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米亞之章(八)



現在的狀況十分類似狀況演練過程中的「非法入侵」,而且敵方還是明目張膽的直接從高空正面襲擊……遇上這種狀況照理說應該是最好處理的,面對這種有勇無謀的入侵者只要在他還沒接近之前給他一記高空雷擊就能輕鬆搞定,就算對方接近的速度再快,既然已經被發現要算準時機給目標物致命一擊也並非難事。但是……

……但是──

「小、藏、藏――!人家好想你啊――!」

「砰」的一聲,鬼藏被某個從天而降的高瘦黑影壓倒在地上。
但是……對方並不是敵人啊!而這也絕非我方臨陣倒戈的狀況,所以無法直接了當的給對方致命一擊,雖然十分想狠狠的給那位又開始發神經的傢伙一個手杖或是肘擊,看看他會不會清醒一點;但是這麼做對於「夥伴」來說似乎又有點不人道了……

「小藏藏你聽我說你聽我說……」

就在鬼藏還在努力保持理性思考如何處理眼前狀況的同時,另外一位不知好歹的傢伙則是開始拉著鬼藏的官袍開始死命的磨蹭。

渾蛋!……這感覺就像有一隻纏人的大型獵犬撲在身上,而對方那對長滿黑色羽毛的翅膀還不斷的上下拍打著。……大白天的不工作,竟然還跑來妨礙別人執行任務!真是不像話,太不像話了!然而就在鬼藏掙扎的坐起了身,怒視著眼前撒嬌中的傢伙時,對方低垂著眼簾,一付沮喪的模樣又讓鬼藏不禁一愣。

「人家……人家挨罵了,被小燿燿討厭了啦……」

什麼?誰是小燿?……鬼藏皺著眉頭思索著,好像曾經聽這傢伙提過,是某隻長得一副小鬼樣,有點脫線的九尾妖狐吧?鬼藏將仍然半撲在自己身上的傢伙一把推開,然後冷冷的回瞪著他。

「……妖鬼鴉會被其他生物討厭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你到底在胡鬧些什麼?」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來,鬼藏慎重的將剛才被弄皺的衣服拉平,然後以筆挺的姿勢握住錫仗站回原處。

「唔……可是、可是,情況不一樣嘛……」鬼烯收起了翅膀,盤腿坐在地上嘟噥著。「小燿燿他啊,從我認識他到現在,雖然他常常嫌我煩,但我知道這是小燿燿對我的一種愛的表示,不過這次卻是他第一次對我怒吼耶……」

……聽起來像是這傢伙在外面交了女朋友,然後因為某些事故跟女朋友吵了架跑回來哭訴。這個叫做「小燿燿」的女孩(應該是吧)被鬼烯煩了這麼久現在才終於對他大吼,真不知該說這女孩是脾氣太好還是少根筋。

「喔。」

總之,這傢伙的感情問題不是自己所想涉足的範圍。冷冷的回應一句,鬼藏繼續沒興趣般的將目光望向晴朗的天空。

「耶?小藏藏你都不問一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喔?」面對眼前夥伴漠不關心的態度,鬼烯也見怪不怪,自故自的嘟著嘴繼續說著。「真是的,人家不過是把預言內容告訴他而已啊,幹麻生這麼大的氣……」

「……預言內容?」鬼藏皺起了眉頭。

……前一陣子的確從「預知者」那裡出了一個關於九尾妖狐的預言內容,而這傢伙的確也因此去跑了一趟預知差勤,該不會──

「……你將預言內容告訴當事者?」兩道嚴厲的目光射向仍舊屌而啷噹的傢伙。妖鬼鴉在執行任務時是絕對的中立者,插手事情的發展,試圖改變歷史或是他人的命運可是重罪啊,這傢伙怎麼可以――

「唉,不要瞪我嘛,小藏藏你的眼神好可怕喔。」嘟起了嘴,鬼烯繼續說道。「沒有啦,這次在關鍵時刻之前我可是很乖的什麼都沒做喔!那個預言人家還是等到事件完全結束之後才說的哩!」

「喔。」回應了一聲,亦同時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傢伙還是有點腦袋的……白了鬼烯一眼,鬼藏默默的想著。不過會跟妖鬼鴉一族牽扯上關係的事件,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事,該不會……

「他聽了預言內容後沮喪的不得了,然後就生氣了。」

……廢話!雖然鬼烯一句話輕描淡寫的將事情帶過,可是鬼藏還是可以輕易的想像當時的情況。會跟妖鬼鴉的任務牽扯上關係,而且又是預知差勤的絕對是那種天大的慘事;這傢伙竟然口無遮攔的就說了出去,還真的是名副其實的烏鴉嘴啊!

