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米亞之章(十八)


披著純白色標準的神職人員長袍,留有一頭紅髮戴著迷你眼鏡的高雅男子,以及有著一頭紮著馬尾的金髮、披著白色服裝,看起來年約十歲左右,面容清秀的孩子正在雅拉城的中央大道上散步似的行走著。

雖然是極普通的神職人員打扮,但是這雙人組卻擁有種讓過往行人不禁多看兩眼的氣質……紅髮男子的雙眼雖然因為眼鏡的反光而看不大清楚其輪廓,但那微微上揚的唇角以及佼好的五官則帶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柔和之感。身旁的金髮孩子有著一雙艷紅色的眼睛,微微嘟著嘴的神情及洋娃娃般細緻的五官,則是那種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的可愛。

「對不起,這位小姐……」

金髮孩子一回頭,眼神對上了一旁一位灰色頭髮,法師打扮的男子。

「你說誰是小姐?」
難不成又是搭訕?金髮的孩子皺起了眉頭。這座城市為什麼到處都是認錯人或是想找藉口搭訕的討厭傢伙?小個子用艷紅色的眼睛不滿的怒瞪了那位「有夠冒昧」的法師一眼,雙手插腰說道。

「……抱歉,認錯人了。」

不對,雖然背影很像,但那位沒留下名字的神秘女孩眼睛是翠綠色的……灰髮法師低了低頭表示抱歉,正想轉身離開的同時……

「呀呼――我回來囉!」

從天而降的聲音以及黑色身影引起周圍的人群一陣騷動。沒有人看清楚那個高瘦的黑衣男子是怎麼從半空中跳下來,不過他降落的位置竟然是朝著紅髮男子直直的撲落――

「花痴祭司、瞌睡法師好久不見啦!怎麼有心情在這裡跟女孩子搭訕?小燿他們咧?」豪不客氣的將一旁的紅髮男子撲倒在地,黑衣的妖鬼鴉笑著說道。

「你說誰是女孩子啊!還有你是誰?想對我的瑤哥哥做什麼――?」金髮孩子神經質的尖叫了起來,用力拉扯著撲在紅髮祭司身上的黑衣男子。「這個城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要不就是汙賴瑤哥哥使用奇怪的白魔法騙人,要不然就是把人家誤認成女生,還說我亂拿東西不給錢!真是個沒有禮貌到極點的城市!」

「那個人不是卡蘭米嘉啦!──真是抱歉,我的朋友認錯人了……」灰髮法師立刻一把拉起了還弄不清楚狀況的妖鬼鴉,對著被撲倒在地的男子道歉。

「啊……沒關係的。」白袍祭司男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對著法師禮貌的點了點頭。「心,不要拉著別人不放,這樣很沒禮貌。這位妖鬼鴉先生,我弟弟真是失禮了……。」

「哼,失禮的是他們又不是我!瑤哥哥你太好欺負了啦!」被喚作「心」的孩子嘟著嘴不滿的說道,不過還是放開了拉著鬼烯的雙手。

「耶?你知道我是妖鬼鴉啊?」鬼烯眼睛一亮,興趣十足的盯著眼前的白袍祭司。「一眼就看穿我身份的人類祭司,而且竟然沒有嚇得轉身就跑或是吵著將我驅逐……?」

「哼,誰跟你說我們是那種繁衍得到處都是的笨蛋生物?告訴你,我們可是――」

金髮孩子話說一半,就被一旁的白袍祭司摀住了嘴。

「心,不可以沒禮貌……妖鬼鴉一族可是維持人界平衡的重要族群呢,一般人類將妖鬼鴉誤認為是會奪取性命的死亡使者確實是偏見。」白袍祭司露出溫柔的微笑說道:「對了,請問那邊那一位……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注意著這裡的,是你們的朋友嗎?」

眾人隨著白袍男子微笑的目光看去,隨即看到了一個搶眼到令人發愣的畫面。

一團裹得結結實實,只露出兩隻腳在移動的布球團。

就算這裡是可以見識到各國風情、各種民俗服裝的觀光勝地,但是那種將一堆白色被單亂七八糟裹在身上的打扮,還真怪異到令人感到這傢伙八成是個沒汗線的瘋子……

「這是什麼?新的自虐方式還是特殊修行嘛?」

「卡蘭米嘉!你在搞什麼啊――?」

露出閃亮的眼神鬼烯與表現出一臉頭痛的索羅爾夫同時喊道。




其實旅行的樂趣,應該就是在可以增廣見聞――可以多認識一些不同的人及事物,還有可以交到許多不同的朋友。關於這一點,之前我自己在人間界隨意亂走時就有所體認,不論是水舞大姐還是鬼烯大哥,都是藉由旅行所認識的好朋友。

後來是因為誰呢……啊,是那位叫做「迪亞•艾克」的人類弓箭手吧,還有忘記是誰的慫恿,所以決定到人間界去試著跟人類接觸。認識卡爾德他們的確是讓我對人類有了另一種溫暖的體認,不過會不會是因為人類數量太多的關係?因此遇到「行為怪異」傢伙的比例也大大增高了起來……

常常遇到怪人就算了,但有些竟然可以重複遇到第二次、或許以後還會有……這是什麼狀況?難不成我跟那些怪人就是這麼有緣?

