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巧之章(序)



佈滿碎石及叢草的荒地之上,一個女孩兒纖細的人影正一面揮舞著長棍,一面以直線前進的方式,完全無視於前方障礙物的阻礙,向前狂奔而去。

半人高的芒草以及矮灌木紛紛化作草屑飛散,連地上的小石子也被砸的四處飛濺。而那人影就像是在發洩似的,只是拼命的輪著長棍掃向所有阻礙在他前方的一切事物。

突然「喀」的一聲,那人的長棍狠很的擊在一塊一人高的巨岩上頭,金屬長棍的威猛力道甚至使得擊落的同時還飛出了些許火星!巨岩飛出了幾塊石屑,但仍然聞風不動。

「可惡,擋什麼路!」

女孩憤怒的大聲喝道,然後開始瘋狂的往巨石頭上拼命猛砸。

「啊……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啦!連一塊大石頭都要負我!雖然我沒資格說上人尊下的不是,可是、可是……啊啊啊,可是我就是生氣啦!到最後竟然還毫不在乎的把我族聖物送給一個肌肉人妖!什麼嘛!要送也要送給正常一點的人吧!我討厭肌肉男啊啊啊――!」

不論如何的顯示尊敬,但總是不被當一回事,還露出那種好像自己很煩人的神情;雖然如此……但還是無法對上人尊下產生任何不悅感,畢竟那位可是月夜花全族的救命恩人,高貴且優雅的九尾妖狐尊下──

從小聽著聖人傳說的故事長大,對於拯救過月夜花一族的兩位聖人尊下,自己一直都是十分推崇景仰的。故事之中聖人尊下以優雅的姿態及絕對強悍的力量,硬是為月夜花一族破去了黑暗,使月夜花得以存活至今。如此神聖、傳說中的人物,現在就出現在自己眼前,自己又何其有幸的能夠跟隨再聖人尊下身邊,這又怎能叫人不為此激動萬分……

然而現在自己這番莫名而來的怒火以及心痛的感覺,到底是又是――

「你到底是在氣石頭擋路,還是氣被不尊重,還是只是討厭肌肉男啊?」

「全部都討厭!我最討厭那種全身肌肉的汗臭男人啦――!咦……?」

眼前那塊一人高的堅硬巨岩在女孩遷怒似的奮力攻擊中,已經被砸的只剩半人的高度了。女孩驚訝得硬生生的停止瘋狂敲擊岩石的動作,這裡怎麼會有人?不會吧……剛才的話全部被外人聽去了?女孩的臉迅速漲紅,與方才判若兩人怯生生的將長棍藏在背後,低著頭緩緩的轉過身去。

「哟,原來是很可愛的貓咪小姐嗎,原本還以為是什麼瘋婆娘呢……」男人的聲音帶有明顯的笑意,調侃的說道。

什麼瘋婆娘──女孩頭上那對貓耳朵都豎了起來,握住長棍的手也因為用力過猛而開始微微顫抖。她漲紅著臉,將目光緩緩的往上移動……

站在眼前的是一位肩膀肌肉如同小山一樣隆起的壯漢,健康的小麥色皮膚,修短的頭髮則是接近褐色的暗紅。稱得上英俊的面孔有種鄰居家大哥哥般的親切感,而那雙略成金黃色的眸子則配合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正上下打量著自己。

不過,此時女孩心中卻只有一個想法――又是一個肌肉男!

「請問閣下有何貴幹?」

女孩的聲音為了要隱藏怒氣而顯得有些顫抖。為什麼荒山野地裡會突然竄出這麼一個詭異的肌肉壯漢?而且自己竟然都沒有發現……要不是顧慮自己剛才失態的表現已經被這傢伙盡收眼底,她壓根兒不想理會這種不符合她美感的傢伙。

「啊,美麗的家貓小姐您好,在下只是正好也想穿過這片草原旅人,剛好看到這裡有現成開闢好的通路所以就跟過來啦。」男人發出了爽朗的笑聲,若無其事指了指後方被女孩開闢出來的道路。「不過其實不用費時一定要開直線通道,遇到大石頭時就繞點彎路,在下不在意多走這幾步路的!」

……為什麼說得好像我是專程在幫你開路一樣?莫名的怒火擁上心頭,女孩刻意裝出的微笑神情一下子僵硬了起來。

「不過這份蠻力可真是不得了,看那塊大石頭都快要被妳給銷平了咧!但是女孩子還是淑女一點會比較好喔!」男人繼續調侃著,那微笑的神情簡直就像一隻狡猾的大貓。

女孩抽續著眼角,全身都因為憤怒兒微微顫抖著。而那位帶著爽朗笑容的壯漢竟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故意,繼續火上加油的說道:

「好啦,就不要浪費力氣去管那塊大石頭了,咱們就繞路前進吧!對了,放心,在下不會把你瘋婆娘的樣子告訴別人的!」

女孩終於忍受不住,輪起長棍往這無禮男人的腦袋上一棍掃去──然而長棍出手,女孩就後悔了。

這傢伙怎麼看都是個普通人類,哪裡經得起妖族奮力的一擊?況且自己手中拿的還是族裡特別製造,纏繞著光之魔力的武器……要知道自己揮出的攻擊除了勁力,還參雜著元素魔法的衝擊;要不然也不會如此輕易的將巨石給劈成碎塊,又不傷手中武器的分毫。雖然眼前這男人確實無禮可惡,但也罪不致死――女孩在那一瞬間急忙硬生生的控制力道,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女孩下意識的閉起眼睛――然後此時,長棍卻「碰」的發出了沉悶的聲響,傳來彷彿打入一袋厚實砂包的觸感。

