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米亞之章(十二)



戴著圓形金框眼鏡的櫃檯服務員一面向附近的同事比手勢,請人暫時代班(而一旁一樣被紙張公文埋沒的同事立刻露出哀怨的神情),一帶頭往櫃檯後方走去。而我們將睡得昏天黑地的索羅爾夫安置在門口附近的長椅上後,也快步跟了過去。

「唉呀……這個地方一不注意就會被堆成這樣……」

在繞過一層層排列得像迷宮般的公文櫃後,映入眼簾的是外頭堆滿了一疊又一疊的文件的黑褐色鐵框木門。不會吧?這就是你們「暫時」拘留人的地方?如果這是唯一的出入口,那麼連門都被堆成這樣了裡頭的人到底……就在我正驚訝於這間公家機關的做事態度之時,服務員已經一面皺著眉頭推著眼鏡,一面同熱心的卡爾德一起將眼前堆積的阻礙清除乾淨。

「那麼,麻煩各位先稍微往旁邊站一些……」服務員一面以手勢告訴我們遠離門口,一面貼著木門緩緩的將門慢慢打了開來。
木門才開了一半,只聽見「框啷」一聲,某樣鐵灰色的物體立刻從門後頭飛了出來砸在不遠處的公文櫃上――我回頭一看,竟然是一個已經被砸得坑坑巴巴的鐵製餐盤!

「快點放我出去!我是你們養的寵物嗎?竟然膽敢把我關在籠子裡!不論如何我都不會乖乖的給你們套上項圈的!你們這些渾帳人類――!」

耳熟的高八度音調以怒罵的方式進行著。我們三人對望了一眼,頭上不約而同的出現了三條黑線。

「真是不好意思驚嚇到各位了。」服務員繼續推著眼鏡,微微皺著眉頭說道:「那隻貓女真的就像野生動物一樣,本來想儘快將她辦理完畢遣送出城,但是這傢伙卻怎麼樣也不肯乖乖配合,還拿著一根長棍子亂揮亂敲;好不容易奪下她的武器後竟然還伸出爪子傷人……所以我們只好暫時將她關到鐵牢房裡去,沒想到一把她放到牢房裡她就發起飆來亂砸東西,搞得現在根本沒有人敢靠近……」

「唔,『好不容易抓到她並且奪下她的武器』,是嗎……?」卡爾德以只有我們聽得到的音量小聲說道。

怒罵的聲音仍然不斷傳來,服務員迅速的探頭朝門後望了一眼,然後回頭對我們說道:「不過竟然連餐盤都丟了出來,所以應該暫時沒有東西可以丟了……我們進去吧。」

將木門完全打開之後,眼前呈現的是一條幽暗的橫向走廊,正前方是一道向下通往的樓梯,大塊石磚的建築與外頭細緻的水泥牆面形成極大的對比。

「各位等等請往下走。」服務員順手拿起了懸掛在木門側邊的提燈,一面往正前方的階梯望去。「下面的鐵監牢其實是拿來提供給警務人員使用,有時候比較麻煩的罪犯就會給關到這裡來。那隻貓女竟然能將盤子從下面直接丟上來,這個怪力實在是……」

「這是什麼設計啊,特地在行政機關下面設置牢房?」九玥望著幽暗的通道說道。

「請問這個牢房是特別製作的嗎?為什麼建築構造跟外頭不大一樣?」卡爾德亦環顧著四週問道。

「唉呀,這個我不是很清楚啦,可能外頭的公務所是後來才建造的吧?」服務員推著眼鏡,將手提燈及一把銀灰色的鑰匙交給了卡爾德。「那麼,各位大人只要順著樓梯走下去,正前方牢房裡關的就是那位貓女了。小的只是個文弱的國家公務員,可能無法奉陪各位大人到最後……」

「你就這樣將鑰匙交給我們?你不怕我們將那個『罪犯』放走?」九玥緊盯著服務員問道。

「呃……各位大人如果有辦法與那位貓女溝通並且將她帶走,對我們來說實在是在好不過了。」業務員繼續習慣性的推著眼鏡說道:「老實說我們對她也很頭痛,隨便放出去又怕她跑回來傷人,可是她又不算是什麼罪大惡極的罪犯;所以呢……嗯,等等往左邊直走會看到一個通道外頭去的小鐵門,大人您只要對那裡的看守員出示一下您的勳章,他就會讓您通過了。」

「……感謝您幫了我們這麼多。」卡爾德略略沉吟了一會兒,便微笑著對服務員說道:「那麼,是否可以請問一下您的高姓大名?」

「唉呀,區區小名不足掛齒啦!」業務員露出了驚慌的表情說道,而隨又在卡爾德認真的眼神中結巴了起來:「呃,我叫……叫我萊爾就好了。」

「那麼,萊爾先生,十分感謝您的協助。」卡爾德禮貌的向萊爾點了個頭,便舉起了手提燈,往幽暗的樓梯照去。「那麼,我們就下去吧。」

「是的,祝各位大人順利。」萊爾的鏡片在手提燈的照射之下反射著光芒,只見他向卡爾德大大的彎身鞠了個九十度的躬,然後便轉身往拉開木門走了出去。

「好啦,那麼現在……」卡爾德高舉著手提燈,帶頭開始走下階梯。「我們去救月官小姐出來吧。」




穿過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之後,眼前出現的是一大片荒涼的墓園。

毀損腐朽的木製柵欄有一處沒一處的搖搖欲墜,石製墓碑似乎也被風化得看不見上頭的字跡。足以將一切埋沒的過長雜草四處蔓延,而青黑色、突然冒出的火焰以及偶爾嘎聲啼叫的烏鴉群,則更點綴了墓園中悽涼及詭異的氣氛。

