市集中……」卡爾德略為沉吟了一會兒,突然轉頭向我問道:「迪亞,人魚的頭髮都是水藍色的嗎?」

「啊?這個不一定啦。」我愣了一下,卡爾德怎麼突然問起人魚的髮色來?「我記得我看過的人魚就有淺藍色、深藍色、湖水綠、藍黑色等等,不過,都是偏藍色系沒錯!」

「你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見過這麼多人魚?」九玥眉頭皺了起來,話語中隱約帶著些許低氣壓

「在貝殼砂海岸,遇見水舞大姊的時候啦。」我視相的簡單說道,然後閉起了嘴巴。

「怎麼了?現在又在吵什麼?」索羅爾夫睡眼惺忪的道:「怎麼突然感覺好像有某種魔力……占卜攤?什麼時候需要靠這種東西了?」

「哇,這傢伙醒來了耶?好難得喔!」鬼烯大哥笑道:「你再繼續睡下去大家都快忘了你的存在了呢!」

『嗶吉嗶吉,我家主人說,你們要聊天可以,但是請不要忽略我家主人的存在嗶吉!』占卜攤上的鳥布偶又嗶吉嗶吉的叫了起來,而此時仍咬著食銀小妖的波奇則是雙眼發亮的直盯著那隻鳥布偶。

「這個嗎……占卜攤的消費並不在我們的預算之中,況且兩枚金幣已經可以供我們住旅館一晚,金幣一枚也足夠我們所有人吃飯館一整天,如果是買材料自己煮的話還可以吃個三天……」卡爾德認真思考著,我幾乎可以看見有個喀啦喀啦作響的算盤幻影浮現在他腦袋的正上方。

「咦?竟然在認真考慮這種事情?」卡蘭米嘉望著卡爾德,意外的說道:「原來卡爾德也相信占卜這種玩意兒啊?」

「不如就交給大家決定吧。」卡爾德聳了聳肩,微笑道:「五十枚金幣跟三十枚金幣的占卜礙於經濟現況就不考慮了,一枚金幣的預言大家有沒有興趣聽取呢?」

「聽聽看吧,那個占卜師的確有著某種……魔力,似乎不是普通的江湖術士。」索羅爾夫望了占卜師一眼,語帶不確定的說道。

「我沒意見啦,不過那個占卜師是人類嗎?」卡蘭米嘉小聲問道。

「不知道哩,他把他原本的氣息隱藏得很好,我也感覺不出他到底是什麼呢。」鬼烯大哥雙手一攤說道:「小燿燿跟小玥玥你們覺得他是什麼呢?」

「……不知道。」九玥認真的說道:「不過,至少他的氣息裡面沒有敵意,也感覺不出危險或邪氣。」

「嗯,正確來說應該是種空靈的神秘氣息,就像他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似的……」我悄悄望了占卜師一眼,小聲的補充道。

「那麼結論是……」卡爾德微笑問。

「聽聽看吧。」眾人一致點頭。

「那麼,麻煩請告訴我們下一則預言吧。」卡爾德微笑的走回占卜攤的正前方,取出一枚金幣放在占卜攤位上,而那隻紫色圓滾滾的布偶鳥則是迅速的刁起金幣往占卜師的方向移動。

『貓小姐及老朋友與新朋友,結伴在西方山脈刀鋒。』

占卜師微笑的說道,而眾人則是立刻又圍起了討論的小圈圈。

「貓小姐?難不成是指月官小姐?」

「西方山脈刀鋒……應該指的是落日山脈吧?如果要去找哈比的確得到那裡去。不過老朋友跟新朋友是指誰啊?」

「也不一定是指月官小姐,如果貓小姐指的是月鈴,老朋友指的是帶走他的魔族……?」

「誰跟那種玩意兒是朋友啊……。」

「呃,我們再聽聽看下一則預言如何?」

於是卡爾德又在占卜攤上放下了一枚金幣。

『流浪的天使羽毛掉落於黑暗市集,落於魔人之手。其中之一等待救援,其中之一已經墮落。』

占卜師迷樣的吟誦內容讓大家面面相覷,這次怎麼連天使都出來了?真是完全弄不清楚他到底在打什麼啞謎……然而就在此時,波奇突然吐出了沾滿口水的食銀小妖,飛身往占卜桌上的鳥布偶撲去!

而就在我還來不及阻止、眼看鳥布偶就要步入食銀小妖的後塵之時――整個占卜攤位以及那位占卜師突然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嗶吉嗶吉,三個預言,兩枚金幣,不對不對,下次收款!』

波奇莫名的撲了個空,在地上滾了兩圈之後發出委屈的嗚嗚聲。原本占卜攤位存在的位置恢復成露天咖啡座的白色桌椅,只剩下鳥布偶的聲音獨自迴響在空氣之中。

「……呃,剛才那到底是……」眾人呆呆的注視前方停格了幾秒鐘,卡蘭米嘉終於眨著眼睛開口說道。

「這個地方是不接受外來攤販的,而剛才這占卜攤出現在這裡時,似乎除了我們之外,完全沒有其他人發覺啊。」卡爾德望著附近散落的人群喃喃。

「難不成剛才我們是進入了某種結界?」我望著九玥疑惑道。

「……應該不是,剛才完全沒有進入或解除結界的感覺啊?」九玥皺起了眉頭認真思索。「如果真的是結界,能夠如此無聲無息的使我們進入而不被察覺,那麼那傢伙的實力肯定在九離尊下之上……但是在人間界應該不可能有這種實力的生物存在才是?」

「那麼下次遇見他時再問個清楚如何?」索羅爾夫夢囈般的說道:「……既然都說了要『下次收款』,也就表示以後他還會在來找我們囉……。」

「唔,我個人感覺他應該不是要對我們不利的壞人啦!況且我們也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情啊!欠了一枚金幣那是不小心啦。」鬼烯大哥輕鬆的笑道:「所以現在應該討論的是,我們到底要不要相信他所說的預言啊?」

「既然都花錢買了……所以,我們就先來印證一下他所說的第一則預言吧。」卡爾德也露出了微笑。「我們到南門市集去看看吧。」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