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米亞之章(十六)


「早安。」索羅爾夫說道。

晨曦的陽光照射在女孩那略為鬆散的金色長髮上,神奇的反射出一片耀眼得讓人誤以為是錯覺的金光。金髮女孩半瞇著眼睛坐起了身,睡眼惺忪的對坐在不遠處的灰髮法師點了點頭,然後又自顧自的打了個呵欠。

「嗯……早上了啊。」女孩喃喃自語著,迷迷糊糊的站了起來。揉了揉碧綠色的眼睛,然後瞇著眼睛望向索羅爾夫。
「你醒著啊?該不會是昨天晚上哭了一夜,所以睡不著了吧?」

面對女孩毫不客氣的說辭,索羅爾夫僅是淡淡的笑了笑。

「那麼,哭了一個晚上,有沒有哭出什麼心得了?」女孩仍裹著索羅爾夫的長袍,又打了個呵欠站起了身。

「謝謝妳讓我冷靜了一夜。」索羅爾夫簡短的回答道。

「欸?這話怎麼聽起來有點兒帶酸……」金髮女孩呶了呶嘴:「好啦好啦,這玩意兒也只是跟你借用而已,還你就是了。」

「啪刷」一聲,女孩單手拉開了披在身上的法師斗篷扔向索羅爾夫,而那突然展現在朝陽下的祭司白袍便這麼映著晨曦,彷彿閃耀著白色光芒。

純白色的底,米白色的鑲邊,還有胸口那鑲有紅寶石的銀色十字架──這件祭司長袍的款式,怎麼和我所認識的某個傢伙一模一樣?不過,這種「制服」的款式本來就都相差不了多少倒是真的?這是我的錯覺嗎……索羅爾夫默默的接下了自己的長斗篷,披在肩上。

「如果真的能讓你想清楚某些事情,那麼就不枉費我特地將你拖到這裡來了。」金髮女孩輕巧的跳到矮圍牆邊上說道:「那麼,以後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應該也有些心理準備了吧?」

索羅爾夫緩緩點了點頭。

「很好,乖孩子。」女孩露出了笑容,逆光的身影讓索羅爾夫在一瞬間突然感受到某種叫做「神聖」的名詞。

……那是錯覺吧?就像某個花癡傢伙沒事喜歡亂施展白魔法,所製造出來的神聖之感……?索羅爾夫眨了眨眼睛,彷彿將眼前女孩的身影跟某人重疊在一起。

「那麼,這個給你,拿去給那個幫助你的雞婆祭司,就算是跟你借用斗篷一個晚上的租金吧。」

女孩自懷中掏出了一本精裝魔法書,雙掌合十的將書夾在掌中,然後輕輕的唸著某種咒文。

就在女孩的動作引起了索羅爾夫身為法師的好奇心,正想聽清楚女孩所唸的咒文時,只見女孩將書橫放,一手捧著書本,另一手輕輕的在書面上一拂――書本裡便隨著女孩的動作,飄出了幾張略為半透明的書頁。

書頁像是有靈性般,輕輕巧巧的飄到索羅爾夫面前,然後在索羅爾夫伸出雙手的同時垂直落下。

「那麼,後會有期。」金髮女孩靈巧的一個轉身,隨即從矮圍牆邊跳了下去。在索羅爾夫將那幾張紙往懷中一塞,急忙趕到圍牆邊向下張望的同時,女孩早已不見蹤影。




最後決定今天上午是逛街時間。

由於關於索羅爾夫訊息是只傳達給本人知道的封鎖魔法,而信的收件者是卡蘭米嘉,因此知道索羅爾夫到底在哪裡的也只有他;但是那傢伙目前卻處於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肯出來的狀態──

「那麼,接索羅爾夫回來的任務,就交給你囉。」透過略有隔音效果的黑色木門,卡爾德提高了音量微笑著明示道。

「……人是你們弄丟的耶?」裡頭傳來卡蘭米嘉悶悶的聲音。

「那麼,就請你將『你師父』給你的訊息詳細告訴我們,讓我們去找?」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卡爾德還特地強調了「你師父」三個字。

「……。」裡頭的人彷彿突然中了沉默術。

「不然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去找。」

「……。」而且是很厲害的沉默術。

「不出來的話,就表示你要想辦法負責出去找囉?」

「……。」或許是混合了暈眩麻痺效果的超級沉默術。

「那麼,下午我們尼米亞神殿見,記得要將索羅爾夫帶過來喔!」

這算是「烙下狠話」嗎?總而言之,我們就這樣將卡蘭米嘉留在情報屋裡先出門去了。(不過後來卡爾德有說卡蘭米嘉先留在裡頭也好,這樣也算達到了梅雅娜小姐對「留守人員」的要求。反正他要出來的時候,應該會自己想辦法溜出去吧。)

「所以說,一直到下午之前,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可以在雅拉城四處逛逛。」帶領著我們走到了跟昨天看起來差不多的小巷,卡爾德看著雅拉城的地圖微笑道:「剛好梅雅娜小姐有在地圖上幫我們標示了魔法街的位置,我們就去那裡瞧瞧吧?」

「魔法街啊……」我眼睛一亮。對了,還要去那裡調查一下控制魔力裝置的事情!

「是啊。迪亞不是想去那裡嗎?」卡爾德繼續微笑道:「剛好月官小姐也在,剛好可以麻煩她幫你帶路啊。」

不愧是觀察入微的卡爾德,連我對被他拿來煎荷包蛋的裝置有興趣的樣子都被觀察了出來。而對於卡爾德的說辭,月官小姐則是側目望向了九玥。

「……我大概猜得到你再打些什麼怪主意。雖然我認為到頭來還是會徒勞無功,不過反正有一個上午可以閒晃,去看看也沒什麼損失。」九玥說道。

「如果九玥尊下希望,在下當然願意帶路。」月官小姐微笑了起來。

「名字是喊對了,但是『尊下』兩個字可不可以去掉……」九玥皺起了眉頭。

「像九玥尊下這種能夠放下身段的做法,實在令人敬佩。」月官小姐微微低下了頭,雙頰還微微泛紅。

「我不是這個意思……喂,你這個罪魁禍首不准給我興災樂禍!」

……這就叫做「愛情是盲目的」嗎?第一次看到九玥如此傷腦筋的樣子哪?看著不論如何解釋都把九玥當作是「微服出巡的聖人」看的月官小姐,即使目前的我還處於被九玥揪住領巾猛搖的狀態,嘴角上揚的曲線及拼命忍笑的表情還是無法隱藏。

「好了,別鬧了,」雖然嘴裡說出勸架的話語,但卡爾德那微笑的表情就像是看到小朋友在打鬧的父親,也不出手阻止。「魔法街的入口應該就在這附近了,接下來可要麻煩你們囉?」

「哼。」九玥用力將我甩開,我也終於得以大口的喘了幾口氣。畢竟處於不大能呼吸的狀態還得拼命忍笑實在不是件舒服的事情。

就在九玥伸出手,正想像昨天一樣在牆壁上開個空間入口時,月官小姐已經搶先一步的走道牆壁面前,舉起隨身攜帶的長棍用力的在牆壁上畫了個大圈,然後面向九玥微笑著。

雖然月官小姐的臉上清楚的寫的「不用勞煩您駕,我來就行」,但是對於月官小姐的代勞行動,九玥頭上卻冒出了更多又粗又直的黑線。

「真是謝謝妳,月官小姐。」

絲毫不受尷尬氣氛影響的卡爾德,一面若無其事的向月官小姐道著謝,一面招呼著我們進入了通往魔法街的入口。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