如果這一切不是遍佈在美好的藍天白雲之下,更不是漂浮在半空中的話……

俐落的在半空中畫了個完美的弧度,鬼烯輕巧的以單腳降落在其中一個墓碑上。墓園中四出飄散的「鬼火」其實只是鬼鴉及妖鬼鴉們擅長使用的「黑火」,而四處飛舞如同烏鴉般的黑鳥,則理所當然的是鬼鴉群了。

「唉呀呀,『浮在半空中的墓園』?這種設計真不知道是哪為異想天開的前輩所想出來的……」鬼烯抖了抖莫名顯得有些焦黑凌亂的翅膀,伸了個懶腰自言自語道。「被包裹在濃霧之中、漂浮在半空中,妖鬼鴉一族的祕境之地……既然要搞鬼異氣氛就不要設計成一進到裡面來就可以透視外頭藍天的狀態啊,如果把它設計成空中花園,應該還頗有開放觀光價值的吧?」

『渾小子!不要一回來就站在門口說夢話!』某種怒吼聲音突然憑空響起。『還不快給我滾進來!』

「啊……啊,討厭啦,人家耳膜都被您給震聾了……」鬼烯伸手揉了揉耳朵。「真是老不死的死老頭,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渾小子,不論你說得多小聲我們這兒可都還是聽得一清二楚!快點給我滾近來,讓我好好修理你這個只知道打混摸魚的渾蛋!』

「唔……好可怕喔,可不可以當做我完全沒出現過,讓我現在馬上離開啊?」

『還、不、快、給、我、進、來――!』

「好啦好啦……」

「啪」的一聲展開了漆黑的雙翼,周圍青黑色的火焰立刻向鬼烯身旁聚集過來。青黑色的火焰圍繞在鬼烯身旁盤旋著,突然刮起的黑色旋風驚起了四週成群鬼鴉;而就在一切突然平靜下來之際,鬼烯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這墓園之中。

「……哈囉,好久不見,看到各位都還活著真是令人高興的事情啊!」

落足在漆黑的碗狀廣場中,唯一個光源只有打在自己身上的白色光柱,以及上方披著代表妖鬼鴉一族最高階級長老服飾的四個人影。

「……爲什麼一回來就把我弄到審判廳?而且還四位長老全員到齊……」鬼烯吐了吐舌頭,望著因為逆光而看不清楚臉龐的四位尊長,以豪不在乎的語氣笑道:「這樣的歡迎場面未免也太盛大了吧?我可不記得我最近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嘻皮笑臉!」其中一位老者「啪」的一聲拍響了桌子,憤怒得站起身來。「你這個渾小子,私底下跟我沒大沒小就算了,在所有長老都到齊的審判廳裡竟然還給我這樣……咳咳……」

「唉唉,溯長老……你就不要氣壞自己了……」另外一位長者輕輕扯動溯長老的黑袍,嘆了口氣說道。「鬼烯你也是,不要再這樣出言不遜,好歹也爲溯長老的立場想想吧?」

「那個老頭子才不會那麼容易掛……」鬼烯小聲的嘟噥著,雖然還想說些「如果真的掛了我可以幫忙把靈魂送至冥界」之類的說辭,但看了看前方氣得猛咳的長老還是乖乖的將話吞回肚子裡。

「哼,渾蛋小子,自從上次跑了個預知差勤,空手而回之後,你到底有沒有加倍努力,好補回你的業績啊?」溯長老狂咳了一陣,然後繼續怒瞪著鬼烯說道。

「耶……靈魂這種東西路上隨便走走都會找到的啦……」鬼烯有些心虛的小聲說道。「我剛剛才帶了一批回來喔!所以說我還是有在做事的啦!」

「……那麼靈魂在哪裡?」

「……剛才在冥界大門那裡被雷擊中,所以散掉了……」

「你……!」溯長老發出像是被噎到的呻吟聲,然後又開始狂咳了起來。

「沒關係啦……小藏他會幫我處理的啦!」鬼烯繼續露出痞痞的笑容說道:「溯長老您就別太在意這種小事情了,這樣可是會減壽的……喔,不對,長老們本來就早已超過壽限,沒得減了。」

「……烯,不得無禮。」方才安撫溯長老的長者一面拍著溯長老的背,一面正色道:「雖然你沒有惡意,但是某些場合還是得學習『莊重』。」

「妖鬼鴉一族就是太嚴肅了……」

「烯,你的回答呢?」

「……是的,梅長老。」鬼烯又暗自吐了吐舌頭。

「很好。那麼,我們就進入正題吧。」梅長老抓住這個好不容易讓眼前沒大沒小傢伙安靜下來的機會,朗聲說道:「現在我們有一個重要的任務要交付給你。」

果然又有麻煩的事情了,每次進到這個地方準沒好事。鬼烯暗自嘆了口氣,繼續抬頭望著發言中的梅長老。

「烯,你最近這一陣子是不是一直都跟著一隻九尾妖狐四處跑來跑去?」

「是沒錯。」鬼烯腦海裡浮出九燿的面孔。不會吧,該不會是在人間界玩得太久了,這次要被調遠差以示逞罰?

「啊……可是我可沒有忘記妖鬼鴉的本務喔,遇到那些飄來盪去的魂魄我還是有去收集,而且也常常到附近的地方順便出個差;再加上鬼鴉及妖鬼鴉的數量這麼多,雖然我不是很積極啦,但是應該也還不至於一定要我──」

「烯,安靜聽別人把話說完是一種禮貌的表現。」梅長老打斷鬼烯長篇大論的解釋繼續說道。「況且,長老的命令是不得討價還價的。」

「……是。」

「聽清楚了。」梅長老望著沉默不語的鬼烯繼續說道:「你這次的任務,就是繼續跟著那隻九尾妖狐。」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