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三)

位於安里西亞王國西南方的落日山脈是王國與邊境小國的天然國界。它連結著西方荒漠以及南南西方的蠻荒焦地,在整塊的西南方荒漠地區中屬於罕見的高地地形;刀狀的山峰像是要貫穿天空似的顯得霸道且突兀,整座山脈因為乾冷而呈現著遍佈黑色巨岩以及黃土的荒涼狀態。尤其是黃昏十分,整座落日山脈遠觀望去簡直就像要貫穿夕陽的尖銳黑刃。

整座落日山脈的交通要道只有兩處,分別是偏北的安里西山谷以及偏南的刀鋒懸崖。安里西山谷為長河流域中安里西河的發源地,是支援整個南方區域的水源命脈;而偏南方的刀鋒懸崖則是異常銳利且不合常理,將整座山脈一分為二的垂直切面;自古以來就有許多對這垂直山谷的神秘傳說。

由於此兩處是落日山脈中通往西方國度的最佳捷徑,因此山腳通道前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補給點功能的小型城鎮,提供來往的旅客、商隊作補給生活物品以及休息之用。

此時在安里西山谷通道小鎮中的旅館中,正和平常一樣,毫不意外的擠滿了熱熱鬧鬧的人群。旅館中的人群多半以來往的商旅居多,而四處奔波的賞金獵人,或是駐守邊疆、任務出巡中的皇家軍隊也並非罕見。但此時這裡除了風塵僕僕的旅人之外,卻有著另一個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美貌女子居坐其中。

旅店一角的雙人桌坐著一位正在狼吞虎嚥、狂掃桌上菜餚,有著健康小麥色肌膚的壯漢,而坐在壯漢對面的,則是一位長相清秀脫俗,雖然臉上有著一道淺紅色刀疤,卻也隱藏不住其高貴氣質,舉止優雅的女孩。

這樣的組合簡直就像是護送大小姐外出旅遊的貼身保鑣──但要是這麼形容,那位壯漢大喇喇的動作未免又顯得太過無理。若說是私奔雙人組麼……不可能,那麼舉止優雅、看起來顯然受過良好禮儀教育的大小姐配上這個男人簡直就像是一朵鮮花插在……若說是單純的冒險夥伴麼?這麼一個美麗的小姐怎麼可能會願意與這種粗野漢子一同結伴?

就在旅館中的眾人正在紛紛猜測這對男女的身分之時,留著一頭金色短髮、穿著輕便短衫的女孩正深鎖著眉頭,雙眼直瞪著眼前秋風掃落葉,毫不遮掩豪邁吃像的壯漢。

「唉呀,喵喵小姐你就別一直盯著在下瞧嗎,這樣會讓在下害羞得吃不下飯呢!」多倫毫無說服力的捧著第四碗白飯,露出白牙笑容的嘴角還粘著些許飯粒。

月官脊背發寒的僵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碗筷,露出了明顯厭惡的神情將視線移向窗外。

「唉?美麗貓小姐怎麼又不理人了呢……這樣可是會令男士們心碎的啊。」多倫似乎絲毫不在意月官的不悅,又扒了兩口飯,笑容不減的說道:「雖然這種小鎮的旅店飯菜可能不符合大小姐您的胃口啦,但多少還是要吃一些吧!像妳這種鳥飼料般的食量要是因為血糖過低,在旅途中昏倒了那該怎麼辦啊……」

月官小姐繃著臉,以所能表現出最不耐的眼神瞪了眼前像老媽子般開始囉哩囉唆的男人一眼,又雙手抱胸的轉頭望向窗外。

「耶?生氣了嗎?應該沒有吧?沒有對吧?」多倫仍然笑嘻嘻的一面橫掃桌上的菜餚,一面閒聊似的說道。「對啦,一直想跟你說,雖然喵喵小姐您收起了貓耳朵跟貓尾巴,但是妳那亮晶晶的金髮還有就旅行者而言、實在太過高級的絲質衣服還是很引人注目耶?在加上喵喵小姐本來就長得這麼漂亮,這樣還是很容易遇上隨意搭訕的壞人喔!」

……例如說,你嗎?月官小姐用眼角餘光迅速投以多倫一個不屑的眼神,仍然繃著臉望著窗外。

「喵喵小姐別鬧彆扭嗎……來來來,多吃點魚,可以補充鈣質,這樣就比較不容易生氣喔……」多倫大大方方的伸出筷子,將桌上的菜餚直接夾到月官小姐的碗裡。而多倫此一動作,算是正式踩著了月官小姐的貓尾巴。

「難道從來沒有人教過你,『公筷母匙』的道理嗎?」月官小姐突然「啪」的一聲拍響桌子站起身怒吼著,琥珀色的眼睛瞪得老大。

「啊?公怪拇指?那是在指什麼怪物身體的一部分嗎?」多倫一愣,咬著滿口食物說道。

「嘴巴裡有食物時不准說話!不准將碗貼在臉上扒飯!不准拿沾滿自己口水的筷子幫別人夾菜!吃飯時不准掉菜屑飯粒!不准將身體趴在桌上!不准直接用手抓起雞腿就咬,還咬嚼的嘎啦嘎啦直響!不准噴口水!不准舔碗中的飯粒!喝湯時不准發出聲音!不准隨意噴吐碎骨頭!不准大喇喇的用指甲剔牙!不准在吃飯時碎碎唸個沒完――!」

月官小姐連珠砲般的爆出一大串「不准」,然後歇斯底里的大聲吼道:「天啊!我受不了了!我再也受不了這種野蠻地點,野蠻的人群,野蠻的行為不斷、不斷、不斷的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了啊啊啊啊啊――!」

「……這位小姐……」此時月官的右後方突然傳來一陣聲音低沉的呼喊。

「本小姐現在心情極度的惡劣!不要煩我!」月官頭也不回的,抄起長棍就往聲音發出的地方橫掃過去!

「啊咧……」多倫傻眼的看著一位倒楣的路人甲以誇張的姿勢在半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然後「砰」的一聲,伴隨著碗盤碎裂與驚叫聲砸在不遠處的客人桌上。

「搞什麼!是哪個活得不耐煩的傢伙在打擾別人用餐!」披著灰色長袍的高瘦男子全身湯汁淋漓的以沙啞的聲音怪叫道。

「渾帳!是哪個王八蛋亂打我的朋友!」滿臉鬍渣禿頭壯漢抖動著身上的肌肉,怒氣沖沖的朝著月官的方向大聲吼道。

「是誰!是哪個不知死的傢伙先動手的!」「給他一個教訓!給他個教訓!」同旅館用餐的客人群竟然唯恐天下不亂似的開始鼓譟叫囂。

「人是我打的!你們這群野蠻人有什麼意見,就讓本小姐好好來跟你們說明清楚!」月官小姐不客氣的站到桌子上,一手叉腰,一手將長棍用力的往桌上一踱大聲嬌喝道。

「好大的口氣!」「哪裡來的潑辣女人!」「給她個教訓!給她教訓!」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多倫的碗筷停格在半空中,眼睜睜的看著月官小姐遷怒似的向餐館中的眾人挑釁,然後便乒乒乓乓的打了起來。

「……我的天,真是好麻煩的大小姐……。」

多倫嘆了口氣,將碗筷擺回桌面,抓了抓腦袋朝群架中心走去。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