「是你活該。」鬼藏肯定的開口。

「耶?人家只是好意……」

「你的行為就像去探病時還故意送奠儀花圈。」鬼藏繼續對身旁的笨蛋翻著白眼說道。「人家不過是吼個你兩句已經十分客氣了。」

「喔……原來是這樣的啊……?」鬼烯的眼睛亮了起來,恍然大悟的認真點頭說道。「所以說,其實小燿燿並沒有很生氣嘛?」

……「十分客氣」並不等於「不是很生氣」啊……鬼藏看著眼前又開始用自己獨特思考模式進行評斷的傢伙,不禁無言了起來。不過,也懶著跟這傢伙在多做解釋了……

「喔喔,所以是我自己想太多嘛,小燿燿沒有真的生氣!過了一段時間他氣消了就沒事囉!」

……隨便你高興該怎麼解釋都可以,只要趕快離開這裡就好。鬼藏看著眼前逐漸展放笑容的傢伙,感到太陽穴一陣抽痛。

「呵呵,能夠來這裡跟小藏藏聊一聊真是太好了!」鬼烯恢復了一貫開心的笑容說道:「真高興你常常被那些前輩們凹獨自看守這裡,這裡有晴朗的藍天,朵朵白雲,還有總是在這裡等著我的小藏……啊啊,這就是所謂的『心靈避風港』吧?」

鬼藏緊握錫仗的單手因為用力過度而顯得蒼白了起來。此時在他額頭上鎖浮現的憤怒記號正代表著他的忍耐指數已經要瀕臨崩潰邊緣。

「那麼,小藏,謝謝你溫柔的安慰哟!」不識相的傢伙繼續開心的揮著手,火上加油的說道:「那麼,我先回那些臭老頭那裡一下,他們好像又有事情要找我……你慢慢站崗,如果覺得寂寞的話隨時可以呼喚我的名字喔!」

鬼藏感到「理性」這個東西已經開始自自己的意識中消失。用僅存的一丁點同袍愛控制住緊握天雷錫仗的右手,一面克制自己不斷抽搐的顏面神經。

「耶?小藏藏你幹麻露出那種哭笑不得的怪臉啊?這麼捨不得我嘛?」不知好歹的傢伙竟然又張開雙臂湊了上來:「那,來個『好久不見的感動抱抱』吧?自從修結束後,我們好久沒有……」

「……天雷召喚――!」

在忍無可忍的怒吼聲中,一道銀青色的閃電從天而降,準準的將某個黑色的身影自空浮平台上擊落。




「哈啾!」

冷不妨打了個噴嚏,而此一舉動立刻引起身旁夥伴們的側目。

「怎麼了?感冒了嗎?」卡爾德關心的問道。

「這種天氣怎麼會感冒?大概是風砂太大了吧。」索羅爾夫接口道。

「笨蛋是不會感冒的。」九玥肯定的說道。

「呃,大概有人在談論我的事吧……」我揉了揉鼻子說道。不記得最近有結什麼怨,所以應該不會有人說我壞話才是。

話說就在梅雅娜小姐堅持為了自己的伙食費(真是不懂為什麼一個大企業機構的員工可以窮成這個樣子),硬是要扣留我們其中一人留在情報屋裡啃資料的情況之下,大家只好妥協的以「輪班」的方式派人鎮守在情報屋之中。而原本就與梅雅娜小姐熟識的卡蘭米嘉,則首當其衝,無奈的「自願」擔任第一順位。

「辛苦了。」我無言道。

「沒關係,大家都會輪到的。」卡爾德安慰道。

「活該。」索羅爾夫冷冷的道。

「……抱歉。」卡蘭米嘉露出一臉「我也好想出去玩」的表情,無奈的說道。

「其實從整個狀況看來責任最大的應該是殺價者,而不是本來就認識梅雅娜的人吧……」九玥偷偷的描向卡爾德,以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小聲說道。

「傍晚之前我們會回來的。」卡爾德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我們會先去市鎮公務所打聽佛爾尼先生的所在地,至於到神殿參觀的行程就排在明天吧!」

「卡爾德果然是大好人啊……」卡蘭米嘉露出炫然欲泣的閃亮神情,終於願意心甘情願的目送我們離去。而在一旁擔任「壞人」角色的梅雅娜小姐也不忘熱情的對我們揮手喊道:「別忘了帶晚餐回來啊!」

好的,將思緒拉回現實。因此我們一行四人現在正由手拿地圖的卡爾德領隊,準備先前往他口中所說的「市鎮公務所」做打聽。

「既然賈商‧佛爾尼先生擁有皇家行政人員的徽章,而他又曾說過他在雅拉城負責神殿的建造工程,所以他以公家行政人員身分登記進入雅拉城的機率是十分大的。」卡爾德說道。

「為什麼一定要以公家身分進入?像我們以遊客的身分大大方方的走進來不是比較自由嗎?」我疑惑的問道。

「因為打著公家的名義可以利用公款包吃包穿包住嗎。」索羅爾夫面無表情的說道:「可別忘了那個胖子是個斤斤計較、見錢眼開的商人,這種事情他才不會放過哩。」

「嗯……總之,我們去一趟市公所,應該會有所收穫才是。」大概是默認了索羅爾夫的說法,卡爾德的笑容染上了一層無奈。

「說實在的,我對那商人挺反感的,實在不想再看到他啊。」九玥皺著眉頭說道。

「我也不想,不過不去找他就沒有錢拿,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望了九玥一眼接口道。

「人類的生活方式,還真是麻煩……」抱怨般的小聲說著,大夥兒繼續朝著雅拉城的市中心方向前進。

題目 : 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