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米亞之章(十三)

「我們回來了──」

「噢耶――!你們回啦!」

推開那厚實黃土製成、推起來卻又絲毫不感沉重的特製大門後,梅雅娜小姐及卡蘭米嘉立刻像是被久關在屋裡的寵物般撲了上來。

「晚餐晚餐晚餐──!有沒有帶晚餐回來?」

「有啦有啦一定有,都已經聞到香味了──!」

梅雅娜小姐及卡蘭米嘉兩人同時用著閃閃發亮的眼神盯著卡爾德左右手所提的小包裹,而此時我則聽到九玥在我身旁小聲的嘟噥了一句「這兩個人還真是同樣等級。」
「有的有的,我們將晚餐買回來了,大家一起吃吧。」

卡爾德露出保母級的笑容,將東西放在建築中央的圓形會客桌上。「不過我只買了我們及月官小姐跟梅雅娜小姐的份,如果還有其他情報屋的同仁需要招待那可能就……」

「月官小姐?」卡蘭米嘉瞪大了眼睛探頭望著跟在我們身後,仍舊保持著滿臉不悅神情的月官。「唉呀,月官小姐真是好久不見了啊!」

「耶?這不就是最近常常穿著奇怪服裝在雅拉城晃來晃去的那位貓小姐嗎?」梅雅娜小姐一面不客氣的拆起了放置在桌上的食物包裹,一面說道:「另外放心啦,雅拉城情報屋的販賣部門人員也才小貓兩三隻,而且大部分的人都因為實在沒事幹太無聊怕沒錢會餓死,所以都會自己跑到外頭去打零工兼差,除非有生意上門她們通常都不會回來的!」

「什麼叫穿著奇怪服裝晃來晃去……」月官小姐不悅的說道:「再怎麼樣也沒有妳那滿是蕾絲的花俏裙子奇怪啊。」

「哇啊!是首都風味的白醬奶油燴飯!還有雅拉城的特產醬燒沙漠堅果!喔喔喔,這不是水都斐尼斯最有名的珍珠海鮮湯嗎?」似乎完全沒有聽到月官小姐的諷刺,梅雅娜小姐的注意力已經完全集中在眼前的大餐上了。「天啊天啊,真是看不出來你們還是美食行家,懂的到美食街去買各地的名產啊!」

「美食行家啊……」我腦袋裡浮現了卡爾德異常熟練的在小吃街購物及討價還價的情形。「……梅雅娜小姐,像你們情報屋這種大型公家機關,裡頭的員工竟然只有『小貓兩三隻』,而且還悽慘到『不去外頭兼差可能會餓死』的地步,同樣屬於公家機關的市鎮公務所就可以忙碌成那個樣子,這到底是……」

「耶?誰跟你說情報屋是皇室直屬公家機關來著的?」梅雅娜小姐一面不客氣的開始大快朵頤著,一面抽空望了我一眼說道:「情報屋雖然是帝國內幾乎與賞金獵人工會以及商人聯盟並齊大型連鎖部門,但是它可是私、人、機、構喔!所以咱們員工的薪水完全是靠業績比例來發放的說!」

「這種大型連鎖部門竟然是私人機構?那麼情報屋的總經理一定是帝國內富可敵國的超級大富豪了?」九玥開口問道。

「這個嗎……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梅雅娜小姐說道:「我只知道情報屋的大老闆好像也是個貴族,而且情報屋是他們的家族企業;其他事情我們這些小員工可就無法得知囉。畢竟,關於情報屋老闆的相關事情根本是屬於『封鎖級』的絕對機密情報,一般人根本連想買都買不到呢……」

「喔?我還以為情報屋是個只要有錢就能夠知道任何事情的地方呢。」我一面啃著硬梆梆的「醬燒沙漠堅果」一面問道。

「唉呀,這可是個錯觀念噢……」梅雅娜小姐吞下了一口燴飯,輕輕搖晃著湯匙解釋道:「老實說啊,我覺得情報屋所真正在販賣的,通常都是比較『無傷大雅』,但是又有價值的情報。例如說我們可以賣一些重金懸賞盜賊的情報,或是珍奇異獸所在地的情報給賞金獵人,也可以將一些像是傳說中的寶藏或金沙的採集地販賣給商人,但是某些會威脅到國家安全,甚至影響到世界的那種極機密情報,當然就不可能拿出來販賣囉。」

