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五)


城堡建築高聳突出的鍾塔上,巨大的時鍾時正顯示著上午十點整。初春的陽光斜斜的灑落在鍾塔上,將整座白色大理石建築度上一層柔柔的金光。眾人踏過首都賞金獵人公會入口處渠道上所搭建的小橋,走進了那座異常寬廣的大廳。而這裡真不愧是賞金獵人工會總部,裡頭依舊是人山人海,什麼打扮的人物都有。

眾人跟隨著卡爾德來到了位於大聽正中央的圓環型接待處,並且找到了掛有「賞金獵人證照考取申請受理處」的窗口。然後,便看到了一直從受理窗口排到後方廣場花園的長龍……

「走吧,去排隊吧。」卡爾德對於眼前的長龍視若無睹,微笑著道。

「可是……」我吞了口口水。「很多人耶?」

「沒辦法,現在算是巔峰時間嗎,不過這樣還算普通的啦!」卡蘭米嘉攤了攤手說道:「我之前跟索羅爾夫來考試的時候,這排隊隊伍可不只排到花園而已喔,那時候不但排到繞過噴水池,還被引導排到公會外頭去咧!當時這傢伙睡得可高興了!」

「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多人啊?我怎麼記得我當時來的時候好像沒有什麼人……不對,那時候賞金獵人公會好像是處於清空狀態,除了接待人員之外什麼人都沒有?」我歪著腦袋回憶著。

「怎麼可能什麼人都沒有?」卡爾德一面走到隊伍的末端,一面疑惑的問道:「賞金獵人公會,尤其是總部這裡是安里西亞王國中唯一可以受理考取執照的地方,因此不論什麼時候都是人山人海,怎麼可能會完全沒有人在?」

「那時候裡面真的沒什麼人啊,倒是公會外面的人多得不得了。」我肯定的點了點頭。記得當時大家都急急忙忙的往外頭跑,現在回想起來搞不好那時候正在舉辦什麼奇怪的活動也說不一定?

「或許是這傢伙總是十足的好狗運吧。」九玥聳了聳肩說道:「不過到底是為什麼會排隊排成這樣?安里西亞王國中有這麼多賞金獵人嗎?」

「是沒有。不過來考取證照的人是沒有任何年齡職業限制的,只要付得起報名費,任何人都可以來考,而且不限次數,也不限證照種類。」卡爾德說道:「因此……我想在這裡排隊的,十之八九都是來重考的人吧。」

「重考?不是說賞金獵人的考試很簡單嗎?」九玥望著眼前的長龍,臉上似乎出現了黑線。

「的確很簡單啊,我那時候的考試內容,好像是要在一個晚上之內想辦法用麻醉類型的暗器放倒二十個宮廷守衛,而且是指定要穿銀盔甲的那種。」鬼烯大哥笑道。

「我那時候……考的是一般短弓箭手,所以他要求我們要在兩小時之內射出三百支正中標靶紅心的箭矢。」我回憶著當時的情形說道:「雖然那時候公會大廳沒什麼人,但是考試會場還是有不少挑戰者,不過絕大部分的人都因為臂力不足而放棄了。」

「我考的時候他們還把應試者全丟到黑狼窟裡去。」卡蘭米嘉皺起了眉頭。「看誰的防禦結界可以撐最久誰就能得到證照,最後好像足足比試了五天吧……那堆口水直流像是得到狂犬病,看到人就猛撲的黑狼真是噁心死了!索羅爾夫的情況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回來後狠狠的睡了三天三夜,而且是完全不醒人事的那種昏睡法。」

「我那時候是要單獨去取得沙漠獨角龍的尖角。」卡爾德淡淡的一語帶過。「不管怎麼樣,我相信依九玥的實力,一定有辦法順利通過的。」

「……我想,這是我第一次打從心底覺得,以人類的標準來說這個冒險團隊水準確實不低。」九玥臉上的黑線似乎又多了幾條。

「安啦安啦,依照我們妖族的實力,不管他出什麼考試題目小玥玥你一定一下子就可以通過了喔!」鬼烯大哥笑道。

「……報名費需要五枚金幣,因此不管怎麼樣,一、定、要一次就通過才可以喔!」卡爾德將目光轉向九玥,露出了微笑補充說明。

望著卡爾德的完美笑容,所有人都感到似乎有一陣冰凍的寒風從身旁掃過。




「痛痛痛,很痛,很痛的哩……喵喵小姐,你下手輕一點行不行啊?」

無視於多倫的哀嚎,月官仍像打沙包般揮舞著長棍往眼前壯漢身上招呼著。

「可惡,你這傢伙攪什麼局啦!竟敢膽敢將本小姐放倒?絕對是欠打,欠扁,欠揍――!」

「唉唉唉,怎麼這樣啦……這年頭好人真是難當啊,在下可是採取最有效率也是最容易息事寧人的做法耶!要不然到時候不小心把房子拆了,喵喵小姐你可能要在那裡賣身洗一年盤子當兩年服務生才能賠得起喔?」