「俗話說,有一不一定就有二,但有二就一定會有三……」

「你在說什麼啊?」九玥皺眉。

「唔,人類世界裡忘記是哪一個地方的俗語……」

扣除站在門邊的月官小姐,我與九玥及卡爾德早已機警的閃過那位雄壯威武老闆娘的直線衝撞攻擊。

「哟……好久不見啦!這不是小、德、德、嘛?還有這兩位可愛的孩子……唉呀,討厭,那時候忘記問你們叫什麼名字了,你們怎麼可以就這樣不告而別呢?讓人家好傷心喔……」

硬生生的緊急煞車,還在水泥地上留下兩道煞車的鞋印──天啊,剛剛要是真的被撞到那還得了!就在我與九玥汗顏的看著若無其事,轉過身來對我們扭腰嗲聲呼喊的肌肉團時,卡爾德已經恢復成一貫的微笑神情,若無其事的打著招呼──

「珍妮小姐,好久不見了。」

「呀……小德德你還記得人家的名字,人家好感動喔!」珍妮小姐將粗壯的雙臂合十,扭動著身體開心的說道:「不過,現在人家改名字叫珍、佛、妮、哟,星座書上寫說改成這樣運氣會比較好說……」

……這是有什麼差別嘛?我感到身上的雞皮疙瘩沙沙的掉了滿地。

「那麼,珍佛妮小姐……」不愧是卡爾德,面對如此驚悚的場面還能仍舊保持著平常心禮貌的發言。「冒昧的請問一下,我記得你們幾個月前才因為違反盜獵法而被移送法辦,請問你們現在為什麼還會在這裡呢?」

真是有夠直接的發言。因為那時候抓到他們去領賞金的就是我們啊……。

「唉呀,小德德真是會記仇耶,那件事人家都已經忘記了說!」珍佛妮小姐嘟嘴嗲聲說道:「嗯……因為被抓到了,所以我們辛苦工作得到的東西當然也都被沒收囉……這的確讓我們損失慘重呢!不過能夠用錢跟寶物換取自由重新出發,也算是還不錯的了啦!」

「交了錢就能夠免除罪行啊,看來皇家刑法機構做事還滿隨便的嗎。」九玥瞄了卡爾德一眼說道。

「……他們的所作所為的確構不成『殺人放火』的重罪,因此的確可以用繳交罰金的形式……」卡爾德像是自言自語般小聲的說道,然後沉默。

「呃……這個……原來你們本來就認識啊?」站在門邊的月官小姐試圖打破不小心尷尬起來的場面,開口說道。

「其實我並不想認識……」我臉上掛滿了斜線。

「唉呀,是小官官帶他們來的嘛?小官官真是好孩子,還會幫人家招呼客人……真是的,人家賣的東西明明便宜又高檔,為什麼老是沒有人肯來購買呢?」珍佛妮小姐呵呵的說道,然後擺出了「歡迎光臨」的手勢。「不要站在外面說話啦,快點進來參觀參觀吧?」

「沒有人來是因為被你的品味給嚇跑了吧?」九玥皺著眉頭說的,不肯移動腳步踏上那滾滿蕾絲的桃紅色地毯。

「嗯……別這麼說嘛……人家這裡的東西可是全雅拉城最便宜的哟?」珍佛妮小姐甜膩的笑道,而所有人則是不約而同的將視線從那張爬滿恐怖肌肉線條的臉上轉移。「而且連魔石跟只有皇家專業製造的控制器都有得賣哩!不看看可是你們的損失哟?」

「那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啊……?」卡爾德微微皺著眉頭沉吟。

「……那我們趕快買了就走吧。」強忍住雞皮疙瘩的感覺,我開口說道:「反、反正都已經來到這裡了……。」

「什麼嘛,你這個沒有原則的傢伙!沒有人類的貨幣那就不要買啊,我可不想進去……」九玥怒聲說道。

「一起進去吧。」卡爾德恢復了微笑說道:「進入危險的地方就應該要團體行動,難道你願意讓迪亞一個人就這麼一去不回嗎?」

……一去不回?有這麼嚴重嗎?我又回頭看了對我們拋著媚眼的珍佛妮小姐一眼,不禁打了個冷顫。

「去,真是個麻煩的傢伙……」九玥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移動著腳步,隨著眾人往珍佛妮小姐往那間裝飾詭異的店面走去。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