「原來你們情報屋大老闆的真面目算是超級機密情報啊。」九玥開口說道。

「耶……不曉得耶,反正這裡他是老闆,他說了就算嚕。」梅雅娜小姐微微偏著頭說道:「像是那些屬於比較機密等級的情報啊,除非是政府機要官員出示許可證件,否則我們都一蓋回答無此情報。而且就算真的有符合資格的人要來領取此項情報,我們這裡也都是由特殊專員帶領服務,不會直接由我們這些小職員販賣……唉呀,總之,程序上真的很麻煩就是了啦。」

「嗯……所以說,你們會拿出來販賣的情報,像是之前賣給我們的那一項機密情報,其實根本不屬於被嚴重列管的範圍囉?」卡爾德開口問道。

「呃,那應該算是『很貴』的情報啦,機密等級啊……也不是絕對機密,所以是屬於『用很多錢就可以買得到』的範圍。」一提起那項被卡爾德識破,僅用三十枚金幣買下的情報,梅雅娜小姐的臉微微紅了起來,輕咳了兩聲繼續說道:「其實我們這些小職員雖然會知道哪些情報屬極機密或是絕對機密,但其內容可不是我們所能觸碰得到的,因此根本不可能直接由我們經手販賣啊。」

「原來如此啊……換句話說,情報屋也等於是某種蒐集資訊的機關,它以買賣的名目蒐集所有情報,並且將情報消息分類存查,無傷大雅的情報便拿來販賣賺錢,萬一有跟國家機密有關係的情報,就看販賣者為何人而選擇是要重金封口,還是將那項情報故意當作無稽之談化解……」卡爾德輕輕點著頭說道。

「那麼,那個握有那些重大秘密的人,不就幾乎擁有控制整個帝國,甚至整個世界的實力了?」九玥接口說道。

「耶──?事情沒有那麼嚴重吧……」梅雅娜小姐打著哈哈說道:「我們只是奉公守法的小職員喔,上頭的大老闆離我們太遠,他想做什麼我們才管不著咧!」

「對嗎對嗎,吃飯的時候就別談這麼嚴肅的話題了,人家都快要聽不下去了啦……」卡蘭米嘉也接著開口說道:「卡爾德跟小玥玥都太喜歡對這種嚴肅的東西鑽牛角尖了,我們可是追逐愛與夢想的自由賞金獵人喔!管那麼多有的沒的做什麼呢?」

什麼追求愛與夢想的賞金獵人……就當我正對卡蘭米嘉的形容詞感到汗顏之時,卡蘭米嘉已經更進一步的將話題岔開。

「哪,你們今天跑出去玩了這麼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總要跟我們說一說吧?」

「今天?在通往公務所的路上遇到一個亂認徒弟的精靈女孩,然後又在公務所的牢裡將月官小姐帶了回來,就這樣,完畢。」九玥簡潔扼要的說道。

「月官小姐被關牢房?」卡蘭米嘉疑惑道:「能不能冒昧請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那只是我一時大意。」月官小姐低著頭,以某種受傷的眼神望了九玥一眼繼續說道:「若不是那群人類裡面還混有會使用魔石的厲害傢伙,否則我才不會輕易的被抓到呢……但是誠如九燿尊下所言,我輸給人類,丟了妖族的臉這的確是事實。」

「九燿尊下……」聽到這個名詞,除了梅雅娜小姐之外的所有人都不覺得愣了三秒鐘。

「啊……那件事情還沒有人跟她解釋清楚嗎?」卡蘭米嘉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拉著我悄聲問道。

「呃,小玥好像有跟她解釋過了,可是她似乎聽不大進去呢……?」我也壓低了聲音回應著。

「你們兩個在那裡講什麼悄悄話?」九玥皺起了眉頭。「……還有,我說過我叫九玥,九燿是那邊那個笨蛋,不要把他跟我牽扯到一塊兒!」

「是的,您現在的化名叫做九玥。在下下次會記住的。」月官小姐的語氣仍不失恭敬的說道,對於後面那句「九燿是那邊那個笨蛋」則是自動忽略了過去。

「……我不是那個意思……」九玥露出了「誰來跟他解釋清楚」的頭痛神情說道:「喂,你這個本尊也說句話吧?」

「嗯?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喔!」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損到九玥的大好機會,雙手一攤的說道:「因為我根本沒有被稱做『尊下』的氣質,不是嗎?」

