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過往之章‧召喚練習



黑色玄武石製、刻意被磨得光滑如鏡的平坦地面上畫了一個龐大複雜的召喚魔法陣。腥紅色、不知是什麼動物的血所構成的花紋在耀黑色的石質地板上顯得格外的讓人怵目驚心,但卻又帶著某種令人深深沉迷的神秘感。

少年瞇起了紅寶石般的美麗雙眸,用纖細白皙的手指輕輕的觸摸著地上的神秘圓圈,再一次做了最後的確認。

――應該沒有問題了。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黑色長袍底下所露出的六條金色尾巴也隨著呼吸而微微擺動著。魔法是一門精妙而深奧的藝術,這一點只要是有足夠智慧的生物都不會加以否認。而身為天生擁有強大魔力的上古級妖族,魔力的運用層面自然比起一般生物要來得寬廣如深海。然而能力越強,便更能夠體會魔法的精深奧妙及永無止境;更何況眼前還有個讓自己深深敬佩,渴望能追其腳步的人物存在……

能夠同時與七位,在精靈界中最頂級、「守護」輩的風靈簽下契約,而且還是直接使之臣服的不對等契約……要與頂級精靈簽訂契約本是十分困難之事,況且還是同時囊擴了多達七位的守護風靈,更甭談還是完全不需代價的絕對主從性契約──若硬要形容,那只能說是神蹟吧。

然而這又是實力。確確實實,是「那一位」的實力。

放眼觀望世界,除了那一位的父親,應該無人能出其右、絕對強大的魔力。然而每每想到只要自己努力不懈,總有一天定能望其項背時,便有種興奮得不能自己的感覺湧出。畢竟,身為上古妖族尚無法探知的壽命還是佔著絕對的優勢。

撇除他的個性不談,少年是確實打從心底崇拜著那一位大人。

好的,開始練習召喚――少年專注的凝視著眼前的魔法陣,輕輕的將十指放置其邊緣。咒語輕快地從口中流瀉而出,魔力也開始在體內流動彙聚……若是自己能擁有那一位的實力的話,施展這種小型召喚術根本不需如此大費周章;然而自己卻仍只是個只有六七百年修行的學徒,若要嘗試超越己身等級的魔法還是需要一些外界媒介的幫助……有了!有東西出來了!魔法陣內開始出現了一些呈黏稠狀的不規則黑影,像是在掙扎般的扭動著身軀……

不知道會召喚出些什麼……少年滿懷期待,專注得凝視著眼前的動靜,一面持續著召喚咒語的唸頌。當然不指望能夠出現像是「守護」級的頂級精靈或是「禁令」級的頂級神獸,但還是盼望至少能夠成功的召喚出一些屬於勘用範圍內的使令……不,其實不論召出什麼都可以,畢竟自己也算是初次嘗試召喚魔法,能夠成功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眼前的黑影仍不斷蠕動著,少年專注且期待的紅寶石眼睛中所照映著黑色的影子漸漸從魔法陣中心擴散開來。然而就在此時――

「夜、夜――!」

突然而來、高八度的叫喚聲大力敲響著少年的耳膜,使得少年專注施法的過程為之中斷。然而就在這稍微一恍神的當兒,魔法陣中的黑色陰影便迅速的退了回去。

「啊,啊……」

將注意力再度回到魔法陣上時,原本微微泛出光芒的複雜魔法陣就在少年的眼前,抽出一陣長長的紅色細絲,然後便瞬間蒸發成殘缺不全的幾何圖形。

「這可是我花了好久的時間畫的……」

少年發愣似的喃喃。而此時罪魁禍首,也就是那聲音的主人,正以毫無罪惡感的愉悅姿態,蹦蹦跳跳的出現在少年面前。

「夜夜你看,這個很漂亮吧!」

身著紫紅色衣裙,留著一頭亮麗金髮的女孩興奮的說著,並將一個以不知名紅花所編織成的大花環舉在少年面前。

「你看你看這可是用在朝陽下最先綻放的大芙蘿蕾花所做成的花圈喔人家可是特地起了個大早跑了好多地方才收集到這麼多的花編成這個花圈呢而且人家還特地使用法術讓這花圈一直維持在最美麗也就是剛採下來的狀態這樣它的顏色才不會變調可是人家本來想要將這個花圈送給九離尊下好配他那紅色繡金的外袍但是九薰那傢伙卻說這個顏色實在太俗氣了拿去給九離尊下佩帶實在不好看夜夜你說這個顏色真的會很俗氣嗎九離尊下真的不會喜歡嗎這可是人家的一片心意耶小薰這樣說實在是有點過分對不對──」

