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米亞之章(二十三)


通常在身體不舒服或心情惡劣的狀態下入眠,往往會作那種「感覺自己沒有睡著」的夢。

或許那也不算作夢,會感覺自己腦袋還算清楚,可以思考某些事情,但又鈍鈍的只能冥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亂七八糟的好像沒有睡熟然後又亂七八糟的醒來,感覺自己好像根本一夜無眠,於是就帶著黑眼圈以及濃重的起床氣開始想要賴床。

這種睡不好的經驗對我來說是非常罕見的。在九離尊下對我們早睡早起、以健康為重的教育方針之下,我與九玥都習慣了那種時間到了倒頭就睡,太陽升起就自醒來的良好習慣。九玥這傢伙偶爾還會賴床,但我可是每天都早睡早起從不含糊的好榜樣。

在我的字典裡面可沒有「翻來覆去睡不著」或是「賴床」這種名詞,但是事情總會有意外……

「……那傢伙一個晚上就半醒了二十一次。」

我好像聽見九玥的聲音在跟某人說話。

「還是我來看著他吧。那傢伙自虐歸自虐,但是他這種做法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什麼危險……九玥在跟誰說話啊?管他的,頭還是很昏,不想起床……

「今天就讓我們留守吧,梅雅娜小姐那裡就跟他說這個笨蛋感冒好了。」

什麼留守?啊……全身無力的感覺外加頭暈,難不成我真的……感冒了?

不會吧?活了一千多年我可從來沒有生過病!人間界的氣候不是對我們上古妖族構不成大影響嗎?就算現在將力量封印偽裝成人類,但是我們的體質仍然不會改變,所以應該是不可能會生病的……?

但是這種全身痠痛以及暈眩的感覺又是怎麼一回是?唔,搞不好這只是我在作惡夢……嗯,八九成是!只要好好的睡一覺,早上醒來之後一切就會恢復正常的!本來嗎,惡夢不就是這麼一回事……

好,那就趕快讓自己睡著……趕快讓自己睡著……趕快讓自己睡著……

……肚子餓了。

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身體仍捲曲在被窩裡不想離開。而我半瞇的視線,此時則對上了一對鮮紅色的雙眸。

「……晚安。」

緩緩的將手中的厚實書本放回桌面,正靠在木椅上的九玥望著我說道。




「你怎麼不叫我起床!」我一面在街道上奔跑著,一面大聲叫道。

天啊,我竟然睡了一整天!而且更慘的是,睡得這麼飽不但頭昏眼花四肢無力的狀況沒有減緩,反而更加變本加厲了起來!

「我就看你能夠冬眠到什麼時候。」九玥不急不緩的跟在我的斜後方不屑道。

昏黃的天空逐漸染上了深紫色的雲彩,橘紅色的太陽已經快要隱沒不見了。啊啊,這搞不好是我一生之中第一次錯過一整個美好的白天,直接從夜晚睡到隔天黃昏!雖然我們妖族的生命都很長,甚至有妖族會活到不耐煩的乾脆跑去冬眠,但是就如九流大人的名言之一……「永遠沒有一個日子是一模一樣的美好」,隨便浪費自己的生命實在是太可惜的一件事情了!

「什麼冬眠?我又不是熊!啊啊,卡爾德他們都出去玩了嗎?我可不想要錯過那個一年一度的煙火晚會!不過煙火應該要到天全黑了之後才會開始施放,所以我們還有時間……」

「一年一度啊,如果你真的想看,那還可以看個幾萬次應該沒問題吧。」九玥撇了撇嘴。「偶爾睡過頭一天有這麼嚴重嗎?再說人類放的火焰又有什麼好看……」

「煙火跟普通的火焰可不一樣喔!」我白了九玥一眼,這傢伙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老。「雖然我不知道人類是怎麼辦到的,但是『煙火』可是有非常多種顏色的漂亮火焰喔!會讓人在看的時候產生那種『哇,超漂亮的!』感覺呢!」