「你、說、什、麼――?真的是會被你給活活氣死――!」

話說當多倫無聲無息的鑽入群架人群中、潛到月官身邊後,他不但沒有出手幫忙,反是回過身來將殺紅了眼的月官一個手刀俐落的放倒――在眾人的因為訝異、措手不及而呆愣住的眼光中,多倫迅速的扛起暫時失去意識的月官拔腿就跑。因此可想而知,月官轉醒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怒氣沖沖的找多倫算總帳。

「呼呼……真是、氣死人了……」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月官終於棄變得像破抹布般攤在一旁的大沙包,打累似的將長棍放下坐在地上喘著氣。「我怎麼會這麼倒楣啊……」

「……大小姐氣消了吧?」多倫結實的小麥色肌膚上佈滿了青一條紫一條的痕跡,他撫摸著自己臂膀裸露的部分,可憐兮兮的說道:「天啊,大小姐您還真是不懂得手下留情,竟然就這麼用盡全力的打下來……雖然說打是情、罵是愛,但是太過熱情的愛意在下還是會禁受不起的啊……。」

「你、說、什、麼?」月官小姐舉起棍子,瞪大了眼睛做勢打下。

「不……沒什麼……在下什麼都沒說。」多倫往旁邊一閃,識相的閉上了嘴巴。

「哼……」月官望著因為地勢空曠而顯得異常耀眼的陽光及躁熱的岩石大地,試圖將煩悶的心情理出一點頭緒。

自從前幾天賭氣離開九玥尊下他們、被這個怪異的男人纏上之後,似乎就一直過著這種整天聽這囉唆男人沒意義的碎碎唸,然後被氣到炸掉的荒唐日子。話說這男人也真是奇怪,自己對人間界的地域道路絲毫沒有半點了解,只不過憑著想要甩掉這個怪人的想法胡亂趕路,而這傢伙卻每天晚上都神奇的能找到可以住宿的村落或旅店,甚至還可以迅速的在野外找到足以安身的洞窟、荒廢的小木屋來借宿……

仔細想起來,總覺得跟這個怪傢伙在一起,自己平常保持著的優雅形象絕對會在一瞬間完全崩潰,搞得自己似乎越來越不像自己了――月官暗自心驚,素來以崇尚華麗美感、優雅高貴為標準的月夜花一族,在所有妖族中一直被譽為是最美麗、最高不可攀的金色花朵;對於任何人總是保持著優雅端莊的態度,而對於那些骯髒低下的事物則是保持著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然而,自己卻一反常態的,在這個粗魯男人面前大吵大鬧,昨晚甚至還跟那些低下的無聊人類們打起群架來?這絕對是會令月夜花一族顏面盡失的行為啊!

想想自己離開族裡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要找回鈴兒的……想到這裡,月官感到心底緊揪了一下。自己竟然還有時間在人間界裡閒逛瀏覽?縱使瑩長老曾經言判鈴兒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因為那個變態魔族似乎沒有要殺死鈴兒的意思,但是……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月官皺起了眉頭。自己得快點找到鈴兒,並且把她救回去才行,現在可沒有時間再跟這個討厭的男人瞎攪和了……月官下意識的將目光移回多倫身上。

……不對?這傢伙看起來怎麼……

「嗯?準備上路了嗎?」多倫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露出白牙燦燦的笑容。

「你……你的傷……」月官瞪大了眼睛。剛才還在多倫身上青一條紫一條的痕跡,現在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受過傷似的。

不可能啊?雖然自己有顧慮到這傢伙只是個人類,沒有發動魔力攻擊,也沒有用盡全力的痛下重手,但是那種力道所造成的傷痕,就一個普通人類而言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全痊癒……?

對了,這個男人……月官回想起第一次遇到他,還有昨晚群架時的情形。這傢伙這麼大個塊頭竟然可以無聲無息,像鬼魅般在自己完全沒有感覺的情況下接近……雖然自己那時候是處於憤怒狀態,但是憑著身為妖族敏銳的第六感,還是不可能絲毫沒有注意到……月官的眉頭越皺越深,沒錯,當時的情況這傢伙似乎並不是刻意將氣息隱藏,而是根本就「憑空消失」了……

「你……」你到底是誰?月官欲言又止。

「嗯?在下怎麼啦?」多倫仍舊一付嘻皮笑臉的表情。「唉呀,不要這麼深情款款的看著在下嗎,這樣在下可是會害羞的喔!」

「……算了。」月官揉了揉又開始發疼的太陽穴,拎起長棍站起身。

「嘖嘖,想要告白就直說嘛,這時代的新好男人本來就不多了,所以既然遇上了當然要好好的把握住啊!在下可不會在意有沒有玫瑰花或高級餐廳還是古典音樂--」

冷不妨,月官又一棍狠狠的朝多倫掃過去。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