……女孩如銀鈴般悅耳的聲音此時一個字都傳不進少年的耳朵裡。什麼嗎……竟然無視自己在外頭所設下的「請勿打擾」標示就直接闖進來?而且又是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或許自己應該考慮在入口處設置一些禁止通行的惡咒?九夜怒視著眼前仍在喋喋不休的女孩,感到額頭上爆出了好幾條青筋。

「妳給我出去、出去!」眼前的傢伙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少年終於忍無可忍大聲吼著,一面伸手將女孩往洞穴的入口處推去:「都已經標示請勿打擾了還亂闖?到底懂不懂禮貌啊?」

「咿……小夜夜怎麼這麼無情?難道你已經開始討厭人家了嗎……?」

女孩露出炫然欲泣的神情,眨巴著楚楚可憐的大眼睛望著少年。

「出──去!不准再給我踏進這個地方!」

用力的將女孩推出洞口後,少年立刻在入口處重新佈下封印結界。可惡,這次一定要在入口處設置一些警告魔法,絕對不能讓那些討厭的傢伙再這樣如入無人之地般的闖入!少年忿忿不平的走回原處,站在殘破不堪的魔法陣前做了個深呼吸。

「好吧,那麼就只好再重畫一次了。」少年皺著眉頭自言自語著,然後便輕輕咬破手指,開始用自己的鮮血修復著地上的魔法陣。




……經過了好一段時間,魔法陣終於恢復呈原本完美無缺的狀態,並且在鏡黑色的岩石上自然而然的隱隱發出魔力的波動。這樣應該可以了……望著巨大的魔法陣,少年感到一陣微微的暈眩。也不知道是被這複雜的魔力花紋所懾服還是有些失血過多,不過至少完成了……這次一定要召喚成功!

少年專注的凝視著眼前的魔法陣,輕輕的將十指放置其邊緣。咒語輕快地從口中流瀉而出,魔力也開始在體內流動彙聚……黑色的影子又開始在魔法陣中蠕動竄出,倒映在少年紅寶石般鮮豔透明的雙眸之中──

「小、夜――!」

「啊……」

「夜夜你看,這個很漂亮吧!」

身著桃紅色衣裙,留著一頭亮麗金髮的女孩興奮的說著,並將一個以不知名綠葉所編織成的桂冠舉在少年面前。

「你看你看這可是用在鏡暇海邊才有的月下柳葉所做成的桂冠喔人家可是特地起了個大早跑了那麼遠才收集到這些嫩葉編織成這個桂冠呢而且人家還特地使用法術讓這桂冠一直維持在最美麗也就是剛摘下來的狀態這樣它的顏色才不會變調可是人家本來想要將這個桂冠送給九流大人好配他那湖水綠的長袍但是九萱那傢伙卻說這個顏色實在太單調了拿去給九流大人佩帶實在不好看夜夜你說這個顏色真的會很單調嗎九流尊下真的不會喜歡嗎這可是人家的一片心意耶小萱這樣說實在是有點過分對不對──」

少年茫然的看著地上的魔法陣再度抽出一陣長長的紅色細絲,然後便瞬間蒸發成殘缺不全的幾何圖形;又看了看眼前喋喋不休的少女……與方才的女孩有著看不出任何差別的臉孔及動作,但又知道這並不是同一個人……這次不是已經設下強力警告魔法了嗎?為什麼、為什麼這傢伙還是要硬闖進來?