「不同顏色的火焰?」九玥輕哼。「妖鬼鴉的黑火,蛟龍的青焰,不也是不同顏色的火焰?」

「那不一樣啦!」

「哪裡不一樣?你什麼時後又看過了?」

「有啊,我有看過啊,大概是在五十年前……」

猛一回頭,我看見九玥突然怒氣衝天的掏出繫在腰間碧綠色的笛子,朝我的腦袋狠狠擊落。




「啊,迪亞、九玥,你們終於來啦?」

「唉呀呀,小燿燿不會睡到剛才才起床吧?嘖嘖,睡太多可是會長不高的哟!」

「快過來吧,這裡有幫你們預留好位置了。」

無言的撇了九玥一眼,腦袋裡只剩下一種感覺――「累」。

原本的「感冒」變本加厲的侵蝕著我的神經。剛才莫名其妙你追我跑,亂跑了幾乎繞了整個雅拉城五圈半有餘的追打過程實在不想加以詳述。每次都這樣……只要一提起我個人單獨旅遊的日子九玥這小氣的傢伙就會開始生氣。雖然說當時不告而別的確是我的錯,但是這傢伙實在還是……未免太小心眼了點吧?

「還好有趕上……」我毫不客氣的趴在窗邊最佳的觀賞位置說道。剛才那場無聊的追逐感覺幾乎耗盡了我的體力,不舒服的感覺再我身體四處流竄。可惡,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可從來沒有這麼不舒服過!

「這裡怎麼只有我們在?那個肥豬商人呢?」九玥若無其事的環顧著空盪的尼米亞神殿。整座神殿目前神奇的只剩下我、九玥、鬼烯、卡爾德、卡蘭米嘉、索羅爾夫以及那頭石雕獅子,連總是絡繹不絕的遊客們都消失無蹤。

「都在下面的煙火觀賞區那裡吧。」卡爾德微笑。「神殿這裡非相關工作人員,在每年的重大慶典太陽下山之後,就會關閉不許一般觀光遊客進入。我們還是靠著梅雅娜小姐以及賈商先生的幫助,才得以在這個『貴賓席』觀看煙火呢!不過梅雅娜小姐剛才說是要去打工賣東西給觀光客所以先離開,賈商先生也不曉得又跑到哪裡去忙了。」

「難怪剛才下面的石門會關了起來,害我們只好跳窗戶。」九玥說著,突然瞇著眼睛開始認真研究起那頭鑲了「月之輝」的石獅子。

「哈哈,話說小燿你今天竟然突然『感冒』,真是太可惜了呢!今天的慶典節目真是超級熱鬧的說!」鬼烯大哥笑嘻嘻的開口說道:「讓人笑翻了的華麗遊行、一堆老頭子念經的禱告詞,不過最棒的是美食街那裡今天不論吃什麼都免費哟!本來還想說這應該很適合你呢?」

「唔……!」

什麼嗎,那為什麼不叫我起床?真是群沒有朋友愛的傢伙們……在意識到「還來不及吃晚餐肚子好餓」感覺的同時,我瞪了鬼烯大哥一眼正想開口回嘴,但是體內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卻突然隨著血糖過低而變本加厲的發作,讓我不得不皺著眉頭趕緊噤聲。

「臭烏鴉你就別再說那種刺激別人的話啦,你沒看迪亞臉色這麼難看,人家都病成這樣了你還去刺激他……」仍舊裹著被單的卡蘭米嘉說著,一面關心的伸出一隻手摸著我的額頭。「還滿燙的耶……真糟糕,不知道一般治療感冒的藥對妖族有沒有效?」

「會有效才有鬼,肉粽男……。」鬼烯大哥吐了吐舌頭碎唸道:「如果真有會讓妖族不舒服的病毒,那八九成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類全部掛掉吧。」

「你說誰是肉粽男?」卡蘭米嘉豁然轉身,怒瞪著鬼烯大哥。

「還是要叫床單怪人?我是沒有意見啦。」鬼烯大哥痞痞的輕笑道。

「好了,你們就別再吵了……」卡爾德打著圓場。

……對啊,你們不要吵了!我的頭都快要裂開了!

「小燿……」此時九玥突然將視線從石獅子身上移開,回過頭望著我認真說道:「我們到下面的觀眾席去看煙火,不要留在這裡了。」

嗯?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突然想要換地點?

「啊……開始了。」一直凝視著窗外,對於周圍亂七八糟對話毫無反映的索羅爾夫說道。

就在大家都混亂成一團的時候,第一枚開幕煙火「咻」的一聲竄至高空,綻放出鮮紅色的燦爛火花。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