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六)




「哪一位要考?」窗口的櫃檯小姐居高臨下的打量著我們,而我跟卡爾德則有默契的同時往後倒退一步,留下九玥站在櫃檯小姐面前。

「第一次來?吟遊詩人?」櫃檯小姐的目光將九月從頭看到腳掃了一遍,點了點頭說道:「會不會魔法?」

「會。」九玥低著頭回應著。而他那寬大的帽子剛剛好遮住了那一頭金髮及紅寶石眼睛。

「擅長元素魔法、白魔法還是特殊魔法?」櫃檯小姐繼續問。

「元素魔法。」

「擅長什麼樂器?」

「短笛。」

「了解。」櫃檯小姐點了點頭,轉身往後方走去。

「她到底了解些什麼啊?」九玥回過頭來望著我小聲問道。

「相信人家的專業吧。」卡爾德微笑解釋道:「在這裡若你沒有確實的說出你想要報考的類別,工作人員會依照你的打扮,用幾個簡單的問題幫你找出最適合的職業考試。」

「那為什麼她一看到我就直接將我歸類於『吟遊詩人』?」九玥微微皺眉問道:「說到這個,好像一直以來大家都直接把我當作『吟遊詩人』看待,這在人類的冒險者團隊裡到底算是什麼職業?」

「啊?因為你身上穿著的就是吟遊詩人的專屬打扮啊?」這傢伙怎麼到現在還在問這種問題啊?不過話說回來,似乎一直以來從來沒有人好好的向九玥解釋過人類世界中,各種職業特殊打扮的事情……「簡單來說,各種職業都有一套自訂規格的服裝,方便別人識別。像是卡蘭米嘉所穿的那種神職人員白袍,一看就可以知道他在神職人員中屬於什麼階級,甚至可以依照款式及特殊裝飾來判斷他隸屬於哪家修道院。」

「不過實際上也沒有硬性規定你一定要穿各種職業的自式服裝。」卡爾德微笑著在一旁幫忙做註解。「一般來說比較需要身體活動、做前鋒的人員服裝就會選擇比較輕便或具有保護性質的輕便盔甲及修行服,而在後方支援攻擊或防禦的人員便會作長袍或斗篷打扮。所以一般只要看服裝,就可以大致猜出他在冒險團隊中登記的職業類別了。」

「不過你既然什麼都不知道,又是從哪裡找出這麼一套正統的吟遊詩人服裝?」我打量著九玥那身斗篷裝扮以及大帽子。

「我說過了,是在找你那段時間,被九萱九薰她們抓去弄的,而且更詭異的是不知道她們動了什麼手腳,這套裝扮在被封印的時候還無法任意更換。」九玥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好像九玥真的有在什麼時候提過這一段。呃,我能想像萱姊薰姊她們喜歡亂幫人打扮的怪癖行為,聽說小密就常常在九夜大哥不在時遭受她們的毒手……「雖然萱姊薰姊應該是怕你太招搖才硬扣上那頂大帽子,不過吟遊詩人的打扮還滿適合你的就是了。不然除了吟遊詩人之外,你有想要考慮其他職業嗎?」

「無所謂。我的任務只不過是盯著你這個笨蛋而已。」九玥聳了聳肩。

「好了,來抽籤吧。」此時方才的櫃檯小姐突然重新出現在窗口,手中還拿著一個綠色的小箱子。

「抽什麼?」九玥問道。

「抽考試內容啦。」櫃檯小姐懶洋洋的說道,然後抓出了一隻長得像橘蒂絲,卻又全身烏漆抹黑的小妖精,在牠嘴裡塞入三枚銀幣之後隨手丟給了九玥。「詳細情形去問你那些考過試的夥伴,快點抽,後面還有人在排隊。」

「……真是有夠隨便的考試方式。」九玥盯著手中不斷啪答啪答拍動蝙蝠翅膀的黑色小妖看了兩秒鐘,便伸手從箱子中摸出了一張淺綠色的小紙條。

「抽到什麼了呢?」卡爾德微笑著看著九玥將紙條打開,並皺著眉頭的模樣問道,而九玥則是直接將紙條丟給了卡爾德。

「這是……」卡爾德迅速掃過紙條內容,臉上的笑容突然一僵,然後立刻轉過頭去向櫃檯小姐問道:「對不起,請問可以重抽嗎?」

「不可以。」櫃檯小姐沒好氣的說道:「任務失敗後再來重新排一次隊並且付報名費。下一個!」




「唉呀,你們終於出來啦,怎麼樣?小玥玥的考試內容是什麼呢?」

繞過了豎立著巨大看板的公佈欄區,我們很快的就在後花園廣場內露天咖啡座找到了似乎正在享用下午茶的祭司、昏睡中的法師以及等得不耐煩的妖鬼鴉。

「九玥的籤運似乎不是很好。」卡爾德苦笑著道:「……你們剛才不是說要先讓鬼烯正式登記進入隊伍,順便利用時間看一看有沒有新貼出的公告招標嗎?結果看得如何了呢?」

「鬼烯他已經登記好了啦。啊……小玥玥到底抽到什麼咧?給我看看――」卡蘭米嘉搶過九玥手中的綠色紙條,似乎有點心虛的嚷嚷道:「……取得人魚的淚珠以及哈比的羽毛各一,特殊規定,限定使用音樂魔法,並且使用食銀小妖全程錄下。」