「你──」九玥似乎十分想對我一拳揮過來,但又在月官小姐帶著崇敬的注視之下作罷,用力的捏緊了拳頭。

「耶……這麼說,月官小姐真的不是人類而是妖族囉……所以妳那對很漂亮的金色貓耳朵也是真的了?」梅雅娜小姐認真打量著月官小姐的貓耳朵說道。

「呃嗯……對啊,不過,妖族並不是全部都是壞人喔,像是月官小姐就是好的妖族……」卡蘭米嘉露出有些尷尬的神情連忙解釋著。

「嘉嘉你放心啦,我對於非人類的種族是沒有什麼偏見的,因為我本身也是個半精靈啊。」梅雅娜小姐笑著說道:「而且雖然像是妖族啊,純種精靈啊會混入人類社會這種事情的確少見,不過也並不是沒有,像嘉嘉你的師父不就是其中一個樂於此道的人物嗎?不過一般都會偽裝一下再進入人類社會倒是真的啦,像是你師父蒂……」

「咳咳……咳……!」卡蘭米嘉突然不自然嗆咳了起來,打斷梅雅娜小姐的話。「噓……娜娜你可千萬不要提到師父大人的名字!」

「嗯?為什麼呢?」

「因為……要是提到了她的名字後真的出現了該怎麼辦……」

「什麼啊?嘉嘉你也太誇張了吧,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不要不相信……」卡蘭米嘉打了個明顯的寒顫。「那傢伙根本是晚上開著燈將窗戶打開就會自動出現的東西耶……」

「你怎麼可以將自己的師父形容得像蝙蝠還是飛蛾一樣啊?」梅雅娜小姐皺著眉頭說道:「況且人家可是尊貴的純種精靈裡,唯一對我們混血精靈沒有偏見的大人呢!」

「因為妳不是她徒弟,而且又是女孩子啊……」卡蘭米嘉抽續著眼角顫抖著說道:「妳都不知道她對自己的徒弟有多麼的──」

「啊,說到徒弟啊,今天索羅爾夫才被一個蠻不講理的金髮精靈女孩誤認為是她徒弟呢。」我開口說道:「那個小鬼不但把索羅爾夫打昏,而且還硬是要素昧平生的我們幫她付書錢,實在是太蠻橫了!」

「金髮精靈女孩……」此時月官小姐突然將視線盯在卡蘭米嘉身上說道:「我記得,不久前我在雅拉城晃的時候,就聽過某個紅髮祭司男子跟金髮精靈女孩的事情在書街那裡流傳著呢。」

「唉呀,這該不會是嘉嘉跟她師父從前的神奇事跡吧?沒想到到現在還在流傳著呀?」梅雅娜小姐露出閃亮亮的眼神說道。

「不,應該不是。」月官小姐露出了思考的神情繼續說道:「我聽到的消息可是最近才發生的事呢!我記得關於那兩位的傳聞是這樣的……據說那兩人的旅行路線是從蘇格爾那裡過來,說是如果那兩個人分開行動時,那紅髮祭司就常常以華麗的魔術表演四處看白書,而金髮女孩也是惡霸的拿東西不給錢,但這兩人同時出現的時候那紅髮祭司卻變得十分溫文儒雅,而金髮女孩也會跟著收斂許多……」

「四處以華麗的魔術表演看白書的傢伙……」我們同時斜著眼睛望向卡蘭米嘉。

「拿東西不給錢的惡霸金髮女孩……」卡蘭米嘉也以顫抖的聲音喃喃。

「不過這麼說的話,那麼傳聞中的那對組合會不會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啊?」我開口說道:「白目祭司跟惡霸女孩我們都遇見過了,但是卡蘭米嘉今天並沒有跟我們出去,所以應該也沒有遇過那個精靈女孩啊?」

「啊……你們就這麼確定那個看白書的紅髮祭司就是嘉嘉啊?」梅雅娜小姐忍住笑意問道。

「確定。因為之前那個不管到哪裡都能睡的某法師,最近只要一清醒就會唸卡蘭米嘉這種招搖撞騙的行為呢。」九玥點著頭肯定的說道。

「唔唔,可是我可沒偷沒搶不犯法,是那些書店老闆實在太小氣了啦。不過索羅爾夫那傢伙明明老是待在旅館裡睡覺,他到底是怎麼知道我都在外面做什麼的啊……」卡蘭米嘉小聲嘟噥著。「呃,說到索羅爾夫那傢伙他到底又昏睡到哪裡去了啊?幹麻不回來吃飯?」

「索羅爾夫……」原本在一旁微笑聽大家閒聊的卡爾德臉上笑容突然一僵,並且低聲的說了一句:「糟糕了。」

「什麼事情糟糕了?」我回頭問道。

「我們……」卡爾德露出了苦笑。「我們將索羅爾夫遺忘在公務所裡了。」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