女孩睜開眼,只見眼前的男人神情輕鬆的伸出一隻手,穩穩的將長棍給擋了下來。

「唉呀呀,小貓小姐好大的脾氣,好女孩可不能夠這麼容易就大動肝火啊!」男子笑容不減,一面繼續嘮叨道:「這樣子會對皮膚不好喔!心境可是會間接影響身體狀況的呢,老是維持著暴躁狀態的情緒,甚至會比晚上熬夜不睡覺還要傷皮膚咧……」

女孩頭痛的感覺立刻壓過了對眼前男人驚人實力的訝異。她「刷」的一聲收回了長棍,無言的轉過身。現在女孩的想法只有盡速離開此地,完全不想再繼續跟眼前的怪異男子交涉下去了。

「喂喂,等一下嗎,月夜花小姐。」望著轉身迅速往前跳躍,想要一走了之的女孩,男人連忙出聲呼喚著。

女孩在離男人數十步遠的地方停下動作,回頭望了他一眼。這奇怪的傢伙不但可以擋下自己的攻擊,竟然還會知道自己的種族?自己以半妖型態在人類的大城市中東晃西晃了這麼久,雖然會招惹一些奇怪的目光,但都還沒有人類能準確直接的叫出自己種族──

這傢伙究竟是何方神聖?……雖然並不想與眼前的壯漢打交道,但女孩還是徹底的懷疑了起來。

「啊……我猜你現在一定正在想,為什麼在下會這麼聰明厲害,知道你是月夜花,對吧?」男人露出了雪白閃亮的牙齒,金色的眼睛也笑瞇了起來。

「……月夜花又不是什麼難得一見的種族,只要對妖族有些研究的人應該都可以知道。」女孩皺起了眉頭,故意以漫不在乎的口吻說道:「閣下若沒有其他要緊的事情,恕不奉陪。」

「唉,別這麼冷淡嗎。」男人似乎完全沒嗅出眼前少女不悅的氣息,繼續露出爽朗的笑容說道:「難得遇到美女,讓在下搭訕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對了,能否請問小姐芳名啊?」

……怎麼會有如此厚臉皮的傢伙?月官小姐感到自己頭上落下了一整片暗色的直線與陰影。雖然這傢伙的確十分神秘,能夠準確的叫出自己的種族,還能赤手空拳的接下自己的攻擊……但是自己還是不想跟這樣的肌肉男人打交道。畢竟在月夜花一族的觀點中,像精靈一般纖細美貌的模樣才是月夜花們所崇尚之標準……不過看著眼前男子爽朗的笑容,雖然這傢伙說話實在不夠文雅不夠禮貌,但是自己好像也無法打從心底的討厭他……

無數亂七八糟的念頭在少女腦袋中盤旋著。然後在男子看起來親切爽朗的注視之中,月夜花少女終於帶著一絲無奈開口說道:「我叫月官。」

「喔喔喔,原來是月官小姐啊,幸會幸會!」男人臉上笑容不減,以極其自然的動作順勢握住了眼前少女的手,並低頭再女孩白皙的手背上輕輕落下了一吻。而男人突然而來,與之前言行完全不符合的禮貌動作讓月官下意識的猛然縮回了手!

「唉呀,這個反應可有點傷人喔……感覺就像是清純少年初戀的告白,結果不但被說我們以後還是做朋友吧,後來還不小心發現自己的好朋友跟心儀女孩當眾擁吻,自此不相信女人的創傷啊……」男人笑容不減,竟然又開始自顧自的碎碎唸了起來。「唉呀,突然想到我有個老朋友,是個老實過了頭的笨騎士,他也曾經有個妖族美女朋友呢……」

「……請問如果沒事的話,我可以先離開了嗎?」這傢伙到底在說些什麼啊?月官的眼角明顯的開始抽續著。

「啊哈哈,等等嗎……在下都還沒有自我介紹呢!」男人若無其事的大笑著說道:「在下的名字叫做多倫‧貝德里,如你所見,是個健康有為的優秀青年,妳可以稱在下多倫就可以了!以後請多多指教喔!」

等等,「以後請多多指教」是什麼意思?月官猛然一愣。

「嘿,咱們就別孤男寡女兩人站在這種荒山野地裡吹風餵蚊子啦,還是先就近找個城鎮落腳吧!」男子笑著,大方的一把拉起了月官的手。「對了,喵喵小姐你應該有化身成人類的能力吧?半妖型態走在人類世界裡畢竟還是太明顯了,尤其你又是有名的月夜花,這樣可是很容易遇上喜歡挖眼珠的壞人喔!」

「喂,等等,請問你究竟是──」

「唉呀,叫在下多倫就好,這樣比較親切嗎!」多倫眨了眼睛,露出白牙笑道。「走吧走吧,再不走天就要黑囉!」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