「妳給我出去、出去!」少年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聲,一面伸手跩住女孩的衣領往洞穴的入口處拖去:「都已經設置了警告魔法了還故意闖進來?妳們分明是故意的,故意的!」

「咿……小夜夜怎麼這麼無情?難道你已經開始討厭人家了嗎……?」

女孩露出炫然欲泣的神情,眨巴著楚楚可憐的大眼睛望著少年。

「出、去!永遠不准再給我靠進這個地方!」

毫不客氣的將女孩扔出洞外,少年立刻像是在發洩一般,狠狠的在入口處設下了好幾道強力詛咒魔法及攻擊魔法!可惡,這次不管是誰……不管是誰只要敢再踏入這裡一步,一定會要他十分好看!

氣喘噓噓的少年重新站回了魔法陣前。暈眩的感覺似乎又比剛才更甚了……不行,我一定要成功召喚出些什麼來才甘心!或許是隱藏在心底的固執情緒使然,少年再次狠狠的咬破了手指頭。




黑色的影子又開始在魔法陣中蠕動竄出,倒映在少年紅寶石般鮮豔透明的雙眸之中。好暈啊……少年咬緊了牙根,不行,一定要撐住……如果現在放棄就前功盡棄了!集中注意力!調整呼吸!可以的,自己辦得到的,這次一定能夠成功──

「小……嗚哇?」

入口處似乎傳來了某種叫喚聲及慘叫聲?呵呵,不管是哪一隻,只要敢再闖進來絕對會要他好看──我說過絕對會……!少年像是放鬆心情般,嘴腳揚起了一抹微笑,然後便突然感到一陣極度的困倦,意識就此斷線。

地上的魔法陣再度抽出一陣長長的紅色細絲,然後便瞬間蒸發成殘缺不全的幾何圖形。




「九流爸爸――九流爸爸您回來啦!」

女孩銀鈴般甜美的雙重音效響起,兩個有著三條尾巴,身著紫紅色系輕衫的女孩笑盈盈的朝著剛才憑空竄出帶有微風火焰的地方奔去,然後又在眼前的人影面前突然停住了腳步。

「九流爸爸……?您怎麼會變成這付模樣?」

女孩們似乎本來是想要投入眼前高挑男子的懷抱,但卻又因某種原因打消此念頭,並且異口同聲的發出驚呼。

「啊……我剛剛本來想先順道過去看看九夜的……」原本泛著金光的美麗銀髮及湖水綠素雅長袍上沾滿了似乎被捲入重大爆炸的煤灰,男子微微瞇起了紅寶石眼睛苦笑著。「結果……呃,可能是那孩子防禦魔法設置過度了吧?末日之焰、報喪女妖的哀嚎、鬼魅臨界三重殺……這孩子的黑魔法做的還真是不錯呢。」

「……可是再怎麼樣也不能傷害到九流爸爸啊……」

「……是啊是啊,而且還好九流爸爸魔力高強才沒有受傷,可是這樣做也實在太過分了!」

女孩相互交換了個眼色,便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替男子打抱不平。

「沒關係啦,反正也沒怎麼樣……」綠袍男子輕拍著身上的灰塵說道。

「不行不行,怎麼會沒關係呢?九流爸爸實在太寵九夜了!」

「夜夜那個可是超級過分的攻擊魔法耶?連我們不小心踩到都會受傷的呢!」

「是啊是啊,還好這次是九流爸爸碰到,要是有其他無辜的生物不小心靠近,因此而喪失生命那該怎麼辦呀?」

女孩像是在抗議般,用認真的閃亮眼神望著眼前的綠袍男子。

「……說得也是啊。」九流大人停下動作,略為思考了一陣。「一般來說要練習高難度魔法,選擇空曠的場地還有封鎖週遭雖然是必要的,但是在警告線上還設下這種攻擊性咒文那就有些本末倒置了……。好吧,等等我就先去幫他解除那些有危險的結界,晚點再跟他好好溝通吧。」

「那麼,我們也要跟著一起去!」

女孩們又對望了一眼,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話說到最後連九流大人也不明白,那一陣子九夜為什麼時常貧血的真正原因,還有為什麼九夜後來根本完全放棄了召喚魔法,還有與闇之精靈同契的機會……每當有人問起這件事時總是會看到他露出殺人般的恐怖微笑,而還有勇氣繼續追問的人也幾乎都已經不存在這世界上了。因此這件事實便成了永遠的迷團,除了某一對女王姊妹花之外再也無人知曉……。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