「人魚的淚珠跟哈比的羽毛啊……兩個都是擅長唱歌的種族嗎,難怪會被拿來當做吟遊詩人的考試內容。雖然論打架應該不至於打輸,但是要比唱歌比贏他們那還真有點困難耶……」鬼烯大哥在一旁點著頭道。

「而且麻煩的是,人魚群居在東邊的貝殼砂海岸及群星列島,而哈比則是生活在西方落日山脈區域。一東一西,光是路程就得花上許多時間,更何況還得帶上一隻專吃錢的食銀小妖……」卡爾德微微皺起了眉頭,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無奈神情。

「食銀妖?該不會是指這隻奇怪的黑色橘蒂絲吧?」九玥伸手一抓,捏起了黏在他帽簷上,拍打著蝙蝠翅膀的黑色圓球型小妖精,而那小妖精則是突然露出了長著細小尖牙的大嘴,冷不防朝九玥的手指狠狠咬下!

「……這隻小傢伙到底在做什麼?」當然身為九尾妖狐,身體結構還不至於脆弱到因為這種程度的攻擊受傷。九玥看著拼命攻擊自己手指,卻連塊表皮碎屑都啃不下來吱吱亂叫的小傢伙,冷冷的說道。

「別捏死他,那是皇家魔導師協會所開發出的記錄型小妖精,並且被管制為特殊任務專用的記錄器。」卡爾德無奈的解說道:「他可以短時間的記錄影像,使用方式是在你要他記錄畫面的時候連續餵他三枚銀幣。當然,平時每天還是得餵他一枚銀幣,否則他就會餓死。」

「由此可知,賞金獵人工會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辦法賺錢。」九玥看著仍然努力的在啃他手指的小妖,語帶諷刺的說道:「這是被人類所『做』出來的小妖精啊……比起在雅拉城看到,使用魔石能量延長妖精壽命、把妖精當寵物裝飾品的手法,這個技術似乎又更高一籌啊。那麼,這隻人造妖精拼命的啃我手指想做什麼?」

「他是在找尋記錄人物的氣息啦。」卡蘭米嘉伸出手指,輕輕戳著吱吱叫的食銀小妖說道:「你必須給他一點你身上的東西,不論是一滴血液或一根頭髮都行,讓他記住你的味道之後,在正式歸還給賞金獵人工會、把所有記錄消除之前除非被打壞,否則他都不會走丟,而且也只會記錄你這個人的畫面。而這也是防止有人作弊代考的預防做法。」

「那這傢伙是想要咬破我的手指取得血液囉?」九玥單手抓住了食銀小妖圓滾滾的身體,半瞇起的紅寶石眼睛中透露出危險氣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果然只是人工產物──」

「九玥別捏壞他,壞掉的話要賠償一百個金幣的!」卡爾德慌忙阻止,而食銀小妖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受到威脅,縮起翅膀發出可憐的吱吱聲。

「真是小氣,別跟這種小妖精一般見識啦,他不過是要你的一根頭髮而已嗎。」我伸手將小妖從九玥手中奪來,並且順勢拔下了九玥一根金色的長髮,塞進食銀小妖的大嘴裡。

「你幹什麼?很痛耶!」九玥立刻一手摀著腦袋,一面反射動作的一拳往我腦袋上招呼過來,而在我矮身閃躲的同時,食銀小妖也趁機從我手中竄出,然後被在一旁虎視眈眈已久的波奇飛撲上去一口咬住!

「啊,一百枚金幣!」「波奇!不可以吃!」

我立刻出聲喝阻,而波奇則是輕嗚了幾聲對我眨了眨眼,然後開心的把食銀小妖含在嘴裡咬著玩,而食銀小妖則是發出了慘叫般的吱吱聲。

「好啦,記錄完成,這下子他跟定小玥玥啦!」鬼烯大哥看著找到新玩具的波奇笑道:「不過這個考試內容應該會持續很久耶,不能夠更換嗎?」

「不行,收到食銀小妖之後必須超過一個月才可以將他退回,不過,考試時間的長度倒是沒有限制。」卡爾德看著開心的咬著食銀小妖在地上打滾的波奇苦笑道:「所以不論你願不願意,都得養他一個月,雖然壞掉是另當別論,但是如果壞掉的話,不論是不小心還是蓄意破壞,都會被要求賠償一百個金幣。」

「那,可不可以直接換張紙條內容?」我望著抽籤用的淺綠色紙條。雖然上頭有蓋著冒險者工會的官坊印紀,但是如果真的要仿製應該不難?

「這也不可能,因為這小傢伙在你打開紙條的那一瞬間,便已經將內容全部記錄下來了。記得嗎,在工會小姐將食銀小妖丟給你之前,就已經在他嘴裡塞入三枚銀幣。」卡爾德搖了搖頭說道。

「那現在也只能真的去找人魚跟哈比囉?」卡蘭米嘉眨著眼睛,露出了笑容說道:「那,我們可不可以先去找水舞大姊啊?好久沒看到她了呢!」

『擁有水藍色長髮的人魚,現在正在南門市集。』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時,某個像在吟唱詩謠般的聲音突然自我們身後響起。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